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最受创业者尊敬的十大VC投资人
王根旺 王根旺

2012年最受创业者尊敬的十大VC投资人

评选/《创业家》投研部

张颖

机构和职位: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

投资偏好:互联网、IT、移动互联网

个人简介:张颖生于1973年,1987年移民美国,拥有加州州立大学生物及化学学士学位、西北大学生物技术与商学硕士学位,先后在花旗银行投行部、荷兰银行直投部工作,2001年加入美国中经合集团,担任其旧金山办公室的投资经理,2003年回国,后成为中经合北京办公室董事总经理,投资了分众传媒、Cardiva、爱康国宾、3G门户、傲游浏览器、大旗网和图吧等项目。2008年,经纬创投与中经合中国团队联合成立经纬中国基金,张颖出任创始管理合伙人,全面负责基金在中国的运营。

代表项目:博纳影业、世纪互联、理邦仪器

机构/个人投资风格:偏早期为主,投入大量的投资经理海量寻找项目,在所投领域对行业有很深入的理解,不轻易给投资意向书,但一旦决定要投会信守承诺。张颖性格直爽,对人对事不拐弯抹角。

不要折腾创业者

张颖认为,每个投资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投资风格,投资的本质也是赚钱至上,在商言商,但VC行业中有些行为和做法他不能赞同:

1.缺乏足够耐心,揠苗助长强行干涉企业的发展。创投是一个需要极大耐心和风险承担能力的行业,不能夹杂丝毫的投机心态。但少数投资人却没有足够的耐心给予企业充分探索试错的机会,盲目为高速增长摇旗呐喊,强行干涉企业的发展,迫使创业者在不恰当的时机以不恰当的节奏扩张。而错误的扩张节奏不仅让企业的发展缺乏效率,更可能瓦解整个企业的未来。

2.在投资时占了企业的大股,甚至把企业占为己有。跟承担了巨大的风险、在最艰难的第一线冲锋陷阵的创业者相比,个人天使或机构投资者无论如何也不应占有企业大部分股权。甚至有一些在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的前提下,把原始的灵魂创业者挤出公司、将公司占为己有,从本质上损害了创投这个行当的名声。

3.对创业者表示了积极的投资意向,却言而无信地用长时间拖延签最终协议的方式打压企业的估值。创始人最重要的是时间成本,即以最少的时间搞定融资的事后全心专注在企业的发展本身。但少数投资人却在与创业者签订排他性的投资意向书后,言而无信地放慢推进投资协议的达成,利用创业者的信任和时间成本一味地压价,甚至把企业拖入现金流穷尽的地步。

张颖特别痛恨有些基金特别折腾创业者,经常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他拒绝跟这样的机构合作,他认为创业者需要承担的压力、风险和面对的挑战是从第一天开始就在拿管理费、几乎无个人破产风险的投资人的几百倍,“想通这点,换位思维,就自然能替他们多考虑”。

他在微博上表示,一些投资者自己住豪宅开好车,但对创业者过于苛刻。因此,他支持创业者在适当时机卖些老股,套现点改善生活。当创业者能拿些钱回家,告诉家人不用再为必需的家用开支而担心时,相信创业者会更加拼命专注地去把公司做好做强!

(文/本刊见习记者石海威)

童士豪

机构和职位: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北京)

投资偏好: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消费品

个人简介:童士豪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曾是两家互联网公司Asia2B(香港)、HelloAsia(硅谷)合伙创始人,先后在美林证券投资银行部纽约及香港办公室,亚洲昆仲私募投资公司(创始成员),美国BVP柏尚投资(负责在华业务)工作。

代表项目:小米科技、凡客诚品、一嗨租车

机构/个人投资风格:投B\C轮为主,精挑项目,对创业者友善。

体会创业者的心情

其实跟创业者打交道是比较容易的,只要你懂行,给的价格又合理,这样创业者是比较容易接纳你的。(投后)创业者如果来跟我抱怨事情的话,我也会听,然后想办法帮他们解决问题,他们发邮件过来我看到马上回复。我自己也有过创业经历,能够体会创业者的心情。所以,有很多跟我合作的创始人觉得我是比较像创业者的VC投资人。

做VC久了我发现,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的信息常常是不对称的。创业者并不能完全了解投资人,也不清楚投资人的顾虑在哪,因此创业者无法理解投资人的某些决定,这时候我们就需要通过条款来使彼此互相理解。投资人跟创业者之间其实是制衡的关系,创业者需要投资人帮他,避免犯错,因为创业者通常会一心向前冲,投资人则必须告诉他什么时候该冲,什么时候不该冲。

如果(跟创业者)产生分歧,我们最多能行使否决权,比如创业者要放弃主业方向,这种大事上我们会投否决票,但基本上我们能做的也只是这些。

(口述/童士豪 整理/本刊见习记者石海威)

靳海涛

机构和职位:深圳创新投资集团董事长

投资偏好:互联网、文化创意、连锁服务、新型农业、新型能源与环保产业等

个人简介:靳海涛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工学硕士。他曾任深圳市赛格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上市公司赛格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迄今直接管理过中国境内五家知名上市公司,有近30年的企业管理、投融资和资本市场运作的经验。他还担任过全球策略投资基金驻中国特别代表,2004年加入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

代表项目:勤上光电、明阳风电、好想你

机构/个人投资风格:熟悉中小板和创业板IPO规则,在国内资本市场退出渠道畅通。早中晚期项目都投,但更多投成长型企业,即便投早期项目也要项目商业模式基本成型。在现代制造业等方面的投资较多,比较符合地方政府的口味,与地方政府关系也较好,联合成立了许多地方引导基金。一般每个项目深创投投一部分钱,地方引导基金再投一部分钱。

70%精力做服务

靳海涛认为,对创投行业来说,自律非常重要—契约精神、照章纳税、不走歪路。他觉得投资最重要的是做好投后管理。当投资机构与投资企业利益发生冲突时,应保大局,除了重大方向性的问题外,应遵循有利企业发展的原则。

他认为,随着加入创投行业的企业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大,深创投要巩固领头羊的地位,最重要是服务体系的搭建和完善(含投后增值服务),而不在于投成功了多少案例、挣了多少钱、管理多少资本。服务是一个很艰难很花工夫的事情,如果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投资上,深创投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深创投对投资经理的要求是70%的精力用于服务,30%的精力做投资,服务是第一位的。

(本刊见习记者李默涵据公开资料整理)

计越

机构和职位:红杉中国合伙人

投资偏好:消费服务、互联网、IT

个人简介:计越1995年毕业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程学专业,获理学学士学位。1999年在中欧国际商务学院取得MBA学位。曾先后担任祥峰投资高级投资经理和红杉资本中国副总裁。

代表项目:诺亚财富、乡村基 、十月妈咪

机构/个人投资风格:作为机构,红杉知名度高,对项目估值相对较高,但签署投资意向书之后实际投资率不高。有丰富海外上市经验,一旦投资会有大量后续服务跟上。计越本人对所投行业理解深刻,亲近创业者。

创业者常常是对的

如果一个VC不懂装懂,什么事情都认为自己想得很好,在与企业家的交谈中自以为是,我是创业者的话,也会很难接受。投资人投资一个企业,肯定是在投一个比他更懂的人。根据我过去的观察和行业内的交流,发现绝大多数情况下创业者都是对的。

投资者毕竟站在外围,在行业早期阶段其实是不容易判断的,这就需要投资人摆脱大家眼中浅显易懂的观点,挖掘出自己观察的行业规律。这样才会让创业者信服。

创业是很艰辛的,只有少数人能干成,而且永远是失败多于成功。在我看来,所有创始人应该是值得尊敬和感激的,投资机构的钱是创业者们帮着挣的。所以,投资人心态要摆正,创业者才是永远的主角。在创业过程中投资人可能会提供帮助,但最终应该感激创业者,而不是指望创业者感激投资人,这个关系应该倒过来。

前段时间我看到一句话“你说的一切其实都是错的”,特别有感触。有可能投资人讲的所有话都是错的,因为最后创业者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投资人永远是总结规律,而规律往往代表的是过去,投资人往往觉得自己有很多经验,自己过去参与了无数成功案例,但过去成功的事情有可能在将来回头去看是错误的。

(口述/计越 整理/本刊见习记者石海威)

周全

机构和职位:IDG资本创始合伙人、中国区总裁

投资偏好:互联网、消费品

个人简介:周全1981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1984年获科学院硕士学位,1989年获美国Rutgers大学光纤专业博士学位。他曾主持参与多项美国航天局(NASA)的光纤器件研究,获多项NASA奖,并持有美国光纤器件专利。他1993年加入IDG资本, 1995年开始主持IDG资本在中国的投资工作。

代表项目:搜狐、当当网、搜房

机构/个人投资风格:IDG在早期作为中国风险投资领域的开拓者,喜欢投一堆某个领域排名前几名的公司,其他投早期的机构后来也照搬IDG的套路,但现在已有很大改观。拥有广泛的海外市场资源。

执著的创业者最可敬

没读过MBA,没管过公司,这样的人怎能做一个比较牛的投资人呢?周全用自己的“聪明,肯学习且不为常人所知的激情”征服了中国创投市场。

熊晓鸽是IDG中国的脸面,周全则是IDG中国的幕后掌舵人。周全虽然是中国最早一批VC投资人之一,但为人低调,隐藏光芒,作为创投界一线人物,依然活跃在投资前线,这难能可贵。周全喜欢投在好的市场里能有效利用资金进行扩张,且团队执行力极强的公司,但他希望创始人像他一样在投资圈坚持和执著地把一个事情做到极致。这种执著的精神是值得投资人尊敬的。

(本刊见习记者李默涵据公开资料整理)

刘二海

机构和职位: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

投资偏好:互联网、教育、消费、IT

个人简介:刘二海拥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与信息系统硕士学位,北大国际MBA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北京大学心理学硕士学位。加入君联资本之前,曾先后担任铁通网络公司主管运营的副总裁,美国冠远科技中国公司副总经理,吉通通信公司增值业务部部长。刘二海于2003年加入君联资本的前身—联想投资任董事总经理,目前担任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

代表项目:易车、人人网、神州租车

机构/个人投资风格:君联资本脱胎于联想,选项目具有鲜明的联想的“事为先,人为重”的特点。输出联想成熟的管理经验,对很多创业者有吸引力。有创业者称,刘二海本人谦和直爽,主意多,比较坚持自己的意见。

告别缆车,挂上安全绳

资本离不开企业,企业也离不开资本,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当然,我们也看到,在有些企业里,投资方要求有绝对权威;而有些企业,创业者要求独立性。其实二者都是片面的。从法理来讲,股东大会、董事会和创业者之间是有分工的,资本层面和很多重大决策董事会说了算;而在经营层面要听企业家的。所谓伙伴关系,本来就是该相互制约,无论投资方还是创业者,都要习惯于这种制约。

这种制约的实现,需要投资方与创业者的充分互动。投资方影响企业是通过影响创始人和高管团队进行的,在这其中,沟通就显得尤为重要。其实,投资人是创业者最好的互动对象,虽然创业者可以找专家,或者下属甚至朋友来进行交流,但这些人都不能像投资人这样与创业者有切身利害关系。

我们遇到过这种情况:有的企业初期跟我说,我们自己能处理,不想多受(你们)影响,但后来就变成了常常跟我约谈,希望多听取来自投资方的意见。

当然,互动的技巧也很重要。投资人不要让创业者感觉被干涉过多,要给他们一定的自主权,尽量让他们放开手脚做事情。投资方可以通过定期的考核来掌握动态情况,帮助他们进行调整,甚至在确实看不到希望的时候喊停。

早期在中国做投资,如果不派驻一个财务,不当个副总,每天看着企业怎么做,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给钱的。但现在的股权投资形式已经宽松很多了,双方本着互信和契约精神进行合作,是一种软性的管理。如果说前期(创投)的模式是缆车,架着企业,怎么也掉不下去;那现在的方式则是在你腰里挂上安全绳,只保护你不掉下去,不做太多限制。

投资人并不总是成功的,也会有失败的时候,没有谁会绝对正确,投输是正常的。因此,投资人的思维方式要转变。现代投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追求的是多赢而不是全赢。对于君联资本,我们认为,在早期可以适当多冒一点儿风险,因为,只有冒更多的风险才能获得更大的机会。

(口述/刘二海 整理/本刊见习记者李默涵)

傅忠红

机构和职位:达晨创投合伙人

投资偏好:消费服务领域

个人简介:工学及MBA双硕士,上海湖南商会副会长、上海股权投资协会理事,具有10多年项目投资及企业管理经验,目前主管达晨创投在华东片区的投资业务 。

代表项目:中南传媒、达刚路机、宏昌电子

机构/个人投资风格:达晨被称为“投资湘军”,有广电背景的达晨跟深创投一样,都是靠大量抢中小板和创业板拟上市公司项目而迅速崛起,2010年以来也转向投成长型项目和模式已成型的早期项目。达晨投资风格稳健谨慎,注重企业成长性,关注二三线市场,但创业者须注意,达晨最后做投资决策时需其背后的LP到场,这可能会影响达晨的投资速度。

和被投企业一定要“对味”

傅忠红认为,要得到企业的尊重,首要是选择对的企业,选择对的企业家,这不仅是风险控制的一部分,也是对企业负责。投资机构与企业合作时是要议价的,议价的核心是挖掘这个企业真正的价值,把工作做细,真正找到企业未来成长的依据。

一个好的企业不仅其所在市场空间要足够大,项目本身也要符合社会的发展趋势。创始人和创始团队在投资评估中也占据相当重要的地位。但总的来说,达晨跟拟投企业一定要“对味”,做事风格要一致。傅忠红投资讲缘分,讲情分,不完全是纯粹的商业合作,他觉得毕竟投资人和企业在一个战壕里工作,很多需要沟通的地方,基于这种情分和对创业企业的了解,才能帮创业者找到解决办法。达晨投了150家企业,没有一家企业跟达晨产生重大的冲突,甚至闹翻,傅认为这就是情分所在。

(本刊见习记者李默涵据公开资料整理)

宓群

机构和职位:光速中国董事总经理

投资偏好:互联网、消费、IT技术

个人简介:宓群本科就读于复旦大学物理学系,在普林斯顿大学获电子工程硕士学位,他曾在Intel公司工作,历任工程、市场拓展、产品和业务开发等多个部门的管理职务,后参与创办网络通讯产品及服务公司iTelco Communications。他还担任过Google亚洲产品总监和Google驻中国办事处首席代表、大中华区投资并购总监,投出过百度、迅雷、天涯等好项目。

代表项目:大众点评、聚胜万合、美乐乐

机构/个人投资风格:光速中国以投A轮为主,成立于2011年的光速中国基金规模为1.5亿美元,团队成员只有6人,相对于经纬、IDG、北极光等投早期的机构动辄数十人的投资团队,光速的投资人员偏少,所以对项目精挑细选。宓群在谷歌时期投了多家互联网优秀企业,加盟光速后出手较为谨慎,所投项目还不如之前优秀。宓群是一个良好的倾听者,善于帮创业者归纳、疏导。

决策永远留给创业者

中国目前有很好的创业机会,但初期的创业公司因为规模小,资源有限,会面临很多的挑战。我自己也创过业,又在早期加入了Google,对此深有体会。我自己的风格是除了提供资金以外,在创业者需要的各方面尽可能帮助创业者。这需要和创业者建立充分的信任和良好的沟通,创业者能够报喜也报忧,因为我们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创业公司的成败和团队的质量有很大的关系,早期创业公司经常碰到的问题就是招聘,但小公司不容易吸引到优质人才。我们就会调用我们的行业资源,帮助创业公司找到能力强,有团队精神,也适合公司文化的最佳人选。

创业者在碰到各种问题时会经常问我的意见,我也很乐意分享我的经验,帮着出主意。但我有一条原则,决策永远留给创业者。真正做企业的是创业者,他们对企业各方面的信息了解也是最全的。好的投资人可以帮助出谋划策,同时也要避免创业者在大方向上被投资人带着走。我比较喜欢创业者能够听取不同意见,学习能力强但同时也有自己的主见。总之,要成为受创业者尊重的投资人,我的经验是既有专业的知识,行业的经验,又能在创业者需要的时候尽全力帮助,尊重创业者,做创业者的坚实后盾。

(口述/宓群 整理/本刊见习记者石海威)

周逵

机构和职位: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

投资偏好: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新能源

个人简介:周逵1989年毕业于武汉工业大学,2000年获得清华大学 MBA硕士学位,在冶金、通讯、制造管理咨询领域有多年中小企业工作经验,曾在联想集团从事业务发展和投资管理工作,2005年加入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前,曾任联想投资公司高级副总裁,投过中讯软件、深圳讯天、文思创新、开拓科技等。

代表项目:网秦、百纳信息、新浩艺

机构/个人投资风格:红杉的投资风格前文已述,至于周逵个人,性格随和,看起来像憨厚的大叔,但其实是一个相当有主意的投资人,会给创业者提很多想法和意见,创业者对他的评价不错。

为创业者提供真实帮助

不少创业者抱着各种目的来跟我们谈,有时候是希望借着我们的影响方便后续融资,有时候是希望借助我们的海外资源,谋求海外上市。其实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相互之间的诚信,尊重是建立在诚信的基础上的。互相之间一定要坦诚,我会很清楚地告诉创业者我的想法和疑虑,也希望创业者不要对我们“吹泡泡”,大家都是聪明人。如果我觉得对方“不靠谱”,我是一定不会投的。因为我们投资,不仅仅是钱,还有很多后续的资源和精力。

在红杉的实际操作中,我们经常会跟创业者讨论全球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先进的国家有哪些模式可以借鉴,甚至会推荐我们在国外投资过的公司的模式,这种信息创业者未必知道,而这恰恰是投资公司的优势,我们每年会投那么多公司,掌握的信息也会更加丰富,这对创业者就是很大的帮助。另外,比如我们在海外运作的经验,在需要的时候都可以借鉴。当我们看到创业者做得很好,很用心,成绩也不错的时候,我们还会在合同允许的范围内适当地返还他一部分利益,这也是对创业者激情的一种肯定和鼓励。

总而言之,投资人要获得尊重,首先要尊重创业者,然后就是能为他们提供真实的帮助,把他们当做平等的合作伙伴,这样才会实现共赢。投资实际也是个交朋友的过程,大家一起把企业做好了,甚至努力过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成功,但是一起合作过也就成了朋友,这就是尊重的魅力。

(口述/周逵 整理/本刊见习记者李默涵)

甘剑平

机构和职位: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

投资偏好:互联网

个人简介:甘剑平在投资和金融业已有超过十五年经验。他曾任职于美林证券投资银行部和普华永道公司,此后在美国凯雷投资集团工作了五年,担任董事,负责中国创投业务。他曾是空中网集团的首席财务官。现在他同时担任携程网和科通集团的独立董事。

代表项目:世纪佳缘、淘米、携程网

机构/个人投资风格:启明以投B/C轮为主,他对所投企业放手,但在公司发展的关键点也能给出很好的建议,会为所投公司管理层在基金内部争取很多东西,善于调解其他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的矛盾。

雷士照明不姓吴、更不姓阎

现在人们谈论创投关系紧张的事情,首先要搞清楚创业者与投资者之间最主要的关系是什么。有人说我们夫妻关系、兄弟关系、朋友关系,但在我看来,二者之间最主要的一层关系,就是大家都是普通关系。这是最基本的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原则。股东们一起出钱或者出力,来创办一个企业,只要做企业就要遵守《公司法》,里面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一股一票。

前段时间“雷士照明”的事件闹得很凶,我觉得,雷士照明既不姓雷、也不姓吴、更不姓阎,说到底这就是股东之间的利益纠纷问题。作为一个创业者,你可能在公司里面创了一天业,但第二天走了,那么你所保留的唯一权利就是你的股份,这才是神圣不可剥夺的权利。对于创业者来说,你就不该再有其他的权利,当然作为投资人也该如此。

但从另外的角度来思考,我觉得有分歧也是必然的,人与人之间都是可能有分歧的。但我们设想如果你跟领导产生分歧,你会怎么处理呢?一般是看看《员工手册》之类的。那如果投资人跟创始人之间产生分歧呢?很简单,把你的投资协议拿出来,把公司章程拿出来。这就相当于一个国家的宪法,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当然了,如果两个人都讲道理的话,那么读了公司章程就应该知道每个人的权利和义务,就能把分歧解决。如果还不能解决,你可以去组织董事会投票。创业也好,投资也好,说到底,大家无非是为了赚钱做生意嘛。

资本市场是建立在法律架构上的,这点所有创业者和投资人都要牢牢记住。所有的股东如都能按照《公司法》办事,那么所谓的创投冲突也就不存在了。

(口述/甘剑平 整理/本刊见习记者石海威)

VC投资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