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遭上门讨债:房东称联系不上公寓管家 有供应商敲锣讨债
2020-10-16 19:23 蛋壳公寓

蛋壳公寓遭上门讨债:房东称联系不上公寓管家 有供应商敲锣讨债

来源|雷达财经(ID:leidacj)

蛋壳公寓面临上门讨债。

10月15日,雷达财经前往蛋壳公寓北京总部探访发现,包括合作商、业主、物业、租客等在内的多方人员在蛋壳公寓公司门口集结。

有业主反映公司在今年2月期间就存在拖欠房租的情况,如今到了该交租的时间,自己得到的房租只有合同约定的三分之一,而公司方面对于"季付改月付"的情况却拒绝回答。

除此之外,业主和租客们还曾遭遇公寓管家失联、客服电话被"打爆"、保洁维修服务停滞等多种状况。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闫创向雷达财经表示,在中介公司没有向房东及时交纳租金的情况下,房东可因中介公司拖欠租金,经催告或者其他方式主张权利,仍未按期支付,享有对出租合同的单方解除权。

值得一提的是,上市以来,蛋壳公寓的股价已从13.5美元/股跌至3.16美元/股,跌幅超76%。公司自2017年至今年一季度累计巨亏逾63亿,在不断遭国家机关点名、被用户投诉过后,蛋壳还能撑多久?

多方债主上门,业主称已联系不上蛋壳管家

10月15日,雷达财经通过探访蛋壳公寓北京总部发现,大量人员在蛋壳公寓公司门口集结,据一来自河北的蛋壳合作商介绍,其中不仅有合作商和业主、租户,也包括公司所在地的物业和政府人员。现场人声鼎沸,在公司的门内甚至还不间断地传出阵阵敲锣的声音。

微信图片_20201016191937

据媒体报道,10月14日,包括蛋壳公寓合作商、装修队工人等在内的多方债主来到公司北京总部讨债,其中装修队工人通过敲锣讨薪,另有合作商表示蛋壳拖欠1000多万装修款达一年多之久。

微信图片_20201016191943

"我来了好几天了。"上述来自河北的合作商向雷达财经表示,"现在进去也没用,蛋壳欠我们的钱多了,现在没钱啊。"

还有合作商指出,"我们现在只想赶紧要回钱,不希望这家公司出什么事。"

另一方面,排队投诉的业主则是公司当下面临的另一大亟待解决的难题。

"我也很希望把钱打给您,但现在这不是我说了算的问题。"在公司为到访者准备好的等待区,一位自称是蛋壳公司总部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忙不迭地在为前来投诉的业主讲解公司给出的解决方法。

据了解,多位业主反映,目前已联系不上蛋壳公寓的管家,且原本和蛋壳签订的是季付合同,但本月只收到了蛋壳支付的一个月租金,剩余两个月的租金尚未结清。

"我只能告诉您我们会在15个工作日内给您打过去。公司告诉我们的方案是下个月公司会给您支付一个月的租金,再下个月还会给您支付一个月的租金。如果公司在约定的十五个工作日内没给您打款,那就属于蛋壳违约,业主有权利执行强制收房,这是您的权益。"该接待人员表示。

然而,此方案明显与之前协商好的季付有所出入,有业主问道"你们本身是季租房,现在怎么变成月租房了?"

"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接待人员称,"是否季改月构成的部分违约还是全部违约由公司法务团队对接。"

对此,闫创表示,如果蛋壳公寓没有与业主沟通即更改付款方式,则涉嫌构成违约。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维维则称,修改合同条款若未经双方协商一致,则违约一方应承担责任。

而据现场登记的业主李莉(化名)介绍,蛋壳公寓出现的问题,并不仅是少给了两个月房租。

疫情期间曾拖欠租金,有房东租金缩水超六成

李莉于2019年选择将名下的住房交给蛋壳公寓出租,并与公司签订了一份长达5年的合约。签合同前,李莉特地查阅了蛋壳公寓的资料,"当时我查完发现注册资金上亿,而且公司正准备上市,就觉得还不错,对公司很有信心。"

除了公司资质方面的信息外,让李莉动心的还有蛋壳承诺提供的服务。"他的卖点就是给你做保洁、做维修,还有公寓管家给客户安排的很好,我看中的就是这点。"

李莉还表示,之所以选择签五年的长约,就是希望未来能踏实一些。"也不要求每年能涨多少房租,平平安安的就好。"

微信图片_20201016191948

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如愿在纽交所上市,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但在上市之后,有关公司的负面传闻却接踵而至。

据媒体报道,1月30日,多名认证为"蛋壳公寓员工"在脉脉称,"蛋壳公寓员工1月份工资推迟到3月份发,2月份只发北京市基本工资,并向多数员工通知,因疫情影响严重,节后不用上班。"

2月,业主方面的房租也发不下来了。李莉称,疫情期间本应该是2月初向业主交租,结果一直拖到了2月28日,而且自己彼时曾开车到最初签约的蛋壳公寓分部求助,却发现公司内空无一人。

4月,在问完管家最后一个问题后,公寓管家与李莉失去了联系,与此同时,李莉开始接到蛋壳方询问能否降低租金的电话。"他们当时不停地打电话让我降租金,我还有四年的合同,一想到这个我就没降。"

但也有其他受访业主表示,自己和蛋壳签的合同到2021年就结束了,出于不想生事的心理就同意了公司提出的降租要求,结果没想到降租之后还从季付变成了月付。

10月9日,李莉收到了蛋壳方面交付的房租,但金额却缩水至原先约定的三分之一。不明所以的李莉尝试打电话向客服咨询,对方称具体情况需要公司进一步指示,还让李莉回到App中在线投诉,但李莉指出,自己在App上没找到投诉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客服电话还曾出现被"打爆"的情况。"打电话通了之后有语音告诉我在线人数较多,需耐心等待,前方有等待180多个人,我边干其他的边带着耳机听,一直等了四十多分钟才联系上他们。"

投诉暂时无果后,李莉拨通了租客的电话,据租客反映,原先蛋壳方承诺的一个月两次保洁和维修在近期也都出现了停滞,上个月只有一次保洁,而再上个月一次都没有。

"租我房子的是个刚毕业的小姑娘,是疫情之后4月入住的,她直接向蛋壳贷款交了一年的房租,说蛋壳不仅能给月租金优惠,还可以免息一部分贷款。"

随后,另外一位租客也向雷达财经证实了上述情况,该租客称,自己在现在租住的房子已经连续待了两年,本来住习惯就不想换了,但由于保洁、维修全停了,再加上公司种种传闻,所以现在来看看能不能直接退租。

李莉还称,"事出之后住建委也给我打过电话,最后就是说让我自己去和蛋壳协商。合同中有15个工作日的延缓期限,我是决定15个工作日一到就解约了。"

在和李莉交谈时,蛋壳公寓总部所在的大厦二层还在不停地涌入前来反映问题的业主。

有情绪激动的业主高喊:"这钱今天必须打给我!"也有业主在来回踱步的同时,还念叨着"来好几次了,每次都办不成事。"

随着前来解约业主人数的增加,李莉最终也改变了初始的想法:"我想好了,现在就要解约,我不等了。"经过与在场工作人员的一番沟通,李莉被请进了公司,去执行最后的解约手续。

微信图片_20201016191952

对上述纠纷问题,闫创认为,租客既与中介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又支付了房租,可以要求居住至租期届满。但在中介公司没有向房东及时交纳租金的情况下,房东可因中介公司拖欠租金,经催告或者其他方式主张权利,仍未按期支付,享有对出租合同的单方解除权。

雷达财经曾尝试联系蛋壳公寓的公关部人员,但公司的行政负责人却表示,当日公关团队集体去处理业主的问题,无一人在场,且短时间内无法回归。

口碑跌至谷底,三年巨亏63亿

蛋壳公寓的现状,或早有征兆。

天眼查显示,蛋壳公寓是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紫梧桐")旗下中高端公寓品牌,紫梧桐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目前法定代表人为高靖。

2015-2019年末,蛋壳公寓运营的房间数量从2434间跃升为43.83万间,同比增长85.4%,扩张迅速。公司也在今年春节期间顺利登陆纽交所,但此后公司的口碑便如股价一般光速下跌。

据媒体报道,今年2月有租户反映蛋壳公寓一方面借疫情向房东谋求免租,另一方面却照常收取租客租金。同月,中共深圳市委政法委员会向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深圳银保监局下发的《关于开展相关排查工作的通知》中提及,发现蛋壳公寓存在'租金贷'的情况。

据蛋壳招股书,2017、2018和2019年前九个月,蛋壳公寓直接从租客处获得的预付款为1.1亿、2.8亿和7.9亿元。其中2019年前九个月以该模式获取的租金预付款占蛋壳公寓租金收入的80%。

今年4月,蛋壳新推出针对毕业生的椋鸟计划,但却被指出相关福利是虚假的。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的福利,如果不选择蛋壳的金融产品,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的优惠。

6月,蛋壳公寓公告称,其CEO高靖正在接受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调查,两个月后南方周末报道称此事疑似涉及国资问题,6亿国资存在流失风险,后被蛋壳公寓回应称报道严重不实。

8月,据证券时报报道,有租户投诉称在广州、深圳和北京等多地的蛋壳公寓出现断网现象,期间租户们在App上报修,却被取消了报修订单,蛋壳公寓的网络承包商则表示,蛋壳公寓由于"单方面违约"而被暂停服务。

9月,工信部点名并强制下架23款APP,其中就包括蛋壳公寓,而在5个月前蛋壳公寓还曾被苹果应用商店下架。

10月14日,网传蛋壳公寓财务跑路,公司面临破产倒闭。对此,蛋壳公寓官方微博回应称,部分合作方因与本公司存在商业纠纷,散布"蛋壳跑路、倒闭"等相关不实言论、视频、图片,公司已报警处理。目前,蛋壳公寓经营活动一切正常,同时也正在积极处理纠纷。

微信图片_20201016191958

如今,在黑猫投诉平台中,有关蛋壳公寓的投诉量已达18405条。而在大众点评上,蛋壳公寓总部的评分仅为2.45分,作为对比,此前因与视频博主纠纷而被舆论口诛笔伐的狗不理包子王府井店,在登上微博热搜后评分曾从2.85分降至2.79分。

微信图片_20201016192002

同时,微博话题中也充斥着对蛋壳公寓负面消息的讨论。

微信图片_20201016192006

另据财报显示,蛋壳公寓在2017-2019年的归母净利润连续亏损2.86亿元、14.77亿元和37.84亿元,再加上2020年一季度净亏损的12.34亿元,2017-2020一季度,蛋壳已累计亏损63.13亿元。

对此,易观分析师吉之莹表示,长租公寓盘子摊得越大资金链越难以控制,"二房东"商业模式利润微薄,长租公寓将租客租金迅速投入租赁新的房源,这种滚雪球的商业模式犹如走钢丝。一旦现金流瘫痪,也离停业不远了。

雷达财经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