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和 Google是怎样对付那些“老顽固”!!
i黑马 i黑马

Facebook 和 Google是怎样对付那些“老顽固”!!

在2009年的秋天,他进行了一个小调整,但他认为这个调整可能会对用户行为有着很重大的影响,他决定把搜索栏扩宽一点,是的,倒不是什么其他大的事情。

“这对于我来说理所应当,搜索栏是一个我们的用户和谷歌对话的地方。人们并不喜欢和一个很小的窗口进行互动,所以我把它变得大了一点。”Wiley在一次访问中说道。

这个改变甚至在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引起用户的注意,直到科技博客开始报道它的时候,负面的意见便开始涌入网站。

对于网页设计者,特别是那些在大型并且受欢迎的网站供职的设计者来说,这是一个很让他们头疼的问题:对于那些极其满足于现状的用户来说,任何一点点改变都是可怕的。

Wiley说“我认为我所作出的任何一点点改变都有人,无论是来自谷歌内部或者外界,认为改变是错误的,并且使得这个改变变得富有争议性”

也许没有任何一个网络公司面临着和Facebook同样多的问题,而它每一次小小的改动可能都会带来用户的集体造反。

在几个月之前,当Facebook刚刚开始对用户的首页使用时间轴设计的时候,用户的反应是十分激烈的。大概有44000人加入了“时间轴设计是垃圾”活动,37000人加入了“讨厌时间轴”活动还有近31000人加入了“取消时间轴”活动。而在上一次对网站进行修改的时候,Facebook只有一千万用户,现在这个数字是8.5亿,如今甚至有一个小组叫“学生集体反对Facebook新消息反馈功能”并吸引了超过750000个支持者。

“这就是在Facebook的工作” Vijayvergiya,说,他发现甚至身边的朋友和亲人都会向他抱怨任何一个不应该发生的改变,或者一个他们不喜欢的变动。

“说实话,当你在Facebook工作的时候,你并不需要去寻求反馈,那些反馈会自动找上你。我的朋友们就会一直跟我说他们喜欢写什么,希望多些什么,他们讨厌写什么,甚至告诉我该怎么改。

虽然Facebook和谷歌都声称他们接受每一个用户反馈,但同时他们承认,这些反馈不一会对设计产生严重的影响:在每一天,我们都会收集很多数据,并且进行分析测试—自身对于产品的认识和重大问题的发现才是我们真正关心的。“我们会更关心这些,而不是记者对于我们产品的评价”Vijayvergiya说

在谷歌情况也是相同的,每一个即便是很小的用户走势都被精确地计算,并且转换成了数字资料。谷歌用他们收集到的数据去计算用户的“改变喜恶度”和确定一个新的设计是否容易被人接受还是一直不能被接受。

“人们很自然地便会排斥改变,这是有事实依据的,我们都有自己感到舒服的空间,并且我们不喜欢进行任何多出的改变” Wiley说

当网站进行了一个很明显的改变时候,你会发现用户变得疯狂,变得生气,但慢慢地,当一段时间之后你会再次发现用户的行为又逐渐回到了原来的样子。那么你的这次改变就是成功的,甚至是更好的,因为整个结果总是会变得更好。

“但有些时候改变也会带来一些痛苦”

Wiley说他所面临到的最大的一次负面反应是最近的对于谷歌邮箱的重新设计,而负面反应来自于公众和谷歌内部。许多用户表示因为这个改变带来的不愉快使得他们不想再使用这个邮箱了,Wiley说:假如之前没有做许多轮的测试使用的话,情况和结果也许会变得更加糟糕。

“人们从谷歌主页面的模式形成了对谷歌产品固定的认识—白色干净的背景,大量的空白空间。我们也从这学到了许多,并把它应用到谷歌邮箱的重新设计中去,其实我们的重新设计已经早就存在在人们的想法中了,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把它实现,并且发布出来,所以这就是谷歌邮箱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但整个过程还是个谷歌内部产生了很大的反响”他说

Wiley接着说,在这个新版本上线前,其实做过数以万计的调整和预演,所以当最终上线的时候,反对的声音并没有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多。

虽然负面声音并没有我们想象的多,但人们还是还是对一些反面产生了一些争执,例如在谷歌页面顶端加入黑色的导航栏,包括主页面。用户通过长时间的使用之后可能会体会到这个改变的功能性用途,这也就是为什么谷歌认为应该发布这个更改。

基于我们庞大的用户量,任何一个很小的,很具体的修改我们都可以立即得到来自用户的反馈。Wiley说

其实,那个新增加的导航栏只是来源于一个非常简单的想法。“对,我们应该这样做”但它却经过了无数的修改,无数的雏形,和一次次的改动。

Ramtin Lotfabadi,线上结构学和发展的专家,供职于多伦多OCAD大学,认为在过去的10到15年里,网站的设计都是任意的,或者说实验性的,甚至是对于大公司来说。但现如今的情况是当你想要进行一个修改的时候,无论这个修改是大是小,你都需要无数的事实和数据去支持它。所以,如今当我看到大公司正在使用经过谨慎分析后的具体数据去监测,并且试图进行更好更强的修改时并不使我感到惊讶。但令我惊讶的是这件事竟然这么快就来到了,要知道五年前,任何修改的还只是实验性的,毫无任何逻辑和数据支撑可言。
via i黑马 BY Cong.W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