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维赌局失败已临近破产:靠政府输血艰难维生
王根旺 王根旺

赛维赌局失败已临近破产:靠政府输血艰难维生

这家以硅片业务起家拓展至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光伏制造商自2007年登陆纽交所后,厄运变开始尾随而来,疯狂扩张使得赛维逐步陷入不可自拔的债务危机之中。

环球企业家

作者:王思远 江潇

内容导读:【中国新能源明星陨落记】重债压身,工厂大面积停产,理论上已近破产的光伏巨头依靠政府输血艰难维生。真的大而不倒吗?它绑架了谁?

赛维LDK无疑正遭遇着成立七年来最危急的时刻。

这家以硅片业务起家拓展至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光伏制造商自2007年登陆纽交所后,厄运变开始尾随而来,疯狂扩张使得赛维逐步陷入不可自拔的债务危机之中。

赛维LDK 2011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赛维负债总额为302.30亿元,负债率达87.7%,其中短期债券就高达196.71亿元。

债务高筑,而其造血能力却如此不足。

《环球企业家》记者于7月22日、23日探访了赛维新余总部的生产基地、马洪多晶硅生产工厂、苏州组件生产厂,发现赛维除硅片业务外,其他生产环节的开工率均不足20%。位于新余马洪镇产能为1.5万吨/年的多晶硅工厂已经停产两个月;苏州产能800MW/年的组件厂已经停产半个月,现在消耗最后30MW的库存;产能为1.5GW/年的南昌组件生产基地现在每月产量仅20MW;新余的8条电池生产线已经停产6条,合肥的36条生产线已经停产32条;新余的11个切片车间也已经停产了1/4。

一边是岌岌可危的债务压力,一边是大面积停产的生产状况。在营收难以支撑赛维还债的情况下,新余市政府不得不为赛维输血维系其生存。

7月12日,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在其官方网站披露了该市第八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消息:“审议通过市人民政府有关将江西赛维LDK公司向华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华融信托”)偿还信托贷款的缺口资金纳入同期年度财政预算的议案。”消息一出,立刻引发了政府是否该为民营企业债务买单的大讨论。几天后,新余市政府从官方网站上撤掉了这条公告。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赛维于三年前在华融信托办理了一笔5亿元的信托业务,这笔资金于2012年6月29日到期,已由江西省财政“赛维LDK稳定发展基金”先行偿还。日前,赛维希望再向华融信托办理一笔新的5亿元信托业务。为了防范风险,华融信托开出了条件:新余市政府出具经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将该贷款还款计划列入财政预算的相关文件。

不过,将赛维LDK偿还信托贷款的缺口纳入同期年度财政预算的提请人,并非新余市政府,而是赛维LDK所在的新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当本刊记者向新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求证时,该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任光明表示,“企业有企业的运作规定,政府怎么能干涉企业的行为呢?企业应该按市场规则经营发展,该还债的还债。”任光明特地强调,政府不会为赛维还债。

然而另一新余市政府官员却描述了另外一个版本的故事。“赛维为新余是做了很大贡献的,解决了几万人的就业问题。保住赛维,就保住了新余这几万人的饭碗。”这一官员表示,“希望赛维能够撑下来,度过这个难关,不只是新余市的事情,整个江西省都达成了共识。”

除了解决就业,赛维还曾为新余的当地财政贡献良多。“以往效益好的时候,赛维每年可以缴纳9、10个亿的税收,这相当于新余两个县的全年财政收入了。” 新余市地税相关负责人说,“政府多给赛维一些帮助也能理解,当然在帮助方式上还需要商议。”

赛富基金合伙人闫焱曾炮轰过赛维,称赛维在财务上已经破产,目前的行尸走肉只不过是政府在用纳税人的钱为其输着血:电价补贴、低息贷款、无偿的土地和免费的排污。

光伏产业高峰期时,地方政府争抢项目,提供电价、土地优惠政策和配套资金。在政府强大助推之下,这一产业高速狂奔。而赛维的四处扩张,恰逢2011年欧债危机的冲击、光伏补贴的减少、美国“双反”等恶劣生存环境,这家号称“江西第一大能源公司”、“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硅片制造商”,深陷债务危机不能自拔。目前,这家依靠政府扶持快速崛起的光伏制造商,只能依赖政府输血艰难求生。.

失意多晶硅

彭小峰,赛维的缔造者,现在是光伏行业中最焦头烂额之人。

这位37岁江西吉安人做劳保用品起家,之后创办赛维曾一度到达过巅峰时刻。赛维曾是全球最大硅片生产商,彭小峰也曾以个人财富270亿元一度跃居为新能源首富。

2005年,时任江西省新余市市长的汪德和主动邀请彭小峰把光伏生产基地设在新余。彭小峰提出条件,政府解决2亿配套资金以及0.4元/度的优惠电价。新余政府答应解决后,赛维落户于此。

2亿元的配套资金,对于这个江西省中部的三线城市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纵观2004年全年,新余市的财政总收入才为18.2亿元。为了解决扶持赛维2亿元的资金问题,汪德和四方周旋,最终以新余市财政做担保,找到江西国际信托通过信托产品融得1亿元,剩下1亿元则由江西省财政、新余市财政、银行贷款等款项“贴补而得”。

“最早那2亿元是政府借给赛维的,他们早就还清了,利息也是照付的。”七年后的今天,新余一政府官员称。不过他坦承,当时2亿元配套资金的确对赛维形成了关键的助推力量。

2006年7月,在正式投产后不久,赛维迅速获得了1500万美元的第一轮融资。之后又分别在8月和年底完成了金额为4800万美元和2250万美元的第二轮和第三轮融资。短短半年时间,赛维共筹集资金8850万美元,投资者包括法国Natixis银行、鼎晖投资、NBP基金等。

有了这三轮资金的注入,2007年,赛维LDK以“超越光速”的发展速度成功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此次IPO,赛维共发行1738.4万股ADS,每股售价27美元,IPO融资高达4.69亿美元。而赛维的投资者在此过程中也获得了不错的回报——Natixis银行出售股票56万股,套现1512万美元;鼎晖出售股票75万股,套现2025万美元。

一个小插曲是,赛维上市后不到半年,一封在华尔街散发的检举信,指控赛维存在虚报库存问题,引发赛维股价下跌50%,华尔街的投资者和分析师开始质疑赛维的诚信。

7月22日晚9点,本刊记者来到赛维新余总部硅片厂这个彭小峰起家的地方。在四号生产车间(铸锭+切片)里,一工人正在称硅锭的重量,另外一人在冲水清扫车间地面,铸锭炉亮着绿色,显示正常生产,然而在切片管理看板上,39台切片机中有13台切片机旁标记着“停机”。 “11个切片车间,8个铸锭车间,大概各停了1/4的产线。”一赛维工人说。

硅片是赛维的起家业务,也是产能曾一度跃为全球之首的业务。即便赛维硅片业务部分停产,75%的开工率,已经是赛维所有生产环节中表现最佳的环节。

最让投资者失意、让彭小峰处于被动局面的,无疑是赛维在2008年拿120亿元向上游进军的产能规划超过2万吨/年的多晶硅环节。

距离赛维江西新余总部几公里有一个叫马洪的镇子,赛维的多晶硅工厂建于此地,这里原来有两座山丘,彭小峰用了15天时间便将这里夷为平地,开始建设产能为1.5万吨/年的工厂。

7月22日下午六点,当本刊记者到达马洪多晶硅工厂侧门时,距离侧门不到十米的银色管道异常安静。一名女性保安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听到动静后出来让记者离开,“已经停产了。”她说。

记者辗转来到马洪多晶硅工厂正门,正对大门有三个巨大白罐。“若正常生产,白罐上会冒出白烟的。”赛维多晶硅工厂一离职工人说。然而此时白罐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工厂仍在运转生产。一位居住在马洪多晶硅工厂附近的居民告诉本刊记者,“已经停产两个月了。”以前工厂生产时发出的轰鸣声,他从六月份起就没有听到过。

江西萍乡人李怀(化名)在2009年冬天加入赛维,操作马洪多晶硅工厂的冷化机。李怀加入的时间点,正是生产的鼎盛时期,赛维计划上马第三条5000吨/年的多晶硅生产线时,因此大量招工,多晶硅工厂单从萍乡招人的数量就超过了1000人。

彼时,两条5000吨/年的生产线已经建好,三班工人按8小时工作时间倒班保证设备24小时生产。李怀回忆,这样的生产状况从2009年11月一直持续到2010年4月。在仓库看到出货量数据的李怀告诉本刊记者,顶峰时期的出货量约为700-800吨/月。

情况在2010年下半年开始发生变化。最让工人头疼的是安全问题,运行了一年多的设备开始出现老化,出现三氯氢硅和四氯化硅两种有毒气体泄漏的事故。

“平均一到两个月就发生一次泄漏,最多时一个月紧急撤离过8次。”李怀说。

除了发生泄漏问题,生产状况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赛维切入多晶硅环节在2008年,当时全球多晶硅价格一路飙升至400美元/kg,赛维的设计成本为25美元/kg,投产后的利润空间巨大。

然而马洪多晶硅工厂还在建设期,全球多晶硅价格就一路跌落,最低跌至25美元/kg。同时,赛维多晶硅工厂成本并没有如预期控制得好。马洪多晶硅工厂开工率最高时没有超过30%,业内估算赛维的多晶硅成本为40美元/kg。

2010年6月,第二条5000吨/年的生产线停掉,第三条线依然没建好。李怀介绍,2010年下半年开始,马洪多晶硅工厂的产量约100吨/月,到2011年年底,产量不会超过12吨/月。

2010年4月,马洪多晶硅工厂顶峰时期有4000名工人,到李怀2011年底离开的时候,已经不到1000人。

2012年年中,马洪多晶硅工厂彻底停产。

“马洪这边当初120亿的投入太大了,自从投产开始基本没有盈利过。”赛维内部员工王雨(化名)称,“虽然设计产能有1.5万吨,但是从来没有满产过。”

120亿元的巨额投入让赛维不堪重负。其间的2009年11月,因资金紧张赛维曾将1.5万吨多晶硅项目15%的股份转让给江西国际信托,作价15亿元。这是赛维资金遇到困难时,江西国际信托第二次“出手援助”。2011年1月,赛维宣布将15%的股份赎回。

彭小峰更长远的计划是将多晶硅业务分拆成立子公司,单独赴港上市,由此一劳永逸地解决债务问题。于是,同一时间,国开金融、建银国际下属投资公司以及另一银行的下属投资基金三家机构对赛维投资2.4亿美元,换取赛维LDK硅料及化学品科技有限公司18.46%的股权,以期待多晶硅业务能在香港上市。然而最终赛维多晶硅业务并没有上市成功。

失败的赌局

除了多晶硅项目,彭小峰在2008年还有一个大赌局,就是投资25亿美元的苏州百世德项目。现在来看,四年前的两个赌局均以失败告终。

百世德于2008年2月成立,注册于开曼群岛,彭小峰以个人、家族名义投资25亿美元,百世德的股东就是此前彭小峰做劳保用品时的柳新集团。百世德以外资独资身份进入苏州,建设总占地面积300亩。成立之初,曾与美国应用材料公司签订了一张19亿美元的设备供货合同,包括晶硅组件厂和薄膜厂。2010年百世德的组件厂被赛维收购。

当本刊记者于7月23日到达位于苏州吴中区赛维组件工厂时,工厂大门已经被一辆柳工(11.49,0.13,1.14%)的起重车横放堵死。工厂库房内堆满装箱的组件,玻璃放置区中有一半空间也存放着组件。工厂内只有零星三人在园区过道清点库存。仓库和生产车间均无一人,组件生产车间的层压机和焊接线全部关停。

在园区清点库存的员工告诉本刊记者,苏州组件厂已经停产半个月。“听我们头说,苏州吴中区政府和江西省政府在商量,究竟是让赛维破产还是找人收购。”他说,这一产能为800MW/年的苏州组件厂正消耗最后30MW的库存,由于赛维欠装修公司钱太久,大门已被数次堵死。

百世德薄膜生产基地仅与赛维苏州组件厂一条马路之隔,到目前为止,厂房仍只建了一半,搭好了钢结构。因为晶硅价格的快速跌落,薄膜没有生存空间,整个薄膜工厂只有一个钢结构的壳子孤零零地立在已经停产的组件工厂的对面。

在彭小峰豪赌发展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银行找上门来。2005年,赛维刚成立时并无任何银行短期贷款,然而2008年年底,赛维的银行短期贷款已经达到6.7亿美元。

除了苏州外,赛维在南昌还有一条2009年投产的1.5GW/年产能的组件生产线,目前南昌组件工厂的生产情况是,由于国内订单还不错,设备能够全部开启生产,但由于没有钱买生产所需的辅料,产量无法做大,约20MW/月的生产产量。

整个赛维组件产线的开工率仅为16%。

多晶硅和百世德的豪赌后,赛维在2010年将产业链环节拓展到电池片,生产基地设在合肥,这一举措曾让新余和南昌市政府非常不满。2010年8月12号,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合肥)有限公司成立庆典的前三天,新余高新开发区和南昌高新开发区的官员才获得消息,此前彭小峰与合肥市政府的商榷以及在合肥设立生产基地的事情一直在秘密推进。新余和南昌市官员赶到合肥质问彭小峰,“为何将如此大的投资放在合肥而不是江西?”

一位曾参与赛维合肥子公司成立的赛维离职中层称,合肥市政府没有给赛维电价和土地价格的优惠,但是在创立初始给了25亿元的配套资金。赛维在合肥投资建厂的投资全部是合肥市政府出面组织了几家银行为赛维贷款而得。

目前合肥生产基地的情况是,36条电池生产线停产32条。组件产线刚刚开始试产,生产量很小。赛维在新余总部生产基地中有8条电池生产线,其中有6条停产。整个赛维电池产线的开工率仅13.6%。

赛维LDK新闻发言人李龙吉告诉本刊记者,“赛维生产和经营情况正常,按照计划任务稳步执行。”针对本刊记者提出大面积停产原因的问题,截至报道刊发前,仍未收到赛维的正面回复。

从2008年到2010年,赛维的扩张速度之快有目共睹,三年间的资产规模分别为33.73亿美元、43.84亿美元、54.92亿美元,负债分别为25.83亿美元、35.07亿美元、44.72亿美元,负债率分别为76.59%、80.00%、81.43%。而同期,江西赛维的主要竞争对手保利协鑫的负债率则分别为109.5%(经重列)、53.3%、56.9%。

七年之痒

据接近彭小峰的人士透露,最初彭小峰的规划是,硅片业务在美国上市(2007年成功上市),多晶硅业务在香港上市,电池和组件业务在国内上市。

一位光伏分析师认为,彭小峰运气太差,赛维想拆分多晶硅业务在香港上市,从递交文件之后,多晶硅价格一路下跌,2011年底多晶硅价格为25美元/kg,低于赛维生产成本40美元/kg。“要是赛维提前三个月启动硅料上市,情况可能就会不一样。”这位分析师说。

自从2011年多晶硅业务在香港上市失败之后,赛维就非常被动。虽然彭小峰一再宣称继续启动硅料的上市计划,但是多晶硅工厂技术和安全问题依然存在,且赛维内部都认为120亿的多晶硅投资是个“无底洞”,很难收回来。

i美股分析师王毓明认为,彭小峰尝到了在硅片业务中“大规模快速占领市场”的甜头,而且想要将这种模式复制到多晶硅行业中,然而风险极大。多晶硅对于彭小峰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化工业,而且与硅片、电池片、组件产业中核心技术掌握在设备商和关键原料供应商中不同,多晶硅行业中真正的技术掌握在德国瓦克、美国Hemlock这样的生产商中,这些都是赛维在多晶硅行业直接竞争对手,核心技术必须依靠生产经验逐渐累积。

以保利协鑫为例,第一期多晶硅项目只有1500吨,现在6.5万吨/年产能由八期工程逐渐累积,中间逐步更新工艺和设备,甚至自身参与核心设备的设计和制造,以此来降低成本。

然而赛维一开始就进行1.5万吨/年产能的建设,忽视了多晶硅行业对于生产管理和运营的高要求。而且多晶硅工厂的建设成本逐年降低,王毓明介绍,2008年建设成本超过100美元/kg,去年建设成本仅30美元/kg。

2010年,光伏市场最好的环境下,整个产业的毛利率能够超过30%。“现在的市场情况是毛利率为正就很不错了,赛维依靠规模快速做大占领市场的思路,若放在市场环境好的时候可行,但在现在这个时期失效了,而且局面玩得太大,转不过来。”王毓明说。

与此同时,赛维从银行方面的贷款款项也成几何倍数增长。“有些银行最初是因为看到政府支持赛维,所以贷给他们,后来发现赛维效益不错,也会主动上门找赛维放贷款,根本不用赛维来求我们。”某国有银行一位客户经理告诉本刊记者。

赛维2011年12月份公布的2011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此项中期票据也是为了解决资金链问题而发行,所筹资金用于偿还银行借款,此票据并无担保)显示,截至2011年3月,赛维从国内银行贷款共约152.04亿元。其中,中国银37亿元,国家开发银行27.4亿元,招商银行约24.8亿元,中国农业银行约22亿元。赛维尚有101.65亿元授信额度未使用。

最新情况是,根据赛维公布的2012年第一季度报显示,截至一季度,赛维的负债约60亿美元,负债率接近90%。其中短期债务高达22.5亿美元。

自2005年成立,赛维正在经受它的七年之痒。

一位赛维离职主管说,“债务问题都是表象,最大的问题在于内部管理。”派系斗争使得赛维内耗过大,企业内部无法合力来完成事情,彭小峰唯一能做的就是平衡。赛维创始初期就与彭小峰并肩战斗的公司执行董事和战略执行副总裁邵永刚也在今年6月份选择了离职。

“赛维内部的组织结构有问题,各个部门相互牵制,相互扯皮。”一位赛维离职中层说。

比如,赛维的工程事业部由常务副总裁朱良保主管,最早是由位于新余的赛维LDK光伏科技工程有限公司处理相关业务。但是为了制衡,彭小峰又主导在合肥成立了赛维LDK太阳能电力集团,由赛维太阳能工程技术公司总经理薛怀斌负责具体事务,薛可以直接向彭小峰汇报。

而李怀离开,除了开工不足导致薪酬降低之外,另一重要原因是他对于自己在赛维的发展感到“毫无希望”。马洪多晶硅工厂很多中层管理人员来自新余第二化工厂,在晋升时新余本地人或从新余第二化工厂过来的人会受到更多优待。像李怀这样认真、本分工作的外地人根本没有任何晋升的可能性。

“LDK的根基就像个国企,因为LDK多数人是从新余的国企来的,新钢、二化、钢丝厂等。”赛维离职中层说。

这是赛维内部管理问题的一个缩影。仅成立七年,由于快速扩张使得赛维过早地患上了大公司病,垂直体系冗长,内部派系斗争激烈,同一管理工作彭小峰会安排两个人来做,彼此制衡。

除此之外,人力成本的过度浪费也是造成赛维经营状况不良的重要原因之一。“此前赛维有非常多的冗余人员,但是几乎从不裁员,这就是彭小峰和政府之间达成的协议,有就业指标任务的。”

大而不能倒?

彭小峰曾经以打造全产业链为荣,但是他所希冀依靠速度和规模将竞争对手甩在身后的美好愿望并没有实现,相反却因为过度扩张而失控。一个又一个新项目所造就的资金吞噬器,让赛维负债繁重、资金链无比紧张。地方政府的助推和彭小峰个人的野心将赛维推至悬崖边上。

本刊记者从税务部门了解到,今年赛维总部1-6月申报销售收入16.5亿元,同比减少51.8亿元,下降75.8%;留抵增值税3454万元,企业亏损达10.2亿元,没有实现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仅入库代扣代缴企业所得税149万元,同比减少2.56亿元,下降99.4%。

在赛维硅片厂工作的张华(化名)告诉本刊记者:“2个月没发工资了,很多工人都在放大假,或者来厂里上行政班。”前述员工王雨则说,“工资拿不到,手上只有一些赛维的股权,但是现在股价都快跌没了,非常后悔……”2007年9月27日,赛维的股价一度飙升至76.75美元,这也是赛维LDK的历史最高股价,“那时候厂里可诞生了不少百万富翁、千万富翁。”而2012年7月26日,赛维LDK的收盘价仅为1.59美元。

除了拖欠员工工资之外,赛维大大小小的上下游经销商也都叫苦不迭——赛维的设备器材供应商们甚至在互联网上组建了一个“江西赛维LDK-欠款群”。“里面都是赛维拖欠款项的供应商们,有的欠款3、5万,有的上千万,好多小公司都被他们拖垮了。”欠款群中一位石墨毡供应商表示,光是赛维拖欠三氯氢硅供应商的款项就达2亿以上。

同样饱受“被欠款”之苦的还有新余市赣西供电局。2009年,赣西供电局共计为赛维建成投产了7座110千伏变电站,号称“为赛维保驾护航”,如今却由于赛维拖欠巨额电费,不得不拉闸限电。“总部硅片厂的3座变电站已经关了一座。”一赛维工人说。

不过在职员工和上下游经销商也都明白,“如果赛维有钱了,肯定是先还银行贷款,我们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的确,在整个债务链条中,比重最大、最为紧张的当属各大银行。

“早先我们是非常想给赛维放贷款,那时候企业效益好。现在,我们是想撤也撤不走啊。”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有银行职员表示。

事实上,许多当地银行身不由己。据江西省内某银行人士透露,江西省政府之前已经给他们通过气,“不抽贷,不提高利率,尽可能支持赛维”,“银行之间已经有了某种默契,大家都不希望赛维最后出问题,毕竟这对所有银行来说都是灾难”。然而面对无法自我造血的赛维,贷款如何偿还?

“我们行应该不会再给他们新增贷款了,我们不会做最后兜底风险的人。但是某些商业银行,也有可能在政府的主导下继续输血。”某银行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在走访新余市政府部门时,听到最多的就是,“赛维是不会倒闭的”。至于解困方法,“可能重组,或者被收购,或者发债券、信托,企业融资的方式还是很多的”。

当地税务局人士称,“赛维是江西省的‘明星企业’,既贡献了大额税收,又解决了2万余人的就业问题”,“光靠新余市政府也不行,还要靠省政府。”

而新余市高新开发区工作人员则说,“赛维最大的可能性是重组,不过这个还需要和彭小峰谈。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由省内企业接手的可能性不太大,因为赛维盘子太大了。”在江西省,规模做到像赛维如此之大的企业屈指可数,“能接手的也只有江西铜业(21.50,1.05,5.13%)、新余钢铁了,但是怕赛维把他们拖垮了”。

可以确认的是,赛维高层最近都没有待在新余总部,而是在全国各地谈融资,江西省政府也在为赛维牵头引线。

7月26日,记者在截稿前刚刚接到一位赛维员工的电话,“我们刚刚发工资了,看来是融到钱了!”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赛维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