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军东征的金钱动力
王根旺 王根旺

十字军东征的金钱动力

十字军东征一直是一段神秘的历史。历经两百年,动员了数百万人,跨越了欧、亚、非三大洲的一次战争,充满了背井离乡,血腥屠城,纸醉金迷。多年前,笔者曾游历耶路撒冷,也参观了多个十字军战场。陪同讲解的无论是阿拉伯人,天主教徒,基督教徒,还是非教徒的学者,都异口同声地谴责这个暴行及其对文明的摧残。翻阅了许多历史著作和资料,十字军东征仍有太多的迷思需要重新解读。

公元一千年之际,经历了罗马帝国衰落后的欧洲正在成为基督教的后院,宗教势力在与世俗权力争夺民众中取得上风。旨在回归宗教精神的克吕尼运动已经将欧洲民众的价值观和财富观紧密地与基督教教义和朝圣联系起来。在封建公国林立、乡村正在逐渐城市化的过程中,领土之争、宗教迫害和家族纷争使得大批骑士和农民流离失所,在欧洲不断迁徙求生。基督教声称的“千年末日”成为教徒和民众改变自己命运的历史机遇,到耶路撒冷朝圣成为必需的赎罪之路。

此时的基督教圣地耶路撒冷却已经被伊斯兰统治了三百多年,也同时成为伊斯兰教圣地。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两个世界彼此争夺领土已经在中欧拉锯了多年,形成了极深的宗教仇恨。伊斯兰教极端派在1009年出于报复摧毁了耶路撒冷的所有基督教堂和犹太教堂,并封锁了基督教徒的朝圣路线,又在1071年大败拜占庭帝国军队,使得后者不得不向罗马基督教廷求救。

尽管同样信奉基督教,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的拜占庭帝国与远在西方的罗马教廷,已经基于神学理念和权力争夺在1054年正式分道扬镳,形成东方的东正教和西方的天主教两系。拜占庭的求救正好给了罗马教廷一个绝好的机会大举东进。此外,已经皈依基督教的诺曼人刚刚从阿拉伯人手里夺回了西西里岛,意大利沿岸各个从事国际贸易的商人阶层和共和国舰队等都强烈渴望在地中海和阿拉伯人控制的红海建立政治和商业的优势,毕竟这是当时全世界最大的国际贸易中心。

就在这样的社会变化、种族冲突、宗教对立和商业期待等因素下,1095年,罗马教皇乌尔班二世分别在意大利和法国召开宗教大会,号召基督教徒以十字徽为标志组织圣战,向耶路撒冷进军,从伊斯兰教手中解放圣地。基督徒对伊斯兰教徒进行的长达二百年(1096 -1291)的宗教战争从此发动。尽管十字军以捍卫宗教和解放圣地为口号,但事实上却成为一场财富掠夺和领土瓜分的野蛮之旅。

十字军东征的组织是非常混乱的。除了法国、德国、英国和罗马教廷等由教皇和皇帝亲政所组成的正规部队有明确的土地掠夺和财富获取目的外,多数成员均是没落贵族骑士和流离失所的平民。几万人,几十万人出征,四面八方都向耶路撒冷进军,没有资金和后勤支持,甚至没有确定的行进路线和日程,完全靠沿途抢掠。得手了就给当地居民和城镇带来灭顶之灾,失败了便溃不成军任人宰割。1099年,十字军攻克耶路撒冷后,立即血腥屠城七天,杀死几万阿拉伯人和犹太人。1202年的第四次东征,罗马教徒甚至向同宗的东正教徒圣地君士坦丁堡下了毒手,再次血腥屠城,掠走无数金银财宝。1291年,在第九次东征时,耶路撒冷易手被阿拉伯人占领,标志十字军东征的失败。

十字军东征在西方历史上被视为野蛮的宗教冲突,臭名昭著,但在东西方文明的改变和彼此交流上却有不同解读。只要去过西西里岛和耶路撒冷,便可以看到一种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混合文化左右了服饰、习俗、商品、宗教、艺术、技术等各个领域。今天更多的历史学者认为,这次跨世纪跨区域的冲突和文明迁移事实上导致先进的东方文明真正进入欧洲,瓦解了领主封建制度,启发了文艺复兴,推动了商业与产业革命的兴起。

不过,本文更侧重在过去少有关注的货币财富力量上,这是驱动十字军东征的重要动力,而且长期被掩盖了。首先,中世纪后期的欧洲经济正在恢复,乡村经济向城镇经济过渡,商业市场需求更多的货币协助交换。但是,由于欧洲金矿储备枯竭,基督教会又将大量金银币融化改铸成金盘和教堂装饰品,银币成为主要流通货币,而且非常稀缺。最为活跃的意大利商人在欧洲南部和西西里地区从事国际贸易,与阿拉伯人交易商品,兑换金银币而成为富商,引起了欧洲各地骑士和王公的嫉恨与向往。东方黄金的传说和对暴富的憧憬一直是驱动大众参与十字军东征的最主要的动力。

其次,拜占庭帝国是曾长期控制地中海沿岸的超级大国,处于欧洲与伊斯兰世界的接壤地带,其货币是金币贝占特(Bezant),流通了五百年之久,主导欧洲与阿拉伯国家的贸易,也在欧洲各国成为币制稳定的硬通货,堪称中世纪的美元。同期与它相抗衡的另一个超级大国波斯王国则采用了同样历史悠久、稳定的银本位制度,控制了伊朗和伊拉克地区。这两个大国是当时世界上文明程度最高、财富最多的帝国,但在军事上却很落后,引起欧洲各国长期的垂涎。

第三,公元七世纪起,穆罕默德创立了伊斯兰教义,从麦地那起步建立起穆斯林帝国,在三百年间便吞并了波斯帝国并击败了拜占庭帝国,成为与基督教欧洲相持不下的新兴世界强国。阿拉伯人征服世界时同时继承了拜占庭和波斯两国的金银币本位制度,声称真主创造了黄金和白银这两种珍贵金属,用于衡量商品价值。除了在麦地那有金矿外,阿拉伯世界最重要的黄金来源却是非洲,而控制耶路撒冷和中东就可以扼住阿拉伯人的咽喉。

第四, 埃及在法蒂玛王朝时期(909-1171)成为亚洲、非洲和欧洲之间国际贸易的中心。源于苏丹的黄金在埃及被铸造成金币第纳尔,在阿拉伯和基督教地区广泛使用。来自国际贸易的税收成为中东和地中海地区最重要的财富来源。亚、非大陆之间的红海已经取代亚洲内陆的波斯湾成为当时最重要的国际贸易通道。这就是欧洲教廷、法德英皇帝和意大利商人们最关注的商业财富焦点。

最后,十字军东征失败,阿拉伯人最终牢牢控制了中东和红海,也扼守了地中海,欧洲人通向世界的咽喉要道始终不能通畅。在吸收了阿拉伯人和间接吸收中国文明后,欧洲掌握了算数、航海术、火药、印刷术等先进工具,提升了自己的竞争能力。他们终于另辟蹊径奔向东方世界,地理大发现的时代到来了。

(本文作者为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

创业人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