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牛博”后传
王根旺 王根旺

“草根牛博”后传

2011年5月,《创业家》刊发封面报道《草根牛博操控者》。文章让“微博福建帮”等隐秘力量浮出水面,描绘了伊光旭、杜子健、酒红冰蓝这三大草根微博操控者的发家过程,以及各自的势力图谱。没多久,排名微博草根榜第一的伊光旭集团发生分裂,其最早的创业伙伴之一樊少携带若干大号自立门户。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微博江湖是否将风云再起?草根微博又将面临怎样的未来?

口述/樊少 整理/本刊见习记者 石海威

上篇:决裂

2011年4月8日,中国首届微博营销大会在厦门召开,草根微博三大势力伊光旭、杜子健和酒红冰蓝悉数到齐。樊少也去了,此时距他与伊光旭决裂只剩4天。

我的微博名叫樊少,微博圈子里人称“饭勺”。新浪微博刚开始公测时我就注册了账号,从那时起就写段子,转发常常过百。2009年10月,我认识了伊光旭。当时他的微博粉丝不算多,但转发率却特别高。那时新浪微博刚开始有推送和转发排行榜,他都名列前茅。很多时候我拼命写,拼命抄,转发率也才和他持平。后来我主动给他发了私信,一来二去大家就成了朋友。当时还有两个同学与他一同创业,他们后来一个人做了“创意工坊”,一个人做了“冷笑话精选”。

那时,伊光旭刚从南京的解放军理工大学毕业。微博相识之后,他邀请我到南京转转,大家一见如故,很快便决定一起玩微博。当时伊在南京缺乏人脉,而我在凤凰新媒体待过,也因此积累下了一些人脉,于是我主要负责微博的公关推广和外联工作,当然也包括抢账号,伊和他的同学主要负责内容运营。早期我曾希望伊搬来北京大家一块做,但他以不适应北京生活为由推掉了。我们这种“两地分居”的状态维持了很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都靠电话沟通,常常半夜讲两三个小时电话,每月只拿两三千块的工资,但反倒是那段时间大家合作得最愉快,对我们和草根微博的未来无比笃定。

创业早期似乎都从这样一种松散的团队开始,但回头再看,可能正是这样一种松散的状态埋下了不确定因素。后来伊打算注册公司,需要30万元启动资金,希望我来做天使。伊希望先把微博运营起来,之后才好跟投资人要价。我同意出钱,条件是要51%的股份。伊没同意,觉得我占股太高,他的意思是我占30%就行了,后来我退让到49%他还是没同意,最终我做天使这事只能搁浅。现在我确实有点后悔,因为后来当蔡文胜的投资进来后,事情就朝另外的方向发展了。

2010年5月的一天,我和伊光旭在北京建外SOHO 4399公司的办公室里见到了蔡文胜。那一年微博还是新兴事物,智能手机也没普及,敢投微博的人不多。但蔡文胜看好微博的潜力,谈了不多久便决定投资我们。得到投资人的认可对我们是个莫大的鼓励,那天大家相谈甚欢,从4399办公室出来,外面阳光明媚,我和伊又感觉到了那种久违的激动。我们都觉得这一次创业应该靠谱。很快,蔡文胜100万元的投资在2010年7月到账。9月,伊和其他两名同学在厦门成立了公司。我那时还算是伊团队的人。

这期间大家的合作都还算愉快。2011年春节前后我分别两次去厦门。当时心想过年了,大家要聚一聚。见面之后,真如预想那样每个人都很激动,仿佛是战友和同志一样。那几天我们把酒言欢,唱K,游鼓浪屿,大伙一心想着要做件大事,至今我手机里还保存着那次在厦门吃饭时的照片和录音。那段时间,我们常常下班后留在办公室里弹吉他,还有人会应景地跳上迈克尔·杰克逊的太空步。在离开厦门回京前,团队里的姑娘还为我们每人画了漫画留作纪念,分别时候大家依依不舍。现在回想起来,这是多好的一帮兄弟啊。为了这次创业,我甚至还说服了一位老朋友一块加入,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每个人都始料不及。

伊成立公司的时候,我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每个人都没跟他谈股份的事。当蔡文胜的投资到位后,伊也只和蔡分了股份。后来,伊一直耗了一年,到2011年的6月才答应给我们分股。起初我们坚持要拿5%以上甚至更高,但伊最多只给3%。虽然伊和他的同学主要负责内容运营,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是为他们“开疆扩土”的,那段时间我们每个人的付出,显然不只值3%的股份。我觉得这个南方人太不够意思了,大家一起做成了这个东西,最后他只和蔡谈好了,却不给我们股份。我们甚至还闹过两次出走,但伊一直不松口,到后来打了幌子说北京如果成立公司会分给我们股份。我当然不干,和他一同创业的朋友也无法接受。

这段僵持期一直持续到2011年4月12日,那天我和伊大吵一架,说他过河拆桥,忘恩负义。最终每个人的耐心都耗尽了。实在没办法,只能弄号走,自己出去做。我和另外两名团队成员修改了自己的几个微博账号密码,决定离开厦门。这显然是下下策,但是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这样,其中一位兄弟带走“创意工坊”,我则带走包括“当时我就震惊了”前身在内的几个账号,没要伊的任何股份。2011年6月,我再次回到北京。

这段经历让我认识到,创业一定要先小人,后君子。

下篇:出路

樊少带着“震惊君”这个自己运营的大号回到北京,想方设法让粉丝增加了200万。2011年年底,他的微博开始接受广告,这和伊光旭接触广告几乎处于同一时点。

离开厦门之后,我们便开始分别运营各自的微博账号。“当时我就震惊了”前身是“这个微博很给力”,2009年12月,我才把它改为现在的名字。改名之前这个账号的粉丝数不足100万,现在,它有340万粉丝。

如今草根微博一个比较大的瓶颈是原创内容越来越少,基本只能靠接广告维持,一方面渠道比较强势,另一方面在新浪投放页面广告,成本非常高。草根微博必须自寻出路。

曾经有天使投资人找过我们,希望“震惊”团队能跟他另外的技术团队合在一起,但我没有接受。2011年前后,大家都觉得草根微博是一个牛逼而神秘的群体,到今天开始集体唱衰,认为做草根微博就是投机取巧。这观点我不赞同,但如果草根微博仅仅关注到眼前利益而迟迟不转型,长远来看必死无疑。据我了解,目前很多草根微博处境的确苦闷。

2010年草根微博还没有所谓的广告收入,实际上直到2011年年底,草根微博们才开始有选择性地接触广告,2012年年初是广告覆盖最凶猛的阶段。前期大家都不屑于接广告,怕破坏用户体验,但到今年微博的活跃度确实下降了,草根微博的粉丝增长很难再迎来引爆点。如果不靠广告,恐怕很多草根大号的收入将大打折扣。

我们也接广告,眼下这还是主要收入源之一,但更好的转型计划已经在酝酿之中。现在我手中的微博账号按“吃穿住用行”划分,今年7月5日到8月5日期间,收入从平均每天2万增长至3万,3个月内我们会产生APP垂直媒体平台。未来我们也许不是赚钱最多的草根大号,但我们的资源更畅通。

以前人们总担心新浪会封杀草根账号,可现在看来,这似乎并不成立。新浪微博即便人气下降,在未来两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都不会产生比这更好的媒体形式。对草根微博来说,只要做好内容,增强黏性,一定会有良性的发展。从今年起新浪加大了对内容抄袭和不实消息的管理,这说明只要你不破坏微博用户体验,不触犯新浪的底线,每个人在这个平台上都有平等的权利。尽管如此,慢慢你会发现,只靠广告收入的打法已经过时了,最后还是真正的自媒体玩得转。

什么是真正的自媒体?打个比方,我一直在用做媒体的思路来运营微博,“震惊”在我的设定中就是一家报纸杂志或是电视台。想做好媒体就要保证内容的质量,“震惊”的微博一直保证很高的原创性,比如每天早上要发积极并充满正能量的微博,9点到10点发资讯类消息,中间要夹杂内容点评,午休是娱乐视频,下午是学习和旅行,快到下班时间就弄点笑话给大家娱乐下,晚上谈谈情感,多发美图。有些草根微博会用时光机定时,采用工业化运作模式,人家有个小号辛辛苦苦地运营内容,你一抄,再定个时,就下班完事大吉了?媒体不能这么做。我在“震惊”团队采用编辑部形式,很多微博编辑都来自传媒大学。他们是早晚轮班制,就算有事外出也要随时用手机监测微博动态。

确认定位之后,我想的是如何塑造“震惊”的品牌。起初我曾动用周边所有微博资源帮忙转发,且每转一条转发微博都要加上一句评论—“当时我就震惊了”。早期我们没有接过一条广告,连内容也是我自己在写,有些微博我还会有选择性地@明星大号。谢娜曾经在主持节目时脱口而出:“当时我就震惊了!”王菲也常转发我们的微博。就这样,仅仅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震惊”的品牌就塑造出来了。起初,“震惊”在草根大号中算是落后的,后期在这种运营模式下,它高速成长。

草根微博以往给人的印象都是见不得光的,好像地下组织一样,可我们都是在光明正大地玩。现在排名前20甚至前50的草根微博操控者都是聪明绝顶的人,他们代表了一种智慧,一种凭借自己的判断和辛苦去获取财富的手段。这些草根微博玩家往往非常年轻且没有背景,但在短短的几年内他们都积累了至少百万以上的财富。草根微博不会死,这种小而美的生意代表了中国未来的创业趋势。

草根牛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