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长江:你要学会尊重我
王根旺 王根旺

吴长江:你要学会尊重我

你看到这篇报道时,吴长江或许已经重新回到了他一手创立的雷士照明。在雷士照明员工及其经销商眼里,吴不可替代,就像当年大战达能的娃哈哈宗庆后。他们手里握着渠道这张王牌。 8月13日晚,吴长江在北京接受《创业家》杂志采访。吴认为,他与投资人阎焱之间的矛盾完全源自个人,并非值得探讨的创业者和投资者之间经营理念的冲突。讲述中,吴把自己描述为一个豪爽大度不计小隙却屡遭阎焱利用规则“欺负”终于忍无可忍的人。阎称吴“草莽”,多少意含轻视。吴以“草莽”为荣,认为靠规则算计不是大丈夫。在吴看来,阎的“契约精神”是假,是靠规则耍花招,自己才真正说话算数,却总吃哑巴亏。吴在这一点上值得同情,但显然,他的想法与现代商业社会脱节。 吴承认风险投资对企业发展的作用,但希望阎代表的投资人尊重创业者。只有当吴学会像阎一样“算计”,尊重才可能到来。能够征服资本的是规则和智力,而非感情。

口述/吴长江? 本刊记者/刘建强? 整理

有一次我在一个年会上演讲,现场有人问我,要是回到以前,阎焱再给你钱,你还要不要。我说天下的事情没有再重来的。其实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我就是不想再选择他了。结果有的媒体直接说了出来,阎焱就打电话指责我。这个事,他一直怀恨在心。这也是今天这些事情的根源之一。

这不像一个投资人应该干的事,我也想不明白。你说周克华抢钱就抢钱吧,干嘛非要把人打死?我想他也未必就是想控制雷士,但他说的话做的事好像就是为了这个。他投资雷士到今天整6年了,还不退出。有人跟我分析说,目前他手里成功的在投案例不多了,他要用雷士来忽悠以后的LP。

他不会让我彻底离开,他玩儿不转。我现在还是雷士第一大股东,但很多股份是向劵商抵押股票买的。阎焱想把我的股份打到只剩几个点(股价复牌后如继续暴跌,吴又不能还款,抵押的股票将被强行平仓),让我变成小股东再回来,尾巴夹紧一点。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我控制不了公司,不干了行吧?

但我是雷士的创始人。我只有雷士,而阎焱不是说了吗,他投了几百个企业,他没所谓。况且他早把本钱赚回去了。是我把雷士养大的。阎焱说是跟我一块儿养的,他是当猪养的。所以,还没到玉石俱焚的时候。

其实整个过程中有几次我感觉到了阎焱的真诚。罢工第二天,7月14日晚上,朱海(施耐德中国区总裁、雷士照明董事)提议我们在深圳见个面,再商量商量。那天他们都很有诚意,谈得很好。我,我太太,阎焱,朱海,还有朱的助手,五个人,喝了两瓶红酒。我们互相检讨。阎焱说:“老吴啊,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雷士业绩这么好,有什么呢?就是你在那个年会上不该那么说我。”我说是媒体那么写的,不是我的原话。我也说他:有些小事情,你把它放大了。2010年雷士上市,当年业绩非常好,增长50%多,去年过年前我就给高管把奖金发了。这是我承诺过的,要兑现。去年3月份开董事会,阎焱当着我的副总裁、当着大家的面,跟我拍桌子,指责我不守规矩,说上市公司必须要等审计确实后才可以发奖金。我明明知道业绩做到了,该发总是要发的,如果审计业绩没达到,奖金算我出的。7月14日那天喝酒,我说如果我做得不对,你私下跟我讲,说这是上市公司的规定,我能接受。可是你当着这么多董事的面,跟我拍桌子,给我难堪。他说以后他会注意。说心里话,那天谈得很好。最后阎焱说,老吴,以后你就是雷士的老大,凡是经营上的事情,你说了算,我在后面支持你。我比你年长,见得多,资本运作、收购兼并的事,你先跟我讲。我当着朱海的面,跟他说:没问题,以后凡是资本运作的事情,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但是阎焱善变。他一直这样。第二天,他们说联交所要求雷士7月18日复牌。这事儿明显是骗我的。董事会有矛盾,员工又罢工,股价已经跌到一块四毛多了,开盘肯定还要暴跌。他们急着要开盘,是想让劵商平我的仓。结果证明恰恰是联交所不让开盘。

喝红酒那天说好了,等事情解决了我们三个人一起出来见媒体,还要互相说对方的好。8月初我在伦敦,阎焱又开始说我不讲契约精神,说我是草莽。我说什么是契约?一个大男人,说话就要算数,承诺就要兑现,这叫契约精神,而不一定是白纸黑字。

我跟朱海一直沟通得很好,没有什么矛盾。人们说施耐德有阴谋,要怎样怎样,我觉得很正常,我不认为这是阴谋。我跟朱海说过,你有什么阴谋,施耐德不就是看上雷士、想收购雷士吗?不就是想要雷士的渠道吗?我给你。我把股份全部卖给你,你先付我一半的钱,我帮你打一年工,把公司理顺,我就走了。我很累,做实业真的很累。朱海说我不要,你离开雷士,我拿它没用,我们的收购就算是失败。但是施耐德做事太急躁,动了我的兄弟们的奶酪。他们刚进来就派了一个团队过来,我的兄弟们就紧张了。说难听点儿,CEO谁不想做?只有我不想做,我已经做过了。我的兄弟们跟了我十几年了,肯定眼巴巴看着这个位子。他们一个个在行业里地位都很高。一个外来的人做我的总裁,他们肯定不服气。而且一来就说我们管理一塌糊涂。管理一塌糊涂业绩能这么好?所以罢工也扯上了施耐德。那天晚上朱海也承认下的几道药过猛,他说其他两个人可以走,CEO张开鹏要留下,面子问题,老吴你要体谅。再说,一闹就投降,以后会动不动就闹事。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罢工的事不是我安排的,但我事先知道。我知道员工和经销商要闹事。7月12日那天,阎焱召集经销商和员工开会,想给他们做工作。阎焱第一个发言,不是讲公司怎么规划怎么发展,而是一上来劈头盖脸无端地指责我,甚至连我戴的手表也品头论足,说镶钻石什么的。说我用的电话几十万(元),一身名牌。电话是朋友送我的,如果我用的是公司的钱,你可以指责我,送我去监狱都可以。我的员工听他讲了40分钟左右,受不了了,就不让他讲了。经销商开始发难。之后他们报警,说被限制自由,特警来了很多。员工说我们在开会,是他们召集我们开会。员工要求必须让我回来,说他们都是外行,不懂。他们说8月1日前答复,现在一拖再拖。

罢工罢了10天左右时间,就复工了。我给员工做工作:罢工可以给董事会施加压力,但是时间长了,市场没有货,就会卖别人的货,或者卖假货,这样即便我回来,雷士也是一个烂摊子,对大家都没好处。现在施耐德的人走了,公司在我们的控制之中,怕什么?他们接受了。复工头一天,订单一下来了5000多万(元),说明我们的渠道很健康。这就是我自信的来源。我没把它(渠道)放进上市公司里。

施耐德进来以前,尽管我跟阎焱也发生冲突,他是不敢像今天这样的。施耐德是做实业的,所以他好像有了底气。过去,我们是井水不犯河水,一有冲突,大家就不投票,不做决议,因为大家不知道怎么投票。那么在经营上,我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都是我的规划。他不给钱,只要是投资就反对,就让我自然增长。

我去英国,是因为我在英国投资很成功,英国首相请我们去看奥运。2007年,我主张把英国一家要倒闭的公司买下来,因为它有渠道。10万英镑,150万元人民币,他不同意,说我见这么多中国企业在国外投资,没一个成功的。最后,我自己掏钱买了,做起来了,英国BBC为此专门来中国采访我。这个公司装进上市公司了,直到去年,公司才给了我150万元,利息都没有。我都不计较这些事。

过去,说难听点儿,人家欺负了我,坑了我,占了我便宜,我一直都不说,我只怪我自己,怪我自己笨,怪我自己蠢。当初他进来,我为什么这么低的价格给他?那时候雷士正在分家,他承诺给我6000万元过桥,给分家的股东。他最后不给我,我没办法才很便宜地卖给毛区健丽(赛富投资雷士的中间人)3亿股,1股两毛四,卖了7200万元。她马上卖了1亿股,4000万元。我的危险期已经过去了,答应了他的事(低价格)还是做了。什么是契约精神?喝酒那天我跟他说,你说话不算数,我说的事都兑现。他们总跟我玩儿文字游戏,玩儿小聪明,答应我的合同上从来不写,我口头上答应的,他全部写在合同上。2006年,赛富进来,我说要给员工和经销商期权,他把这个写上去了。他说你说的,你给。然后,卖得的钱还要我拿给公司。天下没有这个道理,我们吵得非常凶。他最后同意把钱给我了。

他进来之前,柳传志介绍深圳一个朋友借了200万美元给我,人家实际是投资。阎进来后,不同意给人家股票,要还掉人家的钱。我不同意。他说要给你给。我就从自己的股份里给了人家5800万股。

他投资雷士的时候,协议什么的全是英文,说这是国际惯例。我现在骂自己傻,为了省钱,没有找律师。我当时觉得,你多少钱进来,占多少股份,把这几点搞清楚了,其他附加条款我根本不在乎。业绩你要求做多少,我绝对做得到。后来我发现股份比例不对,原来他是用pre-money valuation(对公司的投资前估值)、post-money valuation(对公司的投资后估值)玩儿我。公司估值4个多亿,我很高兴,分家时评估两个多亿,一年翻了一倍。结果是他投进来之后才是4个亿。我跟他说,你要是投4个亿我就零了?你给我解释。他说你看,白纸黑字,你已经签了。其实,那是个Term Sheet(投资意向书),没有法律效力。但我签了,我就认,我口头上答应的我都认。

2008年,高盛投资我们,要跟我们对赌。作为老股东,阎焱是不是应该跟我们一起对赌?如果完不成,是不是我们双方的股份应该同时稀释?你知道他怎么讲?他说,是你在经营企业,要我跟他们对赌不行。结果我一个人签了对赌协议并且赢了,他跟着一起受益。

中纪委调查的事,我第一时间告诉了他。是他们拟好辞职报告让我签字的,他又让我跟大家解释,意思是我真的是由于个人原因辞职的。这是睁着眼说瞎话。还有关联交易。那几个关联企业只是有偿使用雷士的品牌,不是说它们生产的产品卖给雷士或者雷士的货卖给它们。品牌使用费没有及时交,拖的时间是有点儿长,但我只是关联企业的大股东而已,对拖欠没有责任。

喝酒那天晚上,我也反思了自己。有些事情,我觉得他们决定得不对,我自己判断没有侵犯公司利益没有损害股东利益,我就坚持做了,比如英国的投资,重庆南岸区的雷士总部。我有不对的地方,我敢当面给他承认错误。

我是先把所有人当好人,他总是先怀疑你,把你当小偷。我当他面讲过,你是成功人士,我把雷士从100万元起家做到这么大,不成功吗?你要学会尊重我。

VC与创业者怎么相处?VC是出了钱,但也是看上了创业者,而且是他已经有影响了你才会投,你应该充分尊重他,因为事实证明了在这个行业里他脱颖而出了。至少在这个领域里,他比你强。做投资的,大多留过洋,读书多,资本方面经验多一些,但经营就不一定,如果强行插手,一定影响企业的发展和创业者的心境。

吴长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