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VC:The Next Big Things是什么?
i黑马 i黑马

知名VC:The Next Big Things是什么?

本文作者为世界知名VC机构“联合广场”投资人Christina Cacioppo,文章发表后在西方投资界和创业界受到广泛关注。

现在对于互联网创业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虽然全球的经济都很不景气,但科技公司这几年的增长数字相较于其他行业来说都是难以望其项背的。他们的成功并没有被视而不见,这些科技公司创新的步伐正在加快。

这比我形容的更加美好。举例来说,开办一个科技公司正变得更加简单——它可以更容易的获得投资,在基础设备和工具上的成本都要低得多,而且有大量的导师可以指导和培养你,还有很多孵化器项目等着你去参加。这些比较知名的孵化器有Y Combinator,Techstars, 500 Startups, DreamIt, Excelerate, 以及Seedcamp等。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去了8个不同的孵化器,看了超过160个项目。我认为和这些互联网创业者们聊天,是获得互联网创业方向的最好渠道。下面就是这些创业者们的思考,而我们的未来可能也会在那里。

软件正慢慢组件化

在去年,John Maeda预测,科技产业在2020年将会变成“作坊式”产业。“那时候更多的将是量身订制的,而不是今天所呈现的像微软这样的工业化的,大规模生产和分配的模型。”我怀疑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十亿美元以上的软件公司和科技公司将依然是驱动软件经济发展的主力,这些大点的公司会利用它们强大的网络影响力和规模效应进行收购和合并。而我们可能会看到在这个领域建立新公司的必要性正在减少,当然了,建立的公司数量也会减少,每个公司或许也都仅仅是它们的技术本身。

零配件的采购已经开始掀起了软件领域的革命。让我们来看看Amazon或者Rackspace的云托管服务,它们就是利用价格很低和复杂性很高的主机软件,或者成功的利用一些像Google分析这样的外包工具。

使用组件去建立一个庞大的系统并不需要建立很多作用单一的系统(细分市场渐渐没机会了?)。看看iPhone就知道了,它的很多组件来自中国的工厂,而设计是在美国的加州。这样的好处就在于即使你的合作伙伴比如工厂的零件吃紧,都可以有很好的替补和供应。同样的,软件行业也一样。Parse提供的了一个后端的移动应用程序, MongoHQ是一个开源MongoDB的代表,而LaunchRock给用户提供了一些采集工具, TightDB为海量数据提供了一个可定制化的数据库,ReportGrid让你更容易的发送邮件给你网站上的用户,而CoderBuddy帮助开发者创建基于Google’s App Engine的网站, 而Creative Brain Studios允许游戏开发者在各种设备和操作系统里部署游戏。

类似于物理的产品设计师一样,当软件开发商开始组件化开发的时候,他们将能更好的专注在他们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上,可以用更好的时间创造出来更好的产品。那是非常让人期待的。

工作将会转向P2P模式

互联网在前两个十年里打破了行业垄断(比如音乐和新闻),并弱化了消费者和供应商之间的中间商(比如宾馆预订和租车),同样的它也会改变我们一部分的工作方式,特别是那些流程非常标准化或者雇员分布在各个客户那里的工作形式。

人们创立公司的一个原因就是协调信息不对称问题以及沟通成本。随着科技的发展,信息不对称和沟通成本都在急剧降低,人们可以远离他们的同事在家工作。他们在家就可以提供有价值的服务以换取费用,而且这也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环节,让他们的工作产生更多的价值。

就像博客允许很多天才的作者去发出自己的声音一样,他们并不属于某一个大的媒体机构。而Twitter和Tumblr则帮牛人们和潮流引导者成功建立了他们的新闻和媒体属性,这些新的网络服务允许大家每个人都可以向他们的读者发出声音,而不再是作为一个机构才可以这样。

这里有很多免费的代理服务,它们都在迅速的消失和崛起,但他们提供的一些新的工具都在促进这种个人化办公的发展。Opez迎合了像调酒师和发型师这样的特殊行业让他们能彼此碰撞,而Vayable和SideTour就提供了一些营销和交易环节来吸引附近地区的游人。而Hiptic帮助图像设计人员来提升他们的工作,而Zerply帮助创作人员来做同样的事,InterviewStreet给程序员们一个炫耀他们技巧的地方。

就像技术创造了一些新的免费代理服务一样,他们也正在改变工作的观念,更少的时间以及更精准的定位。如果员工们不能搞清楚自己的职责就会非常的麻烦。今年夏天,涌现出了很多这样的非常细分的网站,比如校对服务(Kibin),博客服务(Contently), 导师服务 (LearnBop), 语言伙伴(Verbling), 开车(Ridejoy), 科学研究(Science Exchange), 烹饪教练(Culture Kitchen), 神秘访客 (SpotCheck)等等。

在实名制和非实名制的用户之间,大家都能完成手头上的工作吗?假如这个人拥有一些技术背景或者经验,他们在做一些有特殊要求的服务商是更靠谱的。而免费代理服务将会为这些人的筛选提供一个非常好的条件。那些缺乏专业技能的人可能更适合去做一些要求不高的任务。现在,世界已经全球化了,我们每个人都被放在了一个全球性的“工作池”里,凸显出一些自己的技能还是很重要的。

什么是真正的未来?

看了这么多孵化项目,我们并不能肯定哪个项目就是未来的下一代项目。也不仅仅是这160个孵化项目,在孵化器之外还有很多很多的科技公司,大家每个都在解决不同的问题,都应该有不同的理解。

一些软件开发过程中的组件化现象以及雇员们正在向独立的代理方式靠拢的趋势已经在更广泛的慢慢涌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将变得更加明显。我相信,随着这些科技公司日新月异的变化和创新,我没看到的趋势也会显现出来。
via i黑马BY红桃黑桃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