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消费+社交?与“九宫格”说再见
i黑马 i黑马

本地消费+社交?与“九宫格”说再见

移动时代O2O 只若“初见”

曾有投资者断言,O2O将是本轮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中最后一朵“诱人”的泡沫。说它诱人,自然是因为它与线下商户紧密相连,离钱近且商业模式清晰;而称其为泡沫,也是因为它必须拥有一支强大的地面部队,对线下商户进行高速拓展和有效维护。这不仅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更依赖于丰富的线下团队管理经验,恰恰是绝大多数技术型创业团队普遍缺乏的。

或许正因为如此,尽管大大小小的创业公司此起彼伏,在O2O领域却鲜有新公司崭露头角,甚至有投资者进一步断言,这注定是一场只属于大公司的“寡头”游戏。

2012年8月3日,一款名为“初见——吃喝玩乐”的本地消费类应用先后登陆ios和android平台,而其背后的两位操盘手——今年年初刚刚从7天连锁酒店集团CEO位置上退下来的郑南雁和原7天连锁酒店电子商务总监全曼午——能否成为这场寡头游戏中不容小觑的“攻擂者”呢?

不一样的移动O2O

在讨论移动O2O的前景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曾经发生在互联网发展历史上极其有趣的一幕——在Google出现之前,曾有人预言“在微软之后,互联网界不会再有大公司出现”;在Facebook出现之前,也同样有人预言“在Google之后,互联网界不会再有大公司出现”。而现在,又有不少人开始笃信“移动互联网的黄金创业期只剩下三年”,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我们将移动互联网仅仅看作“移动的”互联网,按照互联网在过去十几年间的发展速度和其最终形成的规模来进行纯数字的推算,那么,来势汹汹的移动互联网或许的确不剩下几年“好光景”。

但如果我们从二者对人类行为习惯改变的程度上来对比,就会发现它们之间迥异的区别。对于一个人来说,上网(互联网)或许更像是与看书、打球、吃饭相互‘竞争’时间的一项活动;而移动互联网,尤其是手机,则更类似于人类大脑及四肢的延伸,它的便携性决定了它可以随时随地地帮助我们去获取、记忆和检索信息,并最终取代PC而成为人类计算的中心。从这个层面上来说,移动互联时代毫无疑问地会带来一场更大的人类行为习惯的变革。

而当这种变革与O2O结合在一起时,它所带来的结果并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打通了虚拟世界与真实世界的界限”,亦非是将人们在互联网上所形成的广泛而松散的人际关系导入到线下,恰恰是反过来,通过原本只适用于虚拟世界的沟通方式来让真实世界里的人际交往变得更加舒适便捷。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移动O2O的本质,就是为了相聚。

从用户角度来说,的确,当我们从各种火爆一时的陌生人约会、约饭、约酒、约炮等移动应用中清醒过来,回想一下,真实生活中大部分开心的记忆都是和家人、爱人、朋友一起产生的,而不是一个人,更不是和一个或一群陌生人。从这个意义上说,本地消费类移动O2O项目更大的发展空间必定存在于熟人之间,而引爆这块市场的关键即在于怎样整合那些原本只适用于虚拟世界的沟通方式来让真实世界里的人际交往更加舒适便捷。

而从商业角度来说,一旦将O2O领域里的核心问题——如何建立线上线下人流、信息流、现金流的闭环关系框定在熟人范围内,那么只要能让这些相熟的人更容易在线下聚在一起,就在商业模式和盈利空间上赋予了人们不可估量的想象力。

吃喝玩乐即“相聚”

“初见——吃喝玩乐”要做的事,正是相聚。

或许在它之前,你已经听说过很多自称是“移动O2O”的手机应用,它们大多会将创业初期的资源和精力重点放置在线下地面团队的建设上。而这对于有着多年酒店直销经验的郑南雁和全曼午来说,并不算是难事,但他们会以此作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吗?

显然,在谈及地面团队的落地与执行之前,需要考虑的是:如果我们将2010年视为移动互联网元年(当年,中国3G用户总量约占城镇人口的20%),这场巨大的变革至今才刚刚行进了两年半的时间,并且与其他细分领域相比,O2O又涉及线上线下诸多环节,难道在移动端就已经完全没有继续创新的空间了吗?移动O2O的商业模式也就这么早早地确定下来,完全没有变化了吗?地面团队真的是移动O2O项目唯一的竞争要点吗?

事实上,从8月3日上线、被内部人员称为“Beta测试版”的2.5版初见——吃喝玩乐上,我们已经看到了一种新的可能。

首先,“初见——吃喝玩乐”放弃了传统的“黄页式”信息分类方式,直接将经过系统计算的结果推荐给用户。例如,晚上十点在北京工人体育馆附近打开应用,个性化推荐页面的商户信息就会以周边热门酒吧和宵夜场所为主,而到了早上则会更新为附近的早点供应点。这种信息推送方式,又会随着用户积累下的越来越多的行为轨迹而使得推荐的精准性越来越高。当然,如果用户不喜欢系统推荐的结果,也可以通过旁边的多词义组合搜索引擎来辅助查询。

有趣的是,通常情况下,我们想要寻找一家餐馆就餐都需要先确定好想吃的菜系、大概的地理位置等等,而“初见——吃喝玩乐”的多词义组合搜索引擎则可以支持同时搜索几个不同菜系、地理位置以及其他参考因素。例如,你对于吃川菜还是吃日本料理犹豫不决,同时又希望就餐地点尽可能环境优雅,就可以直接搜索“川菜 日本料理 环境优雅”来得到想要的结果。这也反映出移动互联网用户更即兴、更复杂的搜索需求。

第二个亮点在于社交元素的融入。在商户信息页面中,用户使用“相聚”功能就可以直接把要约的好友拉进来,在对话框里添加想去的餐馆或咖啡厅,所有人就可以直接根据相约地点去赴约,而不再需要挨个电话或短信通知。的确,将社交元素融入“初见——吃喝玩乐”并非只是为了赶时髦或吸引投资人注意,而是一种更直接的需求——“有什么能比直接在客户端里实现更好的呢”。

第三方面,和此前许多移动互联网产品类似,“初见——吃喝玩乐”也采用了瀑布流的图片呈现方式。这主要是由于图片已成为移动互联网用户最主要也是最便利的UGC(用户提供内容)方式,同时移动设备的便携性又促使了用户具备了冲动消费的条件。精美的图片加消费的冲动,自然成了引爆市场的利器。

据悉,目前初见公司已获得1000万美元的投资,而郑南雁的野心远不止是在餐饮领域与大众点评竞争,更包括了KTV、温泉桑拿、酒吧夜店等等点评尚未覆盖的“空白”领域。初见,真的会成为下一个从移动互联网上崛起的“十亿美金”明星公司吗?或许值得期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