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我说台湾没希望了,假如七八十岁的人还在创新”!
i黑马 i黑马

马云:“我说台湾没希望了,假如七八十岁的人还在创新”!

一个多月以前我去台湾,在一个餐桌上,有一批年纪很大的企业家,头发都很白了,每个人都大谈创新,怎么创新?边上有个人跟我讲,台湾有希望,我想这么大年纪的人还在创新。后来我说台湾没希望了。假如七八十岁的人还在创新,我们问题就大了,他们不相信年轻人比他们更会创新,其实他们应该是尽全力去努力帮助年轻人去创新,建个平台扶持他们创新、帮助他们创新。所以我们认为比年轻人更聪明,那灾难就出现了。

我经常看见父母骂孩子,我有一个亲戚把孩子逼得团团转,每天要读书,我说儿子都不愿意回家,为什么还让他读书。他说我就是读书没读好,我没读好, 他就吃了大苦,他就必须读好。我说你没读好,他初中都还没毕业都不想读书了,他比你还糟糕。我们很多人都说80后不行了、90后不行了。直到最近我听说80后说70后不行了。

这个世界上孩子们出了什么问题?我觉得还是没有出问题,是我们出问题了。我父亲认为我不如他,争论了将近20年,每次吃饭就吵架,直到前几年我说,我把儿子十六七岁养到了一米八,你把我养成这个样子,我对父亲说你看你本事大,还是我本事大。

事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的孩子永远超越我,我的父亲超越了我爷爷,我超越了我父亲,我也坚信我的孩子会超越我。假如我们对自己的孩子没有信心,我不知道我们对未来还会有信心吗?孩子是我们的产品,一个老板对自己的产品没有信心的时候,你怎么相信这个产品会走出去?

所以我们今天不管讲绿色,还是思想的盛宴,这个盛宴是80后、90后的孩子给我们做的。绿色价值观首先装在自己手上,这个灾难是谁搞出来的,是上一代人搞出来的。我们在收拾这个残局,我们的孩子们为我们收拾残局,为什么他们不行了?你说孩子们不承担责任,你问问看,汶川大地震冲在第一线的是80后,玉树地震冲在第一线的是80后。我爷爷相信报纸,我们父亲相信收音机,我们这代人相信看电视,孩子们谁都不相信,他们相信自己的观点。他们只不过以不同方式向我们表达而已。

我们总说孩子不听话,请问我们听了孩子的话没有。我父亲说了我20年不听话,他从来没听过我说话。孩子们在想什么,事实上我认为,有时候需要跟孩子谈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他会说瞎扯什么呢?这些东西都过去了,看看未来吧。我第一次说我拒绝吃鱼翅,我跟你讲鱼翅真不要吃,90%的鱼翅是假的。有人我说是绿色环保主义者。我有一个建议,他是理想主义,操作手法有问题,其实很多时候就是沟通的问题,跟孩子的沟通也是一样。

我孩子17岁,跑过来跟我说:父亲,我要找女朋友了。我说好事儿啊,为什么?他说97%我这个年龄的人都有女朋友了,我说好。第一告诉我这97%的数据从哪里来,他就说不清楚。第二,我个人认为,应该讲我觉得,假如你爱上一个姑娘,那个姑娘也爱上你,我坚决支持。我们过来这一代,都很正常,他不想这个才不正常,他都懂,只不过不懂装懂而已。

他们是不懂装懂,我们是懂装不懂,我一定支持你。如果97%的人都找对象了,你不找对象我觉得不太靠谱了。最后他就会慢慢思考,其实我们只要学会跟他们沟通,去倾听他们沟通,你说鱼翅不吃,我们在阿里巴巴淘宝网上谈不吃鱼翅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一次,我们所有政策永远反对,只有这一次连续几千人跟帖,所有人都是支持的。

我们一直说我们这一代人拿不到诺贝尔奖,我也保证我们这代人很难拿到,但是我们的孩子们一定能拿到。我们永远说为国争光是拿不到的。而人家是为人类做的。我觉得我们80后、90后做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公司90%以上的员工是80后,他们创造的公司连父母想都不敢想,创造出几千亿市场,几千亿的创新。为什么讲这个,下午有一个争论提到,我们总认为自己是对的,我们吃过苦,要告诉孩子们,但是不要让孩子们重新走我们走过的路,重新我们走过的路是错误的。谁都会犯错,我们没有过偶像吗?还是我父亲没有过偶像?你说杨子荣啊、李玉和都是他们的偶像。所以我们不是去埋怨,好孩子是表扬出来的。

80后、90后既然承担着我们的未来,我们就要支持他们,没有人给过我们机会,我们为什么不给他们机会。所以我给大家讲的,今天解决这些问题,我坚决相信解决的方案一定比困难多,孩子们一定比我们有更多办法。

假如我们对他们失去信心,那么我们对未来的信心全是假的。我们懂得开放,他们比我们更懂得未来,他们更懂得承担这个责任,只不过我们不愿意倾听而已。最后我想公益者、环保者也好,要允许企业家,和谐的目的是穷人跟富人共同存在,有不同观点存在,那才叫和谐。所以我觉得我们允许孩子有不同的观点。

我最后就讲一个故事就结束。我在北京买了一个大雕塑,3.6米高,王中军给我介绍的。光屁股大汉,全身裸体,我觉得特有意思,我就买回来放在大楼里,公司一片争论声,这个东西太黄色了。为什么马云把它搬回来,一定有目的的。各种各样的猜测、各种各样的说法、各种各样的人都很多。参观的人很多,为什 么想知道阿里巴巴大楼里搞一个光屁股男人放在那儿,甚至我们的员工要做条短裤给他穿上,太难看了。

一定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说法,这个标准说法是什么,他们问我说没有标准说法,我就觉得这个挺美。我问你,你喜欢吗,喜欢。这个人说喜欢。我说很好。这个人说不喜欢,我说也很好。我们就需要这种思想,让每个人发表不同的观点,但是最终作出决定,还得往前走。

所以我看到的80后、90后,他们为全人类承担责任,为这代人争光,不是为某一个群体。给他们一些信任、给他们一些支持。鲁迅说“关心我们自己的孩子,就是关心我们的未来”。我们的盛宴才会起来,否则今后都是悲剧。

此文是马云在“2010中国绿色公司年会”的演讲。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