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性用品的合理性就好比性的合理性
王根旺 王根旺

李银河:性用品的合理性就好比性的合理性

关于性用品,我没有做过真正的社会学调查,但是这个市场很早我就注意到了。我参加过国内的一些性文化节,他们告诉我,全世界70%的性用品都是在中国生产的。听说这个数字,我很震惊。这个份额非常有意思,很说明问题。一个在性上特别压抑、特别保守的国家,竟然占有这么大的市场份额,简直难以置信。

中国的性用品跟国外确实不同。国外一般集中在红灯区,而中国基本上是遍地开花,几乎每个人多点的社区都会有一个店。很多外国记者特别惊讶。他们觉得,中国一直挺反性、挺禁欲的,怎么会满大街地、堂而皇之地、在非常热闹非常正规的商店里卖。

在中国,计划生育首先让性用品拥有了堂而皇之的合法性。一开始,很多性用品,比如安全套,都是计划生育用品。接下来,自慰用品、虐恋用品、情趣用品,就都来了。安全套的正当性没得说,但是那种真正的性用具、性玩具就处于比较暧昧的状态了。我觉得,截至目前,在中国,它们还是没有取得真正的合法性,否则,应该有明确的主管部门和国家标准。这种没部门管、没国家标准的状况,是禁欲时代的残留。在一个高压的、禁欲的、反性的时代,什么工具不工具的,它们简直就是犯罪作案工具,都这样定位了,无论是正当的存在理由还是存在地位,都没有得到应有的承认。

事实上,性用品是有正当性的。人应该有生产这些东西、购买这些东西的权利。性用品的合理性就像性的合理性一样,是人的性权利的一部分。时代已经变了,性应当说是个民生问题。温饱之后,性是一个最基本的需求,应该有正规部门给它一个正规的地位,总之,给它一个承认。

反性禁欲时代的余威还在。虽说“食色性也”,但那个时候,性简直就是个鬼鬼祟祟的东西。在北京,所有人都去饭馆,中国人唯有在“吃”这件事情上拥有完全的正当地位。咱们摆脱那个状态没多长时间,也就一二十年。1997年以前,所有婚姻之外的性行为都有一个罪名:流氓罪。这就是说,唯一可以合法进行性行为的地方就是婚姻,所有婚姻之外的性行为都是要受到惩罚的,除非你没被抓到。我看到“高法”有很多这样的案例:一个女的没有结婚,她和好几个男的发生关系,被抓起来判刑了。1997年修改刑法,把流氓罪取消了。

性用品是性自由或者性解放的一种象征。说到根上,只有性目的改变,才会出现这些性用品、性玩具。反过来,性用品、性玩具的出现又促进了性目的的改变。在西方,基督教也是这么主张的:从性目的来说,只有为了生育的性才是可以的,其他的性都是错误的。慢慢到了近现代以后,尤其性革命发生以后,性目的改变了:生育和性快乐,这两个性目的都合理了。此后,才会出现这些人工阴茎、人工阴道。如果说性的目的只是生育的话,又怎么会出现这些性玩具呢?

在中国,性目的的改变确确实实发生了,主要还是因为计划生育发生了。过去,中国农民有性的唯一理由就是为了生育。在农村,生十几个孩子都是正常的,一生就是不断地怀孕、不断地生孩子,所有的性都是为了生育。但是现在,城市只能生一个,农村只能生两个,人们的性目的被计划生育硬生生地改变了。只要你生了孩子以后还做,那你的性目的就改变了,不还是为了快乐嘛。生育在人们所有性行为里面占的比例越来越少了。过去做100次,有100次是为了生育,现在做100次,只有10次是为了生育,剩下的90次都是为了性快乐本身。

在西方,性用品也有个过程。我研究虐恋的时候发现,在19世纪维多利亚时代,鞭子啊,刑具啊,这种东西就很流行,不是很可耻。但是,最早在16、17世纪的时候,有很多劝人不能手淫的书。当时,好多大夫都说,手淫会造成癫痫和精神分裂。最极端的做法是,为了治疗孩子的手淫,用烙铁把女孩的阴蒂烧掉。1948年,金赛性学报告发表,这才标志着性风气渐开。经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性革命,性风气才大开。

我把中国对性的态度分成三段。在古代,人们没有那么反性,大家对性的态度是阴阳和合、延年益寿,挺自然,也挺好的。从宋代到明清,越来越反性,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所谓“存天理、灭人欲”,这种东西在“文化大革命”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最近30年,中国人对性的态度进入了第三个阶段,就是否定之否定,并不是完全回到原点,而是加入了一些现代性的元素,螺旋式地上升。

不妨把中国的性现实和西方做个对比。在观念上,中国人刚刚走出中世纪的阶段,但是从行为上,最近三十年,差不多相当于西方20世纪六七十年代性革命的样子了。最近,有杂志和清华大学做了一个调查,结果表明,在22岁到35岁的年轻人里,有71%的人有婚前性行为。这里面有年龄的因素,年轻一代和老一代差得实在是特别特别远了。我们这一代婚前会守贞,现在他们几乎完全不守贞。短短几十年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已经是一场静悄悄的性革命。中国人不像西方人上街游行,但是从观念到行为,完全是革命性的变化。

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有需求就会有供给,如果需求特别强劲的话,这个性用品市场会更加蓬勃地发展起来。现在,全世界70%的性用品在中国生产,将来没准会占到80%-90%。而且,中国人会越来越习惯、越来越坦然接受,并且享用这个东西。一方面,性目的改变了;另一方面,中国人的婚龄越来越晚,单身人群有扩大的趋势,这些人对于性用品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总之,方兴未艾。

封面故事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