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 Bell:老外天使在中国
2011-03-15 03:23 Stephen Bell

Stephen Bell:老外天使在中国23

改变世界的微软、苹果、Google、Facebook都是学生创建的。Stephen认为在下一个十年里,这些角色将由中国学生来扮演,他想成为他们的第一个投资人

文 / 本刊记者 田茗

今年1月,Stephen Bell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的是三个上海大学生,他们刚开始做在线存储服务,也就是通过云计算实现网上的文件同步。

这事儿对Stephen来说并不新鲜,他在美国很早就接触了Dropbox和SugarSync工具。可让他惊讶的是,这几个中国大学生所花费的成本只有美国前辈的十分之一,仅凭这一点,Stephen决定飞去上海与他们细谈。

Stephen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几乎每个月,他都会以泰乐琪风险投资公司(Trilogy Ventures)董事总经理的身份出现在北大、清华、北航、上海交大或浙大校园里,与学生们面对面,启发他们点燃创意火花,大胆尝试创业之路。

他这么向《创业家》描述自己的初衷:“坦白讲,我去这些顶尖学校巡讲,一是为了宣传我们泰乐琪,二是传播创业精神,希望有创造力的年轻人加入创业团队。”

每一次,Stephen都会先作一个简短的主题演讲,邀请几名创业成功青年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而最吸引大学生的还是后面的比赛环节——20个参赛学生上台各用一分钟阐述自己的创意。两轮票选后,决出该场的最佳创意奖,并现场颁发3000元奖金。“很多学生都有想法、有点子,但他们不愿上台来讲。不过每场20人还是基本能保证的,有时还会超员。”参赛者由创业协会、校园各种社团等巡讲协办单位提前筛选产生。此外,这些社团或协会还负责宣传和前期准备工作。

“要做一个公司,首先要能够清晰表达自己的点子或想法,所以我们的比赛内容就是演讲。”Stephen很开心地用iPad向我展示了一段比赛视频——在滴答的计时声中,画面里的女学生紧握双拳,无不兴奋地介绍道:“我们去商场或参观,都会收到商家提供的优惠券。可是纸券耗费成本又不环保,我们能不能用蓝牙券的形式代替呢?走进店铺,打开蓝牙就可以接收到优惠券……”Stephen对这种形式颇感得意:“虽然蓝牙券的具体实现方式并没说清楚,但这个姑娘的创意很好。伟大的点子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思考方式。”

正是抱着这种想法,Stephen从一年多前开始了天使投资事业。在此之前,他是个地道的创业者。2005年,第三家公司总部设在上海之后,Stephen来到了中国。几年经营下来,Stephen成立了一个基金。“同样的钱,在美国只能投一个项目,在中国就能投10家。”成本小,市场大,Stephen轻而易举地找准了新的兴趣点。

Stephen一直强调,改变世界的微软、苹果、Google、Facebook都是学生创建的。他认为在下一个十年里,这些角色将由中国学生来扮演,他想成为他们的第一个投资人。短短一年半时间,Stephen已经投了14个项目。从提供在线图片处理服务的土司网,到手机平台应用和游戏开发商iMouse,每一个项目Stephen都会仔细考察判断。

这其中,让他最引以为豪的就是国内最大的社会化分享按钮提供商加网(Jiathis)。这家网站通过提供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开心网、豆瓣等的代码,帮助客户稳步提升流量和搜索引擎排名。12万家网站客户为加网带来了可观的收益,还让它得到了VC的青睐。

然而并不是所有项目都一帆风顺。不久前,他投资的两家公司由于迟迟未能吸引足够的客户而被迫关门。“有些我投的公司在前期阶段根本没有市场,这点并不可怕,Google创建前搜索引擎市场也并不存在。我相信通过创业团队的努力,一到两年就能建立稳定的客户群。可如果两年都没有市场,那这个团队或者产品本身就一定有问题。”市场风险是Stephen最担心的,相较之下,政策、法律或者管理都不是大问题。

反之,市场成熟度在他看来是中美天使投资业的巨大差异。在美国,像罗恩·康韦(Ron Conway)和麦克·梅普尔斯(Mike Maples)这样的天使投资人为业界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康韦并不关心初创企业是否赢利,就像他曾评价Twitter时所说的,“如果你看一看像Google和Facebook这样从硅谷脱颖而出的伟大公司,就会发现在企业发展的早期,将精力集中于公司战略发展的关键环节比单纯关心是否赢利更切实际。”而在Setphen眼里,“中国的天使投资人更希望在短期看到所投公司迅速赢利。”

在中国,早期的天使本身大多都有技术背景,他们更容易也更乐意帮助互联网技术领域的创业者。Stephen同样喜欢这样的创业团队。“他们不必是MBA,但一定要是实干者。他们专注自己的产品,甚至睡觉做梦都在琢磨自己的产品,我喜欢这样全情投入的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