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上市,“批发”亿万富豪
2020-10-28 16:32 蚂蚁集团

蚂蚁上市,“批发”亿万富豪

来源丨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 | 肖望 纯子 编辑 | 杨布丁

“忍一忍,到上市。”

这是近两年部分蚂蚁集团员工的普遍心态,也包括张亮。三年多前,已在上海安家的他加入蚂蚁集团,开始“双城生活”:每周一早上五点多就去赶乘城际班车,周五下班后再班车返回上海。工作强度不仅大了数倍,经常还因为出差或者加班无法按时周末返沪。

支撑他的动力就在于蚂蚁集团提供的丰厚的“股权激励”。一旦蚂蚁成功上市,这笔“股权激励”价值有望达到千万元。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上市,在当时就造就了1万多名千万富翁。

和张亮抱有类似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有人甚至愿意降薪30%左右到蚂蚁集团就职,希望能抢到一张上市前的船票。

今年7月20日下午,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宣布,将启动在科创板和香港联交所主板同步发行上市。当天下午,蚂蚁集团杭州总部大楼传出欢呼声,网友戏称“那是财富自由的声音”。

尽管蚂蚁集团人士澄清是马云到访蚂蚁,员工们合影鼓掌,与上市消息无关,但网友们并不在意:蚂蚁上市将造就大批千万富翁已是铁板钉钉。

此后的招股书披露,授予给蚂蚁员工的激励计划规模已达1377亿元。按照6月末16660名员工数计算,蚂蚁员工人均激励达到827万元。

10月26日,蚂蚁集团完成初步询价,代码688688的A股发行价定为68.8元/股,代码6688的H股发行价定为80.00港元/股。蚂蚁总市值达到2.1万亿元。

“公司里一些可能并不起眼的运营、客服同事,因为来得早享受到了蚂蚁快速成长的红利,已有数千万乃至上亿身家。”曾在蚂蚁工作过的李明向作者透露,不少蚂蚁早期员工是从阿里巴巴转来的,在阿里巴巴上市时,许多人已经体验过第一次“财富自由”。而此次蚂蚁上市,这部分员工身家将再次暴增。

与此同时,作者在穿透层层股权结构后发现,马云的豪华朋友圈,包括新希望刘永好、巨人史玉柱、华谊兄弟王忠军、知名演员赵薇(以母亲魏启颖身份参与)、苗圃等,均享有5-50亿以上市值不等的蚂蚁股份权益。

目前,机构、个人投资者参与蚂蚁新股认购热情高涨。市场亦预期蚂蚁新股将会被爆炒。

两万亿蚂蚁上市,又一场超级造富盛宴开启。

七年前入职的P7,身家已过亿

蚂蚁总部位于杭州,为了吸引来自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优秀人才,蚂蚁自2014年起即设立并实施员工激励计划,向包括阿里员工、蚂蚁员工乃至核心子公司员工、顾问等人士广泛授予经济受益权激励,即外界眼中的“期权”。

通俗理解,经济受益权即授予对象可享受与发行人股价挂钩的一定的经济利益,但不享有任何投票权或其他股东权利。不过,对于绝大多数普通员工来说,他们更看重“股权”对应的财富增值,对股东权利感知并不明显。

招股书显示,经济受益权激励计划项下的经济利益对应股份合计30.79亿股,其中约92%股份对应的经济利益已经完成授予,授予蚂蚁集团员工及顾问的比例约为65%。

据李明介绍,职级在P7及以上的蚂蚁员工在入职时就会授予一定数额的“期权”(SERs),此外每年3月末还会有额外的业绩奖励“期权”,每年7月份还会有晋升激励“期权”。这些“期权”均直接授予而无需出资认购,但会分批归属。其中,入职奖励“期权”在第二年末归属50%,此后每年归属25%,而业绩奖励等每年归属25%。

业绩奖励“期权”和晋升“期权”每年都会根据表现重新授予。来的越早,待的时间越长,得到的“期权”越多,“期权”增值部分越大;与此同时,据多位蚂蚁员工透露,时间越早,给予的“期权”数量越多。“最近这几年,晚一年,同一级别的‘期权’都会减半。”

李明透露,期权授予的公允价格以最新一轮蚂蚁融资的估值价格为基准。而在过去6年间,蚂蚁的估值涨势惊人。

2015年7月,蚂蚁A轮融资时估值超过450亿美元;2018年6月,其估值上升到1500亿美元;此次IPO,蚂蚁市值已经达到约3185亿美元,且后续仍有大幅上涨可能。5年间蚂蚁估值涨了7倍多。

蚂蚁集团在回复上交所审核问询函时曾披露,报告期内每1份经济受益权项下的经济利益对应5.53股公司普通股股份的价值,即1SER=5.53RSU。有消息称,今年上半年,授予价格已接近400元/SER。

有接近蚂蚁员工人士介绍,以2013年就入职支付宝的P7员工为例,仅其入职激励部分价值就已超过4000万元,再叠加绩效奖励等,身家可能早已过亿。

外界艳羡蚂蚁员工财富自由,但在李明看来,蚂蚁的工作氛围“狼性十足”,压力也更大。“入职公司3-6个月后,大多数人可能都会胖至少10斤。不是因为伙食太好,是压力、焦虑导致的。”

“入职3个月是离职高峰期,太多人无法承受这样的节奏和压力。”李明表示。

多位蚂蚁员工透露,千万身家只是账面财富,要想变现,还要扣除资本利得税、个人所得税等各项税费近45%。因此到手的财富要缩水近半。

13位合伙人身家超百亿

招股书显示,蚂蚁集团的控股股东为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两者合计持有蚂蚁集团50.52%股权,持有股份数120.12亿股。两者均受杭州云铂控制。

员工经济受益权激励计划由杭州君瀚实施,而杭州君澳则主要是阿里合伙人的持股平台。

招股书披露,杭州君瀚和杭州君澳的直接或间接合伙人在穿透后,主要为杭州云铂,以及马云、彭蕾、井贤栋、陆兆禧等40位阿里巴巴、蚂蚁集团合伙人。

杭州云铂手握高达49.81亿股蚂蚁股份,这部分股份价值已超过3400亿元。杭州云铂可支配马云委托捐赠指定公益组织的经济利益,还为杭州君瀚及杭州君澳未来加入合伙人以及其他公益捐赠预留经济利益。

2004年,为取得第三方支付牌照,马云将支付宝从阿里巴巴中分拆并转移至内资身份的个人公司。这一惊险举动一度招致雅虎投诉,但也为此后的蚂蚁帝国奠定基础。

招股书显示,马云以2000万元的认缴出资额获得对应26.77亿股蚂蚁股份,仅按照发行价不考虑上市后的股价上涨,这部分股权价值已超过1800亿元。

除马云外,合伙人中身家过百亿(按照发行价计算)的就有13位,分别是彭蕾、井贤栋、陆兆禧、邵晓峰、戴珊、吴泳铭、童文红 、张勇、王帅、彭翼捷、胡晓明、王坚、樊路远。

蚂蚁招股书指出,由于不同入伙时间对应的股份公允价值不同,不同有限合伙人有权获得的经济利益对应的股份数量不同,因此,有限合伙人的出资额与对应实际享有的经济利益比例并不一致。

其中,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谢世煌认缴出资额最少,但他享有的股份数为2000万股,对应股权价值达13.76亿元。40位合伙人中,最少的持“股”价值也超过4亿元。

有接近蚂蚁集团人士介绍,在阿里巴巴上市后的2016年,引进的高职级管理人员可以自由选择持有阿里巴巴股票或蚂蚁“期权”。有不少人选择转换成阿里股权,更多的人选择一部分阿里股权一部分蚂蚁“期权”。

“那时候蚂蚁才组建不久,上市并不明朗。选择阿里股票也不错,蚂蚁的激励增值更多。但这也有赌的成分在里面。”他说。

从刘永好到赵薇,马云的朋友圈跟着“吃肉”

蚂蚁集团股东中,云锋系机构成为不可忽视的存在。根据招股书,上海众付、上海麒鸿、上海祺展、上海云锋新呈、上海经颐等5家有限合伙机构均由上海云锋新创作为基金管理人,持有蚂蚁4.27%股份。

云锋基金由马云、虞峰联合诸多民企大佬创立。层层穿透上述5家机构的合伙人,作者发现,他们可以称之为马云的豪华“朋友圈”。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众付、上海经颐与全国社保基金、中国太平洋保险、中国人寿等一同在2015年参与蚂蚁A轮融资,当时,蚂蚁投后估值为2600亿元。至今,这部分投资已增值8倍。

据天眼查和企查查披露的工商信息,在上海众付、上海经颐的合伙人中,新希望集团、巨人投资、华谊兄弟王忠军、知名演员赵薇(以母亲魏启颖身份参与)的身影浮现。

想要入股蚂蚁并非有钱就可以任性。蚂蚁的融资均采用邀请制,决定启动融资时,只向十多名目标机构发出邀请,这些机构基于长期关系、业务协同及战略支持等标准挑选。而云锋系机构近水楼台。

今年8月份,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被问及最后悔错过什么机会,刘永好表示,最后悔在2001年错过了投资马云的阿里巴巴。

这次,刘永好不再错过蚂蚁集团。根据作者查阅的工商资料,作为上海众付、上海经颐和上海麒鸿的合伙人,刘永好通过新希望投资集团持有对应2718万股蚂蚁股份,目前价值已超过18亿元。

上海众付的部分股东。来源:企查查

巨人集团史玉柱被称为马云的“好基友”。史玉柱在访谈节目《湖说》中提到,他与马云是在担任央视《赢在中国》节目评委时熟络起来。史玉柱不仅出任湖畔大学校董,也是云锋基金的创始成员之一。

史玉柱除了通过云锋基金参与蚂蚁融资,还通过北京盈溢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入股蚂蚁。史玉柱持有蚂蚁股权达6476万股,价值近45亿元。

商界大佬中,泛海集团卢志强除通过民生信托、民生证券成为云锋基金的投资合伙人外,还通过通海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直接持有蚂蚁股份,价值近54亿元。

蚂蚁金服的股东中,浙商群体亦是不可忽视的存在。马云作为浙商总会会长,复星集团郭广昌是浙商总会副会长,也被称为马云的“好基友”。郭广昌旗下的德邦证券通过德邦星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入股蚂蚁,持股市值近12亿元。此外,银泰集团沈国军、鱼跃科技吴光明、知名浙商钱峰雷、圆通喻会蛟、申通陈德军等浙商也都有通过云锋系机构分羹蚂蚁上市盛宴。

马云对影视圈情有独钟。知名演员赵薇以母亲魏启颖的名义成为云锋基金的合伙人,持股市值达到5亿元;华谊兄弟王忠军持股市值超过12亿;知名演员苗圃持股市值超过7亿元,苗圃丈夫为中国动向董事长陈义红,也是云锋基金的发起人之一。小赢科技CEO唐越持股价值超过12亿元。

春华资本亦是蚂蚁上市的大赢家之一。春华秋实(天津)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三只基金持有蚂蚁0.6575%股份。此外,春华资本还和建信信托共同管理的海南建银建信丛林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蚂蚁。

穿透上述合伙企业,根据出资比例对应持股权益比例,胡元满持有的股份权益约1.97亿股,对应市值超过135亿元。平安信托、建信信托持股市值分别达34.8亿元和55.5亿元。

胡元满是春华资本创始人及董事长胡祖六的妹妹。胡祖六自2020年8月起担任蚂蚁集团独立董事。

在回复上交所问询时,蚂蚁称,胡祖六未直接持有蚂蚁股份,也未通过其控制的任何实体持有蚂蚁股份,其近亲属控制的实体持有的蚂蚁股份不超过1%。

社保基金、央视都有入股

蚂蚁在融资过程中还引入了多家国资股东,社保基金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10月25日,在外滩金融峰会上,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陈文辉现场“喊话”台下的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希望多给一些IPO认购份额。“从高站位的角度,你给我(社保基金)就是给全国人民。”

社保基金又被称为“全国人民的养老钱”,其目前是蚂蚁集团最大的外部股东,在2015年蚂蚁A轮融资时就重仓参与,持有蚂蚁6.99亿股,持股比例为2.94%。这部分股权价值已超过480亿元,5年间增值超过6倍。

蚂蚁10月26日披露的科创板IPO战略投资者名单中,全国社保基金追加投资70亿元,认购超1亿股蚂蚁新股,成为除阿里集团外认购金额最大的战略投资者。

蚂蚁集团股东中,还有中国人寿、中国人保、新华保险、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等四家保险集团的身影。在市场看来,保险资金亦是长期资金的代表。

此外,中国国家主权基金中投公司、国家开发银行、建信信托(建设银行和合肥国资委联合成立)、中央电视台、邮政集团也通过不同的持股平台入股蚂蚁。蚂蚁也是中国邮储银行的战略投资者之一。

作者梳理发现,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控股的北京翠微集团,亦低调地持有蚂蚁股份份额。其通过成为云锋新呈和苏州工业园区鑫元广毅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合伙人,持有对应蚂蚁2022.46万股份额,市值近14亿元。

在上述股东之外,包括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基金一姐”王茹远创办的上海宏流投资等通过合伙人方式参与到蚂蚁融资中,有望从中分得一杯羹。

蚂蚁国际在2018年还引入了淡马锡、凯雷资本、加拿大养老计划、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等45家投资者。这部分投资者持有股份市值已高达1265亿元。

在科创板战略配售阶段,有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全国社保基金、建银投资、阿布达比投资局等29家机构投资者参与,投资金额高达919.56亿元。

相较机构投资者、马云好友等动辄数十亿元、数亿元的财富增值,留给后来者的财富增值空间还有多大?这需要观察。

多位接近蚂蚁集团人士透露,随着蚂蚁估值水涨船高,今年开始进入蚂蚁的新员工议价空间受到挤压,而新员工能获得的激励也由于公允价值较高,到手“股份”有所缩水。

更多的人,将目光投向阿里体系内其他有望在未来上市的平台,如阿里云、菜鸟物流等,等待下一艘造富巨轮的起航。

(文中张亮、李明为化名)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