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焱:他打的就是两张牌
王根旺 王根旺

阎焱:他打的就是两张牌

8月17日晚,雷士照明小股东和君创业与董事会在北京千禧酒店公开对话。赛富亚洲创始合伙人、雷士照明董事长阎焱称吴长江打的第一张牌是所谓民族主义,第二张是悲情牌。标题为《创业家》所加。

口述/阎焱 整理/和君创业

大概今年5月20日下午,我突然接到吴长江一个电话,他当时非常慌乱,告诉我他在香港。说昨天中纪委约他谈话,要他协助调查重庆夏泽良(注:原重庆市南岸区委书记)的事情。然后,他说有一个内部的大哥告诉他赶紧出去躲避一下,第二天他就到了香港,在那里给我打电话。

听了这个消息,我觉得也很震惊。因为在此之前,我们公司总部搬往重庆的事情,董事会和吴长江是有尖锐分歧的,我们一直约他谈话,但他从春节后就很少在国内。就总部搬迁的不同意见,我们跟他约了好几次都没见到。有一次我们约4月18日在北京见,我和朱海(注:施耐德中国区总裁、雷士照明董事)跟他约好,他也确认了,结果17日在德国给我发短信,说回不来了。我们听到公司有人反映,年后他就很少到公司,都在外边。所以我们当时也很担忧,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当他在电话中说了之后,我脑子就这么一嗡,心想糟糕,我们最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说准备和他太太要去加拿大,暂时不回来了,去躲风头。在此之前,董事会曾经发现,加拿大一家我们正在谈判投资的公司,突然公告说吴长江成为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与我们发生严重的同业竞争。最初我还想不通他怎么进入这家公司都没跟董事会说,而且是公司正在谈判投资的对象,现在看来,是他要到加拿大躲风,顾不了他和公司签署的不竞争条约了。

我第一时间通知董事会,包括我们在香港和在北京的所有董事,并立刻通知律师。那时,我们并不知道到底是吴个人还是雷士卷入这个事件中,因为中纪委并没和我们联系,我们并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在和律师商量后,律师说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情,要赶紧通知联交所。联交所知道后要我们提供材料,我们说没办法提供材料,我们既没接到正式通知,也不知道详情。后来我们就开了电话会议,吴长江讲他是协助调查,他说得很明白:短期内他不可能回国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谈到公司的危机处理工作,他辞去了公司的一切职务。

实际上在此之前,3月份的董事会上,按照香港联交所的治理要求,我们董事会做出了一个决议,吴长江也同意,董事长和CEO的职位要分开,这是按照香港上市公司要求来做的。所以就开始找候选人,我们当时总共找了三四个候选人人,其中张开鹏,虽然来自施耐德,都是由董事面试,也包括了老吴。所有董事包括吴长江都认为张不错。那么在当时情况下,我们讨论吴总要不要把董事长辞掉,律师说如果他不回国他就失去了作为上市公司董事的能力。因此董事会要求他辞去雷士照明的一切职位,他也同意。

大概24日我们收到他签字原件,25日我们公告,公告文稿都是按照联交所要求和审阅过才能发的。吴长江昨天(注:8月16日)说我这是操纵股价,他说从20号到公告中间有5天时间,所以说这是操纵。我说这很正常,作为一家香港上市公司,你必须要事先通知联交所,中间只有5天,而且24日他才签字,这已经是超常速度了。再说,我们从没买过也没卖过一股公司股票,何来操纵,很荒谬。

后来为什么又有争论呢?吴长江开始一直不敢回去,后来据说中纪委在中间做了些工作,说是让他协助调查行贿受贿的事情,给了保证条件允许他回国,回来后让他提供了很多的资料。他在自由行动后,提出想回董事会。当时我们就说不是不可以,但我在他和朱海三人的会议上就当面提出三个条件,一是你需要给董事会有个交代,解释中纪委调查到底是怎么回事。二是关联交易和体外利益的问题,因为他欠公司钱很长时间了,我们独立董事作为审计委员会主席,为了这事跟董事会说了很多次,明确要求采取法律行动,把钱拿回来。三是他必须对董事要有承诺,一定要按董事会的决议行事。他均口头答应。

关于这一点要向大家强调,在去年年底,我们听到员工举报,公司总部要从惠州搬到重庆南岸区,我们当时听到非常诧异,因为董事会从来没讨论过这个问题。而且我们了解到,吴长江已经在公司发了E-mail,已经通知下去了。我们赶紧召开董事会,专门讨论公司总部搬迁一事。讨论结果是除了吴长江一票赞成外,其他人都反对,所以董事会决议不能搬。

我们以为这个事就解决好了。但是春节过后,公司员工又来举报,说总部已经搬了,几百号人浩浩荡荡到了重庆。我们很震惊,怎么能这样玩弄董事会。后来我们又听说,他不光是把总部搬过去,而且和当地政府还有一个承诺,承诺就是在3年内,把销售额做到100亿,交税5个亿。吴长江代表雷士签这个合同董事会根本都不知道,更不了解当地的优惠补助和换取的市中心的土地,之后我们发现这些本来应该属于公司的土地去了他个人的公司。公司总部强迁以后,我们一直要求他给董事会一份签的协议复印件,到今天他都不给我们。所以,我的第三个条件就是说这个,在上市公司你不能一意孤行,在任何一个现代企业,这是个最起码的要求。

当天我和朱海当面与他谈这三个条件时,他都接受。而且当时我们也约定,双方都不要诉诸媒体。因为我们知道他控制不住自己,我们三番五次说不要见媒体,他满口答应。但是,没过多久我们发现他见了一家报纸。我们说你怎么言而无信,他说是个朋友就聊了20分钟。我说20分钟也是聊啊,大家说好的事,他又保证说再不会发生了。结果隔了一个多星期,那天我到办公室,看到《中国企业家》封面上他的头像和他的采访,那个报道中讲了很多我的问题。我就跟吴长江说,你是一而再、再而三不讲诚信,关于用公司业绩和投资换地方政府的利益,并且把土地放个人口袋中的问题,上市前在万州已经做过一次,当时他也说过下不为例,结果在重庆又旧戏重演。媒体的事也是这样,而且变本加厉。他在微博上发了很长的东西,他说投资人和外资联手,要把中国品牌拿走。把因为他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而被中纪委调查因而辞职一事,说成是投资人和外资把他挤走,要抢民族品牌。

等到7月12日,我们董事会去重庆跟经销商和员工见面,结果把我们围攻了近10个小时不让出来,逼我们签字,上厕所都有几个人跟着。最后是重庆商委出了面,我们才得以离开。我们回来后那边就罢工了。关于8月10号回复员工的要求,本来可以马上就起草文件报香港联交所,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不知道他是不耐烦还是怎么了,又突然间写微博攻击我们。我们本来在和联交所交流,结果他每天不断向媒体放消息,联交所就每天让我们来解释新问题,还要求提供新证据,结果拖的时间就越来越长。本来我们8月1号就可以发了,结果又出新爆料,越来越拖,我们也没法办。这不是我们不诚信、搞拖延,是吴长江不按上市公司规则做事。

这个事情(7月12日和经销商、员工见面)发生之后,联交所要求我们做调查,我们组成了独立董事为主的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我们公告中的结论非常明显,吴长江做的这些事情,已经严重违反了他作为一个董事的履约义务和法律责任。直到今天为止,我们的独立调查小组向他要他和南岸区签的文本复印件,他都不给我们。

所以吴长江现在打的就是两张牌。一张是所谓民族主义,说施耐德把创始人挤走,要把民族品牌吞下去。第二张是悲情牌,创业辛苦多年,结果被投资人赶走。看这东西,我实在不知道是哭还是笑,一个人怎么能这样颠倒黑白,你是因为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被中纪委调查,你自己辞职,你怎么可以信口雌黄?你想没想过,为什么中纪委不调查别人?说施耐德要霸占雷士,施耐德只占9%,吴总是最大的股东,9个董事中施耐德只占1个,而且当时引进施耐德也是吴总引荐,我们都不认识。他自己说引进施耐德是为了制衡我们。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说施耐德侵占呢?这些事情让我们感到无法解释。

昨天(8月16日)我看他在媒体上说我们不在乎公司,只有他在乎,因为公司是他儿子。你问问他自己在公司里还有没有股份?据我们知道他已经把所有股份全都抵押出去,而到现在为止,除了股东按比例转让给施耐德,我们一股都没有卖。到底谁对公司有信心?我讲的每一句话都有事实根据。

阎焱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