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找VC融资。但不丧失自己的灵魂?
i黑马 i黑马

如何找VC融资。但不丧失自己的灵魂?

 

风险资本的生态系统里有很多秘密。风投博主的涌现,尤其是联合广场风险投资公司的弗雷德·威尔逊,由企业家变成vc的马克?苏斯特和铸造集团的布拉德·菲尔德,是受欢迎的第一步。他们为崭露头角的企业家展现了风投世界的图景。但他们是规则的例外,在大多数情况下,风投公司不愿那些企业家知道自己的是如何操作着一个简单的工作在挣钱:因为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们从中获益很多。

我的公司,巴迪媒体,上个月融资2800万美元。现在我已经关闭了给三个不同的公司的10轮融资。最近发生的事仍然历历在目,所以我决定利用我的经验将VC联盟募款的过程公开化。撩开融资过程的窗帘,将帮助企业家创造一个有更多投资价值的公司,继而可以长成大型企业。这对创始人来说是有好处的,也有利于国家的经济,有助于快速创造就业机会和持续创新。

下面是对一个筹款人的剖析。我想出了八个教训,所有这些应该能帮助企业家——其中一些对VC也有帮助。如果你只是想要核心观点的话,它们是:

1、思考一下你想从那种人那里获得融资

2、记住VC就是驼兽

3、和合作人建立联系

4、避免先上车后补票的婚姻

5、要有怀疑精神,别总是相信VC

6、对VC们:很好,你才会做得好

7、意识到估值不是唯一的事

8、向合伙人筹钱的时候想清楚

但我建议你阅读一下这则写给即将进入VC星系的企业家的指南。

自从三年前成立巴迪传媒以来,差不多每个周,我都会收到一封来自寻找投资的新基金的电子邮件或电话。今年7月,我在两个周内从三个主要的后期风险投资基金以及两个对冲基金的投资中获得了很大的收益的时候,这样的事就变本加厉了。这些投资者不只是进行实地调查,而且他们都做了研究,主动寻找可以投资我的公司的空间。

在7月29日的巴迪媒体董事会议上,因为一些原因我提议增加额外的投资。具体来说,我们主攻的行业——帮助企业在大型社交网站,比如Facebook和Twitter上打开市场的工具和平台领域——正在升温。虽然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什么竞争对手,但是不久的将来,大公司肯定会进入这个领域。

与此同时,我们的收入和现金流都急剧增加,就像我们的员工数量一样。尽管是现金流很正常,但是,我们已经达到了一个公司发展的节点:我们不得不决定是要卖掉公司谋求逐步增长呢,还是集资强力扩张我们的市场。

如果巴迪媒体是我和我妻子Kass第一个创立的公司,那么或许我们会买了它。但我们强烈的感觉到这仅仅是个开始。我们想要继续下去。董事会同意我们的提议,批准了一项1000万美元到2000万美元的募捐,不过有条件,但是我同意了。第一:寻找的投资人不能很多,规模只能控制在(35家公司)第二:要与每个公司签署 NDA保密协议(这是我通常不建议做的)第三:我们都赞同让投资公司进入公司的流程中。

筹集资金不是目的本身。最终的目的是想要创造一个大公司,然后以更高的价格上市,或者卖掉。在我还是西北大学二年级学生的时候,我已经启动并运行了一家科技公司,已经观察到了一个新兴的技术出来之后要经历的循环——从AOL的拨号上网业务到谷歌的上下文驱动的广告模式。

这个循环是这样的:仅有的一家公司被资助,之后风投公司熟悉了项目以及创始人的工作风格,然后为自己发现了一个新的市场而激动,然后就开始资助大量的竞争对手。之后被资助公司相互攻击,使得整个行业开始了激烈的竞赛。最后只有一家公司仍是占据主导地位的球员(像美国在线(AOL),雅虎,谷歌(GOOG),Omniture,等等)和其他人要么萎缩死去,要么以或者低于最后一轮融资的估值卖掉。我不喜欢成为这场比赛中的第二名,因为在比赛中第二名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奖励。

与所有潜在的投资者签署了NDA,与那些我已经知道的一些公司交流,我确信了一点,我不应该让市场知道为什么我们会瞄准它,因为这样就会。这也有可能发生教会那些投资人拿着我们的计划书去投资我们的竞争对手。这是可能发生的事,但是因为很多原因,那个时候我对巴迪传媒很有信心。其中一些我们已经谈到了,其他一些原因因为商业竞争的关系我不能在这里写出来。(对不起,但那是另一个教训: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我很自信,我交流过的每个投资者,无论是要和我们做交易,还是在我的领域里没有任何交易,因为他们不想和我的妻子以及合作伙伴Kass竞争,我的妻子是我看到过的最好的快速扩张公司的操作者。

为什么现在是一个寻找早期基金的好时机

不管创业者怎么想,今天的风险投资市场是一个“卖方”市场。投资的需求——大量的钱寻找交易——远远超过了交易的供应量。这并不意味着你的想法将吸引资金,,或者在你的公司进入到下一个发展阶段时,你会继续获得资助。最好的两个筹集资金的时机——至少从目前的融资环境来看——是种子资本(出售的梦想!)和增长股本(资助成长!)。

我们是在一个早期交易的泡沫中,这个阶段多的是承诺。传统的种子投资者(想要投资的朋友和家庭成员)已经加入了种子基金的军队中了,微VC们和成功的企业家将资本放回了商业投资生态中。简而言之,这是一个成为企业家的伟大时代——不管你的公司还在早期起步阶段还是已经快要上市了。

对于前者而言,像 500 Startups、Techstars,和Y Combinator这样提供种子资金和方向——思想的创业孵化器为早期初创公司做培训呢。疯子戴夫麦克卢尔的 500 Startups这一年将单独资助60多家初创公司。

我也在晚期的交易中看到同样的活动,需要资金来发展壮大公司。因此当你在交易中承诺自己能实现的事,或者是筹款去资助一个具有重要市场空间的项目时,创始人就控制着杠杆的很大一部分。

现金供过于求对风头来说意味着什么

VC们通过投资来限制合伙人,按照他们的意愿来为它们赚钱。但最伟大的风投公司都很守纪律,他们只投资那些可以迅速规模化和创收的企业,最好是能在接下来的三年,最多不超过五年里就要有盈利。如果停止你不再成长,那对于投资者来说你已经死了,那时就别想着筹集资金了。为了节省你的时间,要么就把它运营成一个盈利的业务,要不就是把它卖掉。

幸运的是,巴迪在资金筹集上没有问题。在一开始,我们就出售了 Facebook的承诺。我们强烈的感觉到 Facebook将会成为一个庞大的业务,很多公司都会想要找到一条路进军 Facebook,以期来扩大他们的业务。这就帮助我们在2007年11月获得了1700万美元的原始超级种子基金,这个投资来自一群让人瞠目结舌的种子投资人: Facebook董事会成员 Peter Thiel、Zynga的CEOMark Pincus、Stocktwits的Howard Lindzon、 Bay Partners, Brian Bedol, Roger Ehrenberg,这些投资者中有些是更早期的投资人。几个月之后,在2008年四月,依旧是出售承诺,在获得了 Softbank Capital, Greycroft Partners, Ron Conway 和European Founders Fund的600万的投资后,关闭了B轮投资。

我们的商业模式。我们增加了员工人数,签约了客户,开始获得一些市场牵引——如很多人所称的“产品/市场适应”。今年早些时候,我们信心十足,因为我们在从事的一项有可伸缩的、可重复的业务模型的商业活动。然而,它仍然未经证实。所以我们决定开展一轮小规模内部融资,大概是200万美元,主要是为了资助进一步的发展,能够让我们能够执行我们的商业模式,让我们的故事继续下去。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们的团队规模从30人增加到100人。我们签下了全球十大广告商中的八个,利用巴迪传媒的平台来通过他们现有的组织,管理他们在 Facebook上的合力营销,还有超过500个其他客户和机构和我们签约。我们看到我们的收入飙升,平均每月增长15%。我们知道我们有些东西是有价值的,而且在价值500亿美元的数据市场生态圈中的最富有生机的一个部分,我们依旧是很难复制的。

当我们开始商量C轮融资的投资者名单时,我们被那些寻求投资项目的资本的数量弄得眼花缭乱。这些资本想要进入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拥有很大的市场、成长空间,可复制以及证明的商业模式,超过90%的常续性营收,被有经验的企业家运作,这些企业家有来自现有股东、合作伙伴以及客户的重要的支持。

对我来说,这个阶段的创业精神是最令人兴奋的。你有一个商业模式,所以你不再是一个一上来就烧钱的公司。你有收入,这样你就可以养活你自己和你的家人,虽然和你在公开市场上创造的价值相比,你还是受到打击的。你可以第一次开始感受到你为家庭创造的金融价值。我有同样的第一次的感觉,当我的第一家公司U-Wire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后来是在Golf.com公司开始接近我们,表现出收购的兴趣的时候。

在这里,我准备了简短的幻灯片,这里有我的管理仪表板和财务预测以及我想要开始交涉的几家公司。名称并不重要,动力才是最重要的。

巴迪媒体投资者兼董事会成员Roger Ehrenberg和我一起上列出了五家我们想要交涉的公司。注意:所有这些公司已经花时间和我们接触了,在我们需要他们的钱之前,对我们已经有了了解。这些是我在过去的几年里学到的经验,,其中许多已在最近的融资过程中被证明了:

教训1:仔细地挑选你的投资者

最著名的风险投资者不一定是最适合你的业务的投资者。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去见那些对你所在的领域不感兴趣或者对你的业务的成长没有帮助的投资者。加一句,大多数的投资者只能那些从值得信赖的渠道中找到的公司洽谈。如果不要这种联系呢?那就走吧。

无论你的公司是如何地受追捧,筹钱是需要时间的。这样分散注意力会使得创始人忽略一些对团队和公司不利的因素。设想一下你需要和你需要洽谈的公司进行四场会议,而且每一次会议都要求全用术语表述,还要写关于交易条款的官方文件。

第一场会议的对象是合作伙伴。这是一个背景性的会议,在这次会议中的前五分钟,交易的主要领导者需要决定到底要不要花时间将这个项目推进下去。期间你要充满生机,要激动,还要带点激情,这样你的同伴才会对此感冒。你会立马就看出他们到底有没有兴趣,这些是他们感兴趣的标志:他们提问题,而且要求看产品;他们开始把这个项目向他们的同行介绍,或者是他们打电话给一个同伴,让他来见你。你被排除在外了的迹象:他们在玩他们的手机,并很喜欢这个想法,但是还需要想想是不是符合投资的目标,或者是他直接就睡着了(真的,这个事情曾经发生在我的身上,后来证明他们的确是拒绝了我)。

一旦在第一个会议上你获得了完美的胜利,你需要出席下一个会议,在这场会议上会有一个主持者问你任何可能在推进你的想法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如果那个领导者在这场会议之后还想继续这个交易,你就需要准备第三场会议了,这场会议我称之为“我是不是疯狂地想要做成这个交易?”的会议。这个领导者想要确信是不是自己能够使其他人也支持这个交易。会不会有人会去阻止还是支持这项交易?

教训2:VC们是驼兽

“别人”可能是另一个人或一个三到四个伙伴组成的团队,这取决于该公司。第三次会议之后,你将会被要求向现在的整个伙伴关系群里的人做展示。这次会议听起来像是最可怕的,但实际上是最简单的。如果你能到参加这个会议,就意味着他们要做这笔交易。你和他们在同一战线上。参加这次会议,你将会遇见一个公司交易的冠军,他已经参加过无数次这样的会议,他已经了解了你的业务,将会问你很多潜在的问题,会告诉你竞争对手是谁,让你知道团队的力量,也会告诉你需要忽略谁。(在一家公司里,至少会有这样一个人不被其他的伙伴尊重。如果你是一个VC,一定要读这篇文章,如果你不知道在你公司中还有这样的人,好吧……)最后,等到你参加了最后一场会议的时候,你的展示已经做了很多遍了,这个时候你闭着眼睛也能把他完成了。

我开始的时候是想和五家公司洽谈的,但是随着进程的推进和消息的公布,又加进去三个。如果签署了 NDA,为什么消息还会不胫而走呢?很简单,VC们需要被社会认可,做成了一笔好生意,唯一的方法就是和向外公布这个绩效。这个在我看来是很愚蠢的——为什么要告诉你的竞争对手自己在做什么呢?不断增加的竞争对手创造了更多的需求和更高的估值,这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很多VC好像愿意卖掉一些利润,来向他们的同行证明。但是最好的公司是独立做出决策的。在投资之前,他们去调查这家公司,这是 Institutional Venture Partners (IVP)的工作,这也是我们新的投资者,它主导了我们的C轮融资。

Jules Maltz 在Stanford成立了第一家公司,业务主要是社交广告领域的。那个时候我们见面,我就对他印象深刻。之后Jules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IVP,在2009年的夏天加入了一个在纽约的党,从那时起,他一直在基层做培训。

Jules 并不想要卖掉IVP,在我们还在市场上筹钱还早一年的时候,他就已经试图在搭建关系网了。最为一个企业家,这是你在寻找VC的时候唯一也是最重要的点。你会接到很多电话,但是他们打电话给你无非三个原因:

· 他们想要寻找投资竞争对手的机会,这样他们就可以知道你在做什么

· 他们在研究这个领域,想要通过这些背景工作来拼凑出一篇投资论文

· 他们是真的对你的公司感兴趣

前面两个比较普遍。很少有VC对你的业务感兴趣。记住,他们是驼兽,只对那些别人告诉他们应该感兴趣的项目感兴趣。你要确保在一开始就问清楚了他们的意图,不要单纯的认为你收到了一个电话,就说明人家对被你的公司吸引了。问他们下面的问题“你在积极的和我的竞争对手谈投资他们的业务的事吗?”如果他们犹豫了,答案就是“是的”。如果他们立刻回答了这个问题,一般他们说的就是真相——之后会的事就很难说了。事实上,很多公司的员工的主要工作就是给每个公司打电话,安排会议,浪费你宝贵的时间去了解熟悉市场。他们为了了解某个交易的前景,就会召开50场会议。但是你不能,因为你有公司要运营,在和VC们建立关系和给他们过多的信息之间,你需要把握好分寸。

基于我和Jules过去的交往,我知道他对巴迪传媒很有兴趣,但是就是没有机会。我一直不知道他还有这样的兴趣,直到他飞到纽约来和我、Kass, 以及来自Greycroft Partners的Ian Sigalow 共进晚餐。彼此之间的关系成为我们在这么多家优秀的投资公司中选择 IVP的首要原因,要知道这些优秀的投资公司是任何一个技术初创公司都想跟他们合作。

教训3:VC普通合伙人会构建他们的业务,VC合作人会帮助你构建你的业务

Jules 不是公司的合伙人。他看起来就像Julianne Moore 和Tyler Ferguson20岁的可爱的孩子。最为IVP的合作人,或者说是“投资专家”他一直支持着做最后投资决策的普通合伙人。合作人为公司寻找项目和交易,会见企业家,撰写投资书和调查报告。但是这是成为伟大的投资者的唯一的途径。工作繁忙不是件坏事。合作人把自己的信誉和未来都赌在了他们效力的公司上。我显然是想要我的公司成功的,这对于我或者是我的员工来说很重要。但是把你的利益和合作人的利益联合起来是有帮助的,他们也想通过帮助你成功来证明自己是一匹黑马。像Jules这样的合作人是对像我这样的企业家最想找的人。像Alan Patricoff's Greycroft的 Ian Sigalow 这样的合作人在我们的商业模式还需要改进的时候就一直激励我们,最为朋友和导师,是非常珍贵的。(毫无疑问,现在他是合伙人之一)其他像是 Softbank Capital的 Karin Klein现在在Bloomberg以及Joe Medved花了很多时间为我们改进商业模式提供建议。

在任何关系中,交流是关键,伟大的 VC们知道这一点。我知道IVP的立足点是什么,在于他们对公司变现出的兴趣。这种兴趣随着交往的深入有增无减。所有的问题和担心被清楚的交流表达出来。这里没有BS,在签署风险投资协议书之后不到三周他们就不再公开发表言论,这一点是让人吃惊的。

教训4: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先上车后补票的婚姻(当然,除非你想要)

在另一个极端是公司想要锁定我们。他们热衷于让我们签署风险投资协议书,这样他们就有可以对公司做严格的估值,因为他们只是听说这个领域会变火,但是到底投不投还有调查之后有结论。如果不签这个风险投资协议,你就进入了一个没有百分之百信心保证这个交易会成功的独家谈谈判阶段。许多公司将抛出向你抛出令人敬畏的条款——高估值、更多的管理选项、有利于创始人的偏好(我将解释这些后来的)——但是不到一个月,就改了,这还是好的,有的直接全盘推翻了。

我最期待合作的一家公司就在我身上实施了这个手段。它把我彻底的锁住了。我们之间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我很清楚的告诉合伙人,很想把这项交易完成。但是被列出的条款很复杂,他们有迫切的想让我同意这个交易。于是就发给我一封电子邮件:“处于参与安全的考虑,你能不能降低出界的门槛(或许2.5倍的违约金可以)?”这意味着什么呢?

正如结果所呈现的那样,任何出界不是开始一段关系的好办法。为出界设定一个低门槛听起来更加糟糕。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踢出界,尽管罗杰一直在教育我——如果在公司上市或者面试的时,我们的价值超出了某个水平,那么就不得不做些事情来消减反创始人条款——我还是不能完全理解。我不怪合作人的尝试。但是如果是一直想着出界,而不是要安分地做生意,最后只能是把我们之间的合作的机会彻底扼杀掉。总是抱怨估值也是无济于事的。抱怨估值就像抱怨天气。估值就是估值,这是一个纯粹的市场动态。如果四个其他公司说估值是X和其他的说,它是X的0.7倍,我除了说这是市场决定之外,其他什么也说不了。

如果一家公司说想要和你合作,但是想要拴住你,这就是一个信号,它暗示着VC不能自信地说自己能够敲定这个交易,他们并不自信自己就是那个合适的公司。他们同样也不能自信自己能够给你带来最好的价值。这就是所谓的先上车或补票的婚姻:他们来的很快很迅猛,让你没想清楚就答应了。在我的经验中,这样根本不起作用。你需要一段时间磨合。如果感觉好,那你就答应求婚。如果你感觉不安或者有压力,那就别答应,然后继续寻找。

你如何回应这些激进的推动吗?我不知道有没有唯一的正确答案。但是我习惯用简短的话来表达,比如“正如我昨天说的,如果你感兴趣,请把你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让我们从这里开始。”甚至会这么说,“正如你知道的,这是一个竞争的过程。我真的期待着和您一起工作,只是想把最好的提供给你。”

教训5:虽然我没有确凿的科学证据证明VC不是人,所以VC也是人,但是不要相信他们。

比起投资公司要求专营权,更糟的是他们向这个领域的每家公司洽谈,那样他就能够用获得的信息去投资其中一家,让它和其他公司竞争。这个问题也出现在我们最后一轮投资中。其中一家公司的合作人和合伙人看上巴迪传媒已经有一年多了。他们邀请我去他们的CEO论坛,在那里我很享受。我们有过一次通话,在我办公室至少有两次会面。他们出席我们的公司事务,和他们一起工作我真的是很激动,真正的兴奋。

在我们见面之后,他们要求从我这里获了额外的信息。我还没有准备好所有的信息,并且我需要经过董事会的批准我可以提供给投资公司的信息,同时我也不认为我们已经在一条船上了。几个周之后,我发过去一份保密协议,有了这份协议,我们就可以共享信息了。我很清楚的告诉他们,如果美哟这份保密协议,他们得不到任何信息。其中一个合伙人打电话给我,通知我,他们已经和我的一个竞争对手有了更长远的合作意向——这是在几周之后的事了,我真的是被震惊了——甚至还想我告诉他们为什么他们应该投资巴迪传媒而不是其他公司。

“如果你坚信巴迪传媒是这个领域里最好的公司,我相信你同样可以不用那些高度敏感的咨询来向我们展示这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不那么做。”在我告诉他们不想再和他们进行深入的会谈之后,他们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上面那么说的。这就像是在要求一个已经拒绝和你约会的女孩去证明为什么她应该和你约会。不用了,谢谢。我的工作是让我的业务变大,不是去破坏其他的交易。

教训6:对外面的VC们——好,不要成为一个傻瓜,这样你会才会做好

这个教训是我从 IVP中得到的。这家投资公司很最尊重我们和其他公司交涉的渴望,从来不逼迫我们签署一些会所动我们的条款,也没有一次试图想要让我们答应独家专营权的协议。

VC的这个方法有多有力量?正因为这一点,我们决定和 IVP继续合作,即使在它的估值比其他公司风险投资协议中的估值要低10%。我们愿意和 IVP继续走下去的原因还有一些很重要的需要提及:

· 这个条款简单而且友好,相信管理团队、员工以及现有的股东,同样尊重我们搭建起来的业务。他们愿意接受和其他投资者相同的待遇,并不要求特殊对待。他们想要加入这个团队,而不是冲击它。

· 他们宣称募集到一个价值75亿美元的新基金,我在基金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都获得过融资,我可以确实的告诉你,在基金的开始获得融资要比在基金的末期获得融资要好。如果你是新基金的第一个投资项目,就像我们对 IVP而言一样,这家投资公司会有足够的弹药在未来支持你。如果你是在末期,那么你是孤军奋战。你不能掌控自己所处的环境,但是鉴于我们可以选择,这是一个不错的奖励。

· 我认识很多他们现在的CEO,他们都很喜欢和 IVP合作,包括 Twitter的团队、Zynga的 Mark Pincus和Yext的Howard Lerman ,巧合的是,Yext和巴迪传媒在创立之初进驻了同一栋写字楼里。

· 他们在社交媒体中投资的最重要的两个项目,Twitter和 Zynga,曾今的估值一度很高,而现在似乎很低。他们显然是有秘诀选出赢家的。和一家有帮助构建过成功的企业的案例记录的公司合作,能够提高你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的几率。我发现一个规律,成功者投资成功者,失败者投资失败者。最好的投资公司像IVP这样的,与那些看上去体面的公司之间的区别是巨大而且可显而易见的。

教训7:估值不是唯一重要的事

条款中什么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是重要的?第一个就是估值。出价需要在球场中(在市场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有正负10%的偏差)第二点就是参与偏好。当钱折合成股份被投进公司的时候,有很多方式构建它。投资者可以购买普通股也可以购买优先股。很多投资者会选择优先股,因为优先股有某些特定的权利,有这是普通股没有的。

当优先股实现“参与优先”的时候,典型地代表是投资者首先拿回自己的钱,基于他持有的股份来参与收益的划分。这既是我所称的“双倾斜”,这就意味着那些不是优先参与的就不是首先那会他们的钱,或许这些钱会转化成普通股,然后是基于股份百分比来参与收入分配。在参与按股份持有的比例划分收益的路上,他们处于一个不利的位置。

这在现实中是如何落实的?

假设有一家公司以1亿美元的估值筹到了2800万的资金,在中途以5亿卖掉了业务。新投资者有22%的股权,如果是“参与优先”,那他会先获得2800万美元,剩下的80%也就是1.03亿美元将之后拿,总的金额是1.318亿美元。如果是直接持有优先股,那么就会5亿美元中的22%,也就是1,1亿美元。这就是2180万美元的区别,想想有谁会愿意把到手的2180万美元再扔掉。

你答对了,Kass和我,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我的员工,还有早期冒着很大的风险的投资者们就是这样的人。不管我们是以怎样的价钱把我们的业务卖掉,最后的结论都是一样的。IV是唯一一家投资公司,一开始就直接购买优先股,我想他们是明智的,这是对我的公司以及我和我妻子真诚的认可。其他投资公司想要获得分配优先权,至少是部分参与优先权以及其他的一些反创始人权。这充分显示了IVP像我一样对我的业务感兴趣。

IVP的Jules 特地飞到纽约来送风险投资条款。我们在上西区抓住了合作机会,洽谈了具体细节。我鼓励VC们亲自去送投资条款,这是一个确定条款是不是真正被理解了的好机会。Jules 的兴奋感染了我们。当他递上条款时,就好像是他在收钱了而不是其他。

你不会和一个女孩子约会一年,然后就要人家嫁给你,哪怕你是让人家坐在你的膝盖上,此时你送上一颗五克拉的钻戒,以及一个棘手的婚前协议。那么为什么任何VC在给企业家的投资意向书中写着是自己和你一起合作是那么的激动,有给了很高的估值,但是到了真的条款中是写着“去你的”。答案很简单:大多数的企业家并不知道那么多。

通常情况下,当你把条款退回去的时候,他们会这样回应:“我们在这里不会让步的。”作为企业家,你应该这么回应:“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并不是你想要得到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的。”记住那是你的公司,是你在全世界地跑,为了扩大自己的业务,有时候甚至要牺牲自己的私人关系和个人健康,所以你可以用你赚到的钱去选择你想过的生活,继而可以摆脱绝大多数人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的无聊感。

他们投入的是钱,你投入的是你的时间。他们认为他们的钱有价值,但是你应该认为你的时间比他们的钱更有价值。他们有很多交易,但是你只有一个。如果他们其中一笔交易失败了,依旧可以从其他的交易中获得回报。但是如果你的公司走下坡路或者是你的生意搞砸了,你失去的就是五年或者是十年的光阴。

当然,最后是市场决定了条款。如果你只能通过这种满是束缚的交易来获得钱,那你就认命吧,至少不用冒什么风险。但是在你签下这样的条款之前,你还是需要尽力去寻找可能的选项。

教训8:并不只有VC们想要投资;和你的合作伙伴先试试水。但是在做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除了金融投资者,我还有一个战略合作伙伴以及也很有兴趣的战略投资者。今年早些时候,世界最大的营销服务公司WPP决定发力社交营销,在社交管理系统领域进行了一番详细的调查之后,最后选择了巴迪传媒最为他们的独家合作伙伴。通常情况下,我是不愿意把业务上的合作伙伴虞投资者混在一起的,因为这通常会带来一些不好的结果,因为战略投资人经常会要求股份具有单独权利以及能够拦截销售的保护规定,再有要有有限的待遇以及其他更多。我不顾和WPP的竞争对手正面交锋,决定接受WPP的500万美元的投资,有以下几个原因:

· 这项投资对于WPP来说很重要,2009年,他们和 Omniture达成了一个类似的交易,最后 Omniture被 Adobe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这种模式似乎对他们和有效,也能够激励他们将我们和他们业务不断壮大。

· 其实我正的不需要钱,成为WPP的一个公司没多大意思,但是他们同意在没有任何额外条件的前提下成为C轮投资的后继者。我感觉很舒服,因为对于巴迪传媒来说既是一个兼具攻守的交易,能够混淆WPP的竞争对手。

· WPP对巴迪传媒很认可,并不是想要用独家的关系锁定我们,同意让我们依据自己想要的方式去扩大业务,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精神上都表现的很真诚。所以我们将他们作为一个强有力的合作伙伴接纳进来,让我们在和他的140000个员工以及数百个代理商的合作中磨砺并加速我们自身的发展。

巴迪传媒的C轮融资是个相当大的过程,不过还好现在已经过去了。筹钱对公司来说是件困难的事,因为CEO和主要的员工需要很多时间投入进去。对于家庭而言也是和困难的,因为假期缩短了,商务旅行增多了,长时间和律师呆在一起,开始有了脾气暴躁的妈妈、爸爸、儿子、丈夫以及朋友。但是如果你想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家,你需要主导筹资的进程。你要像做自己的产品一样轻松的卖掉公司的股份。

最后,创始人在公司中有三个角色,第一个是确保公司不缺钱;第二是确保公司不缺钱;第三还是确保公司不缺钱。你靠工作谋生,给你投钱的人靠投资谋生,在交易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本事你是比不是那些投资人的,因为他们就是靠这个谋生的。但是企业家能弥补一些隔阂,这就需要企业家能够自我教育,能从经历中变得更加睿智,能多和其他企业家交流那些有好处,那些没有好处,在VC界那些是好人,那些不是好人。只有那样,这些创始人才能在过程中收回权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