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熙攘攘的数字云端:忘了Facebook吧,新兴商用软件公司再次让人怦然心动!
i黑马 i黑马

熙熙攘攘的数字云端:忘了Facebook吧,新兴商用软件公司再次让人怦然心动!

步入十月后,旧金山还是酷热难耐。白天太阳炙烤着大地,到了夜晚,往常拂过城区的浓雾也难觅踪影。如果说城里还飘着什么云的话,唯一能充数的便是一朵朵数字之云了。甲骨文软件公司每年都会举行盛大的宴会,借以款待其客户以及合作伙伴。在今年的宴会上。该公司的老总拉里•埃里森对一些新的云端创意大加赞赏。Workday是加州一家刚成立不久的云端软件经销商,其业务是辅助大型公司处理诸如财务和工资发放等内部事宜。10月1日该公司披露,其正在谋求于近期在纽交所上市,首次公开募股的总估价高达38亿美元。

如今,公司的运算模式正在经历一场转变,倘若Workday公司的募股之路走地顺风顺水,那么它将成为这场潮流的最新例证。在往常,公司的软件都是事先预装在电脑上的,后来互联网的应用改变了软件的安装方式,为了响应这种变化的带来的需求,旧金山一家有着13年运营历史的公司Saleforce.com率先采用了云计算。在过去的几年中,像Workday这样的云计算公司一直生活在一些新兴互联网公司的阴影之下,这些公司以消费者为目标,包括有Facebook,Zynga等等。但随着这些公司的股价遭遇滑铁卢,商用软件公司可赚足了眼球,抢尽了风头。

7月,为企业定制社交网络软件的公司Yammer,被微软以12亿美元的成交价格竞入囊中。同样是在7月,一家名为Box的在线内容分享和储存服务公司也揽到了1.25亿美元的风投资金,额度堪比Yammer公司的估算市值。另一家叫Palo Alto Networks的网络安全软件公司,自从上市以来其股价就一路上扬,从此前的42美元一股飙升至65美元一股,市值攀升到了44亿美元。

Workday也已让投资者们激动不已,这很大程度上源于其联合创始人的身世。大卫•杜菲尔德是一位创业的多面手,他曾成功地创办了一家名为Peoplesoft的商用软件公司(该公司于2004年在经历恶意竞标后被甲骨文吞并)。与大卫合伙创办Workday公司的安尼尔•布斯瑞先生曾担任其高管。Workday公司成立于2005年,现拥有325名客户,其中不乏联想及四季酒店集团。截至1月31日,Workday公司上一财年的营收额实现翻番,达到1.34亿美元。

Workday的标书显示,公司正在损失大把银子(截至7月,公司前6个月的营收为1.2亿美元,亏损了4700万美元),同时公司在“可预见的未来”里也难以扭亏为盈。可即便如此,公司取得如此强进增长着实令人钦佩。Workday现在的处境并不顺,可这动摇不了投资者们的信心,因为他们相信新型的云计算公司较其竞争对手有几个较为明显的优势。一方面,云计算公司通常对其单个订购客户采取较为简单的收费模式,这就使信息技术的成本更加一目了然、便于管理。另一方面,云端软件服务更新简单,可谓是针对流动工作人群量身定做。而“现在的大多数遗留系统服务并不具备这种移动性。”Box公司谦和有礼的老总亚伦•莱维这样解释道。

有观点认为“云”将令整个商用软件行业受制于甲骨文以及该公司位于德国的服务器访问点。长期以来,埃里森对此说法一直嗤之以鼻。但就在本周,贴有推广“甲骨文云服务”的大型游览车在旧金山的大街小巷“车头攒动”。甲骨文业已开发出初数量庞大的、可通过互联网推送的应用程序并且掷重金砸向自己收购的公司(比如Taleo——Workday的前竞争对手,于今年2月被其以19亿美元收购)。

埃里森先生在本周的演讲中透露,公司正在改善其云端产品质量、提升其服务水平,比如向公司出租满足其需要的运算容量,或为其打造“私密云端”(此类云服务受公司防火墙的保护,但其软硬件均由甲骨文公司控制)。对于银行和其他出于监管考虑需要严防其数据公司来说,此类云服务颇具魅力。

甲骨文公司的举动给一些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研究公司Forrester的保罗•哈默尔曼先生称“甲骨文在过去的几年中完成了了不起的大逆转”。可杜菲尔德先生则很乐意向世人证明甲骨文也并非是常胜将军。埃里森先生曾从其手中攫走了Peoplesoft并随后立刻炒掉了旗下的数千名员工,据说杜菲尔德先生对此仍有些恼火。一场云端大战即将上演,我们不妨试目以待。

Via i黑马 By 经济学人 翻译:豆豆小猴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