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出快手“江湖”,辛巴能走多远?
2020-10-16 20:30 辛巴

踏出快手“江湖”,辛巴能走多远?

来源丨毒眸(ID:DomoreDumou) 作者 | 夏晓茜 编辑 | 江宇琦

主播辛巴,又一次成为了娱乐圈的焦点。

10月18日,辛巴团队举办的“谢谢侬”上海之夜演唱会上,吴亦凡、邓紫棋、胡海泉、张碧晨等明星将悉数亮相。此前更有消息称,辛巴本打算邀请天王刘德华出席,尽管未能如愿,可仅看目前的嘉宾阵容,也让很多人对其是否会创造新的带货纪录充满好奇。

这不禁使人联想到去年8月18日,辛巴在奥体中心所举办的那场盛大的婚礼:胡海泉担当主持人,王力宏、邓紫棋、张柏芝等大咖登台献唱,在成龙演唱完《国家》后,辛巴走到了舞台中心、众星捧月。而婚礼后半段,辛巴和妻子初瑞雪则开始了直播带货,90分钟就创造了1.3亿元的销售额。

辛巴发布的直播带货战报

从粉丝量、掷金力度和话题度来看,彼时辛巴的影响力,就已经不亚于一位顶级流量明星了。

辛巴是谁?辛巴本名“辛有志”,不同于很多快手网红“精神小伙”的人设,他出场时经常穿着衬衫、戴着手表,商务范十足。其个人在快手有6110万粉丝,是平台上粉丝数量最多的网红;而在今年6月的直播带货主播GMV榜单中,薇娅、辛巴、李佳琦位列TOP3。

这还只是辛巴影响力的一个切面。

今年9月,辛巴团队入股了两家上市公司:先是4.3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起步股份10%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消息传出后,起步股份于9月17日至9月23日连续涨停,市值大涨60%,足见资本对辛巴的态度;后以1元收购盛讯达控股子公司盛讯云商49%的股份,且家族整体入驻运营。

然而在这些“精英范”的标签之外,主播辛巴还存在着反差较大的另一面。

无论是他常常在直播时“口不择言”,被许多人批评为“表演型人格”,还是他在供应链端和供应商间的一些摩擦,以及被媒体质疑产品退货率高等,都屡屡将他置于风口浪尖。更重要的是,他所一手打造的辛巴家族,在快手主播生态不断嬗变的今天,与平台的关系也变得越发微妙。

在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看来,辛巴是一个复杂的“多面体”,无法一言以蔽之地说“草根逆袭”,他的创业经历暗合了时代的脉搏,而在争议之中辗转起身,他仍在试图抓住新的风口。

“农民的儿子”

“来上车,拼手速了!”辛巴说完就后仰靠到椅背上,想想又补充道:“今天真性情了,啥也没干,补出一千万。”在6月和快手电商代言人张雨绮的合作直播中,辛巴显得有些惬意,甚至还表示因为张雨绮在直播间,所以他今天“真不想骂人”。

可到最后辛巴还是没忍住。

直播期间,辛巴称自己和快手一起为售卖的每台iPhone11补贴了1000元,但会严查经销商、不许其购买。说着说着辛巴就按捺不住情绪,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冲着屏幕破口大骂。

“经销商你不是人,你一年赚几百万、几十万,你还抢老百姓的东西,你脑袋长泡了,这些老百姓一年就赚个10万、8万,3到5万的,你让他们买点东西行不?我辛有志没有那么多钱补!”

言罢,辛巴便对着取景框外的张雨绮说了句:“来,雨绮,说完了。”随即把脸埋在右臂,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辛巴直播截图

熟悉辛巴的人对这样的场景一定不会陌生,“真性情”是辛巴一直以来的标签,而他自我定位则是“农民的儿子”,他的快手账号简介更是直接写着:“出于农民,馈于百姓,农民的儿子,请叫我农民CEO。”

辛巴出生于黑龙江省通河县,小时候家里很穷,他只得住在别人的破仓房里,晚上甚至能透过屋顶的漏洞看见星星。而因为成绩差,辛巴早早辍学,十五岁就去哈尔滨打工。那时候他的梦想,无非是“想要在二十岁的时候,能开一台电视广告中看到的现代伊兰特”。

为了实现这个“梦想”,辛巴去过海鲜店当服务员、学过开挖掘机,可都无疾而终。反倒是回到家尝试经营小商店、摆地摊、开水果超市时,一度取得过不错的成绩。

虽然水果超市最终还是因为种种原因关门,辛巴也欠债六十多万,但隐隐间他意识到了自己有做生意的天赋。

后来,辛巴听说出国打工两年就能赚二十万,便办了留学签证,飞往日本。时逢2012年海淘兴起,花王纸尿裤走俏,辛巴就以在日本倒卖花王纸尿裤起家,一步步站稳脚跟,最后干脆租赁了仓库存放货物,直接卖给国内的经销商。

好景不长,2014年辛巴被举报非法雇佣留学生,导致其仓库被日本警方查封,他在一年内向中国倒卖了价值1.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25万)纸尿裤的事情也被发现,因此他被行政拘留63天。

辛巴被日本警方拘留的报道截图

多年后,辛巴团队发布《辛有志成功心酸史》一文,狱中生活被描述为辛巴的人生转折点:“在自言自语的阐述中找到了真正的自己,他说这算自我反省,那时他只有24岁,人生格局也逐渐打开。”

有了案底、没法在日本继续工作的辛巴,只得转头回国找寻机会。

好在之前的经历让辛巴积攒下了进货渠道和客户,回国后他便开了“baby去哪儿玩”淘宝店,尝试把日本更多的日化用品,通过进口货物流程引进到国内,包括纸尿裤、牙膏、牙刷、洗衣液等。

不过日后辛巴也曾透露,刚开始做淘宝店时能月入15万,但抛开房租、人工等费用,几乎没赚到钱。而真正打开辛巴商路的,其实是进军快手。

2016年,快手开始在三四线城市攻城略地,辛巴也于2017年初入驻快手,并在其后开启直播之路,为自家淘宝店引流,这是他在快手上建筑电商王国的起点。 

图片来源:知乎用户@IronDog

当时,快手很多主播都是从YY直播转移来的,身上自带“江湖草莽”气质和搞笑属性,早期直播间里的辛巴也是这种风格。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他的外型、气质比较“洋气”,某种程度上成了他的吸粉利器——不止一位从业者跟毒眸讲过,辛巴是快手头部主播里面长相比较帅气的。

刚开始直播时,辛巴会向观众赠送自己淘宝店里的商品、分享自己的创业故事,并自称“第一个把日本花王尿不湿成功引进中国市场的企业家”。

因为他出手阔绰,加上自带的这种江湖气,使得他人设越来越稳,进而一点点积累起一批核心粉丝。对此,辛巴曾回忆称:“我刚来快手的时候,送了很多自己的产品,我记得送了有几十万的产品,我不知道为了什么,我就是想送给大家。”

辛巴经常强调自己服务的是老百姓

普通主播到了这个阶段,很有可能就会想着如何快速变现,可用快手主播五哥的话来说,辛巴赚了钱后没有往兜里揣,而是“破釜沉舟往前跑”.。

辛巴往前跑的方式,在快手上叫做“挂榜”,即给头部主播们刷礼物、抢礼物榜头名的位置,然后给自己的账号、直播间导流。

在此前的文章中(给罗永浩打赏100万的富婆,到底图个啥?),毒眸曾提过,早在两三年前就有大批草根主播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在快手上成名,而辛巴正是其中的标志性人物。

2018年起,辛巴频频在初瑞雪的直播间刷礼物,并以初瑞雪男朋友的身份逐步获得名气;同年下半年,仅在散打哥的一次直播中,辛巴就刷掉100万元的礼物;更大方的一次,他在方丈的直播间里刷了250万元的天价礼物。借由豪掷重金,辛巴曾创下过三个月涨粉近800万的纪录,一跃成为快手头部网红。

辛巴给散打哥刷礼物

拥有了足够大的粉丝基础之后,辛巴也和很多头部主播一样,开始思考下一步的商业模式。到2018年底快手开始大力支持直播带货业务时,辛巴成了最早享受到这份红利的人。

在2018年的一场直播中,辛巴曾透露自己的淘宝店铺一天销售额是三千万;到了2019年时,快手直播带货总GMV(网站成交金额)约为400-500亿,而辛巴团队公布的其个人GMV就达到了133亿。除此之外,辛巴家族里有不少人的GMV也达到了亿元。

“家族”是快手上一种特有的“新人孵化”体系。由于“刷榜”需要大量开销,同时涨粉数量不稳定,直接“拜师”成为其家族的一员就成了更长线且稳妥的涨粉方式。成功之后的辛巴,也试图用这种方式拓展自己的影响力。

2019年10月,辛巴直播收下首个女徒弟蛋蛋小盆友。辛巴说着“自家孩子全靠家人们照应”,短短两分钟就帮蛋蛋涨粉30多万,蛋蛋也成了团宠大师姐。而后伴随着猫妹妹、安九等人的加入,整个辛巴家族的实力也进一步壮大,主要成员在快手的累计粉丝量已超过1.9亿。

辛巴和徒弟的关系亦师亦父。有经常看辛巴家族直播的从业者告诉毒眸,辛巴师徒之间的感情很好,像赵本山和他徒弟,包括拜师等行为都很相似。辛巴师徒的直播间不时上演涕泗横流的人间悲喜剧,某种程度上也成了他们的重要标签。

辛巴经常训斥徒弟,指责其没有为粉丝争取到更大福利。这种训斥多少有表演的成分,但是也让粉丝更加信任辛巴给到了足够的低价实惠。

严厉之外,师徒间还会上演虐粉的戏码。

10月6日,蛋蛋在辛巴的直播间委屈落泪,醉酒的辛巴就意有所指地说:“别欺负我姑娘,欺负我姑娘跟你玩命!”蛋蛋说:“谢谢‘爹’给我所有的一切!”随即,给辛巴跪下磕头。之后蛋蛋又哭诉道:“刚才我给我师父一跪!跪的不是别的,我拿他当我自己的父亲。”

凭借凝聚力强的家族体系和快手特有的“老铁经济”,辛巴家族收获颇丰。

《2019年“双11”淘宝站外达人带货榜》显示,辛巴排名第1、初瑞雪排名第3,蛋蛋小朋友、鹿、赵梦澈、爱美食的猫妹妹分别位居第8、第16、第23和第32,他们都是辛巴家族的主播,而全网知名红人李子柒排第49位。

卡思数据和淘宝联盟发布的带货达人榜

走出“江湖”

无论是“农民儿子”的标签、直播间里的肆意洒脱,还是和徒弟们之间的各种戏码,这些让辛巴及其家族走红的元素,本质上都和快手更下沉、更接地气的“江湖”大环境形成了呼应。

然而,伴随着个人影响力越来越大,当走出“江湖”成了绕不开的话题时,辛巴和新的圈层之间多少会有些“不兼容”。

首当其冲的,便是带货业务的“质量”。

2019年11月,《三联生活周刊》曾分析辛巴销售的品牌,发现无论是199元的运动鞋还是99元的鱼子酱眼霜,均是没有市场辨识度的品牌。职业打假人王海去年也曾指出,辛巴售卖的某一款牙膏,宣传时称是吉林敖东专研抗口臭牙膏,实际根本没有获得敖东牙膏的授权,而只是经销商的贴牌售卖。

在此基础上,辛巴又被质疑直播间退货率较高。《IT时报》曾报道称,7月19日,辛巴创下了3.77亿元的直播销售额,全场客单价最高的坚果投影仪单场销量为3884单,但24小时后,退货率达35%;小乔跑步机,单场销量为7240单,可隔天便只剩4513单,退货率达38%。

图片来源:IT时报

而当新浪科技在采访中向辛巴抛出这个问题、希望他给出回应时,辛巴还颇为生气地说:“今天就不适合采访,没有兴致聊这些”。最后还是团队方面做出了回复:退款率和退货率是两个概念,辛有志严选的整体退货率为5%-10%,低于行业水平(网购的日常退货率是10%)。

辛巴在媒体面前表现出的这种“真性情”,也越来越成为大众审视他时的一个争议标签。

在微博、知乎等平台,人们对辛巴的讨论常常集中在“表演”、“收割”等关键词上。8月底的一场直播中,辛巴称自己和张雨绮直播时,自掏腰包补贴了1200万,后来被快手澄清,辛巴和快手共同补贴了600万,这也进一步引发了网友对辛巴“演技”的讨论。此外,微博上甚至有#封杀负能量主播辛有志#这个话题,阅读量达到4721万。

这种争议更多是一种表象,表象下还是因为出圈后的辛巴,所接触到的是更广泛圈层的用户,需要面临大众的审视。

和常年观看其直播、对其抱有足够的信任和情感联系的粉丝不同,大众看待辛巴时,不具有滤镜,反而因为对方是公众人物,会提出更严苛的职业和道德要求——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吸粉,今年5月辛巴的快手粉丝还只有4700多万,而不到半年,当前粉丝数已突破6100万。

辛巴快手账号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8月辛巴的微博粉丝数为74万,如今涨到了122万;同为“带货顶流”,李佳琦目前的微博粉丝数为1904万,两人相差十多倍。

比起粉丝和舆论,真正可能产生较大影响的,其实是产业里对辛巴的态度。

过去一两年里,辛巴和团队常常因为价格在直播间里和品牌商产生矛盾。8月30日,他临时要求荣耀多赠送一副耳机,被拒绝后辛巴当即表示:“我亏了4000万交你这个品牌都没交下,不好意思我不交了。”但在负面舆论压力下,辛巴还是在9月1日发文道歉,称己方只在沟通时“产生了误解”。

这种“为粉丝谋福利”而开撕的戏码,如今成为了辛巴和其团队又一个重要的标签,也是他越发在下沉市场受到追捧的原因;但反过来他为了维系这种形象所表露出的强势,却让很多品牌方感到不适。

某知名鞋服品牌的电商直播负责人小风告诉毒眸,辛巴团队对品牌很苛刻,而且控价后的利润很低。他们和小主播合作,准备一周甚至两三天就可以了,和辛巴团队合作专场直播则需要准备一个月。为表重视,每次合作时她都要去现场,但双方关系完全不对等。

“辛巴团队带货非常凶,而且辛选带货客单价一点都不低。鞋服最麻烦就是有尺码和颜色类别,他们要求每个款式、尺码的库存起码一万件以上,这么多产品肯定不会每个都卖爆,对于商家端,这个备货成本太高了。”小风说。

有类似困扰的不只是小风。考虑到辛巴动不动就在直播间里失控的状况,某品牌主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也提到,选择主播时辛巴是绕不开的选择,但是“他也是我们第一个决定淘汰的人,品牌直播最重要的还是安全”。

除了品牌主,平台对于“家族”生态的判断,也随着各种争议事件在变化着。

在此前的文章中(快手挥别“土味家族”),毒眸分析过,私域流量一直是快手较为重视的一环,快手对大主播、大家族也向来较为宽容。截至今年5月,包括辛巴家族在内的快手六大家族,总粉丝量已经突破了5亿。

可近年来,随着各大家族势力不断变大,家族间的摩擦、违规行为也在不断增多。先是有MC天佑、牌牌琦等快手主播被全网封杀,导致一些家族销声匿迹;今年又出现辛巴与散打哥的粉丝群体互怼、互放黑料,导致两大快手顶流一度宣布退网。

意识到家族形式不稳定的快手,也开始积极调整。

2018年,快手开始主动引入MCN,到2019年上半年时,入驻快手的MCN已经超过800家;2019年7月,快手召开光合创作者大会,宣布用100亿流量,扶持10万优质生产者,重点覆盖20个垂类;今年3月,快手电商发布公告,称将对影响范围较大的部分用户的连麦PK卖货行为进行规范……

关于这些变化,有业内人士分析,快手正在积极筹备上市,原先江湖气的家族体系,确实容易滋生负面问题;此外,快手上不少头部主播的带货销售额动辄上千万,却并没有出圈,不少非下沉市场的消费者仍然没有走进这些主播的直播间——小风告诉毒眸,其公司在选择新品发布、做品宣时,还是会倾向于薇娅、李佳琦。

而在另一些从业者看来,这些头部主播所拥有的流量倾斜以及在供应链端的相对优势,有些太过强势,不利于快手的平台生态维护,甚至能够左右平台的“流量分配”。

因此快手希望用更丰富的主播生态去平衡家族的影响力在情理之中,但并不意味着快手和“辛巴们”会就此分道扬镳。

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告诉猎云网,两者之间的“相爱相杀”,可能会在比较长的一个时间段内继续存在,“去家族化”应该是一个长期的博弈过程。同样的,快手的土壤也是辛巴所必不可少的。

尽管辛巴和平台间的关系正变得微妙,可双方并没有真正“分离”。今年7月,周杰伦迎来快手直播首秀,获得2200万元打赏,被曝出有1300万元来自于辛巴团队。只是很多人都相信,这种平衡无法被永久维系下去,而已经走出原来“小圈子”的辛巴,自然也无法“回到过去”。

10月6日,辛巴在直播中哭诉:“我只想跟我的粉丝聊聊天,我不想要钱,我也不想跟这些网红斗争。”

与资本起舞

“回不到过去”的辛巴,也在寻找新的路径。

在意识到公众和媒体表达的质疑后,辛巴并非无动于衷,而是从各个维度上重塑自己的公众形象。疫情期间,辛巴的公司一开始便为武汉抗疫捐款1.5亿(含1亿人民币和5000万物资),这个数字甚至超越了不少互联网大公司。

辛巴粉丝一如既往地支持他,但社交媒体上也有不少人评论,这是辛巴有意策划、诈捐。不过随着武汉慈善总会发布完6期捐赠公告,1亿元捐款终于落实,辛巴工作室也在微博发出了物资转运视频。由此,辛巴打了一场舆论翻身仗,社交媒体关于他的讨论也常常离不开这次捐赠。

辛有志工作室在微博发布物资转运视频

当然,比起舆论形象的转变,赛道的拓展才是对于当下的辛巴更为“治本”的。

这大半年以来,辛巴已慢慢走向幕后,亲自带货的频率越来越低。在相关的采访中,辛巴曾提出,李佳琦、薇娅是在做一个职业,所以对平台都有依赖,而他在做产业和生态,把供应链看得更重。

头部主播拥有议价权,核心竞争力是全网最低价。在电商直播的“人-货-场”构架中,“货带人”的效用凸显,供应链和资源操盘手至关重要——这也是辛巴团队一直表现强硬的底层逻辑。

但很显然,随着直播带货进入“冷静期”,品牌主对直播带货的态度也在变化,开始更多思考性价比、转化率等问题,因此主播的议价能力是否会有变化,需要打一个问号。

针对这种变化,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是,辛巴逐渐不再那么看重自身IP形象塑造,而是在自营品牌、打造供应链、孵化主播上下了不少功夫。

从2017年开始运作的“辛有志严选”(辛选),至2019年底覆盖用户人群已达1.8亿,用户群体多为25-40岁,其中三四线城市人群占到了90%以上,年收入3万元左右,这部分人的消费观念就是价格优先。

辛选CMO杨伟提过一个概念叫“折叠世界”,他认为辛选面向的是没被京东、淘宝等主流电商平台充分发掘的消费群体,辛选之所以能孵化主播,也是因为用户被定制供应链吸引。

为了打透这个链条,辛选先后推出了“辛选帮”、“辛选供应链”等平台。“辛选帮”是为主播选品的供货平台;“辛选供应链”是辛选招商入口,其招商类目包括服装鞋包、个护美妆、家居建材、母婴用品等,供应商可线上提报商品、管理商品、维护商品信息。

图片来源:辛选供应链官网截图

线上的管理系统搭建完,线下的直播基地也跟着开业了。今年8月18日,广州白云区的辛选直播基地开幕,宣布开放供应链资源。直播基地占地1.2万平方米,从动工到开业,只用了80多天,辛巴称全国还要建7个这样的直播基地。

这一切的构想看似十分完满,但现实里并不总是坦途,摆在辛巴眼前的挑战还有很多。

从宏观的角度来说,行业的红利期似乎已经接近尾声。今年上半年,广州、上海、重庆、济南、青岛、石家庄等十余地出台了电商直播扶持计划,但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直播基地已经饱和,明年可能会迎来洗牌和倒闭。辛巴个人的影响力能否辐射到直播基地,如今也是未知数。

而在自身的供应链端,目前辛巴团队也还处在一个突围的状态。

尽管之前辛选的销售数据亮眼,可其产品的设计却常被质疑存在对大牌的模仿,同时外界对于其质量方面的质疑也从未消失。今年以来,辛选陆续挖来了一些美妆品牌高管,希望借力开发自己的美妆产品,但这也是一个还得被时间去验证的选择。

辛巴的徒弟蛋蛋曾直言要帮粉丝“打版”

相较大部分MCN只卖货,辛巴选择的是更重的运营模式。和“网易严选”类似,辛选属于ODM(原始设计制造商)模式,但网易严选面临的效率成本高、供应链压力重的问题,辛选能避免吗?

某短视频MCN运营总监告诉毒眸,他很佩服辛巴:“能掌握供应链,产品成本就很低了,也许之后我们也会自建供应链。但这事情很难做,要对产品和需求有独特的理解,这是一个体系的问题。”

在体系搭建起来之前,辛巴团队开始在资本市场上找新的突破口。

今年上半年,辛巴开始投资之路,花1亿元注册了投资公司广东辛选控股有限公司。企查查显示,辛巴在4家企业担任法人,有两家对外投资公司;初瑞雪有17家关联企业,其中担任法人的有5家,有对外投资关系的达9家。

而到了近一个月里,辛巴则入股了两家上市公司,从和资本合作,到“和资本起舞”,辛巴正在完成带货主播的进化。

9月16日,辛巴入股上市公司起步股份,持有5%的股份,辛选的联合创始人和辛选供应链负责人张晓双也持股5%,拢共10%的股份转让总对价为4.32亿元。

与起步股份的合作中,辛巴团队负责帮助搭建后者自有品牌的电商渠道,涉及母婴儿童的供应链、直播零售、主播培养、直播基地建设等。

10月12日,起步股份与辛选达成战略合作,启动“双11”活动。辛巴表示,今年“双11”辛选团队销售额争取超60亿元。辛巴透露,目前他个人的粉丝中,有4000万左右的女性用户,大部分为母亲,粉丝群体与起步股份童装童鞋的定位相符。

图片来源:pexel免费图库

但关于此次合作,也并非所有人都看好。

一位分析师告诉毒眸,他最近听了辛巴的现场演讲,认为辛巴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可还是看不懂其入股起步股份背后的逻辑:“从资本市场角度,看不到利益链条,如果是为了借壳上市,明显太费劲了,不如自己直接来;要是为了炒股价,也没有提前建仓,入股的意义不大;要说真正的业务合作,起步的实力也没有这么强。” 

相较之下,另一起交易在舆论间引发的疑虑则更多。9月28日晚间,游戏公司盛迅达宣布,其全资子公司盛讯云商向广东辛选控股有限公司转让49%的股权。

据公开信息,辛巴将任盛讯云商的董事长,辛巴的妻子初瑞雪、父亲辛库和表妹计梦瑶等人都将出任新公司高管。辛巴团队则承诺,2020-2022年分别实现净利润2000万、2.2亿元和2.6亿元,三年累计业绩5亿元。

公告发布后的第二天,盛迅达股票涨停。对此,9月29日午间,深交所对盛迅达下发关注函,问及“是否蹭网红概念炒作公司股价”“是否和起步股份涉及同业竞争”。

面对争议,盛迅达于9月30日回复,引入辛巴团队,进军直播电商市场,看重的是后者有流量优势和市场影响力,可以丰富业务模块和提高盈利能力。和起步股份不同,辛巴团队和盛迅达的合作范畴涉及到更深层次的品牌孵化、主播经纪等。

这个回复并没有彻底打消深交所的疑虑。10月13日,深交所再度向盛讯达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就同业竞争等问题作出进一步说明。目前,盛迅达尚未有更新回复。

但无论真实的布局目的为何,当踏出这一步、选择和资本共舞,“主播”“网红”将不再是辛巴身上最重要的标签,而原来的评价体系、行事逻辑也可能将不再受用。对辛巴来说,那会是另一片江湖。

参考文章:

1. “快手一哥”辛巴拿下两家上市公司,主播资本化浪潮开启?来源:文娱商业观察,2020年10月

2. 主播辛巴:快手从此再无一哥 来源:新浪科技,2020年8月

3. 辛巴一万平直播基地开业,迪丽热巴也去“赚快钱”?来源:红漏斗,2020年8月

4. 直播基地遍地开花,大量半死不活的电商产业园是前车之鉴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8月

5. “快手一哥”直播多款商品退货率超35% 来源:IT时报,2020年7月

6. 辛巴离不开快手?来源:猎云网,2020年6月

7.当快手再无一哥 来源:AI财经社,2020年6月

8. 网红直播婚礼卖货1.3亿:谁在为其买单?来源: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11月

毒眸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