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D行业又现倒闭:安迪光电申请破产 传老板跑路
王根旺 王根旺

LED行业又现倒闭:安迪光电申请破产 传老板跑路

但另一方面,“安迪光电一直在高负债运行,银行借款用于扩大生产厂房、购买设备以及技术研发,资金链紧张问题一直都存在。”该业内人士称,安迪光电自称公司占地面积达到53000平方米。

每日经济新闻

新兴照明产业LED的“灰暗”样本:过度扩张销售不畅 宁波安迪光电申请破产
  安迪光电要破产了,老板严伟峰跑路了,近日,这则消息像炸开了锅一样在东海之滨的浙江宁波迅速传开。

曾经备受瞩目的LED新兴产业因为又一家企业的濒临倒闭激起千层浪,继去年以来,钧多立、博伦特和愿景光电子陷入破产泥潭后,这股“悲情”从广东弥漫至浙江,如今,宁波安迪光电科技有限公司 (以下称“安迪光电”)似乎走到了穷途末路。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日(8月6日)从宁波市辖内的余姚市获悉,安迪光电目前已申请破产,法院已于7月份受理债务人破产申请,有关部门正按程序处置中。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句话用来描述当前的LED行业再合适不过了。一边是有政府作为推手,利好政策频出,国内整个LED产业发展马不停蹄;一边则是经济增速下滑,行业产能过剩,苦苦支撑的中小企业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

安迪光电申请破产

7月下旬的宁波工业重镇余姚,35摄氏度高温带来的燥热袭击着这个云集中小制造企业城市的各个角度。

早在今年5月份,互联网上就有网友发帖称,“宁波安迪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欠员工4个月工资,董事长严伟峰已经跑路”,该网友还称,“去年3月份就欠债2亿,大概三个月就换一次总监,电费都欠了10多万,估计是撑不下去了”。

7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余姚市兰江街道工业功能区的安迪光电现场,进口大门紧锁,整个厂房空荡荡的,进口处大门张贴着6月份由余姚市自来水有限公司发出的因未缴清水费和逾期欠缴违约金停止(中止)供水的通知单,一张消防表水费用是170多元,一张则是生活用水费用2817元。

“5月21日,就已经被接管了。”现场自称为代表当地政府部门接手看管厂房的值班人员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说,安迪光电整个厂房空无一人,工人都走了,在进口处内侧张贴着工人申请工资的通知说明,“这些用于工资的钱都是政府前期垫进去的”。

昨日(8月6日),安迪光电所在的兰江街道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出示的《宁波安迪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目前情况说明》显示,由于该企业投入过度扩张、销售增长不快、财务成本较高等因素,造成企业经营困难,资不抵债,目前企业已申请破产,法院已于7月份受理债务人破产申请,有关部门正按程序处置中。

“摊子铺得太大,库存的产品半成品积压较多。”浙江省照明电器协会理事长翁茂源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LED行业产品技术更新很快,如果产品销售不畅,积压更多,3~6个月内不能销售,新的产品就会淘汰原来的产品,经销商就会退货给企业,造成较大的资金链问题。

曾是明星企业

7月27日傍晚,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记者看到,安迪光电虽已濒临破产,矗立在从往返于杭州与宁波的杭甬高速旁的安迪光电“LED照明集成供应商”巨幅企业形象广告牌仍然突出地矗立着。

安迪光电2009年加入宁波市照明电器行业协会,宁波市照明电器行业协会王林康秘书长表示,安迪光电的年产值约在1亿~2亿元。余姚市兰江街道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年,安迪光电销售4000万元左右,税收近百万元,其产品既有内销,也有外销。

对于安迪光电法人代表严伟峰是否“跑路”,以及截至目前该公司所涉及的债务数额等问题,余姚市方面未予回复。

此前有媒体援引余姚市兰江街道消息称,安迪光电由于企业资金紧张,职工工资只支付到今年的1月份,已无能力支付,但严伟峰并未跑路,政府已要求严伟峰不能出境,且由其控制的多家企业借款近3亿元,面临倒闭。

工商资料显示,严伟峰2005年注册成立安迪光电公司,属于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法人独资)公司,公司官网显示,该公司注册资金1098万美元。在新兴的LED照明领域,说安迪光电是耀眼的明星企业并不为过,曾先后因为技术创新获得不少荣誉。

公开报道显示,宁波安迪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曾以“用于制造发光二极管封装用胶水的有机硅组合物”、“太阳能LED照明装置及太阳能电池”等两项技术成果,分获宁波市2011年发明创新奖银奖和铜奖,以及荣获余姚市兰江街道2011年度十佳创新创优企业。宁波市照明行业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目前安迪光电在LED封装及照明应用领域注册的国内外专利已经超过200件,2008年曾被评为年度省级专利示范企业。

但另一方面,“安迪光电一直在高负债运行,银行借款用于扩大生产厂房、购买设备以及技术研发,资金链紧张问题一直都存在。”该业内人士称,安迪光电自称公司占地面积达到53000平方米。

“产品有知名度,但市场接受程度似乎并不高。”一位曾在安迪光电从事华东区域市场开拓的人士称。公开资料显示,安迪光电主要通过江苏、山东等地市场扩展。

就在被传出老板跑路、经营状况陷入危机前夕,安迪光电刚参加了两年一届,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国际照明灯饰贸易展览会之一的德国法兰克福照明展,向外界传递自己的产品。安迪光电称,展会上,公司最新开发的轨道灯、面板灯、新款筒灯,广受客户的赞许。展会的6天时间内,共接待了约600多位客户。

如今,摆在安迪光电面前的却是:法院已经对安迪光电申请破产立案受理并裁定,由余姚法院按程序处置。

浙江星韵律师事务所律师、浙江省律协企业重整及破产管理业务委员会委员童卫华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称,当企业资不抵债时,公司管理层可以向法院申请破产,立案受理后法院可以指定辖区法院具体执行,而法院可以指定第三方管理人,根据企业的资债情况进行重组、和解或清算。

根据相关规定,企业破产一旦申请获得法院批准,则债权人就不能向破产企业催逼债务,法律允许由同一个企业的管理层向债权人提出一个重组方案,延期归还债务,停止发放股息,暂停支付债务本钱,只支付利息,削减无担保的债权。

行业整体利润下滑

安迪光电的濒临倒闭引发业内关注。微博认证为中国照明电器协会官方网站中国之光网商务总监、副总经理丁建华表示,目前LED行业过热,企业想生存光凭概念不行,还须有过硬的产品和创新能力。也有网友称,代工封装,没有核心竞争力,结果可以预见。

据介绍,安迪光电在整个产业链中从事LED封装及应用照明领域,目前LED行业主要分为上游的芯片制造、中游的封装以及下游的应用领域,“产业链的利润70%集中在上游,中下游利润都不高,与此同时,愈演愈烈的价格战也让本来就不高的利润率进一步压缩。”

宁波升谱光电半导体有限公司尹辉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由于下游应用照明进入门槛低,竞争更加激烈,且质量参差不齐。

安迪光电所在的宁波是全国重要的灯具生产和出口基地,近年来发展“如火如荼”,产值超过了100亿元,增长率近60%,目前全市有LED照明及相关制造企业1000余家。但在当地一篇题为《宁波LED照明:繁荣背后期待新突破》的文中称,传统灯具的制造经验和技术优势为LED照明产业的迅速崛起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不可否认的是,上游核心技术缺乏、配套产业不健全等弱点也成为产业发展的主要瓶颈,在成本大幅上涨、国外壁垒层出不穷等多重压力下,宁波LED照明产业正在期待新的突破。

“虽然LED行业发展得到政府部门的有力推动,但相对于广东省内城市,当地扶持力度并不大。”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不少业内人士表示。

“前景诱人,现状忧人”,对于眼前动荡的市场,翁茂源如是说。众多企业盲目跟风进入LED产业,令大部分企业过早陷入产能过剩的怪圈,眼下不少企业的订单在减少。而在尹辉看来,由于LED上游的巨大投入,导致产能严重过剩,今年随着产能的大量释放,在第一季度表现更加明显。

高工LED产业研究所 (GLII)统计数据显示,除了雷曼光电净利润较去年微幅上涨0.15%,国星光电、鸿利光电、瑞丰光电三家公司今年一季度的净利润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虽然LED产业在低利润中前行,但热潮仍不减。数据显示,2012年,LED行业在资本市场上掀起的上市热潮仍在持续着。仅今年一季度,已经上市和过会待发的LED企业已有8家,其中在3月份上市和过会的就有6家。同时,正在排队等待上市的LED企业也不在少数。

安迪光电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