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与媒体
i黑马 i黑马

记忆与媒体

 

几千年之前,我们只能记住那些在现实生活中真实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

书本,之后是广播电视改变了一切。 Orson Welles描述到广播剧能够让人产生身临其境的感觉,之后对这种感觉产生记忆。

11年前,我们所有人都经历了一件大事,这件事是如此残暴,至今让我们耿耿于怀。一些人逃脱了,一些人从他们办公室的窗外看到的,然而其他人则在电视上关注这件事。

仅仅十年之后,我们更加有可能在140个字符的突发传递种或者在简短的更新种或者是在“爆炸性新闻”邮件中,创造我们的记忆。这些简短的画面放大了我们对其他人的记忆。 Neil Armstrong的死讯震惊了我们,不是因为我们知道他,而是因为我们记得自己曾在电视上收看到过他……短暂的信息就足以让我们停留。

几代人之前,绝大多数人听的唯一的音乐是我们亲身在场听到的。今天,在我们生活中最有名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是重要的)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

当我们还继续用那些甚至更短的数字更新的信息来代替我们真实的生活的时候,那么我们对自己以及对身边人的记忆将何去何从?我们越来越不记得那些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记得的只是我们在数字信号中遇到的。它的规模很大,但是它的重要性也有同样大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