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德旺:靠什么捐数十亿
王根旺 王根旺

曹德旺:靠什么捐数十亿

很多人心目中都有一个疑问:你怎么能够白手起家?

我原来是采购员,初中都没读。我离开学校时哭得很伤心,就好像小孩子吃奶没吃够上瘾,后来见什么书都拿过来看。创业之前,我读了很多不同的书。我读书的一个特点是,如果没有把这本书读透,把它的魂提出来,我不会放下,一遍两遍不断地看。也因为没有受什么学科的影响,看的书五花八门。

1983年,我承包了所在的工厂(注:福清市高山镇异形玻璃厂)。当时,工厂连续6年亏损。我就说,给你6万元我包下来。我知道工厂问题在哪,我承包的时候是4月,到了7月,我就赚了6万元,足够还承包款,镇上一下子轰动起来。

我的创业心路

1985年到1995年,我经历了从不为到有为。我早期办玻璃厂,是想离开农村,是一种激情。原来我根本不懂做玻璃,后来通过十年的艰苦努力,学会了做玻璃,也懂得怎么做。

企业做得好不好,会计非常关键。高山玻璃厂原来没有账,我承包后第一天就要做账,但全高山镇就只有一个会计,我找他给我兼做会计,把账建起来。为了能够当好总经理,我自己也学着做会计,这样才把企业做到今天的地步。

20世纪90年代初,福耀不断发展,我觉得自己当总经理当得很累,力不从心了。那个时候我问一个新加坡人,一个银行的远东区总裁:你觉得我总经理当得怎么样?他说当得很好啊,我看过很多总经理都不如你。我就问他,你能不能告诉我,国外那些总经理大多数是念了什么书?他后来想了一下说MBA、工商管理。后来,他从台湾给我带过来一些MBA课程的教材,我看完他带的两本书,认为这对企业很有帮助,认为中国应该有这样的一个学校,1994年我就开始在厦门大学设MBA奖学金。

1995年到2006年这第二个十年,我经历了有所为有所不为的阶段。圣戈班(注:法国国际汽车玻璃龙头企业)1996年进来,1999年退出,那个时候福耀还是很小的公司。1996年福耀与圣戈班合资时,圣戈班一片玻璃在市场卖几百块。因为圣戈班是控股股东,换成其他人,也许会笑咧了嘴,说我就用你的品牌。我当时任董事长,我就说,品牌不是买来的,也不是租来的,应该自己去做,因此我坚持少卖就少卖,就要福耀这个品牌,而且我们没有第二个商标,就这样一路坚持到底,现在福耀跟圣戈班平起平坐。

在这个十年,我们跟美国打了好几年官司(注:美国针对福耀的反倾销调查引发双方诉讼),后来跟美国和解,也感谢那次跟美国人打官司,引起了全球汽车厂商对福耀的重视。后来,福耀与八大汽车厂商联姻,并邀请韩国KSA标准协会进驻福耀进行培训提升,帮福耀形成了一个有效的质量与成本控制管理体系。

2006年以后到现在,福耀进入无为的状态。无为而治不是中庸,而是全面进入自动化的状态,有老板跟没有老板都没有什么影响,用制度规章来约束企业。

福耀竞争力之源

福耀人做生意跟其他人不一样,不追求规模一定要做多少,但是对效益很在乎。福耀去年营业额近100亿元,净利润是16亿元。而福耀采取的都是四年折旧,我们人员也比较少。福耀现在大概有4000名员工,在发达国家都有公司,有的是工厂,有的是服务机构。

为什么福耀竞争力这么强?我的干部大多是应届大学毕业生招进来培训的,我们很强调把大学生先放在下面培育,然后让老一辈逐步培养。他们刚从学校出来,满腔热血,心是干净的。也许100个人只剩下十几二十个,但留下来的都是跟我志同道合的。

管理不外乎三种手段。第一个是导向,告诉他我要做什么?做到什么地步?在哪里做?我的目标是达到什么程度?由谁来做?第二个手段是考核,我用什么来评估你做了没有?做得好还是不好?第三个是经济手段,做丢了项目,就要撤掉你。当然,不能乱开杀戒,这是很忌讳的。你要深入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我们的计划错了还是他做错了,他错在什么地方,如果用人错也是你老板错了。

福耀的一个经营哲学是互利。做任何事情都讲互利,和客户讲互利,和政府讲互利,和员工也讲互利。我们员工去年这时候到现在工资加了10%-20%,平均下来高于业界水平,你关心员工的基本所需,跟员工互利才会让员工稳定。做企业的要注意,保护员工利益是企业高效益的一个手段。

我们的目标,五年内(员工收入)一定要跟垄断性国企媲美,因为他要退下来,我要往前进。我通过强化管理来实现工人加薪的要求。

为什么不送礼?

我前年向福耀集团员工发出邀请,动员他们寻找一门信仰。我是佛教徒,我的经验告诉我,信仰是一门哲学,会劝你怎么做人,做事的时候就会把事做成。儒家说人生追求三境界,第一是立德,立德以后再考虑建功立业。

你们看到我去年成立慈善基金,那是2007年申请的,去年,我捐赠3亿股票出去,价值35亿元。在这之前一年,因为(基金)没批,上亿股票拿去卖,卖了11亿。从1983年到卖1亿股股票之前,我还捐了大概七八亿,接近10亿,零零碎碎捐这么多。几乎把那一阵所有个人赚的钱全拿出来了。

我不是刻意做慈善。我1983年承包工厂时,有一天我的老师找到我,提出我读书时的学校课桌椅还在用,破烂不堪,能不能花钱帮换一套。我做小孩子时很调皮,要不是这个老师帮我,早就被开除了。测算以后需要2000块钱,1983年2000块钱比较多。我就跟老师讲,旧的课桌椅不要扔,我派人给你修,修完之后你拿去送给村一级的小学,听说他们是用石块做桌椅。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逐渐感受到帮助他人的幸福感。

做慈善在我的心中是这样的,在不影响到我们自己发展事业,不影响我家里人吃饭睡觉安全的问题上面,有钱可以捐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可以向他人尽点绵力?钱这个东西你留那么多有什么用?拿出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它的价值才会真正成倍放大,那对于我、我的心灵都是非常有益的。但是我捐款从来都是个人的钱。为什么不拿公司的钱捐?第一,公司的钱还有其他股东的;第二,你有习惯从公司拿钱,那就是无底洞,不知道你以后酒喝醉了会拿多少出来?我一生控制最成功的一件事情,就是原则上不会向公司拿一分钱,除非公司给我。我个人的开支不会拿到公司报销,因为公司就是我的事业,是我的命,我用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忠诚来维护它,才能把这个公司保下来。

慈善在我们传统文化里是一种道德观的树立,想创业首先要有道德观。古人有句话叫“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个“天”可以认为是三德,第一是仁德,指你以前做的事情,包括祖上做的事情,口碑好不好。第二是功德,功德不是钱可以买来的,是修出来的,这是身为企业家的综合素质。最后要讲道德,我们所做的事情应该经得起社会的推敲。遵纪守法、诚信经营、爱护员工、尊重客户,这些都做到以外,你还需要关心身边社会的和谐发展。

远华案对福建的影响非常大,受牵连的企业家不在少数,我的好朋友抓了一大堆进去,在那种情况下,福耀依旧高速发展。如果我们也是用投机取巧的方式做,我今天还敢在这里说话?所以说创业,先创能力,我做这么大白手起家,没有行贿过一个官员。

关于中秋送月饼的事,以前我下面的员工也经常会跟我打报告说要送。我说不要送,他们家里很多,不需要。久而久之,我们公司形成了这样的文化。至今,我连拜年短信都不发,就这样把企业做成了。现在地方财政四分之一是我贡献的,去年和前年春节,市委市政府设立专宴请我们福耀管理层,还包几十万红包给我们拜年。

什么是商道?可以用两个字来解释,就是益跟利。怎么平衡益跟利?益又分大益和小益,作为企业家,必须遵纪守法,诚信经营,童叟无欺,尊重天下人,这个是大益。从小益的角度,还要尽你所能,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人。此外,你还要把企业办得风生水起,能够有余地。

智库思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