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创业是否越早越好?
i黑马 i黑马

年轻人创业是否越早越好?


2012年6月,新一批的大四学生就要走出校园走进社会,在毕业即失业的残酷现实面前,很多学生选择创业作为实现人生理想的第一步. 比尔盖茨、乔布斯以及扎克伯格因为他们的创业改变了全人类生活而成为最成功的辍学者,他们的成功激励了无数热血澎湃的青年。2010年,美国《时代》周刊曾评选出了十位美国最成功的辍学者。在中国也有这样的一批还没毕业的高中生或者大学生,也走上了创业道路。他们认为,年龄会随着时间而增长,学业也可以在以后来完成。但怎么能够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尽早尽快的把握住机会却并不容易,因为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那么年轻人创业是否真的该越早越好呢?

主持人 王凯: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对手》的辩论现场,我是王凯。今天这一期节目是由《对手》栏目和青年创业家峰会联合制作的,我们现在身处的环境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一间教室里,我们在场的嘉宾,除了媒体观察团之外,很多人都有过自己的创业经历,所以今天就好好聊聊创业的话题,从年龄开始聊起,刚刚这个小片也说创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创业年龄也是越来越小,创业对于年轻人来说是不是越早越好,今天就好好聊聊话题,

咱们掌声欢迎红方第一位嘉宾,我先说说他的年龄,生于1994年,今年18岁,在聊网的创始合伙人兼公关总监徐德尘。

徐德尘:大家好。

主持人:欢迎小徐,小徐,一句话告诉我你的观点,年轻人创业是不是越早越好。

徐德尘:在有充分的准备前提下,我认为创业越早越好。

主持人:谢谢小徐。掌声送给他。掌声欢迎蓝方第一位嘉宾生于1966年,46岁,《创业家》杂志创始人兼社长牛文文,一句话观点。

牛文文:很惭愧,我觉得创业是人一生的机遇,你什么时候开始都可以,但是如同十月怀胎一样,太早开始有点风险。

主持人:谢谢牛文文。红方年轻一排第二位嘉宾,生于1981年,31岁,北京知道创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兼总裁赵伟,欢迎赵伟,张伟。

赵伟:大家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一句话观点。

赵伟:我认为自古英雄出少年,所以我们要尽早创业。

主持人:英雄都在这边了。掌声欢迎蓝方第二位嘉宾生于2012年,年龄保密,敦煌网创始人王树彤,一句话观点。

王树彤:我当然认为对于创业来说,年轻人应该在企业待几年,积累阅历和经验再创业不迟。

主持人:掌声欢迎徐德尘阐述观点。

徐德尘:我方认为在有充分的准备前提下,创业越早越好,创业并不是儿戏,需要充分的准备,精神上、思维上、物质上,需要有坚定的信念为未来做足够的铺垫,需要深刻思考商业价值、公司、企业到底怎么样在社会上生存,要去积累核心竞争力,让你的公司能够拥有足够的生存能力在这个市场之中,残酷的竞争之中存活下去,但是我们也相信激情对于创业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扎克伯格、乔布斯、比尔盖茨他们辍学进行创业,我们可以说他们是极端的例子,但是我们也相信他们与我们普通的创业人有共性,我相信这个贡献源自于他们年轻的激情,激情对于创业来讲我们相信不是全部,但是我们绝对坚信创业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综上所述,我方认为在拥有充分准备前提下,创业越早越好。

主持人:我不知道这样的准备是不是牛文文所说的已经准备好了,牛社长?

牛文文:我个人认为,现在创业的成本和难度在增加,我们知道早期的创业者像柳总和王文基这样创业者,早期五万、二十万就可以,大部分早期创业20万以下创业,后来互联网一代,卖掉一套房50万,2010年代,很多人创业起码200万人民币,才能开始创业。对于年轻人来讲,第一个问题,今天玩票友创业很难,必须积累够第一步的钱,马上有问题,今天没有钱怎么办,马上有很多天使投资人,依赖于天使投资人创业,还是不是一种大众普视型的创业,很多年轻人今天说,我有想法、主意,直接在天使基金门口等着给钱,一开始50万,一般天使投资人投熟人,绝大多数创业不能指望有人给你做天使,你的天使就是你自己,自己时间积累、资本积累够你自己开始,我觉得对于创业者来讲,早当然更好,但我觉得激情什么时候都有,不一定这个年纪没有激情了,最重要的是准备还是充分一点,最重要的门槛跟早期不一样,早期有想法就可以,但是现在需要积累太多的成本。

牛文文:对,我这儿做一个题板,从不同年龄创业者需要起步资金不一样,早期20万、5万都有,后面创业一千万人民币开始,要是钱少不太可能,这个跟中国房价也是有关系的。你没办法,光靠自己开始要明白。

主持人:谢谢牛社长。谢谢。听完牛社长阐述完观点以后,不知道赵伟是不是有点压力,是不是刚开始创业没有考虑房价问题,赵伟两分钟。

赵伟:当时没有考虑房价问题,这也是我们的优势,刚刚牛社长有一个题板,我提供一个资料,2011年1月14日,美国科学杂志上有一个研究,他们研究发现,从1800年到1950年研究所有危机百科上的名人,发现名人里面有一半都是在相对比较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功成名就了。而且他们研究还发现,这个年轻的趋势在逐步逐步地更年轻化。这是我的论据。另外我想说的就是年轻人现在这种创业压力非常大,他需要受到一些心理压力,还有很多时间都用在工作上面没法锻炼身体,但是创业是一个非常需要巨大精力投入的一个事情,如果不够年轻,身体不够好,创业没法进行,这是一个硬件条件,如果没有这个硬件条件的话,真没法创业。第二,我认为这个时代的这种大的时代情况下,年轻人更好地能把握自己的情况。他们更熟悉互联网的环境,他们更能了解年轻人的需求,扎克伯格需求是在Facebook暗示需求,年长创业者把握不住这种需求,这是年轻人的优势。

主持人:谢谢赵伟,同是做互联网企业的人,后浪明显伸手推前浪,说你的观点。

王树彤:其实我认为创业是一个长跑过程,是一个企业腾不能长久持续健康发展的过程,而不是靠一种短跑、爆发力,昙花一现的过程。其实我们也看到今天无论是整个社会的宽容环境,再加上互联网真的是极大地降低了一种创业的门槛,还有今天中国资本市场也比以前更加红火,看似我觉得创业机会比以前更多了,门槛比以前更低了,实际上我们感觉今天的挑战也是越来越严酷了,我今天有两个观点。

第一,特别是在中国,我觉得对于创业来说,市场的因素有的时候比技术的因素要大的多,所以刚才大家也谈到了年轻人技术上的优势,对于这种先进、前沿东西的把握,敏锐是大家的优势,我们看到很多像比尔盖茨、扎克伯格这样成功案例。但是其实我在90年代初,在微软公司工作,我们深有感触,当时苹果的乔布斯非常出色,IBM操作系统OS2也是顶尖的牛的技术,但是微软凭它非常卓越的市场能力,把所有这些竞争对手都打败了,而且一路上,大家都说技术不是最先进的,但是凭借着对市场的洞察、领悟和了解,那么一路能够打败竞争对手,我觉得特别在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创业环境里面,我们并不是靠技术创新型为主流的成功模式,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更多的是靠运营型创新而成功的。那么这个背后呢实际上特别要求创业家有运营管理的能力、团队组建的能力、资源整合的能力、社会的阅历,这些都很难在教室里面能够学习到。

王树彤:还有一个观点,企业管理智慧要大于激情和体力,激情和体力的确能够带来第一桶金,能够很快实现,但是当企业在不断地壮大、不断地发展过程之中,需要运营管理宽度、深度,需要对人才的调配能力,这些都不是激情、体力这些能力所能够覆盖的。所以我觉得试想如果没有在一家公司有过工作经验,如果没有管过人或者被人管的经验,其实学习成本是相当高的。所以其实我还是认为应该在企业先受到锻炼。

主持人:好,谢谢,王树彤,谢谢。谢谢。双方已经把观点表述清楚了,不知道红方听完他们表述观点之后,你们做何感想,创业确实要趁早,我认为创业里面学习的确实比课堂上多的多,某些情况多的多,同时我认为如果一个人给人打工、课堂上学习十年和出来创业十年,这种层次和经验完全不一样。因为他学从竞争对手学,从残酷的市场学,他从失败,惨痛的失败去学,他这种学习,学到的知识完全真的在课堂上学不会的。其实刚才蓝方给你们设立了很多门槛,第一个门槛是成本门槛,现在创业和马化腾他们更早、柳传志那一代人创业完全不一样,你们成本意味着更高,有没有这种感觉?

徐德尘:其实有,回到马化腾或者柳传志老师那个年代,我们拿几十万去创业,我们现在我们公司,不透露金额,的确需要百万金额数字,才能真正把产品推出去,这是时代发展,通货膨胀也是这样,现在物价每天在涨。

主持人:那个时候50万不是现在的50万,根据通货膨胀往上算,估计差不多了。

牛文文:这里面有一个很大问题,创业成本当然通货膨胀,钱从哪里来非常重要,早期创业者来讲,攒够钱才开始创业,现在的创业,当然大家觉得年轻是可以拿到社会和其他风险投资、天使投资。现在发现创业当中有很大的问题,如果创业早期第一笔钱自己没有投进去,如果没有把自己的钱和自己的所有人脉投进去,直接开始创业,由天使投资人钱开始,这样失败比率比较高。

主持人:为什么这种失败高?

牛文文:拿别人钱创业和拿自己钱创业感觉不一样。

徐德尘:我们拿自己的钱创业,正在寻找天使。和投资人谈,不把公司、事业做成一个当做你人生全部,当倾家荡产玩命干的事情,投资人不会投你钱,如果投机的东西,投资人不愿意掏钱给你玩,那么多人愿意拼命、玩命,把钱投给你,他投给你为了更多的回报,觉得你不靠谱,肯定不会投给你。

王树彤:我想补充两点,其实刚才大家谈到,第一创业成本在增加,对于年轻人来说,这种积累,刚从学校处理,肯定第一桶金是很大的挑战,第二我想讲,创业门槛,不光是资金,其实包括市场上,现在回想起来十年以前互联网创业,99年底,2000年创办卓越网的时候,在思考做门户、游戏、旅游、电子商务,其实可以说当时市场上一片空白。只要选定了,我们就做电子商务,我们就扎下来,那么其实坚持下来,这些公司其实都成了,可是今天当你看到这十多年下来,中国的这些可数的这些互联网公司还是当年的那些公司。

牛文文: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

王树彤:还是当年那几个公司,当然这其实从侧面其实反映了,这对于新一代创业家来说挑战更大,市场上一些巨头,已经把很多领域占住了,所以对于很多小公司来说,虽然有创新,但是大企业比你更有大的资源,早期天空上都是空的,你说这个地方是我的就是你的。

主持人:到处是一片蓝海。

牛文文:现在开始做的时候,第一对手不是跟你一样创业年轻人,是比你速度还快的大公司,所以有的时候,我们想着我有一个创意,美国有一个模式,赶紧弄一下,但是发现大公司研发平台或者研究院,他们对于最新模式跟踪和推出速度比小公司还快,最关键的是刚开始做完不多久以后,很快被颠覆者是最大的公司。

王树彤:所以今天在互联网可能真不是快鱼吃慢鱼,在中国很有可能大鱼吃小鱼。

赵伟:金钱压力和成本压力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反倒有一个好处良性的,把一些随随便便的创业人拦在外面,这种环境下能拿到投资,生存下去,代表他更合适创业,很好创业种子。

徐德尘:插一句话,刚才王老师说到卓越网创立的时候,想做电子商务、旅游还是门户。事实上这是我们起点不一样,拿我们自己举例子,我们在聊网创立并不是说我们要做这个还是做那个,我们一开始有这样一个主意,希望把中美教学建立起来,建立一种新的教学模式,人人们在教育过程中体验欢乐,同时连接中美之间交流,这是作为起点,不是选择哪个方向最能挣钱,带来利益,这是年轻人跟年长人区别。

王树彤:夹缝之中选择自己的池塘,挑战很大,其实在中国的确有一种文化成王败寇,复制在中国并不可耻,小公司创新风险承担了,前期所有准备承担了,一旦验证,大企业优势凸显出来,资源、人力、品牌所有立刻把你灭掉。我看到一组数据,这上面写中美互联网企业不同,在美国互联网公司特点,很多创始人非常年轻,基本成名的时候不到25岁,而且以技术为出身,创新的这些公司有机会变成大公司或者卖掉,我们看到中国互联网公司特点,其实是创始人一般都是成名在32到35岁,而且多数不是技术出身。还有一个就是在中国,每年出现非常多的新的企业,非常多的新的公司,但是在这里死掉的其实是非常多的,能够做到的非常少。

在这里,我想其实说明了三个问题,第一个其实在美国、中国,其实大家的创新环境非常不同,美国非常典型技术驱动型创新,中国主流商务模式成功的以运营为驱动的创新成果,第二就是两个市场,大家在整个配套机制上可以说今天还是非常不同,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在美国有这么多辍学的成功的创业家,其实形成一套非常完善,从学校到风险投资,到职业经理人团队,整个配套支撑体系,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看到,在谷歌创始人背后有艾瑞克,像(英文)站在比尔盖茨背后,扎克伯格背后站着COO(英文),这里管理过非常大型的企业,非常丰厚的运营管理经验的职业经理人团队。第三个,两个市场创新,认同创新这上面其实非常不同。

主持人:辍学创业也好休学创业也好到底值不值?小徐到底值不值?

徐德尘:个人感觉是这样,首先对于创业这件事情来看,调查很多投资人,调查中国、美国投资人爱好,当时在美国了解到,有一个项目,当时投了FaceBook的投资人叫做皮特,自己专门有一个资金叫做20AND20,20个20岁以下的年轻人,专门给年轻人投钱,前提必须辍学。

主持人:还有这样的人,不辍学不给钱。

徐德尘:需要给投资人带来回报,怎么带来回报,一心很二用的人怎么能左手画圆,右手画方,能做好了,否则他们不愿意投资给这样的钱。对于我个人来讲,休学是必要的。

主持人:就是管他要钱?

徐德尘:算是,对于中国传统说一心一意,做一件事情把一件事情做好,不是做这件事情还要做另一件事情。

主持人:不能等一等?

徐德尘:这是一个机遇,当时我的合伙人跟我说的时候,我感觉团队非常好,几个哥们儿一块开公司,为梦想追逐一下,这是第一。第二,我觉得项目非常好,这个创业历程能够给我带来,现在我感觉个人更能需要,而不是去学校里读书。

牛文文:创业的确是一个冲动,当你冲动到实在忍不住,非得开始的时候,有的时候还得听听内心的召唤。话说回来,中国真的跟美国不一样,机会不是那么少,我一直相信创业是一生机会。冲动要辨识一下,真的我认为,太年轻是不是你的机会,不是你的机会错认为是机会。

主持人:不是馅饼,是陷井。

牛文文:我们也录过80后创业四个人,做杂志的时候做过四个人,生于80年代,今天看看只有一两个今天还在坚持,其他那几个人已经不在创业的战场上,那个时候我们还认为我们发现了一批年轻的非常强烈黑马,但是我觉得中国商业环境太过年轻很难驾驭,不止是智商问题,还是情商问题,中国商业环境实在复杂。

主持人:这个年纪情商低。

牛文文:情商跟时间联系在一起。

赵伟:其实我觉得创业是宝贵的财富、过程,发现自我过程,创业失败不是问题,只要你下定勇气能够坚持,重新再来过,没有失败过,可能离成功可能更紧。

主持人:有一个名词叫试错。

赵伟:对,试错,有更多的资本,其实创业经常不成功,成功率非常非常低,成功可能是很多的运气,试错其实增大了成功的机会。因为当时王总真的天空上什么都没有,就是跑马圈地。但是我认为那是一种老一辈状态,举一个例子,内燃机时代,超越内燃机的不是更好的内燃机,而可能是核动力,超越蒸汽机不是更好的蒸汽机而是内燃机,超过马车是更好的汽车不是更好的马车,所以反倒给年轻人一个机会。

赵伟:年轻人创造这种模式,像乔布斯提出初心者状态,根据聊天,他说初心者挺好,拿一个木棍烧着了地弄灭,再次点燃它比以前更困难。

牛文文:对,所以积累时间长一点再点。

赵伟:所以我认为初心者,刚开始年轻的时候,创业更好,没有那么大家庭压力,年老创业反倒是负担。

徐德尘:创业不是代表我创一次业马上要成功,马云创了三次业最初做出阿里巴巴,乔布斯最初还被公司开除过,这是人生机遇不是唯一的,不是创业不成功,这辈子不创业了。这是社会给我们带来的很好条件。第二,大言不惭一点,年轻就是资本,我今年18岁,我去创业,两年之后失败,20岁,可以去大学读书,成功了,需要更多的机遇,做四五年,稳定了,再去学校学到更多的知识,回到公司里面给公司带来更多的价值,这是年轻,有的是时间。

主持人:我就年轻,我怕谁。小徐这个团队都跟你这么年轻吗?

徐德尘:我最小,我在整个团队最小。

主持人:王树彤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王树彤:看到短片想起来前两天看到的一篇文章,讲到美国电子商务公司创办人,特有意思一个文章,我正在用辍学生乔布斯的电脑,用着辍学生比尔盖茨的软件,写完文章在辍学生扎克伯格的方向。这样鼓舞着中国在学校还是刚毕业想要创业的年轻学生。

主持人:鼓舞了千千万万学习不太好的人,像我这样的。

王树彤:但是我还想强调,中国和美国环境有非常大的差别,中国大学毕业生在资金上、人脉上等等,其实这方面还是相当匮乏。包括比尔盖茨,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到,比尔盖茨本人在演讲当中多次强调,你们别跟我学,高中文凭显然不够,还是应该把大学读完,2007年回到哈佛把学位拿到之后,他对父亲说,我跟您讲过,肯定回去把文凭拿到,为了说这句话,我等了30年,他其实告诉大家,在看到几个成功辍学创业成功的例子背后,其实是有大量的因为辍学但创业失败的例子。

徐德尘:刚才赵兄也说了,年轻人去企业里面锻炼两三年创业,比如说23岁大学毕业,在一个企业干了三年,出来26岁创业还是年轻人,不是年轻人创业早晚,22岁本科毕业出来去一个公司干了两年,24岁出来了,还是年轻人。

主持人:小徐说做了准备才创业,怎么确定对自己审视是正确的。

徐德尘:这个要看你有没有真的客观上分析清楚,比如说我们公司创业之前要去分析,我们美国客户到底为什么要用我们的网站,他们用完之后有什么感觉,中国客户到底为什么用我们的网站,他们用完之后会得到什么收获,市场什么样,中国英语培训市场多少钱,美国大学生有什么需求,中国留学市场多少钱,中国学生有什么需要。我们会经过充分的一种分析、客观讨论、客观了解各种各样的信息和资料。

主持人:做了非常详实的调查,这种调查应该做的创业准备,够吗?

牛文文:人变成创业者,的确比猴子变成人还难,人一旦变成创业者被,激情完了,马上面对痛苦,创业开始没有出路很孤独、痛苦,两到三年面临团队分裂,到那个时候,两年半到三年,基本上团队解散,很好的兄弟不一定好,很好产品面临模式巨大考验,对手巨大压力,一般创业者前三部分过不去,有的时候有钱问题,做得不错,融不到钱,很麻烦,只有极少数创业者,我认为能够从头到尾把这些关都过了,因为过这些关的过程就是心理过程,所以搞定自己最难。尽管我也是办《创业家》杂志的人,但是越多人创我越高兴,但是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你这么年轻开始痛苦之旅,享受一下人生历练,一旦开始不好退回去。在中国不但辍学生,大学生创业失败以后对他一生造成很大影响,中国社会不会宽容时代,一旦开始最好有把握一点。

主持人:广告之后,欢迎回到《对手》的辩论现场,也感谢时尚职业装乔治白定制对本栏目的大力支持,刚才我们探讨年轻人创业是不是越早越好,现在请上身份比较特殊的两位嘉宾,

现在掌声请出红方第三位嘉宾,16岁就离家出走,打工创业,现在年销售额达到了3亿元的芳草集创始人兼CEO吕长城,有请长城,长城你好。您销售额做到了3亿元,生于1985年,27岁,长城,一句话观点。

吕长城:创业者年轻化是一个全世界的问题,也是一个全世界的现象。

主持人:谢谢,请就位。谢谢。掌声请出曾经的创业者,现在的企业管理人,34岁开始创业,认为年轻人28岁前不要创业,中欧国际学院创业学兼职教授李善友先生,有请李教授。李教授好,34岁创业,晚一点。

李善友:我觉得不晚,我的观点是28岁之前轻易不要创业。

主持人:谢谢。请就位。一个是年轻不是问题,永远不是问题,一个是28岁之前都要慎重考虑,长城,表达一下你的观点,两分钟。

吕长城:首先创业者年轻化是一个全世界的现象,第二,早创业是一种从容,也是一种持久力的表现。第三,20岁在活梦想,30岁活拼搏,40岁活奋斗,创业界定于拼搏、奋斗阶段,越年轻成越低,随着时间推移成本都会变高,不是30岁40岁关系,早十年成本更低。刚开始技术门槛更低,越往后门槛越高,顾虑越多,所以我主张越年轻越好。谢谢长城,听听李教授观点。

李善友:中欧最近办了创业训练营,我们有49个优秀创业者加入这个营,我做调查,最年轻26岁,最年长62岁,数额已经足够大,平均年龄39岁,而他们平均创业的时间已经用了六年的时间,当然算是33岁,可是很多人不是第一次创业,那么如果算上再往前找第一创业时间,大概31、32岁,取个区间,大概28岁到35岁之间最适合创业,这个数据出来之后,我分析了一下,的确有道理,一个人创业,如果想创业,我个人认为最理想的职业是这样,大学本科毕业,不要读研究生,去到一个大公里面去,学习一下,找到一个行业,找到一个专业, 学习一下管理经验,找一下人脉,大概三年时间,不要少于三年,然后再到创业公司里面学习一下,创业公司的思维,他们怎么跟失败做斗争,怎么有资源情况把事做出来,到了27、28岁创业不晚。我自己属于创业比较晚,大学毕业之后在摩托罗拉做了六年时间,加入搜狐又做了六年时间,我从34岁创业,其实28岁到35岁之间,人在精力、激情、体力、经验、人脉都属于巅峰状况,创业没有任何问题,创业是一件大事要准备好,孙悟空为了创业,准备五百年,让你准备五年、六年算什么。

徐德尘:孙悟空被人压在下面,不是自己愿意。

赵伟:拿中欧培训班距离不合适,因为中欧是顶端、高端。

王树彤:近期上市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情况,这十几家公司,最后大家平均下来,基本上创业开始的年龄都在33到35岁之间,所以我觉得这个其实也是一个相当也说服力的数据。这些都是比较成功的创业公司。

吕长城:刚才讲的都是事实,我们讲年轻化,意味着我们要看三年以后,不是看过去三年,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您刚才讲的调研非常对,中欧已经很高了,对刚开始创业的创业者选择很低的起点,我们把创业不要定义创业做大项的概念,刚开始创业就是蚂蚁,坦率说,蚂蚁想斗过大象不太可能,大象踩死蚂蚁也比较困难,腾讯对于我们产生压制,是不是40岁创业者跟腾讯抗衡,我们组建一百人40岁创业公司跟腾讯PK,这个理论不一定通过,我们创业选择新市场,我们看中新的需求,80后、90后小众市场给予我们机会,大公司因为成本,因为顾虑没有进入这个市场,让我们有机会迅速找到我们天空,这跟年龄其实不太有关系,当然我们说见识、管理经验非常开放,我们也可以聘请明星导师教我们,这是领导、领袖区别,创业者是领袖,不仅仅为了做领导,所以如果仅仅看年龄,这不是唯一标准,亚历山大很年轻,一样可以征服世界,不是一定要30岁才可以打天下,所以这个不是唯一标准。

李善友:这是属于年龄人创业比较成功的特例,很危险的动机,第一个动机,动不动就说扎克伯格、乔布斯,这些优秀人很年轻辍学创业,我们也可以。其实这些人是人中龙凤,99.999%的认不是这样,如果你以为也是这样,普罗大众也这样的话,对大家打击非常大。第二,另外有一句话不负责,就业很困难,创业去吧,创业代替就业,想想看,连工作都找不到的人怎么能创业,创业需要的能力比找工作难多了,总的来讲,未来的机会长得很,多一点点时间,准备一下管理经验、人脉经验,准备一下各种各样的东西,无非五六年的时间,绝大多数正常人来讲很多,把个别特别优秀人拿出来作为普罗大众的例子来讲,对大多数人有害。

王树彤:我想呼吁一下关于责任的问题,前面大家谈到无所谓,很年轻,失败了两年之后,再回学校,再来。其实我听到的就是,其实创业就是一种责任,你对员工、合作伙伴,以及信任你,给你投资的投资人,身上是一种责任,不是随便可以去失败,可以从头再来。

吕长城:创业和就业关系,没有什么关联性,不管这个人就业能不能成功,可能没有找到适合领域,马云回忆录写得非常悲惨,我们五个人一块面试,四个人通过了,我离开了,30多人面试,33人通过,他一个人走。他连续创业三次,并不妨碍他很优秀。我们讲今天年轻化和创业找不到工作,这两个没有关联性,第二个,我不赞同做企业不负责任,这是一定。做企业一定要负责任,起码对团队负责任,有能力为社会谈责任。最后年轻人责任心是不是够,我不敢肯定讲,但是80后、90后使命感不弱于60后、70后,汶川地震,中国重大事件表达,我们网上表达行为,包括很多企业,尤其我们调研,80后企业更愿意做慈善,他们这方面社会责任感,他们金钱压力小,相对来讲更愿意做表达,

主持人:问问李教授,红方一直说年轻是资本,他们有时间试,他们有时间,怎么样,在你们看来,年轻对于创业者来说是资本吗?

李善友:梦想背后代表激情、梦想、体力,这个角度是资本,另外一个角度讲,创业还需要人脉,心理上对失败的承受力、管理经验,年轻,21、22岁没有被别人管理过,没有管理过别人,所有遇到这些事情,在那种准备上不够,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年轻不是资本。

徐德尘:这个不能说完全同意,我们从刚刚李老师说的人脉这一块,我们觉得十年前创业,如果没有关系的话,根本不能从银行贷到款,根本没有人愿意给你钱做,没有关系找不到客户,人家不愿意跟你推广,现在这个时代,因为网络和技术发展,让我们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更多的信息,能够通过技术和网络去认识到更多的人比如说我们现在公司创业,可能我们没有什么人脉,但是我们可以在微博上看到西门子老师微博、看到徐小平老师微博,给他们邮箱发BP,看到之后不错,见我们一次,见一次给我们很多教诲,这是网络和技术发展弥补我们,我们传统意义上人脉缺失。第二,比如刚刚李老师提到,对于一个创业者,我非常同意,创业者必须有责任,必须对员工负责、事业负责、对整个人生负责,之所以我们觉得应该对这样负责,所以我们老戴辍学了,因为我们觉得对整个公司负责、事业负责、员工负责,学业放下,为了整个团队拼搏。我们团队是特例,平均年龄19.5岁,我们年轻,这个团队,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学习,我们学习不知道的东西,看到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要有见识,这是增加我们见识的过程,增加我们见识的机会。还是回到那句话,年轻就是资本,因为我们年轻,所以整个团队都年轻,所以我们不需要考虑到我们员工可能还要养家,我们员工可能还要之后怎么着,既然都是年轻人,大家都有这样的能力,都有这样的一个环境,都有这样的一个准备的话,我们愿意这样去做,这样是我们认为的一个充分准备。

主持人:不妨红蓝双方做一次梳理,既然探讨年轻的问题,创业者年轻的问题,年轻的创业者优势在哪里,这个作业交给红方,劣势在哪里,交给蓝方,我们来对照分析一下好不好。

主持人:看看长城的,学习力。

吕长城:首先补充一句,创业也是一种学习,甚至创业比就业学习更多,就业是商业促进,创业学习被压制,今天不知道怎么跟工商局打招呼,营业执照拿不出来,不知道怎么跟银行打招呼,钱取不来。我觉得创业和就业道路上学习的不一样,所以单就这个事而言,创业和就业比没有办法比谁学得更多,但是学得更好。梦想,新一代创业者具有梦想,不仅仅是巨大压力。最后是专注。

牛文文:这是两回事,个人的家庭和自己的责任、公司责任是两回事,个人可能很轻装上阵,整个世界没有向你打开,一旦创业以后,创业不分早晚,也不分年轻和老年,不会因为年轻人创业,对你友善一点,不会因为开始早一点,让你少摔几个跟头,一旦开始以后,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李善友:我们绝对不反对创业,更欣赏年轻人创业,只不是不太同意过早创业,28岁之前不要创业,言外之意,84年、85年人可以创业,像德尘这样17、18岁孩子不太适合创业。

李善友:失败对于所有创业者结果都是一样,回到原点,从头再来,第三寻找新的梦想。成功对所有人不一样,失败对所有人都是一样,失败承担责任都是一样,不是因为年龄大承担少,不是我比年轻负担多。

王树彤:刚才谈到梦想,梦想和年龄没有关系,任何年龄的人都有梦想和使命感,达成梦想和高远,最重要的还是要有支撑,你才能脚踏实地,有商业成功才能谈到梦想、社会责任。

牛文文:见过荣枯之后才有定力,才知道很多才有更好的选择。

刚查到关于创业的失败数据,创业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2004年的时候,中国民营企业寿命,平均寿命多少年?一个企业生存多少年,3.7年。到了2011年的时候,一个企业平均生存2.9年,大概七年的时间,中国企业的平均生存年下降了20%,美国是8.2年,大约是我们的三倍。各位知道现在中国每年有多少民营企业死掉吗?一百万家。各位知道能活过三年以上企业有多少?不到10%,经过创业好几轮出来,发自肺腑,我能力比较弱,总管所有创业,创业成功是偶然,创业失败是必然。如果创业之初,只带着对成功梦想出发,没有对失败的心理足够准备好,这是很大很危险的一件事。

吕长城:这个观点我们俩认同,我们企业今年刚刚过第四年,我们也经历了一轮风险、生死,对于大家来讲是一样,您是创业者,我们三个都是创业者,失败对我们三方都是一样,不是年轻不好。多累计几年,尤其胆商,千条路,早晨起来卖豆腐,梦想是走不动走下去,不是瞎说,梦想不是不负责任,因为负责任才深思熟虑,想清楚。这一点跟年纪不是有太大关系,最后如果对梦想负责,年轻人找到梦想更不容易,没有人脉、没有资源,对梦想深思熟虑,只是没有你们思考那么精细、没那么认真,但是我们执行力、团队凝聚力不见得大十岁之后就会好很多,换个来说,再组建团队,不需要换第一轮、第二轮,组建企业都是公平,做企业寿命都是公平,比尔盖茨讲寿命只有18个月,我们公司只有12个月,都是公平的。这跟年龄没有关系。

李善友:创业两件事情出现偏差,对未来成功渴望,每个人都有,但是渴望背后,对未来职业化设计远远缺乏,缺乏对成功职业化设计,只追寻梦想就会带来冒进,就会带来草率决定,这是很要命的事情,28岁以后,人的体力、梦想还在,经验、管理、人脉也建立起来,不也很好的吗?

吕长城:28岁做的决定比24岁做的决定成熟吗?

主持人:让我非常感动,年轻人和过来人一种对话,大家可以看成一种辩论,也可以看成灵魂的交流,感谢二位。我们再看看。谢谢。我们再看看王树彤。

王树彤:我认为创业其实是在一个没有资源,但是不断地整合资源,实现梦想的过程。

主持人:这是一个三网合一的过程。

王树彤:所以我特别觉得从大学刚出小门的学校学生,整合资源,谈到人网、钱网、关系网。

主持人:所以三网合一。

王树彤:怎么组建团队,没有工作场合、经历,没有管过人,或者被人管过,成本非常高。第二,钱网,不是大家今天理解怎么融资,怎么能找到资本市场的合伙人,我觉得钱网其实还包括,我觉得在一个创业过程当中,长城刚才也谈到有危机,其实有的时候你可能需要把自己搭进去,需要让企业顶过那段时间,但是这个时候呢,如果你没有一些积累,可能还真的是很难让企业渡过这个难关,这是钱网。关系网非常清楚,在中国这个社会里面大家创业也好,做生意也好,上下有了关系,前后左右的合作伙伴,怎么样整合资源,我觉得这个关系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谢谢王树彤。

赵伟:我发现一个现象,我看到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公司,他们的创业团队不是像咱们现在就是蓝方能想象的那种人网搭建,他们是在魔兽世界里面找到整个团队,创造了非常好的商业模式,非常好。当时对我的震撼很大,他就跟我不一样,我以前也是打过工的,我发现在企业里打工是让你做一个更好的服从的跟随者,服从人家指令的这种人,但是我觉得创业的人是一种领导,是一种领导者,这种人肯定是万里挑一,百万挑一的,但是如果你发现自己是这种人,扎克伯格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东西,他发现了,他就应该赶快出来创业。

赵伟:另外说钱网,我发现现在找钱的方式完全不一样,我们公司刚开始活了四年,没有找一分钱,全是我们自己挣的钱包,真正好的企业有能力养活自己,所以现在其实这些年轻人创业者没有咱们想象那样,从小开始接触互联网,他们知识组建能力跟我们想象不一样。另外我想说关系网,跟我刚刚说的人网一样,他们的关系,比如说微软跟我们合作,连合同都是通过FaceBook发给我们。大家可能知道密特尼克,现在美国政府不让他接触电脑,他写了一本书,国内人想翻译、出版,问我认识不?我真不认识,我去伶仃问了一下,米特尼克,我想出你的书,马上私信及现在社交网络会突破人网、钱网、关系网。

王树彤:有一个观点,我想谈一个不同的看法,追随和领导,如果想成为伟大的领导,首先必须是追随者。

赵伟:现在的中国学生追随者当的时间太长了。

吕长城:不一定在这个公司是追随者,可以追随另外一个了不起的人,甚至看他的书,这个人已经死了,看他的事迹也可以是追随者,不一定跟他身边,我很尊敬马云、江南春,不能天天跟他的身边,他看我的微博、E-mail,一样可以教我很多东西。

王树彤:在企业里被别人领导、管理。

李善友:赵伟说,有人天生具备领导力,领导力是发现的,不是培育出来,真的想培育自己的领导力,先让自己被别人领导,然后才有可能领导别人,一天都没有被别人领导过,有可能成为大领导,一般而言只有被人家领导过,体会到里面的心酸,才能更好地体谅别人。

牛文文:看吕长城、赵伟脸上这种,当一个人讲述他的梦想和讲述他的想法的时候,我觉得挡不住他,上帝要让他怎么样,先让他怎么样,就让他去试吧,留不住了,这个时候不能把处于这样的状态人拉回来给你打工,给你怎么样,只能让他试一试。

主持人:听你讲话,其实不止他们三位,还有电视机前很多有创业梦想的人,想对他们讲什么?

牛文文:创业年轻化是一个趋势,但是创业年轻化,不意味着你不需要注意一些事情,今天我们讨论年轻人创业不是该不该,甚至创业之后该怎么办的事。我认为我们这些人每个人激情都够,每个人梦想都够。创业我一直认为,我原先觉得很简单,现在发现真不简单,以我42岁开始创业的人来讲,我干过十几年的企业报道工作,我认为我知道猪怎么跑,实际上跑起来不一样。我以我的精力讲,第一点就是耐力,耐力就是对痛苦的承受能力,肯定不可能三年成功,很多年轻创业者,从创业开始就想三年成为IPO,甚至每三个月融一次资,这个不现实,对绝大多数年轻人来讲不现实,活多久是创业走下去最大考验,而不是梦想多少,耐力最重要,但是我觉得年轻人耐力就是不够,第二,承担,这个东西需要承担别人不能承担的一些事情,假使你过于年轻的时候,你连要承担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你太轻率地开始还是很痛苦。最后是情商,这个要换位思考,如果你都没有打过工,怎么知道调度这些人,如果你没有做过二把手,怎么知道跟你做二把手的痛苦,我做了十年的二把手,我知道做二把手很痛苦,所以创业里面的这个情商就是换位思考,但是如果你刚刚那么年轻,老婆没有,员工,以前打工没有,可恶女领导也没有,所以没有换位机会。我知道吕长城肯定很牛,我也知道他们都会很牛,大部分都不会很牛,大部分看着你们明天就开始了,与其看着你们开始,不如看着我们开始,我们都在失败的路上,看着我们饱经沧桑的脸知道我们不容易。

主持人:今天一起聊创业,其实创业的劲头未必是金山银海,但是选择创业一定选择了一种与众不同生活方式,在这里有理想、激情、挫折,有看不见黎明的黑暗,也有??凿井遇到水,但是自己转身离去的遗憾,但是有拼尽一切的快感,肯定有一部分人最终登上巅峰,享受到让人落泪的幸福和狂喜,但是与此同时马上发现,摆在自己面前又是另外的一个挑战。所有创业者,你的这颗心准备准备好了吗?这就是今天的《对手》,我是王凯。再见。


红方嘉宾

红方嘉宾

蓝方嘉宾

蓝方嘉宾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