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锋:地派天使土玩法
2011-03-15 03:34 陈清锋

陈清锋:地派天使土玩法23

我不是专业的天使投资人,很多投资都是无心插柳,有失败也有成功,成功了他们把本钱还给我就可以了,失败了就拉倒

口述 / 豪恩集团董事长 陈清锋 整理 / 本刊记者 卢旭成

我1997年就开始做天使投资了。那时候我也没有多少钱,投了我表弟30万元,我俩各占50%的股份,当时主要做CD播放器,做来做去都赚不到钱。后来我追加了100万元,转型做太阳能光伏的ODM(设计制造),又陆续引进其他股东,我的股份稀释到20%。现在这个项目每年赢利几千万元,但我们也没有分红,所有的赢利都用来发展。原来这个项目在豪恩公司的二楼,现在已经在广东河源买了5万平方米的土地,用来建设现代化的厂房。我们的目标是年收入做到10亿元。

2001年,我给一个做淋浴房的创业公司投了180万元,但最后没成功。其实做淋浴房利润很好,但只能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做,做一个项目2000元,难以快速复制做大。那个项目亏了,把所有的工厂都关掉,还完供应商的欠款,基本上一分钱都没有了。

我已经投资了大概10个项目,只要有好的创业想法我就投。这分两种,一种是别人有好想法,跟我说,我觉得“哦,好!”,就投资了;一种是我有好的想法,找人一起来弄,成功了给你股份,失败了拉倒。

我去年投的一个项目,叫维客优品,是一家融合了肯德基、日本料理店和火锅的餐饮模式。这个项目就源于我的想法。

我发现中国人吃饭太浪费了——我们吃饭一定有剩余,并不是故意要浪费,而是中国餐饮的商业模式导致的浪费。我们吃饭的时候是饿着肚子去的,点菜的时候是饿着肚子点的,心里想吃,打开点餐牌忍不住就多点,最后扔掉。而现在都市里很流行的自助餐模式也很浪费,因为人都贪婪,比如你付出了198元的餐费,总觉得怎么能只吃50元的东西?一定要吃够200元,要吃回来。

我发现,吃麦当劳的人就很少浪费,因为它是一份一份的,大多数是套餐标准。吃日本寿司也是不浪费的,它是边吃边拿,你吃一份算一份的钱,吃饱了就不拿了。我觉得一定要摸索出新模式——能不能店面不用厨房、没有专职的点餐服务员,消费者来到店里坐下来想吃什么就拿什么,最后结账就OK了?

这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我的一个想法,但一直没深入探讨。2010年,豪恩的品牌部门撤销了,我将我的想法跟“失业”的品牌经理谈,问他觉得怎么样,他说很好。

我投资100万元,让他和他的团队先去肯德基、真功夫摸底。现在已经建立了一个中央厨房和模拟店。模拟店开在我们公司里,因为我不想到外面开,怕如果做不好会有不好的影响。

不久前,我又在维客优品项目上投入200万元,准备今年开三家新店。这个项目我打算总投资500万元,我占82%,创业团队一分钱不掏占18%,如果失败了,500万元我就当扔了。

我还发现,中国有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却没有一个像宜家这样的品牌,宜家的商业模式是所有的产品都自己设计、开发、销售。现在有了B2C之后,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中国也可以干。我让厂家OEM,打的品牌叫My新品(我的新品)。因为产品从工厂直接到消费者,成本低,所以物美价廉。这个投资大,至少2000万元启动。这就是我去年投的B2C项目My新品。

我不是专业的天使投资人,很多投资都是无心插柳。有一次我去做按摩,一个女孩子跟我聊天,她想在华强北开一个有趣的卖包包的店。我问,你要多少钱?她说要1万块钱,我说给你10万元你去做吧,没想到竟然成功了。现在已经有好几个这样的“玩票”项目了,有失败也有成功,成功了他们把本钱还给我就可以了,失败了就拉倒。

当然,不是任何一个来找我的我都给钱,还是要看人品。我看人,不是看这个人的能力有多大,而是这个人是否有坚守的信念和扎扎实实做事的风格。创业成功不在于多聪明,因为我就不聪明,但我有把事情做成功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