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医生:把诊所搬到手机上
i黑马 i黑马

春雨医生:把诊所搬到手机上

一年不到,张锐见了300多位医生,不为看病,而是说服他们在网络上开诊所。就像十多年前,马云说服中小卖家在淘宝上开网店一样,商店出售商品,诊所出售智力服务。张锐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闲置的医生资源能够为更多人所用,这位前网易副总编现在是春雨天下软件公司的创始人。

春雨不怕动了医院的奶酪吗?张锐自有边界——医院院墙内的事不做。“春雨既没有占用医院办公资源,又给医院带来好客户,这是一件多赢的事情。”张锐曾拜访过301、北京协和、北京妇产等医院的领导,请医生在网络上开诊所的想法并未受到阻拦。对于这个略显疯狂的提议,医生们一致表示赞同。截至5月底,已有160多个医生入驻春雨,成为首批春雨掌上医生。

有了这批医生,你登录春雨软件就能获得免费的问诊机会,向医生发送诊断数据,请求获取更进一步的诊疗建议。不过因为首批医生有限,春雨现在只有儿科、妇产科、内科三个科室的用户有提问权限,并且免费问诊名额每天只有200个。在每一个免费问诊背后,春雨都支付了一定的费用。这笔钱也许还很少,但这是对医生智力劳动的尊重。

在张锐看来,人的疼痛可以从低到高分成1—10个等级,疼痛大于6级,患者会进入医院就诊,而疼痛处于1-6级时,患者既不愿就医,又希望获得专业指导。据此,春雨首先开发出自诊功能,随后增加问诊功能,让患者既能得到专业咨询,又能在必要时转化成线下的就诊行为。

春雨现有的问诊模块是免费方式,这种烧钱的打法在互联网产业中并不新鲜,但长此以往却不可持续。春雨想做出一个平台,希望更多医生加入,因此必须考虑天使用户和边际成本。

下一步,春雨将尝试收费模式,在张锐看来,个性化的智力服务最好的定价方式就是“拍卖”。在春雨的平台上,你可以出价5元、10元、50元,请一个医生回答你的咨询,就像在医院挂号一样,医生也可以根据他所感兴趣的问题作答。“自主出价、自愿认领,这是一个自由交易的市场”,张锐说。“只有一种生意才是挣钱的生意,那就是帮人挣钱的生意,我们把这个平台做好,把7-10级的疼痛需求引导到线下,帮医生挣钱。”

今年年底前,春雨计划将问诊规模扩大到10个科室,天使医生数量达到300位,之后开放认证机制,通过中华医师协会等组织的认证,线下医生可加入线上春雨医生行列。在春雨的线上平台上,主治医生将和主任医生站在同一个起点上,都从最基础的春雨医生开始起步,根据其在春雨上的信用逐渐升级。

张锐知道这是一件很难的事,但支撑他坚持下去的是一个个鲜活的案例。一个准妈妈在春雨平台上将自己的症状及相关图片发送给了一位网络医生,45分钟后得到了“没事”的回复。一个网络工具的运用,不仅能让这位孕妇免受奔波之苦,也节约了大量时间和金钱成本,这就是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价值。

这一真实的案例,也让张锐获得了微软创新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