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ability:图书业的又一次失败
i黑马 i黑马

Readability:图书业的又一次失败

昨日,Readability宣布了他们停止以作家的名义获取利益,再将它们分配给作家的试验。在声明中他们讨论了从这次经历中学到的东西,比如,虽然读者似乎喜欢这个模式,但似乎找不到足够的作者。

一方面,许多作者虽然在为Readability写作,但他们并不确定Readability是否存在。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因素是那些知道Readability的作者对于这个模式感到很生气。Readability似乎在没有得到作者对这个模式的肯定之前就开始收取利益了。一些作者表达了他们的愤怒。DaringFireball的JohnGruber说Readability就是个卑鄙的家伙。

在这件事情中Readability存在的问题是:高尚的追求使Readability变得盲目,为了扩大对大量文章的授权而忽略了原创作者。所以我觉得在Readability的这件事情中,我们应该学到两件事情。

授权的痛楚比金钱更要命

Dash反复强调Readability并不是唯一一家从“稍后阅读”服务中盈利的公司。他的竞争者Instapaper和Pocket也为读者作同样的事情。从表面上看,Readability仍然在尝试补偿作者,比起不对作者做任何补偿的的公司不是好得多?

事情并不是这样,因为比起金钱,作者更在乎的是Readability在没有争得他们统一之前就代表发表了他们的文章。作为一个作家,我更认同Instapaper公司以卖应用赚钱的做法,而不是像Readability那样以我的名义赚钱。Readability模型是不诚实的,虽然用“卑鄙的家伙”形容有些难听,但每每我想到Readability的做法,却又觉得这样形容是再贴切不过了。

产品开发者是有责任的

事后Readability发现,他们的模型是不实际的,因为文章与作者的数量很大,现在银行帐户立的150,000美元根本不够支付这些作者。

Readability答应他的用户,他们一定会补偿作者,但如今他们不能兑现承诺了。

教训

从Readability停止试验的做法中我发现,他们从这个失败模型中得到的教训与我思考的很不一样。

首先,在对待如何处理无人所要的报酬时只是单方面的决定。基于你如何看待这件事,这可以是作家的钱,也可以时读者的钱。在不通知作家和读者的情况下就停止试验,仍旧是错误的行为。

Readability只是做了解释试验失败的原因,而不是对他们所做错的是道歉,这样他们仍可以从客户那里得到钱而不用归还。

虽然事后Readability决定把钱捐献给非营利组织,来支持阅读和写作,但这并不能使所有人满意。把钱捐赠的确是个好的解决方法,但是没有对曾经的失败和错误的清除认识,没有对作者与读者诚心的致歉,这个问题仍会继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