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袖不是比出来的!
i黑马 i黑马

领袖不是比出来的!

芬兰是北欧国家里面经济实力最弱的,若以Purchasing Power Parity (购买力平价,也就是把物价列入考量)去计算2011年人均GDP (生产毛额),芬兰的$36,700甚至落后于台湾的$38,200。他们的人口只有540万,连台湾省的1/4都不到,这样的国家,有什么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有,那就是「软体业」。光光是近20年来,芬兰就孕育了三个影响全世界上亿人的软件。首先是Linus Torvalds (上图左一)主导的Linux自由软体,然后是Nokia手机上的作业系统,最后是Rovio的Angry Birds系列游戏。也就是说,无论是PC、手机,乃至于现在的App时代,芬兰都在全世界的软体版图,占有非常重要的执牛耳地位。

这绝对不是巧合,因为软件正是芬兰政府的重点发展项目— 不,重点发展并不是政府出来领导的意思,重点发展是从国民教育开始,就着重培养“具创造力”的人才的意思。事实上,要发展软体产业,政府有没有出来领导根本不重要,因为软体不需要大量的资本支出,相反的,就跟发展音乐、艺术等任何“知识密集”产业一样,软体需要的是能够“创造新知识”的人才,所以人才政策才是重点。矽谷靠的是吸引全美国、全世界的顶尖软体人才加入,而芬兰靠的,则是在自己国家内培养出全世界顶尖的软体人才。

所以在这PC产业逐渐迈入黄昏的时代,台湾要能够发展出世界一流的软体产业来取而代之,短期内,我们需要要求政府在人才政策上学习新加坡的积极、开放态度。而长期而言,就是要从教育的根本改革起。

当然教育有太多可以讲的地方,而且我承认不是最有研究的人,但光是看看芬兰教育部国际交流中心主任Pasi Sahlberg访美时的分享,你就知道他们在国民教育上的观念有多么的先进,他说在芬兰:

他们没有私立学校,所有学校都是公立,而且不用学费

国民教育老师,领得是非常优渥的薪资,在社会上有崇高的地位

相对的,教师的进入门槛极高,责任也非常重大

虽然极少标准化测试,但教师被训练能够独立评量学生的成长进度

更重要的是,当我们的教育从小教导学生去争取那“唯一”的冠军,挤进那几道“窄门”,芬兰的教育从小教导学生的是合作,他们甚至连“学校排行榜”都没有。事实上,自从1980 年代开始,芬兰的教育理念就是每个小孩都有一模一样的学习“机会”,无论他的出身是富裕或是贫穷。

我想,芬兰能够连续创造出这么多世界一流的软体,绝对不是奇迹。在工业革命的尾声,我们的国民教育必须要重新被思考。如何才能培养出富有创造力的国民, 是我们的教育改革必须研究的最重要课题。芬兰的经验,或许才是我们政府应该认真见贤思齐的典范。


___

欢迎你“留下”来当我的好朋友:在Facebook上追踪MR JAMIE

(Photo via jdhancock , CC License)

Via i黑马 By mrjamie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mrjamie

(注:本文作者是著名独立博主是mrjamie原文 i黑马诚邀独立博主入驻i黑马专栏,联系请私信@老雅痞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