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的互联网创业
dengmengxi dengmengxi

奢侈的互联网创业

New_Logo_of_fenng

文/冯大辉

在硅谷的投资人、分析师看来,中国对他们来说,首先可能就是十几亿人的大市场。每个手机用户安装一个他们的 App,绝对会实现海量的用户群;每个人点击一下广告,他们就赚翻了;每家公司买一台设备,他们就可以 IPO 了。

可是,中国这些已经刺刀见红的创业者比他们更理解中国市场。硅谷的大佬们怕是很少关注中国互联网创业者面对的困境。我们不妨看看这些创业者需要面对的那些跨越不过去的坎儿有什么。文中谈及的问题对中国互联网创业者而言或许并不陌生,但对硅谷的读者来说的确有些天方夜谭。

抄袭or创新

这是一个对「创新」缺乏任何保护的国度。

从路径来看,中国的抄袭起码可以分为:大公司抄袭硅谷大公司,创业公司抄袭硅谷创业公司,大公司抄袭小公司,小公司彼此抄袭……

对中国互联网创业者而言,最头疼的事情是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对他们的抄袭。在究竟什么是“创新”已经没人计较、任何实质有效的保护都难觅踪迹的创业环境中,即使你稍有创新,大一点的竞争对手瞬间也能掠夺走你的成果。或许有人说,为什么不动用法律武器去保护自己? 你会发现,打官司都打不过对方——被批为“抄袭成性”的几家大型互联网公司,早已经不声不响地申请到了本该属于你的专利了,被侵占利益的创业者面只能束手无策。

在 Google 里搜索“China Copycat”,步入眼帘的全是各种批评的信息,有人甚至把这个问题上升到文化层面。有趣的是,“抄袭者”的骂名似乎主要由创业者来背负,大公司可能根本不太在乎。你可以从道德层面上鄙视他们,但最终的经济利益获得者依然是他们。戴着镣铐跳舞的创业者们连生存都成问题,指责他们“又抄袭了”意义实在不大,只是痛打落水狗而已。

或许,在抄袭还是创新之间摇摆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能为用户创造价值。被屏蔽在GFW之外的优秀服务究竟有没有必要让中国用户用到? 这是一个疑问。

GFW 带来的障碍

GFW 第一定律:只要是“用户产生内容”(User-generated content, UGC) 的国外网站都会被和谐。

GFW 第二定律:只要是被和谐的网站,国内一定会至少有一个克隆版。

GFW 第三定律:没有被和谐的网站一定不是同类竞争者中最出色的。

当年中国第一份电子邮件的标题是“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这简直是一个预言——今天,我们访问国外互联网,很多时候,都要跨越“长城”了。时至今日,GFW (Great Firewall )的存在已经算不上什么秘密。甚至有些官方媒体也在谈论这个东西。有些人甚至认为,GFW 的存在为中国以外的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市场设置了障碍,因而使得本土追随者很多机会。实际上,国内互联网创业者也丧失了和国际同行同台竞技的机会。从长期来看,丧失竞争力的结果是我们将失去更大的市场,这样的保护不要也罢。

GFW 的存在带来的更大的问题是,造成了世界上最优秀的通用性技术平台无法为中国创业者提供服务,比如 Amazon 的 S3、Google 的 Apps for Business,此种情况下,创业者只得另外寻找解决方案,实在找不到就只能自己开发,这也间接造成了大量的劳动力浪费,重复发明轮子的现象比比皆是,实属无奈。

类似 Instagram 或 Dropbox 的神话在中国不可能发生,这跟“创新”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没有这样的土壤。即使有一家小公司能够在初期做出优秀的产品,一旦需要应对较大的用户规模,在维护基础设施(IDC、带宽、分布式存储服务)的时候就被拖垮了,生产力骤然下降,除非你迅速变成一家大而臃肿的公司,可到了那时,创新能力可能已经消失殆尽。

所以,Google、Amazon 的大爷们,想办法进来吧,把你们最好的服务提供给中国,像 IBM、Oracle那样占据中国市场,创业者们更需要你们的服务。

基础设施落后且昂贵

2011年年底的数据显示,中国平均宽带连接速度约为100Kb/s,远低于发达国家每秒钟约230Kb/s的平均速度,实际上,这只可以称为“窄”带或是“准宽带”。2012 年中国工信部要进行宽带提速,从目前来看,确实已经有进展。但是,宽带速度提上去了,相关的费用也随之水涨船高。如果是 Startup 以企业的名义申请互联网宽带接入办公室,费用将高得惊人,是否是世界上最贵的宽带服务不得而知,不过质量够差并非虚言。

或许,中国网络宽带问题并没有移动领域的问题大。2012年Q1的数据显示,仍有 85.5% 的用户采用 2G 网络接入,即使 3G 用户增长较为迅猛,2G 用户在缩减,但基数依然巨大。这意味着,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对无线带宽要求较高的应用短期内依然不可能有什么突破,比如音乐、视频等。大量的创业者只能挤在相对较窄的领域进行拼杀。

中国有一句俗语叫做“要想富,先修路”,互联网也是一样,要想互联网产业繁荣,基础设施必须要能跟上。

安全风险

中国著名的科幻小说家刘慈欣的大作《三体》最后一部叫做《黑暗森林》,套用这本小说的段落来阐述一下中国互联网安全的现状:

“中国互联网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黑客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漏洞不管是不是猎人,不管是天使还是魔鬼不管是娇嫩的婴儿还是步履蹒跚的老人,也不管是天仙般的少女还是天神般的男孩,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拖库。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漏洞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中国互联网安全的图景”。

这样说太文学化了,实际上,地下黑客产业链根深蒂固,加上中国缺少针对性的法律法规,多年来导致持续失控状态。每天都有创业者的网站被盯上,有针对性的进行 DDoS 攻击或是渗透盗取数据库,进而索取网络保护费。去年年底的大规模数据泄露事件仍然只是冰山一角。安全对创业项目的威胁时刻都在,每个创业者都必须要面对这个现实。

独有的技术障碍

据说,比尔盖茨说过这样一句话,“就算是用盗版,我希望他们用的都是微软的Windows”。中国用户用盗版 Windows 比例太高了,而且,Windows XP 也的确已经满足了绝大多数中国用户的需求,以至于这些用户没有意向升级到更高的 Windows 版本,中国也顺理成章的成了 IE 6 的重灾区(实际上还有更多因素促成这一结果)。IE 6 的存在使得中国互联网创业者必须要考虑浏览器兼容性的问题,这实际上也增加了技术上的成本投入。所幸,做移动 App 已经不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类似 IE 6 的问题,还有中国南北互联的问题。中国电信被拆分后变成以长江为界,长江以南归中国电信经营,长江以北归中国网通经营,颇具嘲讽意味的是,当初决策者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打破垄断,引入竞争,这个目的或许达到了,但出现了两家公司为了竞争互相设置障碍的情况,造成了南北相互访问速度很慢的局面,为了兼顾南北地区的用户,又必须付出额外的成本。这又是一个颇具中国特色的问题。

人才的流向

新一代年轻人毕业后更倾向去做公务员。根据各种调查显示,公务员已经成为年轻人最爱职业之一。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想招聘一流的毕业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即使考不上公务员,外企、国内大型私企依然是一流毕业生优先考虑的目标。

雁过拔毛的税负

一方面喊着给中小企业肩负,一方面玩明降暗升的游戏,比如“营改增”,即将原缴纳营业税归地税管理的企业,划归为缴纳增值税并由国税管理的企业,税反而上升了一个百分点。而最近热议的“浮盈税”则又体现了税务部门的深谋远虑。

录元散曲《醉太平》以赞之: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无中觅有。鹌鹑膆里寻豌豆,鹭鸶腿上劈精肉,蚊子腹内刳脂油,亏老先生下手!

剩下的都属于你。在中国互联网领域进行创业,已经变成一件相当“奢侈”的事情。创业者们面临困境重重。讨论这些困境具体产生的原因不在本文的范畴之内,只是期待在各种批评质疑之余,也请施加援手,即使是“戴着镣铐跳舞”,也尽量让创业者们跳得优雅一点。

虽说各个城市的创业园已经成为标配,但那毕竟是硬件,软件才是需要迫切提升的。

中国互联网的创业者们,是一群最富理想但又最为悲观、最有希望但又最为绝望、最贫穷但又最富有、最幸福但又最催悲、最有耐心但又最急躁、最无奈但又最能折腾的家伙。没有他们,整个社会会沉闷无趣很多,最为努力的群体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无法分享这个社会那一点点进步带来的财富,这是不公平的。

好吧,我知道大家都不太容易,咱就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吧。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