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空头香橼为何“转性”唱多?美国年轻人也正跑步进入股市
2021-03-17 16:43 香橼机构 美国股市

2大空头香橼为何“转性”唱多?美国年轻人也正跑步进入股市

作者|王凡   来源|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

2021年3月16日,一则认为“中国在线音频第一股”荔枝(LIZI)被低估的推文,让华尔街知名大空头香橼,重回公众视野。其创始人安德鲁·莱特(Andrew Left)曾经在“散户抱团股”游戏驿站暴涨时称多头为“傻子”,受到散户攻击,后宣布退出做空研究。

在推文中,香橼表示,“作为中国领先的音频流媒体平台,荔枝现估值仅有4亿美元。目前荔枝EV(企业价值)为销售额的1.4倍,相比之下,同行雅乐科技(YALA)为17.2倍,它(荔枝)有机会从中国科技巨头反垄断的趋势中获益。同时,荔枝的价值为每MAU(月活跃用户)值 7美元,而YALA的MAU值221美元。”

推文发布后,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的荔枝股价短线拉升,向上熔断,当日收涨29.5%,市值增至6.31亿美元。雅乐科技的股价当日也收涨15.29%。

曾经对战奇虎、恒大的知名大空头何以转为中概股啦啦队?那些被香橼力挺过的公司后来如何了?

曾做多加州家具公司,

获巴菲特接盘

和暴露安然丑闻的上一代大空头查诺斯(James Chanos)相比,安德鲁是第一批借助博客“带节奏”,而不需要由主流媒体担任“信息中间商”的“民意代表”。他总能洞悉市场情绪的变化,提高成功率。他曾借力“仇视高药价”的舆论,让加拿大制药公司凡利亚药品国际(Valeant)市值蒸发200亿美元,也曾借助中美信息差,将靶心瞄准奇虎、恒大等中国上市公司。

但在做空个股中积累名声的“大空头”安德鲁并非只专注于做空策略。

2020年初写给投资人的信中显示,他旗下的对冲基金香橼资本在2019年除了做空外,还做多多支股票,包括仿制药公司博士康、家具品牌RH和社交应用Snap。

以加州家具公司RH为例,香橼研究在2019年1月24日发布推文,公开力挺RH,称其为“零售业最吸引人的故事”,并给出250美元的目标股价。当时,RH的个股长期在130美元附近徘徊,几乎是目标股价的一半。

这家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家具公司通过零售门店、手册或网站出售各类家具产品。公司聚焦高端市场开设大型奢侈品店,运营业绩稳步增长。但受高端房地产市场整体下滑拖累,公司仍成为诸多做空者针对的目标。做空者同时认为,RH在电商的夹击下,跟不上时代。

大空头香橼为何“转性”唱多?美国年轻人也正跑步进入股市|棱镜

香橼研究在2019年1月24日发布推文,公开力挺RH,称其为“零售业最吸引人的故事”,并给出250美元的目标股价。

大空头香橼为何“转性”唱多?美国年轻人也正跑步进入股市|棱镜

巴菲特建仓RH的消息传出后,个股股价上扬,在2020年2月突破250美元,现如今涨至475美元附近。

大空头香橼却力挺RH的商业模式。香橼在做多报告中指出,随着实体零售租户的减少,RH已经成为一些知名地段唯一大租客。一些案例甚至显示,RH可以以前租客50%的价格拿下地段,并通过类似苹果实体店的运营方式,成为一个无缝集成的企业生态系统。2020年年信中,香橼把RH类比为“珠宝届的蒂凡尼”,认为就像LVMH收购蒂凡尼一样,虽然后者增长不高,竞争激烈,几乎被千禧一代抛弃,但奢侈品品牌本身具有溢价。“况且还有待开发的国际市场。”香橼预计,如果按照LVMH买蒂凡尼的估值给RH定价,后者的目标股价为350美元。

但无论是香橼的第一份做多报告或是年信中对目标股价的提高,对个股并未产生明显提振。直到巴菲特建仓RH的消息传出后,个股股价上扬。2019年11月15日,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持仓报告显示,已经在第三季度买入121万RH股票,大约占这家高端家具品牌6.5%股份。个股在2020年2月突破250美元,现如今涨至475美元附近,超过香橼给出的目标价格。香橼资本并未透露建仓RH的时间点,和仓位规模。

2020年美国疫情期间,安德鲁还曾公开做多亚马逊。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2020年3月底开始对亚马逊股票建立“超大规模的多头头寸”,“逻辑很简单。如果我们继续呆在家里,亚马逊将是一个巨大的赢家。如果一切恢复正常,亚马逊仍将是一个大赢家”。2020年社交隔离限制刺激电商销情增加,亚马逊成为美股中的领涨龙头之一。根据年信,2020年全年的香橼资本总收益为202%,净回报率155%。

“拉高出货割韭菜”?

曾为瑞幸摇旗助威

但香橼的做多策略并不总能押对,有时也伴随着“拉高出货割韭菜”的争议。

今年2月9日,香橼研究曾公开唱多空头支票SPAC公司NPA,称该公司“集合了市场上最令人瞩目的太空/5G/ESG等元素。既然所有的SPACs都有投机性,为什么不选择市场潜力可达到1万亿美元的赛道故事呢?”。香橼还给NPA打出了目标股价50美元,称将发布具体的做多报告。

推文公布后,NPA股价当天跳涨20%,最高触及22.5美元,但在一个月之后,股价暴跌至推文发布前的12美元附近,再无起色。香橼研究也再未在推文中发布过NPA的做多报告,导致在香橼研究力挺荔枝之后,仍有用户在留言催促,“说好的NPA报告呢?”

大空头香橼为何“转性”唱多?美国年轻人也正跑步进入股市|棱镜

对中国投资人来说,更熟悉的争议案例,是香橼曾经在瑞幸咖啡财务造假暴露前夜,力挺瑞幸。

2020年1月31日,另一家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发布匿名报告,质疑刚上市一年多的瑞幸涉嫌财务造假。报告中,通过11260小时的商店视频,质疑瑞幸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每日每店的出售货品数分别虚高69%和88%。这份报告虽然当时成为市场“哑炮”,但成为引爆瑞幸高管自曝造假,并导致公司退市的关键。

但在浑水刚发布报告的当天,香橼研究却表态为瑞幸多头,在社交媒体上和浑水隔空叫板。香橼称,瑞幸咖啡在中国“生意火热”,匿名报告中所述内容并不准确。香橼补充称,通过APP下载、其他数据以及“和竞争对手的交谈”可以确认瑞幸的财务状况。

做多策略背后的“年轻散户进场”

当超宽松货币政策增加空头风险,大量散户在零佣金交易的便利下,转头猎杀原本的猎人之际,香橼“变脸”,暂时平息多方的怒火,也是以退为进的顺势而为。

“做空者的风险回报,在这个时间段是不划算的。”安德鲁在游戏驿站一役中败于散户抱团后,曾对媒体表示,现在的年轻人没有陷入过那种令人担忧的、被边缘化的消极情绪:“他们就是希望登陆Robinhood买股票,最好股价涨到月球上去。他们的研究范围也就仅限于通过表情符号表达的Reddit帖子,并禁止任何人出售股票。”

“年轻人想购买股票,是时代精神。他们不想做空股票,所以,我将帮助他们购买股票。” 2021年1月29日,安德鲁公开表示,停止做空研究,将专注于做多机会。

数据显示,在游戏驿站经历暴涨暴跌后,美国散户资金仍在进入市场,给做多策略提供土壤。

高盛首席美股策略师David Kostin在研报中预测,美国家庭现金充裕,未来会继续推动散户交易热潮。该研报显示,美国家庭已积累了超过1.5万亿美元的过度储蓄,到2021年年中,这一数字可能会升至2.4万亿美元。

随着美国1.9万亿美元救济计划即将落地,符合条件的美国人还将一次性获得现金支票1400美元。根据德意志银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受访者计划将任何刺激措施中的37%投入股票。如果调查结果准确,意味着未来可能有1700亿美元资金流入美股。

在手中弹药增加的同时,互联网券商的便捷性,也给散户进入股市降低门槛。曾经因为禁止散户买入游戏驿站而受到斥责的零佣金互联网券商Robinhood 在丑闻后的下载量不降反涨,2月的下载量超过210万次,同比增长55%。美国年轻人似乎并没有被暴涨暴跌的风险吓退,而是准备摩拳擦掌,为信仰充值。

但逐利而生的资金变脸,也可能在一瞬间。2016年,香橼第一次唱多RH的时候,个股股价为30美元,但一年之后,虽然股价上涨150%,但安德鲁表示对新资本结构不满,不想再持有,“也要知道什么时候卖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