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社交、本地、云端的土地瓜分已经过去!下一块处女地在哪里?
i黑马 i黑马

移动、社交、本地、云端的土地瓜分已经过去!下一块处女地在哪里?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TechCrunch Disrupt,一年能改变多少东西呀。

当然不是今年了,我的意思是从2006年7月开始的日子里,这个时候Twitter推出。两个月之后,Facebook最后向全世界开放;2007年6月,Dropbox 被创办;一个月之后,第一款 iPhone 开始销售。从那以后,几乎每个人都开始在这四个先行者开拓的世界里活动。

我不想说他们是第一个社交网络,第一个云存储公司,甚至也不想说是第一个智能手机。但是他们确实是第一个赢得大众关注的,也是第一个揭示了在一个完全新的默默无闻的领域——手机中也能带来财富。社交!本地!云端!从那以后,大批模仿者以及竞争者涌入这个遍地是金的不被人发现的国度拿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这次瓜分已经过去了,不会再有了。这是一件好事。

不过可能在这一些更加模糊或者人迹罕至的领域会有一些香格里拉般的山谷存在——比如,增加电池的寿命将为那些像 Highlight和Chronos这样全天候的APP打开新的空间。但是这个新领域的绝大多数已经被发现、调查、探明以及占领了。仅仅只是进找到一个已经存在的市场,单纯地开发一项APP或者是一项采用社会化媒体众包数据的云服务。这是不够的,因为在过去的五年里,自由市场发挥了它的魔力,以前曾是无主的土地,现在都已经各有其主了。

去年我写到:“Facebook, Twitter, Apple 和Android已经打开了所有的创新领域,当然其中也包括了一批新的随手可得的果实,绝大多数的野心勃勃的年轻的创业公司想要涉足其中,从中获益,而不是想着解决那些更加困难的事,这我也不应该感到惊讶。”好了,如果你能原谅这个混合暗喻(以及土地掠夺的不舒服的新殖民主义的弦外之音),那么现在这些随手可得的果实已经没有了,软件公司现在如果想要摘到果实就得去爬树了。

这些对他们而言听起来像是个坏消息。他们不得不更加努力地工作,更加睿智,同样需要挣扎更久,而且他们需要更多的人。像Instapaper 和DuckDuckGo这样就一个人的公司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了……但是看到工具不断地发展,变得更简单、更好、更快以及更有力量,我就对自己的论断更不确定了。

不管怎么样,这对剩下的我们来说是件好事,我已经为这些糖水企业悲哀很久了,现在我可以很高兴地说这种虚无的繁荣终于开始变得越来越严峻了。过去五年里诞生的初创公司不过是2006-7年党风大爆炸发出的冲击波。现在我们要开始等待下一个大爆炸。

因为有一个新的热点正在到来。软件公司持续在吞食着世界,但是我相信下一个繁荣将发生在硬件行业。几年之后会有人会写这样一篇文章,回顾这个不可思议的硬件的繁荣期,它会从简要讲述Arduino, MakerBot和TechShop的历史开始。在今年的Disrupt中我们看到它正在不断酝酿:Lit Motors 赢得了亚军,我还发现 Hardware Alley公司比几乎所有的软件公司更有趣。硬件的周期比软件的周期要长,所以它的繁荣到达顶峰不是三四年而是十年……但是它正在到来。我的建议是加入其中,然后现在就拿走你的那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