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如何修复美国资本主义机器?为重振美国的企业家精神,一些明智的想法!
i黑马 i黑马

经济学人:如何修复美国资本主义机器?为重振美国的企业家精神,一些明智的想法!

二次大战以后,美国曾经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增长机器。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即使美国经济已进入成熟期,但它的GDP仍以每年3%的速度增长。在七十年代,美国经济遭受了滞涨,但里根革命复苏了企业家精神,使年增长率在九十年代又恢复到了3%。这部机器不仅有利于美国自身,也有利于世界——它向全世界传播了资本主义的福音,把美国梦变成了全球之梦。

今天,这部增长机器遇到了麻烦。在2007-08年的金融危机中,它几近崩溃。其实早在这次危机之前,它已经运转不正常了。检查一下这部机器三个最强大的活塞——资本市场、创新机制、知识经济——你会发现它们已经失常十年之久了。

美国曾经有过世界上最有利于企业发展的资本市场。但是,正如罗伯特-利坦和卡尔-施拉姆在他们的新书《改善资本主义》中指出的,近年来,资本市场的活力大为减弱了。风险投资家们在削减它们的支出,放弃对那些更富于冒险精神的创业企业的支持,相当重要的原因是它们中大约90%的企业不能盈利。首次公开募股的企业数从九十年代的平均每年547个减少到了此后的192个。这使新兴的、高增长的公司数量急剧减少。考虑到从1980年到金融危机这段时间中,历史不足五年的企业提供了美国经济中几乎全部的四千万净增工作机会,这对于失业者不是一个好消息。

美国也曾有过世界上最有利企业发展的移民政策。2010年的《财富》500强公司中,有百分之十八的公司是移民创立的(包括美国电报电话、杜邦、易趣、谷歌、卡夫、亨氏、宝洁等)。如果包括第二代移民,这个比例则上升为40%。从1995到2005年,成功的高科技和工程公司中有四分之一是移民创立的。移民平均获得的专利数,是同等学历的本土出生的美国人的两倍。但是,过去十年中,美国大大地收紧了移民政策。而同时期中其它的富裕国家如加拿大等,却持续地吸收了大量有技术的移民,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也创造了很多诱人的新机会。既然其它国家为移民铺开了欢迎的红地毯,人们干嘛还要费尽力气去申请美国签证呢?

此外,美国长期以来有着世界上最有利于企业发展的高等教育。创业企业中的五分之一是从大学产生出来的,那些优秀的大学如斯坦福和麻省理工等,促生出的企业数以千计。但是大学/企业的增生势头看来在减弱。例如,联邦对健康研究的支出从1993的200亿美元增加到了2008年的300亿美元,但食品与药物管理署批准的新药数目却从1996年高峰时的50个降到了2008年的仅仅15个。大学的科技管理机构本来是法定的把本校的发明商业化的第一关,却变成了笨拙的官僚机构。从国立卫生研究院拿到研究经费的研究人员的平均年龄现在是50岁,而且还在增高。

上面所说的这些问题,对创业企业家的负面影响比对那些守成企业更严重。移民企业家越来越难以得到公民身份;学者越来越难以把他们的发明商业化;各类企业家越来越难以得到创业资本或把他们的公司上市。美国资本主义越来越像他的欧洲兄弟:守成企业具有规模和经营范围的优势,可以较好地应对日益加强的监管;但新企业却难以避免萎缩或被老企业并购的命运。

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这种令人担忧的趋势呢?利坦和施拉姆先生给出了详细的答案。他们注意到,最近通过的《创业企业扶助法》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至少它表明政治家们已经开始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个法案容许新公司在创立后头五年内不受繁苛的萨巴尼斯-奥克斯来(SOX)法规的制约(这部法规于2002年在一系列公司丑闻暴露后通过);把私人公司上市前可以拥有的持股人数量从499人增加到了2000人;去除了对“众筹(Crowdfunding)”的限制。但是,利坦和施拉姆先生还提出了不少其它的建议。

他们的建议中有些已经是为人熟知的。如政府应当给所有来美学习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外国人发放绿卡。有些建议更具有独创性。如,交易型投资基金十年来从零发展为万亿美元的产业,使得有发展前途的新公司深受那些浮躁的短线投资者的负面影响,应该考虑禁止交易型投资基金投资于这些创新企业。又如,SOX法规以保护投资者为理由,降低了允许上市的创业公司的数量。应当考虑让小企业不受SOX的限制(只要小企业持股者被充分告知投资风险)。此外,大学的科技管理机构应当失去它们的垄断地位,让教授们在把研究成果商业化上有更大的自由。

罗姆尼和奥巴马会听取这些建议吗?

这些建议都是有道理的。利坦和施拉姆先生拒绝呼吁联邦增加对大项目的投资,因为他们把赤字看作是对美国长期增长的最大威胁。他们把注意的焦点放在企业家们日常面临的各种真实问题上,而不是探讨抽象的学术问题。但是,在总统大选的高潮中,如果没有强烈的不祥预感,很难设想罗姆尼和奥巴马会读这样一本话题敏感的书。共和党人正在忘掉里根对移民的热情,而民主党人正在贬低企业家,这使得美国的企业家精神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险。

Via i黑马 By 经济学人 翻译:西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