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八戒:别叫我威客
王根旺 王根旺

猪八戒:别叫我威客

“实际上,我们正在去威客化。”

5月11日,猪八戒网创始人兼CEO朱明跃在位于重庆上清寺的办公室里,面对《创业家》记者,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徐缓。

事实上,此时的他并不平静。这与当天上午重庆的暴雨无关——再过几个小时,网站的技术和运营人员要通宵加班,在所有交易暂停后进行数据库更新。这是猪八戒网转型迈出第一步的前夜。

“从本质上看,这将完全是一家新网站新公司。”几个月来,朱明跃不止一次在公司内部强调这句话。

早在2006年,威客网站多达200余家,江湖一度热闹非凡。经历了两三年的市场考验之后,威客模式陷入低谷,对手销声匿迹。令员工不解的是,猪八戒网作为威客模式的“幸存者”,早已坐上日交易额第一的宝座,现在老板要搞转型,“去威客化”,到底为什么?

Idea Market的魅力

其实,自从2006年9月,朱明跃辞掉《重庆晚报》首席记者的职位创业起,质疑声就没断过。显然报社的同事对他一个媒体人做互联网创业并不看好。

当时,朱明跃花500元在网上找了一个程序员,将zhubajie.com改造成一个威客网站,想让企业将一些非核心的业务项目发布到上面,由网络另一端的个人用户根据自己的能力与资质认领完成,并获得相应的报酬。他的想法很简单:在电商密集诞生的时代,多数人关注实物销售平台,而程序员的设计、广告创意,甚至是公司的宣传稿,这些创意产品,也需要一个交易平台。

简单说,起初的猪八戒就是个论坛,有人发帖征集某一工作,提出悬赏金额,并把款项先付给猪八戒。注册用户的回帖方式就是提交完成工作,买方从中选择,猪八戒扣除掉自己撮合成功应拿的20%的佣金后,再把钱付给最佳完成者。

实际上,猪八戒等威客网的悬赏模式只是众包的一小部分。相对于一对一的外包而言,众包是一种更广泛的社会资源组织和匹配的方式。其本身是网聚以及捕捉众人的碎片时间和智慧,共同完成一项任务。威客虽然可以极大规模地提供选择,为买家一次性提供上百种选择,但是这些选择还是由独立的个人去做。

与猪八戒类似的国外网站有澳洲的freelancer.com和美国的Elance,它们都从专业的程序软件开发起家,但卖家不是通过交稿的方式投标,只是报价,价钱得到买家认可,才会开始工作,而国内的悬赏模式要求卖家必须提交方案。

在创业的头两年里,与老牌威客网站K68威客网以及差不多同时起步的威客中国、任务中国等网站相比,猪八戒网的成长速度并不算突出。2007年年初,猪八戒网在拿到重庆博恩科技集团董事长熊新祥的1000万元投资时,日交易额不过一两千元而已。2007年年底,猪八戒的年交易额突破4000万元,已是第二、三、四名的总和。目前,国内服务业(非实物)电子商务交易总额达到了11亿元,猪八戒网占了8.5亿元。

在朱明跃看来,猪八戒网之所以后发制胜,除了主打“诚信牌”,还很好地把握了发展节奏。他坦言,任务中国、创意网等竞争敌手并不是被猪八戒击败了,而是在非实物交易大环境并不具备的条件下,过早消耗掉了它们自己的现金流。他早年间时常抱怨地处重庆融钱难,可换角度来看,他又是幸运的,正是因此能沉下来做事。

他说自己是“一根筋”,创业到现在,即便遇到再大的诱惑、再赚钱的项目,也从来没动摇过。彼时,悬赏模式的缔造者K68的创始人在做威客的同时,还经营着其他几家公司,甚至做了投资掮客。2007年,个性化印制来钱快,现金流比威客好得多,上海的卡当网等几家公司甚至还拿到了千万美元的投资。朱明跃起先觉得这与猪八戒网的业务有所关联,于是花了3个月开展了业务。但是后来收手了。“从采购到物流,我们觉得太麻烦,这和我们最初倡导的非实物交易差距太大。”

最危险的时候

“在这五年当中,我们几乎是把对手都熬死了……但我们发现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朱明跃说。

这几年下来,威客模式走得并不顺利。先是有人质疑智力成果交易存在知识产权风险和智力浪费。的确,悬赏模式适合创意服务交易,需要头脑风暴。一任务发出来,100个人投标,只有一人中标(其他人的成果是不是被窃取了不得而知)。这个模式本身就注定无数人要浪费大量时间,当炮灰,自然导致高水准的设计者不愿意加入。如此,用户水平将越来越低,买家得不到好的服务,大家都赚不到钱。恶性循环。结果是,猪八戒原先想搭建的平台并不能帮到两边的用户。

对产品体验非常敏感的朱明跃也早有觉察。花1000块钱设计个Logo,猪八戒网会完美地解决。但是,有些买家并不在乎价钱,更重视品质。一说到猪八戒,很多人就想到标志设计,但实际上猪八戒网真正擅长完成的标志设计多是一万块钱以下的,可设计行业一万元以下的设计需求并不多——一套VI的设计实则几万到几十万元。

“如果只是解决很边缘的低端需求,你就根本没有满足这个行业里面绝大部分用户的需求。”在朱明跃看来,各行业都有262原则,草根的底层需求占到20%,威客的悬赏完全可以解决掉;20%高端应该有高端的公司去满足;中间60%的主流需求完全可以由猪八戒这样的平台来满足。

但事实并非如此。猪八戒网某产品经理的太太开了家服装店,需要做店面装修。她一方面认为应该通过价钱便宜的猪八戒找服务,但另一方面又担心平台上的个人设计师不能满足自己的个性化风格需求,主流的装修设计公司又难寻踪迹,给了钱,方案不满意,又不退款。

“如果我们员工的家人都有这样的问题,那猪八戒确实根本无法满足主流用户的需求。”更让朱明跃尴尬的是,投资方伯恩集团和IDG的很多服务需求,虽然都尽可能通过猪八戒解决,但仍有很大一部分因为不放心而他求。

这一切促使朱明跃下定决心转型(他更愿意称为“升级”)。从最初做概念,到进入商业本质,这是很多互联网创业者都必须完成的转变。2011年4月7日,猪八戒宣布获得IDG千万美元级别投资,这提供了猪八戒网转型所需的充足“粮草”。

“大家都说我是博客网站,我是团购网, 或者SNS平台,谁都愿意贴标签,但是这种标签有害无益,最终你必须能够解决这个行业或者用户的问题,这比什么都重要。”搞清楚本质后,朱明跃向《创业家》记者解释:“如果把行业里主流的服务提供商和主流的买家需求匹配起来,搭建一个服务交易平台。我都不知道该叫什么了,但一定不再是威客。”

在这个交易平台里,招标模式或许会是最大的创新。悬赏时代由买方发起任务,而招标形式的一对一服务,将会把更多的人拉进来,由卖方发起。卖方开店铺,作案例展示。这其实就是服务交易的淘宝商城。

“最难做的是促使团队观念的变化,一个做威客的团队,突然去做服务交易,完全不一样。”朱明跃说,Elance在服务提供方面,从一开始就把握得比较好,用户要想成为服务提供者,要经历一系列考试,“国内的威客网站忽略了,一开始就是菜市场经营方式,从菜市场到百货卖场,升级过程会很痛苦。”但朱明跃尝试和谐共生,悬赏模式还会保留。

在招标一对一模式下,猪八戒会对服务提供方长时间提供免佣金便利,朱明跃希望猪八戒成为他们重要的客户来源地。“如果不是那种实在跟钱过不去,订单实在多得处理不来的,都该过来开店。”对买家来说,猪八戒提供了担保交易系统,不收取费用,还提供交易安全和过程的保障和服务,肯定比去线下找公司要方便安全便宜。未来悬赏的佣金和增值服务会是猪八戒主要赢利点。

“数据库更新这天夜里,会是猪八戒的分水岭。”这同样也是朱明跃工作重心转移的分水岭,往后,他会和服务商招募部门紧密合作,确保更多有能力的专业服务商入驻。

然而,当年的活跃用户能否找回来?转型后的平台能否顺利滚动起来?面临赶集、58同城,甚至淘宝的压力,猪八戒其实又是一次重新上路,前途未卜。

创新商业 创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