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汽车”梦想
王根旺 王根旺

“飞行汽车”梦想

美联航空的常建秦靠航空教学设备赚钱,而他的梦想是让自己造的“飞行汽车”早日上天。

文/本刊记者 邓超

今年7月底,常建秦参加了美国的EAA飞来者大会—带着他设计的“飞行汽车”模型。据称,这种基于旋翼机设计、在地上收起旋翼就像汽车的飞行器将于10月试制出来。它可以使用普通汽油,飞行3到4个小时,今后售价可能在200万人民币左右。

常建秦对通用航空已关注多年,但觉得中国现在在适航认证、低空开放等管理上都过于死板,“人们都说通航是块大蛋糕,但实际上还处于画饼充饥的状态”。

现阶段,航空教学设备才是美联航空的主业。公司产品包括飞行员、空乘训练舱及机务培训设备等,客户涉及民航企业、大专院校,去年营收达到3000万元。

常建秦在20世纪80年代末,就因为不适应体制内工作从中国飞行试验研究院“出走”创业。最初他也为整机配套,做一些诸如飞机天线、机头罩这类的复合材料部件,以及测试用的飞机模型。90年代初,民企进入飞机产业链条的少之又少,这使得“西飞”“试飞院”这样的国企都成了他的客户。

后来,经常有客户来找常建秦做些模拟训练舱、教学设备,而这些东西中航工业都不做,久而久之,美联的业务重点就转到了这块。近些年民航公司的热潮,以及现在航空院校、培训机构的萌生,都为航空教学设备提供了市场。常建秦估计,“市场每年至少有四五个亿”。

在美联的产品中,训练飞行员的飞行模拟器所占份额最少,不到一成,因为这种产品技术门槛高,需要积累。相比而言,空乘训练舱是美联的拳头产品,平均每月可交付一个舱,依据功能配置售价从100万元到300万元不等,毛利最多可达三成。训练舱要求仿真性高,他们就从厂家购买数据包,其中包括外观尺寸、技术性能等,也会上机测量。“这不是开煤矿,一锹下去就能挖出煤来,航空业专业性强,没有技术积累不行,”常建秦说。

美联还有一块业务是机务教学设备,主要有两类,一是跟教科书对应的飞机结构模拟件,二是废旧发动机等拆机件,修整后卖给院校。天津航空一位机务人员告诉《创业家》,他所毕业的中国民航大学硬件条件较好,300多名学生就有10台发动机供实验操作,教学中接触的都是真的设备,而另一些从专科学校毕业的同事此前就没碰过“真家伙”,这类设备的市场需求可见一斑。

在西安航空基地,常建秦是比较国际化的创始人,但他对资本的态度还比较“保守”,“还没想过开这个口子”。他选择合作伙伴的标准是有行业经验,并且投过航空项目,“否则将来没法沟通,他们不可能只投钱不管效益,而这个行业又与其他行业不同,投入高、回报慢”。

飞行汽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