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与搜索即将合二为一!
i黑马 i黑马

社交与搜索即将合二为一!

Bing和Google最近都发布了他们最新的搜索界面,皆志在更好地吸引你的注意,并且帮助你更准确地得到优质的搜索结果。两家公司都十分清楚,搜索正逐渐地走上一条与社交相结合的道路。

这个改变无疑是明智的。Google的knowledgegraph(知识地图)就是十分有用处的,因为当我使用搜索的时候,我其实想要得到的只是一个能给我提供一些参考信息的回答,例如关于“什么是法拉第定律?”“巨蛙到底是种什么东西”的回答。

但是Bing的最新功能,“那些可能知道的人”就显得更加聪明了。这是第一个试图把社交与搜索融合的功能—除非你非要把SearchPlus也算上,但我并不这么认为—而这也不可否认的应该成为我们前进的方向。在网络上有大量的信息,但是从合适的人那里得到合适的信息还是一个很巨大的,并且没有被完成的任务。有来源的信息当然要比无来源的信息要好,但假如这个信息来自于我认识的人那里,那么就更好了。整个功能最基本的概念是当我提出了一个问题,有很多种办法可以帮我找到最好的解答。假如你不知道关于我所提出的问题的解答,那么你可以告诉我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而不是要我在提出一个问题后在无数的答案中查看20个最有可能性的答案。

更有意思的是,Bing做出的这个改变是我认为自从搜索结果在12年前被发明直到今天,搜索领域走出的最大一个进步。

但是这真正会改变些什么呢?在十年后,我可能还是需要晚餐的烹调方法,可能还是需要为我的假期推荐最好的旅店,可能还是需要为周末安排一些事情去做,我知道在如今我会怎么处理这些问题,但是到了2022年,我不知道什么会发生。

搜索和社交真正的融合会使得搜索一点也不像今天这样了,我甚至怀疑人们还会不会把那叫做“搜索”

未来的社交搜索会更倾向于是一个私人助理和众多其他搜索相支持的综合体。

现在就让我们想象一下一个社交化的,基于个人信息的搜索会怎样一天一天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主动化的:现在是周二的晚上,并且我觉得很饿,幸运的是,我的手机知道了我刚刚得到了一箱生红薯,(基于Facebook整个农场产业链的整合)并且周二我一般会在家吃饭(根据我的历史记录分析)。它还知道外面很冷并且正在下雨。所以在我打开我的烹调书之前,我的手机就应该为我准备好一份含有红薯汤做法的食谱,这个食谱应该是被我认证为美食家的朋友在上周刚刚在Facebook上发布的。

私人化的:到达SaoPaulo机场,并且打开我的手机开始搜索城市的公共交通地图。我的手机知道我没来没有来过这里,并且它还知道(通过分析旅行指导关于SaoPaulo公交的建议)对于一个新来的人来说公关交通是不可能很好地满足我的需求的。当地图还在加载的时候,就应该有一个提示出现,推荐我考虑一下租车出行这个方式—并且正好在奥迪车型上(我最爱的车型,就像我在Facebook上写的那样)有一个很好的折扣,再加上租车的服务站就在离我10英尺外。

社交化的:小红和小明正在纽约旅游,而我十分想见到他们。我给他们打了电话,但是他们现在正好不在城里。我不想一个人去找他们,所以我想知道有谁像我一样想去见小红和小明?这就是社交性搜索最大的用途。

其实如果有了一个很好的“个人助理”的话,你还可以做出上百个更好的决策—这个“个人助理”应该知道你的日程表,你的喜好(甚至是你家人和朋友的日程表和喜好);“这个助理”还应该有很好的搜索能力,并且能准求地对不同情况进行分析。

总之整个事情的重点是我们需要一个软件可以地把我们作为一个完整的人去理解。现在搜索正在经历从死板的接受人们输入的问题到理解人们同样的问题,但基于不同的个人背景,内容,关系去给出不同的答案的转变。这意味着不同的人提出问题会有不同的正确答案。这个转变就是正确的,因为就像我和我的侄子喜欢的音乐或者餐厅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为什么我们要得到同样的结果。

现如今,Siri似乎是做得最靠近的一个了,至少在精神上,它彻底地把搜索变成了“私人助理”,就算以现在的科技实力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至少语音模式的问题和回答已经比Google和Bing上给出的一个很长的相关网站列表要好很多了。但是还是有需要发展的地方,例如,在庞大的来源库中整合和分析数据—社交交流,行为数据,专家选项—并且把结果反馈给用户,进而帮助他们去更好地做出决策,这样做的结果甚至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好很多。

Via i黑马 by Cong.W.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