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政用:棉纺厂里的小提琴手
2012-01-15 08:27 钟政用 棉纺厂

钟政用:棉纺厂里的小提琴手

啪嗒、啪嗒,20米高的脚手架上,工人们正专注地凿着大厦上的红瓷砖。这是20世纪90年代国内最流行的外墙装扮,不久,它们将变成深色的玻璃幕墙,和现在最流行的CBD大楼一样。红瓷砖幕墙建成后,一个童装品牌在大厦里诞生;玻璃幕墙建成后,这家童装厂商将变身为一家儿童用品服务商。

博士蛙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博士蛙),2010年登陆香港联交所,上市当天市值140亿,成为全球第一儿童消费股。钟政用,博士蛙创始人,1956年生,上海人,一手主导着这座大厦的变化。

农场里的提琴声

钟政用的纺织生涯要从1975年说起。

那一年,19岁的钟政用跟着一群年轻人去了崇明岛。在上海市郊,这里有大片围垦出的土地,正等待着耕耘。钟政用是上海静安区弄堂里长大的孩子,周围住的有知名的钢琴家、小提琴家,此前顶在他肩上的是小提琴,现在却要换成锄头。总之,作为一名知青,在干农活这件事上,他绝不是把好手。

钟政用自视甚高,不想随波逐流地混日子。上小学时,他就是班里的骨干,三年级就在台上对着上千人讲话,当过少先队大队长、红小兵团长、师长。一个街道12所学校,他就是最大的孩子王。农活干不来,钟政用就发挥强项,带着他的小提琴组织文艺小分队,丰富知青们的业余生活。从始至终,钟政用都是个要强的人,他要用这种方式证明自己的上进,并重新赢得在人群中的地位。

对钟政用来说,被人关注、认可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多年以后,他回忆起这段经历仍然饶有兴致。“我就是一个要赢的人。”他说,“今年电视栏目《波士堂》邀请我做客,当天恰逢我们中学聚会,大家早早散了场,回家守在电视机旁,节目结束,收到一位朋友的短信:这是你应得的,可能别人觉得你很优秀,但在我们看来很正常,你一直就这样,小学就开始领导我们??”

几年过去了,钟政用的手掌心上磨出了老茧,但他很清楚,自己不会在农村待一辈子。1980年,下乡知青们都开始寻找回城的机会。很快,他的机会也来了:农场里生产海魂衫的长江纺织厂需要在上海设立一个销售办事处。当时还是计划经济,统购统销,只要按照规定把成品卖到指定地方即可,没有竞争,也无所谓开拓客户。“这样很没劲,我想做点有意义的事。”他说。

钟政用不懂搞企业,心想只要回城就好。不过,他适时地表现出了一些商业天赋。那时候有一款面料叫“涤盖棉”,专门做运动服,钟政用觉得这个使用范围太窄了,于是用涤盖棉做了夹克,受到空前的欢迎,“为工厂赚了100多万”,他也因此被提升为长江针织厂副厂长。“钱是公家的,经验是自己的。从那时,我就开始懂得怎么开发产品、怎么做销售、销给谁,今天这些东西都用到了。”

稍微对上海纺织业有些关心的人都知道,80年代是上海纺织业一段痛苦的日子。计划经济开始解体,减员压锭,很多中小国营工厂因为没有出路相继关闭。这时候,钟政用将目标瞄向了出口。

1988年,长江针织厂与日本一公司合资成立了荣安针织有限公司,这是上海比较早的合资企业。有了之前做海魂衫的经验,钟政用的第一步是做内衣,出口到日本。公司的第一份订单价值20万美元,到后来,最高峰时做到了上千万美元的订单。20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那是中国纺织品贸易的黄金时期,这几年里头,钟政用不但挣到了钱,还把制衣、漂染、印花的全产业链也给建成了。只是没想到有一天,钟政用又会将这些一手建成的东西全部剥离——不过,那是后话,让我们继续回到20世纪90年代。

[quote2]钟政用在动漫上面摔过跟头,深知这不是他的强项。不过,他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他打算在动漫衍生品上动动脑筋。[/quote2]

时代总是在变。1994年,荣臣集团成立。但钟政用很快发现,生意不那么好做了。“原料涨价、汇率并轨、就连人工也变贵了,原先出口的优势眼看就要没有了。我能做的就是争取用更少的布料,卖更贵的价钱。那就是童装,用料少,卖价却蛮高。”

挑战迪士尼

1992年,钟政用第一次去日本,客户带他去迪士尼。在那里,他感受到了儿童文化产业的魅力。一个小孩在迪斯尼广场上撒尿,工作人员立刻跪在地上拿毛巾擦干净,这一幕让他很感动:国外的孩子可以享受到这么好的东西,而他只能给这座园子提供一些海魂衫。

现在,他要做童装,他要做自己的品牌,他想学学迪士尼,给自己的品牌也注入文化内涵。他的另一个更近的目标米奇妙妙——当时最受欢迎的童装,走的也是这一路线。

考虑到几乎每个中国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当博士,钟政用首先确定了“博士”二字。他属猴,自然想到“博士猴”,念起来朗朗上口,但很快被否决,“猴子给人一种上蹿下跳的印象,不好。”最终他定下“博士蛙”三个字,因为青蛙是益虫,给人的印象是不断向上跳。

名字取好了,钟政用接下来的设想是做动画片,通过动画片讲小青蛙的故事,这样内涵就装进去了。他甚至想象,幼儿园老师讲了小青蛙的故事,小朋友们回家转述给妈妈,妈妈们逛商场时看到博士蛙就会购买了。

有了这个定位,博士蛙从一起步就把自己定位成全国性品牌。品牌策划人员更是准备好了一句很骇人的口号——向迪士尼宣战。倘若稍微留意,就会发现,那时博士蛙在商场的柜台都与迪士尼挨在一起,似乎随时准备一较高下。

“现在有‘低调’这个词,那个时候可没有。”钟政用觉得有必要对那个年代弥漫的民族主义气息稍作解释,“那个时候喊的都是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改革开放自主创业了,所以美国有迪士尼,中国要有博士蛙。但‘宣战’这个词有点过激,最后我把它改成向迪士尼挑战。”

1996年,荣臣博士蛙经历了一次新重组,引进了新的资方,有钱了。“我们准备拿出1000万用于拍摄动画片,想着要是给我们砸对了,未来就不得了了。有了动画片,整个产业就上去了。”

第一集投入50万,动画片出来了,钟政用发现自己掉沟里了。那个年代的动画片以铁臂阿童木、圣斗士星矢等为主,讲究视觉冲击,而博士蛙的动画片虽然有故事,视觉效果却很差,孩子不爱看。他想做好看的,可找不到人才。完败。

第一集后,钟政用放弃了动画片的梦想。“我不得不承认,做动画不是我的强项,但制造业是我的强项,尤其是全棉产品。”

放下动画片,钟专心做起全棉童装,有过多年制造业积累的博士蛙很快在这一领域获得了成功。虽然小青蛙的故事没人记住,但他的孩子及那一带的很多孩子都是穿着博士蛙的衣服成长的。用钟的话说,“那个时候量不得了。”

作为一个生意人,他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他也曾接触过迪士尼、蓝精灵,但对方只愿给博士蛙卖产品,让博士蛙充当经销商的角色。他觉得这事没意思,更何况当时他还要养活好几座工厂。很快,他找到了网球王子、哈利·波特等品牌。网球王子在国外有衍生产品,在中国没有,哈利波特在全球都还没有,他要找的是这种已有内涵,只待他来开发衍生产品的品牌。“我很喜欢网球王子,里面的男主角龙马总是赢,虽然过程曲折,这很像我的个性,一定要赢。哈利·波特也鼓励孩子要有创造力、要幻想。”

这次日本之行,他又谈下了Hello Kitty。

2010年9月30日,博士蛙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成为香港联交所首个上市的儿童消费品类企业,创造140亿市值。当钟政用举杯庆祝的时候,和他同时进入纺织业的很多人,早已转行了,成功者中有些在做贸易,有些在做地产,做得也很好,一直坚守在纺织领域并取得成功者已所剩不多。

服务商的哈利·波特梦

现在,博士蛙也要跟制造业说再见了。

上市之前,钟政用做了一件重要的事:他剥离了博士蛙的所有制造业资产,成为一家轻公司。这个过程是有一些伤感的,这些工厂都是在钟的带领下一家家建起的,对很多员工都有感情,但近几年,金融危机、民工荒,钟政用已明显感觉到制造业的成本压力,而且博士蛙也想从制造商转型为服务提供商,既如此,晚断不如早断。

“作为企业家,对现状永不满足,要看到未来3年。”对于自己不断的转型,钟政用总结道。过去的成长经历,让他对自己的远见很自信。“我最早做中外合资、及时外贸转内贸,这些路都走对了。”

为了这个转型,博士蛙已经做好了一些准备。2006年,博士蛙开办生活馆;2009年成立主力店,通道越做越大。上市之后一个月,博士蛙北京主力店开业,营业面积3000平方米,这里不仅提供博士蛙的童装产品,更有上千种儿童食品、日用品。

坐在自己宽大的办公室里,钟政用说起自己的畅想。他的办公室里放着自20世纪90年代起他从全球各地带回的工艺品、挂件,他用Nespresso咖啡机,他说自己是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他想让孩子们也能享受到全球最好的资源、服务。

“现在我们已经研究到一个儿童的生活具备四大板块:生活、教育、医疗、娱乐。前些天我去跟索尼公司谈如何用互联网这个平台整合,整合孩子们的教育、医疗资源,也顺道考察了一家月子宾馆,这些事情将来都可以尝试,培养消费者,我们现在已能提供3000多种产品。”

钟政用承认说,直到今天,他也没学会迪士尼那一套,也不想再挑战迪士尼了。不过,他倒是悄悄地想,也许家长礼拜天能带着孩子去博士蛙梦幻乐园逛逛,顺带着买点什么。这个目标,并不比当年瞄准迪士尼简单。

一个业余小提琴手,管过工厂,变得老练世故,但要想完成这么一个庞大的商业计划,这简直是对自己基因的挑战。钟政用不服气。“我不怕别人来抢??博士蛙是引擎??我很自豪。还要什么呢?我一个人能吃多少!”

现在,钟政用的生活简单到乏味:就是工作。在农场时,他还拉拉小提琴,现在已经不拉了,只是偶尔在音乐会上听听。那些熟悉的旋律,既不会让他昏昏欲睡,也不会叫人浮想联翩。人年纪一大,脑子里想的完全不是年轻时候那档子事。

王根旺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