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购值百亿?
王根旺 王根旺

闪购值百亿?

一位神秘女性创办了闪购,它用自主的二维码搭建了一个号称将改变业态的移动电商平台,它真值一百亿吗?

文/本刊记者 和阳?? 编辑/李传涛 王冀

一家新创的移动电商公司,号称首轮融资10亿元人民币。这件事发生在当下这个融资低谷期,还是投资方与“百余家国内外机构”竞争后才得手。

该投资方是广东文化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东文投),在6月21日公布签署投资协议时,其董事长黄晓东(南方报业集团总经理)表示,“国内外有百余家投资机构主动向其抛出橄榄枝不足为奇,它挑战原有电子商务格局,撬动新的移动电商时代。”

黄晓东说的“它”即是“闪购”(广州闪购软件服务有限公司),这种登场引发了人们的回应。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听说这个消息时正在非洲骑摩托车旅行,他随即发了一条微博,“‘上百家投资机构的橄榄枝’、‘十亿元融资’,真是牛死了,这公司都没机会听过。”易凯资本CEO王冉也说,“特意翻出相关新闻,我是真没看懂这公司是干嘛的。”

但闪购还不止于此。“投资商会对企业有一个判断,10个亿是占了10%,这给闪购的估值相当于100亿了”,8月15日,闪购副总裁王棱对《创业家》说,创始人团队仍为公司大股东。倘若属实,闪购的估值次于天猫、淘宝、京东、苏宁易购、卓越亚马逊、凡客等电商巨头,已经高于当当网。

“太超过我们的心理预期了。”一位二维码企业的创始人表示。

神秘人吴秋蓉

低调的创始人很多,但像闪购创始人吴秋蓉如此神秘的还不太多见。她不允许下属打听她的事,寡言自身,甚至没有出席6月21日闪购宣布获得投资,与《南方都市报》(下称南都)战略合作的签约仪式。当时有人建议她出席,但遭到拒绝。而签约的时候,据闪购常务副总裁兼CFO杨建良说,她“可能在附近,但是不会公开”。

在高管眼里,吴秋蓉是个像乔布斯一样的神人,而且极具远虑,“我们有时候很多想法,一讲,她电脑拿出来,三年前就已经考虑到了。”一个合作伙伴曾从朋友处听到吴秋蓉的故事,认为“绝对是个传奇”,但拒绝转述。

《创业家》未能见到这位吴秋蓉,我们根据采访得来的信息,吴秋蓉和闪购的经历可能如下。

吴秋蓉,女,1976年生(据身份证号),四川人(据身份证前缀号码),平时喜欢抽烟,而且只抽中华烟。她让秘书去买烟,但秘书经常买到假烟。于是,她萌发了打造一个“真品质保障体系”的念头。

2005年,她在上海成立了宽度信息,开发基于二维码的防伪识别技术,这种二维码被命名为“真知码”(非主流码制)。其后,2008年公司从上海迁至广州(据说是想靠近制造业客户)。

2010年的某天深夜,吴秋蓉正在看杂志,看到一个项链广告,欲买不得:只找到一个400电话号码,拨过去是自动应答机。吴秋蓉想,我们有这个识别技术,扫码即可购买的话……她安排时任宽度信息运营总监的江林修负责这一项目。当年10月,闪购注册成立。吴秋蓉对技术架构颇为熟稔,但不参与闪购日常管理,日常时间用于读书,广泛收集信息,“专门做战略规划和模式研究。”

工商资料显示,吴秋蓉是广州宽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兼执行董事,以1425万元持有宽度信息95%的股份,宽度信息则以1800万元持闪购90%的股份,其余10%的股份持有者是闪购总裁江林修。宽度信息和闪购分别于2008年12月30日、2010年10月26日成立,均在广州注册。闪购官网和高管均称闪购创立于2005年,应该是上溯到闪购母公司宽度信息的创业初期,而非闪购最初的成立时间。

记者8月中旬采访闪购时,闪购与宽度信息同处一个办公区,员工之间没有明显的身份区隔。

模式的现实

江林修称吴秋蓉的“真品质保障体系”2010年已初步构建完成。这个系统号称可为企业提供从产到销的全链条、真品质追踪及监管体系,闪购被定位于“销”的环节,力图成为一个“信息与实物交互的服务平台,打造全国最大的真品质手机购物平台”。

显然,在吴秋蓉的庞大体系中,二维码是整个框架的核心,也是其自认为最有技术含量的部分。以下内容摘自闪购的介绍材料。

“历经7年的技术沉淀,拥有包括自主知识产权的‘真知码’核心技术在内的等100多项国际、国家专利,是全球唯一的真知码发码中心……首创受全球商业模式保护的F2C(工厂到消费者)商业模式”。

宽度信息称于2006年“取得真知码相关专利”,但《创业家》记者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检索中,并未发现于2005—2006年申请、申请人包括吴秋蓉的专利。以宽度信息、闪购作为申请(专利权)人,或以吴秋蓉作为发明(设计)人,可查到的最早的专利信息为2009年6月26日。而且,所有的发明专利至今为止均未获得授权(详见表格)。三位专业人士告诉《创业家》,有可能存在专利已获授权,信息更新不及时的情况,但概率较低。而闪购目前主要有广告服务、扫码购物和移动商城三大业务。据杨建良介绍,扫码购物和移动商城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广告作为一种增值服务目前占比很低。

上述吴秋蓉买项链的场景,就属于扫码购物。与京东商城、淘宝等以网站为入口不同,扫码购物的入口主要是各类媒体资源。据说在闪购成立时,为了验证吴秋蓉对商业模式的构想,闪购曾在惠州邮政旗下的生活速递杂志做过消费者测试,“反响非常好”(江林修语)。

南都全媒体闪购事业部总经理贾向军也对这种购物模式非常看好,“整个项目下来要花了几个亿、几十个亿搭平台。调研结果显示,这个世界90%以上的人属于冲动型购买。过去,商家浪费了很多客户一瞬间的购买欲望。闪购切入市场比较好的一点是,它能随时随地出现在你身边。”正因看好这一模式,6月21日,南都成为闪购广东省的独家代理商。

某二维码企业创始人李亮同样看好扫码购物,下半年会推出一系列方案。但是,也有做过尝试的企业,对这一模式的成熟度表示悲观。某二维码企业负责人徐卓告诉《创业家》,他们曾经与上海的某免费地铁报纸合作了一个月扫码购物,结果加起来只有不到两千个人扫码,购买行为也就几十个。

2011年4月,闪购曾找到麦包包洽谈合作,由麦包包向闪购提供产品,闪购制作、发放DM(直接邮递广告),出现订单,麦包包负责给客户发货,闪购抽取佣金。麦包包该项目执行员工青松说:“效果不是很明显,现阶段没有合作往来。”

麦包包董事长叶海峰甚至对二维码购物成为话题感到惊讶,“二维码购物不是大家都在用吗?在地铁做广告,把二维码放上去扫一下,就能直接购买这个产品,这是挺简单的东西啊。”

多位业内人士相信,消费者的网络购物是综合决策的过程,“要便宜,要凑单,那种让人当场产生消费冲动、发生购买的可能性很小很小”。但在贾向军看来,“买东西的时候你能确保它是真的吗?这种时候闪购就会展现它的作用”。

闪购的母公司宽度信息打算在生产、流通等关键节点安装扫码设备,扫描、储存商品何时罐装、何时消毒、谁是质检员等信息,消费者扫码即可获知,即所谓的“真品质保障体系”。

“一个美好的愿望,在食品安全领域可能有用,但也很难做。” 徐卓告诉《创业家》,“我们也跟政府合作(二维码溯源),但生产商会有很多顾虑,即便工商局强制他们,有的人提供的信息也不完整。”

下载量之疑

特殊码制将给闪购带来更多挑战。李亮觉得,二维码的核心就是两端,一端是商户,另一端是用户。在QR(Quick Response code)、DM(Data Matrix)等已成为国际主流码制面前,“特有码,很难把两端都做起来,这也是国内公司主要使用QR码的原因。”

反映用户数的直观数据是手机客户端下载量。直接管理运营部的江林修表示,闪购一直有非常大的团队,专门做APP的推广,“我们下载渠道有350多家,业内是最多的。”此外,闪购称自己也会做手机预装。其公布的数据是:手机客户端下载量2011年9月突破100万,12月突破4000万,截至目前已突破7500万。

截至发稿,《创业家》记者统计10余家主流应用商店发现,闪购在这些应用商店客户端的下载量累计不超过400万,而且与灵动快拍的下载量相比并不占优。灵动快拍对外公布的用户量超过2000万。

要实现7500万的下载量,代价不菲。新大陆翼码联合创始人、销售总监赵江曾测算过发展一个注册用户的成本,至少要7-8元人民币,而要让用户保持活跃状态,还要增加同样的成本。“如果你在国内发展1000万用户,并且处于活跃状态的话,那你就要花一亿多元才能做这件事儿。”

在入驻企业方面,闪购对加盟企业实行品牌注册制度,一个品牌只能由该品牌的所属企业或由该品牌的总代理加盟,江林修说目前扫码和商城的合作伙伴总共有几千家。江认为,“一个平台电商,几千家企业不算很多,我也可以不管原则、模式,先弄起来再说……有些东西我们是不碰的。淘宝上多是经销商在经营,而闪购商城则更多是厂商自己运营。”

不过,一些厂商自己都不清楚是怎样“入驻”闪购平台的。在闪购商城中有数款联想的产品。联想集团中国区销售新通路总经理杨侠告诉《创业家》,“我们肯定没有跟它(闪购)签约合作,可能是当地经销商向它供货,但这肯定是不符合联想要求的,我们保留(惩罚的)权利。”

而且,《创业家》记者在闪购的移动商城发现如下入驻企业,大家电版块的第一屏都是威力洗衣机;相机版块里的品牌包括“远拍王”和“菲星”;电脑整机版块的第一个产品是“好记星学习平板电脑”。

未看过报表的CFO

江林修不愿披露闪购的营收数字,但强调其去年是赢利的,而且2011年年底以来,每个月都有两位数的增长。不过,记者获取的工商资料披露,闪购2011年的主营业务收入为169.27万元,主营业务利润为-14.98万元,净利润为-154.45万元。

闪购CFO杨建良自入职以来就没看过公司的报表,“我4月1号才来,来了以后非常忙,你看我挂一个CFO(头衔),但是还没有深度地介入财务。”

目前,闪购的收入分为三块。

首先是技术服务费,向企业按品牌收取,比如宝洁的沙宣,收费视该品牌上架多少款产品而定,最低1万元。2011年,《中国经营报》一篇报道闪购的文章写道,“宝洁公司一年给付(闪购)服务费240万元”。

其次是交易佣金,扫码购物或闪购商城的购买行为发生后,向企业收取,比例视产品利润水平及谈判情况确定,“平均下来大概几个点”。其中APP商城入驻企业的佣金由闪购获得,扫码购物产生的佣金与合作代理商分成,闪购基本上占到一半。 杨建良预计,“商城加扫码,年底我们总的交易额可能在10亿元左右”。

然后是品牌授权费,向省级独家代理商收取的年费,可高达数千万元,这一点得到贾向年的证实,这也是闪购自称能实现赢利的主要原因。杨建良承认,“假如我们现在只做商城,一定是亏损的;假如我们自己出了一本DM杂志然后去扫码,也一定是亏损的。”

闪购官网将闪动传媒列为其在深圳地区的品牌代理商,南都的贾向军却表示“没听过”该公司,而且南都的广东省总代理资质包括“深圳市”。目前,闪购在浙江、江苏的独家代理商分别是浙江中南融海电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大贺传媒集团。按照上述闪购财务数字,2011年的浙江省总代理支付的代理费似乎不高。

然而,能发展的省级总代,全国不超过40个,依靠品牌授权费不是长远之计。闪购的高管们寄希望于交易产生的佣金。且不论闪购过去的营业额,从现在算起,它的营收必须以怎样的速度增长,才能与其100亿元的估值相匹配?

杨建良4月1日加入闪购后,负责与广东文投洽谈投资。5月份开始,双方正式谈了差不多3次,杨说他们“非常认可这种模式,一个月时间内就签订了协议”。此前,闪购拒绝了“国内一些不太有名的私募基金”。

与闪购获得10亿元投资可以参照的几个数据是,同处广州的电商唯品会2010年销售额超过3亿元,2011年完成A、B两轮融资,总额为7000万美元,约合5亿元人民币;二维码软件公司灵动快拍A轮融资金额约2000万元人民币;二维码应用“我查查”的A轮融资在1000万-2000万美元之间。

而杨建良告诉《创业家》,闪购“有可能融完资以后,计划上市,因为去年我们是赢利的,今年肯定也是赢利,明年也肯定赢利,但在哪里上市我们现在还没有定。”

闪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