回港难解B站之困?
2020-10-12 17:54 B站

回港难解B站之困?

据调查,Z世代在全球约有18.5亿人,人口占比为24%,在21世纪的市场,由95后和00后组成的Z时代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一股消费主力军。

来源|港股研究社

据调查,Z世代在全球约有18.5亿人,人口占比为24%,在21世纪的市场,由95后和00后组成的Z时代已经成为不可忽视的一股消费主力军。而泛二次元文化已经拓展为我国Z世代特有的审美模式、思维方式和精神支柱,在这股浪潮之下,B站已经不可避免的成为了这批人心目中的净土。

2018年,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并通过ADS的方式以每股11.5美元的价格筹集到4.83亿美元的资金,虽然上市初期股价涨幅并不理想,但自步入2020年后,B站的股价就驶上了快车道,迄今为止,公司股价今年已经累涨150%以上。

近日,有媒体称B站聘请摩根士丹利、高盛、摩根大通、瑞银集团四家银行安排其香港二次上市,目标明年上市,可能寻求募资8亿至15亿美元,受此消息影响B站股价次日大涨7.89%,市值猛增74亿元。为什么资本市场普遍认可在美股逐渐走上正轨的B站选择回港二次上市?借港股东风,连年亏损的B站能否迎来新的转机?

破圈路漫漫,“小破站”回港似成定局

其实从B站最新的财报数据可以看出,公司目前的现金流相对来说还是呈现比较健康的状态。截至今年上半年,B站仍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等156亿元。实际不缺钱的B站仍然选择赴港二次上市,其实可以从其业绩情况中察觉一二。

B站近四个季度净亏损则分别为4.1亿元、3.9亿元、5.4亿元和5.7亿元,同比扩大分别为64%、105%、170%和76%。尤其是今年上半年的两个季度,B站净亏损同比、环比双双扩大,创下连续十个季度亏损的新纪录,盈利似乎遥遥无期。

除了亏损数据居高不下之外,今年前两个季度B站销售与营销费用分别为6.06亿元、6.75亿,同比增长分别为234%和181%,再加上12.81亿的营销支出也占据了B站上半年总营收的24.5%。亏损不见缓解,费用也得不到控制,所以对现在的B站来说,增加新的融资方式还是很有必要的。

曾经B站能够成功登陆纳斯达克,离不开游戏业务的鼎力相助。但是资本市场的态度日新月异,随着2015-2019年移动游戏分别占B站营收比重约100%、60%、84%、71%、53%,营收结构单一,盈利过于依赖游戏业务,已经成为资本市场对B站诟病的主要对象。

为了讲好新故事,走出多元化的道路,近年来B站在对现有业务的创新和新业务的延展上都下了不少功夫。一方面,B站加大了对品牌和内容的投入,先后推出了《后浪》、《入海》、《喜相逢》品牌三部曲,全网总曝光量达到了53.7亿次。另一方面也开始加速布局直播、电商和影视内容,九月份甚至还发射了自己的卫星,这也导致公司未来亟需更多的资金支持。

早在赴美上市之际,B站CEO陈睿就曾表示,B站90%用户都在中国大陆,选择海外上市是退而求其次,随着2018年4月港股进行上市机制改革,B站几乎完全符合港股二次上市的条件。再加上二次上市所带来的机会以及对中概股动荡危机的缓解,也就不难理解该消息对于B站股价的利好作用了。

万亿江湖捉对厮杀,B站直播之路前途未卜

抛开游戏业务不谈,从B站最新的财报中可以发现,公司的一些新业务涨势迅猛,比如直播业务。数据显示,第二季度B站直播增值服务的营收为8.25亿元,实现153%的高速增长;并且此前一直不温不火的电商和广告业务也有了一些兴起的势头。

投融界大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达到4338亿元。预计今年中国在线直播的用户规模将达5.24亿人,市场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而借助今年的疫情红利,直播与电商又迎来的一次新的高潮。

对于这样一个可以几乎没有天花板的庞大市场,B站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年初至今一直在持续加码该板块。在2月4日到8日,B站联合摩登天空发起了“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直播项目,新裤子乐队、曾轶可、海龟先生、盘尼西林、黑撒和黄旭等乐队和歌手参与其中。而在电商板块,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B站的“悬赏计划”已经从简单的“UP主推荐”广告发展出了更直接的带货模式,视频和直播间可挂淘宝链接。

然而随着直播和电商开始步入正轨,增长的临界点也随之而来,一方面,B站的体量现阶段仍难以匹敌同行业的头部公司。根据今年8月初快手公布的数据显示,斗鱼与虎牙的月活则维持在1.5亿左右,B站没有直接披露过其游戏直播月活,但以其二季度1.72亿月活用户计算,B站直播月活与斗鱼、虎牙、快手仍然存在数量级上的差距。再加上直播新秀平台层出不穷、B站又缺乏高流量的主播,未来公司面临的竞争压力将越来越大。

另一方面,B站的直播一直主打游戏直播,今年公司更是与拳头游戏(Riot Games)达成《英雄联盟》全球赛事战略合作传言B站为此付出8亿元代价,几乎是国内电竞直播史上最贵的一单,无疑给连年亏损的B站业绩又增加了负担,而B站能否借此赛事立足于直播江湖目前仍是一个未知数。

B站若能成功回港二次上市,拓宽的融资渠道能在一定程度上给予公司在直播板块更多的试错机会。透过公司的财报和近段时间的动作,在直播业务发展隐入迷雾背后,B站是否还有其他的发展机会?

押注长视频,B站能否烧出一个未来?

事实上,公司如果能够通过港交所的聆讯,对于其视频业务而言,不失为一个好消息。上半年西瓜视频挖角巫师财经、阿神等B站大流量UP主,给B站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巫师财经的自述为表示在B站收入太低,费力不讨好,可见仅靠为爱发电并不是长远之计,未来B站难免需要像挖回“敖厂长”一样,提供足够的资源来留住创作者。

除了传统的PUGV内容生态,对于B站的自制剧也能有所增益。上半年B站封面也从“2233娘”更换为标语“你感兴趣的视频都在B站”,并以5.13亿港元的价格投资欢喜传媒,成为其第四大股东,足以可见B站对于视频业务的野心。

但在自制剧这一板块,深耕行业多年却在亏损怪圈苦苦挣扎的爱优腾也是B站需要正视的问题。2019年,爱奇艺全年亏损却扩大13%至103亿元,包括优酷在内的阿里大文娱和腾讯视频,分别亏损了132.7亿元和30亿元。所以即使B站凭借《说唱新世代》和《风犬少年的天空》展现了其在该板块的发展潜力,却难免仍被业内人士质疑,视频平台普遍的亏损怪圈是否会给现阶段不理想的B站业绩雪上加霜。

并且爱优腾营收结构中的广告业务,在B站也很难闯出自己的道路。曾经囿于游戏业务的比重,B站尝试广告变现,开始在内容中增加了贴片广告,但被指与“正版番剧永远不添加贴片广告”的承诺相悖,遭到用户大规模声讨,逼得创始人许下“没有广告”的承诺。

区别于区间仅在40%-55%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视频14天的用户留存率,如果B站不能把控好广告尺度,维持社区氛围,B站一直引以为傲的高达80%以上12个月的用户留存率可能很难延续。而随着西瓜视频、抖音、知乎等多个平台发力深度内容视频领域,B站未来在该领域的压力也将越来越大。

B站回港二次上市,确实能够在资金层面解决公司的燃眉之急,但是有着腾讯和阿里背书的B站所面临的问题从来不是资金短缺,营收连续五年正向增长,亏损却连年扩大,B站需要的是摆脱游戏的标签,并在给予传统业务多元与稳定的生态的同时,挖掘新业务的增长潜力。未来B站能否真正的从“小破站”蜕变成新一代流量巨头,港股研究社将持续关注。

港股研究社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