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抖音制造流量垃圾
2020-11-18 16:33 抖音 流量 网红

我在抖音制造流量垃圾

作者| 天才刀小刀、夏晓茜  来源|毒眸(ID:DomoreDumou)

在无聊经济浪潮下,直播成为越来越多网民生活的一部分。

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国内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5.6亿,较2018年底增长1.63亿,占网民整体的62%。

作为直播中的两个大类,以游戏、才艺为主的泛娱乐直播收入来源是打赏,占比超过90%;以商品交易为主的的电商直播收入主要来源于佣金分成。 

两者的市场环境迥然不同, 2020年,风口上的直播带货正创造一个万亿市场,秀场直播却渐渐“走向终局”。Mob研究院的报告显示,近一年内,泛娱乐直播行业移动用户规模波动较小,基本维持在1.6亿量级,进入存量残杀阶段。 

在网络世界里,一些人因直播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有人坐拥千万粉丝,和明星一样开起了线下演唱会;有人凭打赏赚得盆满钵满;有人随直播平台赴美敲钟……

但庞大的直播市场里并不全然是美观的部分,一样藏污纳垢。

最近,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采访了一位秀场直播局内人“天才刀小刀”,他在某知名MCN机构待了短短数月,却见识了这个线上世界里不同寻常的浮光掠影,也许这些碎片是有他个人视角的,但也能为我们揭开直播业态的一角。

以下是这位前短视频运营的自述,不代表毒眸立场,由毒眸对其的采访整理而成,经过编辑删改。

1 为啥“搞黄色”百试不爽?因为无聊的男人太多了

直男们,别幻想了。你看到的,都不是真的,只是修片修得狠不狠的区别。一套行云流水的PS整容,造就了太多现实中你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美女。

主播只需要下载一个美颜相机类的APP,拍视频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拉腿、提臀、丰胸、小头,只不过是画面略微有一点跳,比如瘦脸,脸一会儿大一会儿小。假如跳得特别严重的话,可能会用原相机拍,再靠PR或者AE之类的专业后期软件修。

对女生来说也一样。抖音上的那些秀腹肌的短视频,尤其是那种“跟男生合租了,今天怎么停电了?”的视频,一个彩灯打过去给你亮腹肌,那都是拿眼影盘画的。拍腹肌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腹肌,尤其是那些干瘦干瘦的,肚子都是平的。

抖音话题#腹肌#播放量超142亿次

那长得不咋样,又没啥才艺的人,还能拍点啥?基本是在“打擦边球”。

我带过一个主播小A,她是一个演员,我让她拍过一条“对口型”的短视频,怎么拍的呢?就是胸上的扣子,故意解开了一个。

因为接近两个多月,她的视频一直不起量,直播间同时在线人数只有十几个,我就让她发了这么一条视频,直播间同时在线人数涨到200多,马上就把数据拉起来了。

但是,这位小姐姐比较注意自己的形象,想删除视频,我就一直骗她说,“刚刚发的视频短期内不能删,会影响帐号权重。”其实根本不会,影响的仅仅是直播间的流量以及直播收益而已。骗了半个月,实在是骗不动了,她把这条视频删了。

你问我有没有正经的大学生?大学生有,正经的不多。正常的好姑娘谁会搞那些呢?谁会愿意碰那些呢?根本不会的。

至于为啥“搞黄色”百试不爽?因为无聊的男人太多了。

我没有做过什么爬虫的数据画像,只不过手里面的主播太多了,知道这些“大哥”的基本情况。直播间当然也有大姐,但大哥的比例肯定更大一些。

“大哥”基本是30-40岁的有钱有闲的男人,他们可能已经结婚有孩子了,可能家庭生活比较平淡了,就出来瞎搞了。“大哥”真的特别有钱,有一个主播叫小B,她是空姐,主要发剧情视频,直播间就有一个“大哥”,北京四环内有6套房,一晚上可以给她刷20万。

“搞黄色”能快速吸引到这部分中年男性,然后骗他们的钱。

一般拍身材的短视频就是“打擦边球”。小C以前就是做小姐的,没有任何才艺,是一个整容脸,胸和屁股都是假的,她就只会拍“打擦边球”的视频。

某些穿着清凉的视频截图

有些短视频隐晦一点,但一样带有“性暗示”。

比如主播坐到马路边上,穿着很短的职业装,黑丝袜配高跟鞋,可能就往某个男的身上扑。

还有的属于非常明显的“性暗示”,放一个玩具似的小凳子,是羊驼式的造型,凳子前面是一个头,后面是一个支出来的尾巴,主播就跨到上面一直扭。

抖音肯定会封,但一个号被封了,换四五个号继续播的大有人在。

小C已经连续被封了4个号了,现在这是第5个号,她发了6条视频,半个月粉丝就涨到了2.6万。通常讲直播间只能贡献30%的粉丝,也就是说剩下的60%粉丝都是这些“擦边球”短视频贡献的粉丝,还有10%是她的一些老粉和旧粉。

2 有的主播语言表现力不如Siri

两年前,我还在影视行业鄙视链的顶端,当时我做电影发行,业绩也一度很好,所以进入这家网红机构之前,我就知道自己沦落到了行业鄙视链底端,生产的是流量垃圾。

这家公司,90%以上的网红可能都是主播,并不是什么短视频达人,直播也是公司来钱的主要途径。

选主播,不论男女,优先看颜值,如果没有颜值可以看身材。好的标准是你有颜值又有身材,还有点才艺。仅仅长得好看也能直播,会唠嗑就行。

我们公司的标准是这样的,单月直播流水到达1万以上可以提供后期剪辑服务,单月直播流水达到2万以上可以提供线下拍摄+剪辑的服务。

你看抖音账号简介,写了“直播时间几点到几点,公会勿扰”这样的话,他们都是职业干主播的,基本是我们公司的,因为这两句话是我们给主播培训通用的模板。

具体到内容上,做直播这条业务线的主播,我们就不推荐拍剧情视频,因为做直播要求的是短平快,要快速搏眼球。

当我们接到一个新主播的时候,可能会问他,想拍哪类,对标谁谁谁,如果是说要拍一些剧情类的,我们马上会把他的话堵死,尽量引导他不拍这些,让他拍一些颜值、身材类视频。

如果没有颜值、也没有身材,或者主播拒绝拍身材的情况下,可能会拍一些“对口型”视频,但这基本就等于主播放弃了涨粉,因为不起量,当然也可以用一些方法,就像我上面说的那样。

可以说,我是自己带的那些主播的短视频“教父”。

早上到了公司之后,我先开早会,然后写今天的策划方案。我们手里面的主播分几个类型,比如拍对口型、拍搞笑段子、拍身材,要写不同类型的方案和脚本,告诉他们怎样拍摄,这些工作下午3点前会完成。

下午3点之后,很多主播也起床了,吃过饭,再来找我们拍视频。

很多人都是线上沟通,比如说,主播先拍了一段素材,我来讲解这个东西怎么拍,先拍什么,后拍什么,需要摆什么造型,灯光、机位都讲清楚了,他们拍后一条一条素材给我们审,然后我告诉他需要调整的地方,再把素材传过来,剪辑好了就可以发了。

按照正常的打卡的时间,我从早上10点上到晚上8点,但是从10月20号开始,公司要求早上10点到晚上9点。按正常角度,9点下班以后可以不用回复这些主播的消息,但他们会给你打电话。

主播毕竟是“阴间”作息,下午和晚上是他们精力旺盛的时候,可能会过来找我拍视频,然后审片子。其实我已经很疲惫了,但如果我不想管,他就投诉我,投诉一次就是罚款50块起步。

有的时候凌晨两三点了,主播突然打一个电话,把我从梦中惊醒,哭着说,“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你和你男朋友分手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们会给主播评级,评级不只看颜值或表现力,从短视频的角度来讲,还有一个配合程度。他愿意不愿意配合我?我让他拍什么就拍什么,我让他怎么样他就怎么样,如果配合度比较高的话,可能会把评级往上调一调。

像某几位十八线演员,多数情况下直播不稳定,因为偶尔要拍戏,加上配合度不高,评级就会从S级下拉到了A级。

我希望流量不好的人可以自己消失,也经常用一些方法“劝退”主播。

小D特别想拍Vlog,但是她没有拍Vlog的纪实的创意和剪辑的手法,生活也特别无聊,所以她拍的Vlog没有任何看点。

我给她拍的是对口型,为什么呢?因为她没有表现力,她试过用自己的原声念情感段子,类似“蒲婉安” “涟漪”这两个号,他们就是用自己的声音录一些情感类的心灵鸡汤的。

浦婉安、涟漪视频截图

我给她尝试过,但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讲,她的语言的表现力都不如SIRI。就很机械,根本没有任何面部表情,除了这张脸长得凑合以外,她什么都拍不了。加上不听话,想让她拍点变装,但她说“我就是想拍Vlog”,我对她很头疼。

因为我们是几个人流水化作业,我负责她的短视频,她的直播间是另外一个人管,我就跟她的直播运营互通有无,把这个事儿聊了一下,我说:“她不配合,她这样拍一定过不了”。同事说:“那行,别管她了”。相当于我们两个人一起放弃,就可以这样来处理。

每个主播有专属的微信群,里面有我、我的领导、直播运营、直播运营的领导,还有这个主播。

她的拍摄脚本和策划视频,我就随便给她扔到群里,可能今天给她扔一个变装,明天给她扔一个对口型,后天给她扔一个段子,完全不考虑她能不能拍,会不会拍,或者是她拍的这些垂类跨度这么大的情况下,对她的帐号有没有好处。

一个帐号坚持一个垂类比较好,我完全不考虑这些,就随便给她扔,爱拍不拍。你想拍,那我就给你看,无论你发过来什么素材,我可能连看都不看,就直接视频发出去。这样一个状态下,三天两天她自己就放弃了。

3 机构太多,主播不够用了

我同事的状态跟我差不多,精力分不过来。

今年2-3月,我的前同事刚刚入职,他们甚至一人带80个主播,根本看不完视频,所以很多人就忙不过来。

正常每个运营的饱和量是不超过50个人,平均可能是20-30个人,超过30个人,肯定有一些人就不管了,或者是2天管一次。为啥不多招几个运营?多招一个人就要多花一个人的钱啊。

相比这些运营上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机构太多了,主播不够用了。

正常来说,一年之中的10-12月是直播的旺季和高峰期。但从今年9月到10月,我手里的主播不断减少,到我离职的时候,已经从30多个流失到只剩下十几个了,而且至少有20天没有新的主播进来。北京分公司可能一共就招了10个人,直播招募的KPI肯定没完成。

短视频的大火,带来的是又一波对年轻人价值观的进一步扭曲。我做直播招募的同事,现在完全找不到人,都已经去找大一、大二的在校生了。大学生为什么做主播?因为有钱,因为想红。

主播和运营之间也会相互勾搭。

有一个直播运营小哥哥,他带的一位主播,一个月直播流水30多万。这位主播还是大三学生,就跟运营搞对象,聊了一段时间之后,运营就觉得主播是在玩他,以搞对象为名义,在他这里拿到更多的资源。

资源指什么呢?比方说每个月20号之后,可能总部给我们各个分公司,或者是给我们短视频这边批下来一点钱,可能是5000,可能是1万,数额不等。

看哪个主播的流水或官方任务还差一点,需要花钱帮忙推一下,公司出钱让他们的曝光量涨一涨,月底冲流水,直播那边也会有一些预算,比如说给主播买一些Dou+。

从利益的角度来说,可能主播玩弄运营的成分更多一点吧。因为这个小哥哥在她身上花了点钱,充了卡。

毕竟公司预算不是自己的资源,要是主播给他提要求,那他就得想办法。比如,主播说,“亲爱的我今天直播间没有人,你帮我要个人气卡吧”,他好意思说现在手里没有预算?自掏腰包也得给她花。

在美颜相机里待久了,可能有些主播就忘了自己颜值的真实水平了。我听说过一个主播,她修图特别狠,有位“大哥”要跟她见面,这个主播也傻,就真的跟人见面了,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大哥从此也在直播间消失了。

4 家里躺着一个“大哥”,怎么可能让你发这个呢?

所有的主播,无论官方的还是公会的,平台都会抽走一部分直播流水,主播基本拿到45%的直播打赏。

但是我在的机构不太一样,签全约的主播能拿50%的直播流水;如果完成了严格的任务,还可以再拿到5%的提成。

公会对主播严格,也许和平台给公会的流量卡得太严有关系。抖音那边每个月都会给我前单位调整KPI,应该是在限制头部公会的发展。

9月,抖音直播最高一档提成的标准是发布20条优质视频,优质视频就是要有20条大于500次播放量的短视频,到了10月,这条标准就就涨到了25条。所以公司就把任务压到了下面,如果某一个主播只发了19条视频,就算他的流水有200万,但是提成一分都没有。

当然这只是官方给公会的任务,最高按照这个标准去达到的话会多拿一些提成,最低标准是从10月的10条视频播放量过500次,涨到11月的15条过500次。

短视频运营这块,需要让每个号每月最少发布10条点赞过1000的视频,才能拿到这个主播千分之三的直播流水。

可以说,运营有且只有精力去管高流水或高曝光的主播。没流水、不配合、新人新号,除非很优质,不然就只是占个坑,反正一时半会也拿不到主播的钱,管他干啥。

我觉得,“卡流量”或许是官方有意为之,毕竟我前单位在抖有点一家独大了。从平台的角度来讲,希望至少均衡一点,所以尽力控制头部公会的收入。

另一方面,头部公会手里掌握了这么多资源,一旦把我前单位弄得不开心了,也可能会让这几万主播停播,马上转到快手或者一直播。

所以,抖音其实又在帮助公会。比如,某主播的账号被封了,如果是野生主播,根本投诉无门,小公会也没法说服平台,但是头部公会的公关部门,一个电话就把账号解封了。

整体来说,做主播确实挺挣钱的,包括我带的这30多个人,哪怕没有评A级,一个月赚2万多是比较轻松的。

有一个男主播,一个礼拜来公司拍一次视频,一次拍1-2个礼拜的量,内容是”大哥你抽烟吗?这个烟太柔了,我只抽立群,大哥为什么抽立群呢?因为立群劲大能压住心里的事儿......”前前后后我看他换了三辆车,有路虎、吉普,都是挺贵的车。

主播也会给自己找后路,比如和大哥结婚,光我知道的就有两个。

一个女孩叫小E,有一天她突然说要退网,号也不要了,我特别惊讶,她说我要结婚了,我当时开玩笑问她,“是大哥吗?”她就说是。人都是有占有欲的,重金刷过来的媳妇,怎么可能再让你抛头露面勾搭别人?这个媳妇怎么来的他自己心里面没有数吗?

另外一个是小F,她之前在NOW直播上直播,跟“大哥”结婚了,现在孩子都生了,实在是在家待着无聊,因为她老公就是不让她出去工作。生活不可能就这么干待着,家里又有保姆,也不让她干什么活,每天就是逛街消费,但又确实不能每天出去,因为孩子还不满周岁。

小F好不容易跟她老公商量好,就回来了,但只能拍短视频。直播间大哥要求她拍身材的,拍了好几条穿着黑丝和小短裙的视频,一条都没有发出来,家里躺着一个“大哥”呢,怎么可能让你发这个呢?

5 短视频拉低审美,我就是在制造流量垃圾

我一直觉得,我拍的这些视频都是流量垃圾。

我们的工作模式是,今天有什么热点,可能一堆人去拍;明天可能拿个大号把什么梗翻过来再拍。比如,把腿往凳子上一搭,拿本书弄张照片,露露腹肌、身材、大长腿,我们之前就拍过了,但是最近又火了,那不就是垃圾吗?

我做的是强内容方向的帐号,用的依然是蹭流量的方法,对标一些大号拍视频,这种虽然没有“搞黄色”但又蹭热度的方法,也能尽量在短时间内让他的粉丝量或者是曝光量快速增长。

为什么有主播做了20天,才发7条视频,粉丝就能破万?因为这是一套比较成熟的方法论。

我带的很多主播都是0粉进来的,帐号0权重,我帮他们拍的视频,都是抄别人的段子,用别人的原声。包括我帮主播做的一分多钟的一人分饰多角的视频,依然是流量垃圾,因为不是原创。

我觉得这是抖音的一个漏洞,拍同款这个功能的本意是让更多的用户参与到某个音频和段子当中,让平台有更多的视频,但对我们来讲是一个蹭流量的最好的方式。

当一个百万级或者是千万级粉丝的大号发了一个原声视频,我们马上就跟拍。

刘思瑶的视频也算流量垃圾。我对她没有什么太多的了解,我只抄过她的视频。她带起来了一个什么视频,发完2-3个小时,或者是4-5个小时,点赞破10万了或者破百万了,马上抄。

“刘思瑶nice”视频截图

一个用蹭热度的方法论养起来的账号、发出来的视频,在我来看依然是流量垃圾,只是说是可回收垃圾,至少不是有害垃圾。

现在让我看网红看照片,一点感觉都没有。刘思瑶长得好看吗?我也没有觉得。

我选择离开这个行业的第一个原因是挣得少,月薪不过万;第二,我本来就是抱着“骑驴找马”的心态来的;第三,我不喜欢这里的工作环境和方式。前三个基本都是主观原因,除了这些主观原因以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制造垃圾”。

短视频就是把人的审美拉低了,大部分短视频根本没有什么内涵和看点,像一些变装视频,有什么可看的?不就是是满足了一些人对美色的需求吗?

但反过来想,抖音现在的生态,用户也出了一份力。

就算我真的很喜欢高质量的内容,但是系统突然给我推了一个特别好看的小哥哥或者是小姐姐,我可能还是会多停留一两秒点赞,因为能够勾起人的一些所谓的“欲望”。就算是不喜欢,我或多或少还是贡献了一些流量。

抖音的算法推荐不是顺应了人们的欲望,而是促使了抖音赚钱。抖音可能是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头疼焦虑的问题是,它的体量这么大,日活跃用户已经3亿多,怎么更快赚钱?所以今年就疯狂变态地这样做。

截至2019年7月,抖音日活3.2亿

到底是谁无聊呢?就是这些臭男人太无聊了。那些臭男人的爱好和着急赚钱的抖音,共同促成了现在的生态。

6 三天取关了1600个账号

从这家网红机构离职之后,我两天没有打开抖音,第三天打开抖音,第一件事就是取关了1600多个人。

这1600多个人要么是我负责的主播,要么抄别人的一些大号,或者是某一些对标“天才小火龙”、“刀小刀sama”的账号,我就直接取关了,因为我本身也不喜欢看。

“天才小火龙”、“刀小刀sama”抖音主页截图

比如说变装这些东西,我就全部取关,去这家网红机构之前,我还会在抖音上看一看变装视频,现在真的是直接滑走,我连一个完播率都不会给你贡献。

我分了2-3天才取关完,挺累的但是很爽,因为我终于不会再看到这些内容了。

我终于可以让帐号的推荐重新回到我喜欢看的内容,比如一人分饰多角、搞笑、财经类、历史类的视频,或者是个人真正想要关注的心理学相关的,还有一些办公软件的操作、怎么拍照片、怎么做饭,真正属于我个人爱好的账号,终于可以关注回来了。

在找新工作的时候,从MCN角度来说,之前的公司让我简历的含金量变得挺高的。除了PapiTube那边,因为Papi酱本人放了话,从我们公司来的一律不要。

对别的小的公会或是对这个行业不太了解的公司来说,简历还算是有含金量的。即使我只工作了两个月,其实我思考了很多事情,几乎把这一个公司或者是一个行业大概看了一遍,以至于我面试现在工作的这家互联网公司,说得头头是道,他们就觉得你好像很懂。

在我眼里,好的视频,要么能让我学一个拍摄技巧,要么学一道菜,要么是了解一个财经类的专业名词,要么是对一些时尚热点的剖析,拓宽我的知识面,都是对我的提高。

像今年年初抖音宣称的一样,要扶持知识科普类的视频。我跟一个大号“珍大户”还是微信好友,她是做财经视频的,前段时间蚂蚁集团上市,她发了一条视频《蚂蚁上市值不值得买》也火了,我利用碎片化的时间看了,能够从中学到一些东西或者获取一些信息,这对我来说是有用的。

“珍大户”视频截图

我带的主播,也有正经在拍视频的。这些人不喜欢“搞黄色”,也挺看不上“搞黄色”的主播,所以我们才能聊到一块去。

我走了,主播不可能没有人带,我会分给其他运营带。但我是强内容型的运营,以至于有些人,他们很头疼,谁都带不了。

带不了怎么办呢?小G就被新的短视频运营直接转型了,专门拍身材视频。

她本来可以对标“李蠕蠕”或者“小妖梨”拍粤语港风的搞笑段子,或者拍模仿演技派的段子,我觉得小G很适合,但他们没有做过,觉得麻烦,就不想做。

李蠕蠕、小妖梨视频截图

拍变装最多两条视频素材就OK了,如果是拍剧情或者一人分饰多角的视频,你要审很多的素材,工作量也要增加,从短视频运营的角度来说,他们也不想管。但是,我愿意管,因为我觉得做这类视频有技术含量。

从一个用户的角度来讲,我受够了,受够了大量重复的内容,没有新意,没有想法,没有审美,没有内涵。

如果我没有离职,继续做下去,我带的某主播涨到1万粉丝了,我可能会尝试写一两条原创。如果发原创也火,那我继续做原创,匀出来2-3小时写原创的本子让他去拍,我可能会觉得我做的视频不是流量垃圾。

因为我付出了脑力劳动,有创意和想法,主播的拍摄和演技也是我们共同创造出来的,是别人没有翻拍过的东西。

哪怕原创的内容拍得很随意,也不起量,但只要是自己动脑子想的,那就不是垃圾,哪怕是一只狗,哪怕是一个吐槽的热点话题,这都不是流量垃圾。

毒眸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