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中兴出席美国会听证:美纠缠民企为何有党委
易涛 易涛

华为中兴出席美国会听证:美纠缠民企为何有党委

【华为中兴出席美国会听证:美纠缠私企为何有党委】在当地时间9月13日美国众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华为和中兴正面“迎战”美国议员调查接受质询。美国议员一直纠缠的重点是,华为与中兴公司设立的党员组织。他们质问,为何一个私企有党委?党委有多少成员?是否参与公司决策?

9月14日,华为和中兴代表在华盛顿出席美国会听证会。图为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丁少华在会上发言。方喆/摄

记者 阳建 发自华盛顿

既有咄咄逼人,也有针锋相对,在当地时间9月13日美国众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华为和中兴正面“迎战”美国议员,就所谓的“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调查接受质询。这是中国企业首次在美国国会参加此类听证。

2011年2月以来,美国国会开始对华为和中兴进行调查,以确定它们的产品和服务是否威胁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在调查进行了一年多以后,美国方面即将公布最终的调查结果,此次听证会也被视为调查的一部分。

当天的听证会由美国众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组织,该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主持,上午十点开始,下午一点结束,整整持续了三个小时。

软件漏洞成指控对象

出席听证会的美国议员质询最多的是,华为与中兴的产品存在后门等隐患,为中国情报机构针对美国的网络袭击提供了帮助,严重威胁了美国的网络安全。然而,这些论调都是毫无根据的。

美方声称,华为和中兴已成长为世界通信行业的领先企业,世界日益依赖它们的通信产品和服务,然而大量的报道和信息显示,它们的产品存在后门或无法解释的信号标。与此同时,美国人对电脑网络的倚重越来越大,个人信息、银行信息、交通基础设施、医疗记录、教育系统和政府机构都依赖于电脑网络。美方竟然宣称,华为和中兴的产品严重威胁了美国的网络安全。

美国议员还宣称,美国企业和网络安全专家认为大量复杂的网络攻击来自中国。在2009年至2011年期间,美国遭遇的网络袭击增加了17倍。而华为和中兴为中国情报机构向关键的通信零件与系统植入恶意的硬件或者软件提供了大量的机会。根据中国法律,中兴和华为可能会被中国官方要求,为了恶意目的而使用或进入它们的系统。如果这些后门和恶意代码被别的国家开发,将会变成一个重要的国家安全问题。

针对这一指控,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兼北美公司总裁丁少华明确表示,华为公司的产品绝对不存在后门等威胁安全的隐患,没有也不会为了任何第三方或者政府而损害自身的商业利益和客户网络的完整性,而且华为已采取了大量措施来提高全球网络安全。

中兴公司负责北美和欧洲事务的高级副总裁朱进云则指出,中兴公司的通信产品均符合国际标准,遵照了美国和欧盟等法律法规的要求,没有威胁美国的网络安全,也没有为针对美国的网络袭击提供支持。他还指出,美国方面所称的后门其实是软件漏洞,而这是包括微软、谷歌等整个行业的所有企业都会出现的问题,每个公司都需要研发补丁来弥补漏洞。

纠缠“私企为何有党员组织”

除了最先提到的网络安全问题,美国议员们最关心的是华为、中兴与中国政府的关系。美国议员宣称,根据报道和他们自己的渠道得知,华为公司与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有着特殊的关系。同时,美国议员还质疑华为的融资渠道,认为其大部分资金来自于国有银行贷款。

对此,两家公司的代表予以了坚决的回应。丁少华强调,华为是一家独立的私人企业,一直遵循“在商言商”的准则。华为的成功是建立在创业精神、创新精神和奉献精神的基础上,与中国政府没有任何特别的关系,也没得到政府的帮助。他还说,为华为提供融资的银行有20多家,其中只有10家是中资银行。

朱进云则表示,中兴既不是国有企业也不受政府控制,而是一家独立、透明、全球化、公开上市的电信公司,只对全球14万股东负责。

美国议员一直纠缠的一个重点是,华为与中兴公司设立的党员组织。他们质问,为什么一个私人企业有党委组织?党委组织有多少成员?是否参与公司决策?

丁少华表示,华为公司党委是根据中国公司法设立的,就连沃尔玛等外资企业一样设有党员组织。党委组织的功能主要体现在提供员工关怀,敦促员工遵守职业道德等方面,绝不参与企业管理与决策。

中企代表反驳美国议员

有议员对华为和中兴与伊朗的业务提出质疑,认为华为和中兴违反美国制裁伊朗的规定,向伊朗政府提供通信设备。两家公司的代表均表示,它们所有与伊朗的业务都是出于合法的经济目的,没有违反美国针对伊朗的制裁规定,也没有为伊朗政府提供通信设备。

另有多位议员援引美国媒体的报道说,华为和中兴公司窃取了其他公司的情报,从而获得了竞争优势。美国议员们说,根据有关报道和企业的报告,华为公司通过非法途径窃取了美国公司的商业机密,并例举了华为与美国思科公司、摩托罗拉公司的纠纷。对此,丁少华回应说,这些“指控”都是毫无根据的,实际上有关诉讼最终都以华为胜诉或者对方撤诉而告终。

面对美国十多名国会议员接连发言,抛出的种种无端“指控”,除了连连接招,中国企业的代表也不时提出问题反制美国议员。中兴公司在证词里就反驳指出,在美国销售的通信设备其实很多是西方企业或中外合资企业所生产的,而国会单单强调市场份额极少的中国企业存在风险,属于狭隘思维。2011年,中兴在美国市场的收入不到3000万美元,而另外两家西方企业当年在美国市场的销售额高达140亿美元。

它们还表示,华为和中兴公司在美国进行了大规模的采购,为美国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然而却多次遭到无根据无道理的指责和猜忌,呼吁美国国会与政府为它们在美国市场的发展提供公开、公平的机会。

虽然这是中国企业首次在美国国会参加此类听证,但从听证会全程的表现来看,中国企业在听证会上准备较为充分,既深情地讲述了自己的“创业历程”,又坚决地否认了美方的无端指责,有力地回应了美国议员们的各种刁难和责问。

而尽管美国议员从听证会一开始就摆出咄咄逼人的势头,大描大写华为与中兴的诸多“不当之举和可疑之处”,但本报记者发现,这些所谓的“指控”全部是建立在“有关报道和内部渠道”的基础上,从头至尾都没拿出明确、可靠的证据,甚至一开口就说,“据媒体报道……”。显然,依据“报道”的“指控”无法让任何人信服,由此听证会结束后,外国媒体关注的焦点开始转向了美国国会的“指控”是否有根据。

 美方将经济问题政治化

实际上,在美国这些冠冕堂皇的“指控”背后,隐藏着美国部分政客与企业不可告人的目的,即将简单的经济问题政治化,打着“威胁国家安全”的旗号,阻碍中国电信业在美国乃至全球市场的拓展,从而打击中国的战略性产业,遏制中国的崛起。

近些年来,华为、中兴迅速成长,市场竞争力显著提升,如果进入美国市场,很容易在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的地位,因此引发了美国敏感行业的反弹。一方面,美国通信设备制造商非常害怕华为和中兴抢走它们的市场份额,从而大肆鼓吹“安全威胁”,阻止后者进入美国市场。另一方面,凡是在“保护本土企业和就业岗位”方面,美国政客,尤其是国会议员几乎是“逢华必反”,以为自身谋取政治资本。

美国政治势力屡屡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阻碍中国企业在美国的发展,其中对华为的防备心理甚至达到了变态的地步,使得中资电信企业在美国几乎是举步维艰。2008年,华为被迫放弃收购3COM公司;2010年,华为竞购2Wire公司、摩托罗拉移动网络部未获批准;2011年,华为收购3leaf公司在最后关头被阻止。

除了经济因素,美国向华为和中兴“发难”,也有打击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考量。因为美国方面深知,通信与网络领域最核心的技术都掌握在美国企业手里,别国根本无法对其构成任何真正的威胁。

就这一听证对中国通信企业未来在美国发展的影响,朱进云对本报记者说,美国的调查目前没有对中兴公司在全球的业务造成影响,实际上此次听证会也为中兴公司提供了一次沟通的机会,让美国国会和政府了解中兴是一家独立的、遵守法规的上市公司。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华为、中兴等中国通信企业必然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力。因为不管中方企业代表如何解释,美国方面都不满意。罗杰斯在听证会结束后表示,该委员会将在10月份公布最终的调查结果,分为机密和非机密两份报告。(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华为 中兴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