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冰:不冒险是最大的风险
2011-03-15 03:25 风险 谢冰

投行出身的他,2004年开始和沈南鹏等一起做天使投资,6年间投资十几个项目,成败各半,其中易居中国、雷士照明等经典案例不仅让其身价暴涨,更让其跻身一线天使投资人行列

文 / 本刊记者 卢旭成

在一个朋友的引荐下,我们见到了传说中的谢冰。尽管他之前已经明确拒绝了我们拍照的请求,我们仍很难将面前这位一身休闲装,拿着普通手机,在略偏简陋的办公室接待我们的中年男人,和天使投资圈传闻的“赚了十几亿元”的天使投资人谢冰联系起来。

他递给我们的名片上的头衔是知金教育董事长,这是他2006年作为创始人创办的远程网络教育公司,虽然每周只在这里工作一个上午。

30岁之前,谢冰是在校园里度过的,他说这是自己做自己的天使投资——当然,是以教育的方式,在这一过程中他拿了3个硕士学位。投行出身的他,2004年开始和沈南鹏等一起做天使投资,6年间投资十几个项目,成败各半,其中易居中国、雷士照明等经典案例不仅让其身价暴涨,更让其跻身一线天使投资人行列。

“处女投”

谢冰很乐意向《创业家》讲述他的教育背景:1988年考上北京理工大学学数学,1994年考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院,1995年在经济学家厉以宁等人的推荐下去香港科技大学学会计学,1998年初到高盛(香港)做实习生,期间曾跟后来的经纬创投合伙人邵亦波、红杉资本合伙人张帆等一起工作,但10个月后又受同学鼓动,跑到法国攻读商学院MBA。

1999年,31岁的谢冰拿着MBA的敲门砖进入美林新加坡公司工作,2000年调回美林香港公司,先后参与了凤凰卫视、TOM、UT斯达康等公司的上市。“在美林工作的几年,对TMT(科技、媒体和通信)有所了解。”谢冰说。

5年之后,他的天使投资之旅自然而然地从TMT开始。

谢冰的第一个天使投资项目是2004年跟沈南鹏一起投的。他和沈南鹏是非常好的朋友。

当时,谢冰已经是香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正想着自己创业。他有两个方向:金融公司或者矿泉水公司。想做矿泉水生意源于在西藏的一次深度旅行,他觉得西藏水有大商机,因此想买下一家矿泉水企业,但后来考虑到地域跨度太大,不得不放弃。这家西藏矿泉水企业生产的正是如今人人皆知的5100矿泉水,并因在高铁免费发送被广泛质疑。

正巧,携程上市后的沈南鹏也有钱了,他对谢冰说,要不一块做点投资?

当时的背景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经历了第一波寒冬后,盛大、网易等公司纷纷通过PC游戏获得很好的收入,但PC游戏的投资机会已错过。

“我跟沈南鹏说,要不我们下一步就投一个手机游戏(企业)吧,手机游戏刚开始嘛。”2004年初,他们投了岩浆数码400万元,每人200万元,各占15%的股权。谢冰对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岩浆数码当时有12个人,5个股东,7个员工,每月收入我记得是9万元,我跟沈南鹏爬到岩浆CEO王江在上海的三居室时,他们七八个人正在吃盒饭呢。”

岩浆数码当时主要为中国移动的百宝箱提供手机游戏下载,获取分成收入,团队很好,模式已成熟,400万元天使投资进入一年后,岩浆数码营收就做到了每月600万-700万元。2005年12月31日,华友世纪宣布以410万美元全资收购岩浆数码。

由于赶上SP赚钱的好年代(以空中网、华友世纪为代表),谢冰的第一笔天使投资完美收官。后来岩浆数码的几个股东陆续创业,比如王江2006年3月创办了移动电子商务公司傲天汇金,2009年王江又做航班管家(手机客户端软件),谢冰都是天使投资人。有趣的是,王江在卖掉岩浆数码后也做起了天使投资。

不单独投项目

“我对天使投资这样定义:第一,有时间轴和项目轴,不能说投一单就称为天使投资人,一定有3-5年的投资期,每年有一定的投入量;第二,所投企业在早期,更看重的是模式、团队和创新,而不是财务数据。”

2005年,谢冰和沈南鹏再次联手,投资易居中国,帮助其赎回金丰投资持有的老股本,成为其初始天使投资人并占股15%,上市后这部分股权稀释为10%。

在谢冰的介绍下,沈南鹏认识了张帆,2005年8月沈和张联合创立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2006年谢冰又联合几个好友投资雷士照明,帮助雷士照明解决第二大股东的股权退出问题,雷士照明2010年上市后他们依然占股3%-5%。

“雷士照明那时还亏损,股东打架,银行有欠款,还有诉讼,这些问题不解决机构投资者很难进来。”拥有投行背景的谢冰帮助易居中国和雷士照明解决上述问题驾轻就熟。

2006年谢冰投了小鬼当家,2007年投资了专门做广播和卫视购物广告的深白传媒,2010年深白传媒的营收已达亿元。

“每个项目都是几个朋友一起投,我在投行的工作经历让我处在一个庞大的投资关系网中,朋友有项目都找我看看,很多时候我是‘被投资’,即便我主导的项目我也不太会自己一个人去投,我会找一两个朋友一起投。”

谢冰解释这样做的好处:各人知识背景不同,熟悉的领域不同,交叉看项目可防止被骗和降低项目失败率;同时很多项目一个人很难完全“吃”下来,“决心要大家一起下”;彼此间也可以互相照应。

数学学士、会计学、金融学硕士和MBA的专业背景以及投行背景,让谢冰对于所投项目有强大的判断力,同时对于项目上市、卖掉或者其他方式退出都能灵活接受。

现在谢冰每周看1-2个项目,每半年投一个,目前来看基本成败各半,而做天使投资的资金都来自于当初岩浆数码的投资收益。

“在那个阶段不冒险是最大的风险,做天使投资人,你不冒险就什么都投不到。当然,你不能冒你无法承担后果的风险——不能投着投着没钱了,或者钱投进去全变成股权不能变现,要把投资的行业分布、资金量、长短期搭配好,这样的话就会非常良性。”谢冰总结这些年做天使投资的经验教训时再次强调了“看团队”的重要性,“我觉得投资到最后就是人生观、价值观的东西。我跟我的同学讲,除了你对所投资的技术、项目、人的理解以外,一定要多读文史哲,看准阶段性的趋势。”

谢冰说,自己2005年就退休了,现在每周只工作20个小时,剩下的时间满世界游历,“做自己想做的事,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真的很难,我基本能做到了。”

采访结束时,谢冰特意给《创业家》记者看了一本挂在知金教育办公室走廊的挂历——上面是他的夫人、女儿、儿子在世界各地旅游的照片,风景秀丽,阳光明媚,灿烂的笑容所传递出来的无忧、自由、满足的气息扑面而来。而这也正是他在天使投资中所坚持的风格,平和地对待创业者,不会横加干涉企业的内部事务。

王根旺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