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到底有什么用?
王根旺 王根旺

理想到底有什么用?

这个月,有一次中学同学聚会。

“鸡丁”寒窗苦读,在美国终于成功混到终身教授,压力顿消,这些年没少回国来上课做交流挣钱。这一次,更是偕妻儿老小一大家子光宗耀祖地回来了。原以为他读书这么多年,是不是都不谙世事了,没想到,就数他最热衷泡夜总会桑拿,看见小姐眼都直冒绿光。互相聊天,我们但凡说点创业、奋斗、追求梦想的事,再兼顾闲暇之余徒步户外或者参与点公益,都被他面露不屑冷嘲热讽地定性为“装X假打”。“鸡丁”说,什么学问、创业,都是扯淡,现实的生活就是挣钱发达、吃喝玩乐。

“老三”也发了,本科学锅炉,研究生读金融。在我们连啥是上证指数都搞不明白的时候,他就表示已经在股市上挣下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后来更不得了,他自己搞了投资公司,说只投快上市的公司(现在知道这叫PE),总之是发得不行了。人刚过四十,就大发感慨,说人这一辈子图个啥啊,齁累的还瞎奔什么呀,就多跟老同学混混聚聚得了。我们聚会,基本都是他招呼。

“快脚”也不错。他做点服装批发的买卖,十年搞下来,也有好几个档口了,天天打着小麻将,喝着小酒,到晚上一看短信就知道今天进账多少,都是现金,还不交税,不急不累一年下来也能挣个百八十万,又娶了个貌美小媳妇,马上抱儿子,小日子滋润得不行。“快脚”说,这社会是不咋样,天天吃拿卡要小老百姓,但千万别幼稚较劲生气,会做点,平时多走动着,逢年过节送着点,关键是政府各口都有个朋友,办事也不是太难。总之,再不痛快也不能叫板。

“砖头”人高马大风流倜傥,还特有思想,高中就跟我们喷哲学美学什么的。他大学学的建筑设计,当然毫无意外当了高富帅地产商。本以为意气风发,哪知道“砖头”被房地产市场调控搞得一头包,大吐苦水,说,房子不好卖,好地拿不着,差地不敢拿,工人不好招,政府也没少收拾他们。心力交瘁,白发丛生,觉得中国太危险,不能待了,手里的钱也毛得太厉害,撺掇着“鸡丁”赶紧给帮忙办移民转移资产。

环顾四周,发现最火的是“肚兜”。“肚兜”当年就一学习天才,从小一颗红心要报国,放着清华保送不要,非要考军校,一路苦读,破了一系列最年轻学术纪录,现在已经是响当当的学科带头人。“肚兜”依然勤奋,不管晚上还是周末,一打电话,从无例外都在办公室加班。他人原来特单纯朴实,对物质一点要求都没有,我时不时带他出来撮一顿再洗个澡,就能把他美得屁颠屁颠的。但自打去年有了行政职务,能开发票的地方都改他埋单了。为了跑项目,开始喝大酒,党校也结交了不少新朋友,分析起各大系统的人脉头头是道,让我刮目相看。“肚兜”党性很强,社会热点话题基本不插话,逼急了就表态:军人服从是天职,到时候党让干啥就干啥。

我嘛,算是最早下海做生意的(现在流行叫“创业”),在同学眼里也算早就发了的那种。现在重新创业,公司规模不大吧,累得贼死,风险还挺大,干成咋样不好说。众人不解,问我心里到底咋想的。

我问大家:你读书那会有没有什么理想?一下子,酒足饭饱的喧闹静下来。除了“肚兜”人尽皆知地打小就想做先进武器保家卫国之外,其他的也就能说说泡校花班花的事儿了。一整个晚上,我们喝着酒,绞尽脑汁,怎么也想不出年少时我们有过什么理想。

面对理想,我们这一代集体无语。幼儿园时,我们就被告知要乖,要听话,要善解大人的意,这样阿姨老师才会喜欢你。从上小学开始,我们就知道要好好学习,考试要得高分,要有好名次,这样我们才能进好初中。至于体育音乐绘画这些课,除非你想学这些专业,否则都是不重要的。终于,我们如愿考进了好高中。老师说,高中三年将决定你们一生的命运,所以你们需要放下一切杂念,拼命学习,考进如愿的大学,这样你们才可以真正放松。最后,我们如愿进了大学,开始发泄般地放纵自己。一切放纵似乎都只是为了证明,我们还有青春。很快,享受青春的时光转瞬即过,迈出大学校门,意味着我们要学会做一个社会人。我们要找一份体面的好工作,要赚钱,要买房买车,要恋爱,要结婚,要成家,否则过了30岁,你又会背上家族期待的目光。总之,我们必须要成功地攻克一个又一个既定目标,直到成为社会上公认的成功与体面。

好像这一切都是当然,没人提出过异议。难道说,这不是理想吗?

的确,我们从小就被赋予一个又一个目标,目不暇接又无比清晰,像是一颗颗鲜艳却廉价的玻璃珠子。但是,目标不等于理想。没有理想,就好像没有穿珠子的绳,玻璃珠那么耀眼,却无奈被装进社会的流水线,被快速批量生产为贪得无厌的空心人。我们的人生只能是一颗颗“目标珠子”,不能用“理想绳子”穿成“人生项链”吗?遗憾的是,在我们这个社会,谈机会大过谈理想。理想不仅不重要,甚至还成了迂腐的代名词。小时候,大人教育我们常说这句话:现实点,不要那么理想化。其实,每听到一次这句话,就意味着我们要放弃一个梦想。渐渐,我们的梦想功能萎缩,直至完全不会梦想。

有句挺著名的话: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的确,现实经常很残酷,我们在现实面前经常不得不屈服,因为我们首先得生存。创业也是这样,模式再完美,团队再豪华,产品再牛X,公司没钱了就得倒闭。这就是现实,怎么办?这种生死问题,不事到临头谁都没有标准答案。但至少,当我们面临生死抉择时可以想想,当初我们为何上路?

如果你创业就是为了赚大钱过好日子,那自然纠结少些。屈服、妥协、转型……怎么能活下来就怎么办,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果创业是源于一个理想,为了实现一个愿景,那就不同了。如果需要调整的东西已经背离你的初衷,那么再坚持,还有什么意义呢?曾经有朋友问我:为某种事业英勇地死去,还是为某种事业卑贱地活着,哪一种方式更值得称道?我当时的回答是:我不想死,我也不想卑贱,所以我可能选择对所谓事业的放弃。我忠实于自己的人生和价值观,而非所谓事业,更不关心别人是不是称道我。如果你理解这种选择的话,就不难理解Google当初为何选择暂时退出中国市场了。

理想有什么用?我想说,没有理想的现实可能是安全的,但更可能是空洞无味的;光有理想的生活的确是脆弱的,也容易受伤和夭折,但无论如何,现实也不应该是用来浇灭梦想的,现实也不是用来和理想对立的。

恰恰相反,如果你觉得现实很痛苦,那么理想就是现实的止痛药。我已决定勇敢前行,不枉此生。此刻,不妨问问自己:除了欲望之外,我还有什么梦想?

创业人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