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税,雪梨50亿商业版图的“多米诺骨牌”?
2021-11-24 11:38 雪梨 林珊珊 主播

2逃税,雪梨50亿商业版图的“多米诺骨牌”?

来源: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作者:乔雪

直播热潮,该冷静一下了。

双十一才过去10天,主播圈就迎来了一个大震荡。

杭州市税务局官网公告,近日杭州市税务部门发现,朱宸慧(雪梨)、林珊珊两名网络主播涉嫌偷逃税款,二者将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分别计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

雪梨,曾是"她经济"崛起的一个显著的标签。大学创业、作为王思聪女友获得知名度,分手后并不止于依靠网红身份,而是自己做起老板,创立品牌,如今的微博粉丝超过1500万,淘宝店粉丝超过2800万,绝对的头部网红。

雪梨以及她背后的宸帆公司,似乎每一步都踏在了时代的洪流之上,就如宸帆联合创始人钱夫人所说,“在每一个时代的风口上面,我们稳稳地做了10年风口上的猪。”

但一步踏错,可能就会坠入深渊,靠投机取巧赚的钱将要付出的代价,或许是雪梨和正在上升期的宸帆都承受不起的挫折。

天价处罚的背后,是雪梨及她背后的宸帆折射出迅速崛起,又迅速扑街的警示,或许也将会是整个直播商业生态步入冷静期的转折点。

01  一边赚着8000万,一边偷逃税3000万

值得一提的是,据税务机关披露,这次偷逃税是依据大数据的信息捕捉到的。首先,是注册地的变化,一个在杭州为大本营的主播先把公司开到了广西北海,雪梨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设立北海宸汐营销策划中心、北海瑞宸营销策划中心等个人独资企业,巧合的是,林珊珊也在北海开设两家公司,而更蹊跷的是,两人公司的注册地址竟然也是同一处。

根据税务机关的披露,两人主要偷逃税手法就是将个人收入转换为个人独资企业收入,如朱宸慧(雪梨)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设立北海宸汐营销策划中心 、北海瑞宸营销策划中心等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把从有关企业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8445.61万元,转换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偷逃个人所得税3036.95万元。

换算一下,以雪梨为例,在8400多万的收入里,她通过个人独资企业只交税250多万元,偷逃个人所得税3036.95万元,逃税达到九成之多。

而逃税的背景却是,雪梨和背后的宸帆正运营的风生水起。

在2019年到2021年,宸帆电商一共获得过3轮融资。2019年5月,宸帆电商获得A轮融资,投资方为引爆点资本和琮碧秋实,融资金额未透露;2021年3月、4月,一个月内,宸帆电商连续获得B轮、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投资方包括兰馨亚洲与众源资本。

除了外部资本加注,宸帆的自身业绩也在增长,2019年,官网显示,雪梨在2019年带领公司创造超33亿元GMV,而2020年双十一期间,宸帆电商总GMV超31亿元,是前一年全年的总和。就在事发前的一个月,宸帆电商还顺利拿下了杭州滨江互联网小镇的地块,项目用地面积约25亩,总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

在道歉声明中,雪梨和林珊珊两人的口径也颇为一致,均把错误归结为,“忙于公司业务,忽视了财税知识的学习”。但税务机关则公布宸帆的首席战略官李志强涉嫌策划、实施和帮助朱宸慧、林珊珊偷逃税,并干扰税务机关调查。

翻阅李志强的履历会发现其并不简单,英国特许公认会计师协会资深会员,国际注册内部审计师协会会员、曾任职于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专业的财务人士也能忽视了财税知识,这样的理由显然不足以服众。

这种把国家用于鼓励个人创业、鼓励在经济较不发达地区创业的政策滥用于攫取更大的个人利益,换来的不仅是重罚,还有宸帆的大主播及直播业务缥缈的未来。

据杭州税务部门表示,除了雪梨和林珊珊外,还发现其他个别网络主播在文娱领域税收综合治理中自查自纠不到位,存在涉嫌偷逃税行为,正由属地税务机关依法进行稽查。

曾经红极一时的直播生态正在迎来新的变数。

001

02  “再造500个雪梨”的商业版图

“个人有机会成为网红,公司没有机会成为网红。”这是宸帆的联合创始人钱夫人对网红生态的一句总结。

随着雪梨和林姗姗偷逃税事件爆出,背后的宸帆公司也逐渐露出水面,这家站在聚光等下的公司,不再只是网红经济的小作坊,而是拥有集服装、美妆、生活、家居、造星等功能于一身的庞大商业版图。

雪梨发际于微博,从微博图文到短视频,再到直播时代,雪梨某种程度上吃掉了每个发展周期的互联网红利,放在商业语境下,这意味着庞大的粉丝基数,成为了具有强劲市场消费力的大IP。而雪梨背后的宸帆,10年间,在红人经济商业化的道路上,也几乎经历了所有阶段。

从商业发展路径上,宸帆的发展可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2011年至2013年,依靠雪梨个人IP崛起的初代网红阶段;2014年至2018年的优化调整阶段,开始切入短视频阵营,同时不断发展红人矩阵以及品牌矩阵;2019年至今,则是赶上直播热潮,宸帆不仅涉足达人直播,还将触手伸至MCN业务,为第三方品牌带货。

在第一个阶段中,雪梨成立雪梨品牌,靠着不错的网红审美,雪梨和室友钱夫人靠着在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拿货,吃到了第一波服装红利。

第二个阶段上,宸帆其实在卯足劲挖掘红人和培养红人的方式上,第一位签约红人林姗姗,也是后来宸帆的CMO,从月销售170万运作到3000万元。后来,雪梨店铺也从一家裂变成三家,2016年GMV突破10亿元。在这一阶段,已累计签约超300位独家签约红人,覆盖微博、抖音、小红书、B站等主流社交平台,全网粉丝超3.3亿,搭建起了红人矩阵。 

而直播的迅速火热使得雪梨再度入场,但无疑时间有些晚了,李佳琦从2016年内就涉足直播界,而雪梨是2019年才开始转型入局。但宸帆的优势是,直播间里宸帆自主品牌能达到30%-40%。

宸帆的品牌孵化基本围绕服装为核心,再根据细分用户,推出女性消费类的相应品牌,攻占不同市场。在服装上,其旗下自有品牌包括女装(XUELI、CHINSTUDIO)、婴童(初礼firstgive )、童装(toz mama)、运动服装(jumping cat)、孕装、还涉足了男装(玖柒要九)。

此外,宸帆还拓展了家居生活、生活方式的雪梨生活,美妆(MumaSunny)等30余个品牌。

去年,还与知名明星经纪人杨天真合作的plusmall,主攻大码女装这一比较细分的空白市场。品牌8月上线,当年双十一就卖了500万,今年3月,总GMV突破7700万,直接跻身淘宝女装前30行列,也送杨天真挤入亿级女老板席位。

雪梨还寄希望自己能打造一个造星梦工厂,宸帆将触手伸向了娱乐圈,成立了宸帆娱乐公司,该公司已经签约艺人十余人,投资出品剧集3部。

宸帆的VP萧潇曾在某采访中说,依靠红人广告模式,利润率非常薄。很显然,宸帆并不满足于这样的模式,宸帆不止想做广告主的红人供应商,还想成为产业链上游的广告营销公司。

据官网显示,宸帆已经给SK-II、悦诗风吟等大广告品牌提供了全案营销策划服务,其中宸帆与Blank Me的合作案例中,宸帆为品牌筛选出101位达人排列组合进行传播。值得一提的是,逃税的公司也是提供类似的服务主体。

如今,宸帆已经形成从产业链上游的供应链,到主播、达人、自有品牌,再到大品牌广告营销的全产业版图。

宸帆的盘子越来越大,据业内人士估计,今年的全年GMV能达到50亿左右,但船大难掉头,雪梨以及它背后的宸帆商业帝国,都会因为逃税事件而岌岌可危。

03  兴于网红,困于网红的MCN

网红与MCN机构兴衰沉浮的例子,还要从第一代网红张大奕说起。

作为和雪梨同样走红于微博的张大奕,凭借着姣好的容貌与不错的衣品,得到了冯敏的赏识,两人一起开了第一家淘宝店,后来张大奕背后的如涵公司也逐渐走上MCN的道路,并两次登入资本市场。

但最终也是因为过于依赖张大奕,导致如涵在张大奕与淘宝总裁蒋凡的桃色风波后缩水超七成,并于今年4月退市,昔日“网红第一股”黯然落幕。

每一家MCN机构的兴起,都是因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红人,而在和红人不断磨合的过程中,MCN想的却都是如何“去红人化”,无论是李佳琦背后的美one,还是张大奕背后的如涵,或是雪梨的宸帆。这样的问题仍然是悬在各家MCN机构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各家的解法也并不相同,薇娅背后的谦寻,想成为一家拥有超级供应链的公司,拥有一万平米的“超级供应链基地”占了两层大楼,相当于一个标准足球场大小。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这个基地每年接到品牌申请3000家,供应SKU达到5万以上,相当于两个大型沃尔玛的水平。

另一方面,谦寻在不断加大主播矩阵,签下包括林依轮、李响、大左等明星主播,和老罗解约的戚薇最近也加入谦寻,让其跳出淘宝,布局抖音直播。薇娅夫妇还成立创投,开始涉足私募股权投资领域。

而李佳琦身后的美ONE也开始展开触角,不仅进军创投领域,还和seesaw合作布局了咖啡赛道、更是着力开发奈娃家族IP(李佳琦的五只小狗组成)的价值,今年618销售额达3000万,并进入潮玩热卖新品牌榜单TOP3。

而雪梨的宸帆显然走上了另一条道路,宸帆很早就想到了要再造500个雪梨,也逐渐在“去雪梨化”,雪梨自主品牌店铺使用的照片,基本上看不到她本人形象,光是图片剥离就花了3年的时间。但无法逃避的是,除了雪梨和林姗姗,宸帆没有更多能站得住的主播,随着雪梨IP和影响力的扩大,宸帆的红人矩阵还在为“雪梨”这个IP服务。

雪梨曾透露,在年货节、超级红派对的直播预热期,宸帆的300多个红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相关内容,依然在为雪梨的直播间导流。

而如果一旦丧失了雪梨这样的超级IP,宸帆如何应对则是新的难题, 毕竟如涵的前车之鉴是,在直播前20的榜单里都再也看不见张大奕的影子。这似乎预示着,曾经风靡一时网红经济正在迎来步入冷静期的新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