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互联网公司共同富裕元年?
2021-09-14 11:31 共同富裕 美团 阿里 腾讯

22021,互联网公司共同富裕元年?

来源: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作者:园长  编辑:石灿

“共同富裕”这个词,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提起。

2021年9月2日,据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旗下“浙江新闻客户端”报道,阿里已启动“阿里巴巴助力共同富裕十大行动”,将在2025年前累计投入1000亿元,助力共同富裕。

报道称,阿里巴巴千亿元助力共同富裕分为十大行动,围绕科技创新、经济发展、高质量就业、弱势群体关爱和共同富裕发展基金等五大方向展开,主要涉及欠发达地区数字化建设、中小微企业运营降成本、农业产业化建设、中小企业出海、助力高质量就业、帮助提高灵活用工群体的福利保障等等。

不久之前的2021年8月18日,腾讯也宣布将启动“共同富裕专项计划”,投入500亿元,聚焦在带动低收入增收、帮助医疗救助完善、促进乡村经济增效、资助普惠教育共享等切实带后富、帮后富的领域,长期、持续提供支持。

算上腾讯在2021年4月向“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项目投入的500亿元,腾讯和阿里一样,都拿出了1000亿元用于承担企业的社会责任。值得一提的是,腾讯的“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项目着眼于基础科学、教育创新、碳中和、FEW(食物、能源与水)、养老科技和公益数字化等领域的前瞻性探索。

除了阿里和腾讯的“双千亿”,美团创始人王兴、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也在其他渠道发声,表达对于“共同富裕”的支持。

美团2021年第二季度业绩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会议上,王兴对“共同富裕”进行了解释。他表示,共同富裕本身就植根于美团的基因中,美团的名字就有“一起更好”的意思:

“‘美’就是better,‘团’就是together,美团就是一起更好”。

随后,市场因为王兴机智的言论大受鼓舞,当日美团股价拉升9.02%。58创始人姚劲波还在朋友圈“跟帖”表示,58 同城,确实是来自“我们一起发”;共同富裕,主业也确实是为人民服务,共建美好城。

一时间,互联网企业对于社会责任的主动承担,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不论是腾讯、阿里用真金白银加码对于社会责任的投入,还是美团、58创始人在公开、半公开场合对于共同富裕概念的新诠释,都在表明,共同富裕已经是一个互联网企业在今后发展绕不开的话题。

那么问题来了,互联网公司为什么在2021年加码“共同富裕”,又该如何书写?打出“共同富裕”大旗的互联网公司,将给社会带来怎样的改变?

“前共同富裕时代”的互联网公司,是如何做的?

首先要明确一个事实:如果以2021年的9月视为互联网公司加码“共同富裕”的原点,在这之前,互联网公司就已经在促进共同富裕、致力社会公益上做出了不少贡献。

刚刚过去的9月9日,就是在互联网行业中影响力巨大的“99公益日”。这个公益日活动由腾讯在2015年率先发起,腾讯开放平台与技术,提供流量、资金,得到了众多互联网公司和公益机构的响应。

2017年,腾讯公益还在99公益日做出了一个刷屏朋友圈的爆款H5“小朋友画廊”,在6小时内获得捐款580万次,总募款1300万元。

互联网公司做公益的另一种形式是成立公益基金会。早在2007年,同样是腾讯开风气之先,最早发起成立了互联网行业首家慈善基金会,也就是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2010、2011年,百度和阿里也先后成立了“百度公益基金会”和“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

在基金会的框架下,各大互联网公司有了一个“专职”做公益的部门,资金和其他力量也有了一个统一出口。互联网公司的公益基金会,特别是BAT等大公司的基金会,还在民政部门取得了备案,“正规化”工作相当到位。

大厂们为了让自身的公益行动更具影响力,一般还会将每年的公益事迹制作成“社会责任报告”“年度工作报告”等,在网站等渠道进行公开,有些上市公司还会发布公益基金会的审计报告。在这一点上,腾讯、阿里都将相关报告发布在网站的显著位置,对于查阅而言十分便利。

从具体实施维度上看,互联网行业特别是大公司,普遍将目光投向了“脱贫”“环保”“老人”等方面;2020年,“抗击疫情”成了互联网公司做公益的关键词。

比如在农村脱贫上,阿里在2017年成立了“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围绕教育、健康、女性、生态和电商五大方向,探索可持续、可参与、可借鉴的互联网脱贫模式。此后,阿里还根据实际情况向农村派出“特派员”,探索更有针对性的助农方案。

2021年5月,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升级为阿里巴巴乡村振兴基金,继续推进教育、健康、女性、生态和电商五大脱贫方向,巩固乡村脱贫成果;同时围绕科技振兴、产业振兴、人才振兴三大方向推出14 项具体措施,作为未来一年助力乡村振兴的具体工作目标。

腾讯也结合自身的技术能力,在2015年打造了“为村”平台,从乡村社交、乡村服务、党务村务等方面赋能乡村。

而随着短视频和直播产品的兴起,快手、抖音也通过直播和短视频等普惠、低门槛的渠道,用更直接的方式去促进农村经济繁荣、保存传统文化。特别是2020年的疫情以来,互联网公司越来越多地通过直播的形式,为农村脱贫贡献一份力量。

由此不难看出,“前共同富裕时代”互联网公司所做的公益项目和事业,与共同富裕的理念和目标不谋而合,在本质上有着许多共同之处。不论是振兴乡村还是保护环境,都体现着互联网公司通过科技、资金和人才等诸多要素,致力于实现“先富带动后富”。

“共同富裕”在2021

那么,为什么互联网公司发力“共同富裕”的高潮是在2021年呢?

如果从战略的层次来看,还可以发现已经有互联网公司已经在整体方向的高度,完成了向共同富裕目标的“对齐”。

最典型的是腾讯。

2021年4月,腾讯宣布启动新一轮战略升级,公布了“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推动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的新战略,新设立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由原分管腾讯新闻的副总裁陈菊红担任负责人。

这也被外界视作腾讯“科技向善”探索的延续。从2017年开始,腾讯就开始了关于科技向善的思考和行动;2019年,腾讯在成立21周年的纪念日上,正式发布了新的使命愿景——用户为本,科技向善。

由此可见,互联网公司内生的向善使命与战略,已经不可避免地和共同富裕所指向的目标产生了颇大的交集。从公司发展的角度看,积极响应共同富裕的要求,正是互联网公司的必然选择。

从外部环境上看,互联网公司也很有必要积极响应“共同富裕”。

首先,国内移动互联网的增长幅度,正在渐渐触及天花板。截至2021年6月,我国网民数量已经达到10.11亿,互联网普及率为71.6%,已经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数字社会。问题也随之而来:当用户逐渐饱和之后,互联网公司的新机会在哪里?

“共同富裕”则为互联网公司提供了一个新的机会——在“先富带动后富”的过程中,为更多的用户提供价值。

其次,在“国内国外双循环”的背景下,“共同富裕”对于缩小居民收入差距、提振居民消费是一剂良药。

2021年8月31日,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在媒体电话会上表示,“共同富裕”将通过一系列政策“更多向消费倾斜,尤其是提高中低收入人群的消费。”从长远来看,用户消费能力的提升,对于主营业务在国内的互联网公司来说也是利好。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国际化企业越来越重视的ESG理念——环境(Environmental)、社会(Social)和治理(Governance),随着越来越多国内互联网企业参与到国际合作中,ESG在国内的分量也越来越大。

在ESG理念中,“社会”维度中的企业社会责任感的比重相当大,要求企业结合社会实际,重视员工福利、数据隐私安全、便民适老、社会公平等等,在很大程度上和“共同富裕”不谋而合。ESG浪潮之下,互联网公司响应共同富裕,也可以看做国内企业的一次“国际接轨”。

另外,不要忘记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信息共享和流通为最初始功能的工具,“共同富裕”相当接近以“共享”和“平等”为出发点的“互联网初心”。在这个意义上看,互联网公司加码共同富裕,也是一种用户乐见的价值回归。

互联网公司能做什么?

可以看见的是,最近一段时间,“三次分配”的概念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提起。关于共同富裕 的文件中,出现了这样的提法:

“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

关于三次分配,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经济学家提出了这一概念。其中,三次分配中的初次分配是由市场按照效率原则进行的分配;再分配由政府通过税收、社会保障支出等“一收一支”进行的再分配;三次分配更强调“公益”和“道德”,通过自愿捐赠来进行分配。

在2021年8月举行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上,三次分配被首次明确为“基础性制度安排”。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三次分配”中的公益和自愿捐赠部分,已经得到了较好的落实;结合大公司的平台和技术实力,互联网行业的“三次分配”有时还会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比如在全民抗击疫情的2020年,很多互联网公司不仅捐款、捐物,还研发了健康码、行程卡等大数据服务平台,助力抗击疫情;在刚刚过去的河南洪水中,刺猬公社曾不完全统计了互联网公司的捐赠情况,短时间内,大约20家大中型互联网公司捐款近10亿元支援受灾地区,腾讯文档等平台还在救援中起到了信息集散平台作用,成为“互联网救灾”的典型应用。

也有企业在共同富裕的背景下,加大了对员工的股权激励力度,希望“让一部分员工先富起来”。但最近这样做的典型企业却不是互联网公司,而是制造业企业吉利。

2021年8月30日,吉利宣布批准3.5亿股额度的股份奖励计划,第一批向一万多名员工授予其中1.67亿股。按照当时市值计算,这笔股权激励约价值45亿港币。根据吉利在此前发布的“共同富裕计划行动纲领”,吉利还将实施全员收入增长计划、全员家庭健康保险计划、全员职业提升计划等一系列举措,实现员工共同富裕。

互联网公司跟随制造业领先企业的做法,也不是不可能。在脉脉上,不少互联网公司员工就表示,“共同富裕”的背景下,劳动的价值有望得到更进一步的尊重,这并不仅仅体现在股权、工资收入上的增长,还体现在公司对于劳动者的保障、对劳动法的遵守等等。

与此同时,舆论场中也出现了对于共同富裕的一些误读。就此,官方也进行了澄清和说明:

“先富带后富、帮后富,不搞‘杀富济贫'。”

“第三次分配是在自愿基础上的,不是强制的。”

“充分估计实现共同富裕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

对于“共同富裕”,社会各方都有比较清醒的认识,一方面这是一个长期且艰巨复杂的工程,另一方面,它需要各个主体建立在认同之上的参与。“共同富裕”不会是互联网公司发展的阻力,2021年开启的“共同富裕元年”,将会是大厂们在实现社会价值的一个新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