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创新:肯尼亚的科技型新兴企业即将腾飞!
i黑马 i黑马

非洲的创新:肯尼亚的科技型新兴企业即将腾飞!

又一个行人躲开了

目睹肯尼亚首都横冲直撞的迷你巴士“马他突”,游客们常常会受到惊吓。这种巴士在遇到坑洼时会突然拐弯,很少打信号灯,不到最后一刻都不用那不太灵光的刹车。所以它们就成了电子游戏的理想对象,于是内罗毕的一家新兴企业Planet Rackus在去年推出了《Ma3Racer》。在游戏中每位玩家要用手机控制一辆“马他突”穿过大街,目标是避开行人(这目标不太现实)。一个月内,就有来自169个国家的25万人下载了这款游戏。

Planet Rackus是过去几年内罗毕崛起的数百家新兴企业的其中一家。肯尼亚这个以咖啡和狩猎闻名的国家中已悄然掀起了一场科技热潮,这些新兴企业就是其中一部分。2002年,肯尼亚与科技相关的服务业出口额仅为1600万美元。到2010年这个数字飙升至3.6亿美元。对这项事业的支持者而言,内罗毕就是个“硅大草原”。

不过,内罗毕与正牌硅谷在关键的一点上有所不同。内罗毕的科技公司最初设计的产品是针对手机而不是电脑的。因为肯尼亚仍然是个穷国;没多少人拥有笔记本电脑。但每100个肯尼亚人中就有74个拥有手机,这个数字远高于非洲平均的65。而且肯尼亚99%的上网用户都是使用手机上网。

投资者也开始涌入内罗毕。Nailab,一个为技术专才而设的工场,于2011年在内罗毕的恩贡路开业。沿路往下走就是88mph,这是家今年较早前成立的种子基金,也是个人才培养机构。Innovation 4 Africa是家类似的机构,也开在恩贡路上。另外两家机构大草原基金和发展中心在5月开始运营。肯尼亚最大的银行股份银行也想参与其中,银行也会在年底前成立一个“创新中心”。这些基金大多数都聚焦移动科技。全球手机运营商协会GSMA也即将在非洲设立办事处,地点同样在恩贡路。

你出创意我出钱

人才培养机构为新兴企业提供建议和廉价的办公场所,作为回报将得到新兴企业的股份。在内罗毕有大量人才供这些机构选择。7月份的东方枢纽比赛(为创业公司寻找资金而设立的每年一度的比赛)上,25个团队的年轻人向一组投资者展示了他们的创意。约有200个团队申请参赛。

内罗毕之所以成为非洲的科技中心,原因有三。第一是政府支持。2005年,拜腾格•恩德莫被任命为信息与电信科技部的常任秘书,当时肯尼亚的科技仍然是一潭死水。网络只能通过卫星接入,而且费用高得足以榨干你的荷包。2009年,拜腾格•恩德莫将第一条(总共有四条)海底网络电缆拉到了肯尼亚海岸边。于是网费大幅下降,带宽迅速增加。全国大约四千万人中使用互联网的有将近一千二百万人,这个数字是2009年的三倍。

第二个原因是肯尼亚自2007年起经历了一场变革。当时由电话公司Safaricom经营的一个移动支付系统M-PESA投入了使用(如图)。东方枢纽比赛上的很多新兴企业都以M-PESA作为其业务的基础。有一个团队应用协助机构和家长记录不远的将来及近期存款数的服务,一体化了学校费用的支付方式。另一个团队则推出了在肯尼亚很流行的民间储蓄小组的电子版。M-PESA也对其他公司有所启发。5月份GOOGLE推出了贝巴,即一种用来搭乘内罗毕当地巴士的充值卡。内部人士说这是为一个规模远比贝巴要大的非现金支付系统所做的测试。

第三个原因是自2010年起内罗毕就有一个叫iHub的地方,让当地的技术专才聚会,交流创意。iHub后来发展壮大了,其中包括一个顾问部门,一个研究部门及一个叫m:lab的支持新兴企业开发手机应用的人才培养部门。成立iHub的埃里克•赫斯曼也是大草原基金的合伙人。

为内罗毕的新兴企业提供资金的并不止投资者。内罗毕到处都是愿意砸钱的援助机构、发展基金和外国非政府组织。在很多年轻创业者看来,无偿获得资金似乎比将一部分公司股票转让给风投者更划算。但是获得拨款资助是有附加条件的,这些条件往往是一些不切实际的“目标”。

在东方枢纽比赛上,支持高科技的政府机构肯尼亚信息与电信科技部门委员会委员长保罗•库库博大力呼吁广大创业者要更为果敢。“如果我们的高科技行业一直依靠拨款资助的话,创业者们就会望而却步,”他说道。人才培养机构希望新兴企业能够将转让股票视作为他们提供人脉和培训的代价。

内罗毕会不会与其他正在崛起的科技中心(如班加罗尔和特拉维夫市)竞争?眼下不会,GOOGLE的肯尼亚区总裁乔•穆切鲁说道。内罗毕已出口了两项十分著名的创新:M-PESA(发家于伦敦)和Ushahidi,后者是一个在灾难期间提供众包信息的非营利性平台。但大多数的肯尼亚科技公司目前都在为当地问题提出解决方案。东方枢纽比赛上有一个团队设计了一项服务,帮助总是浪费时间看管小鸡的禽农改用短信通知的方式来看管小鸡。“我们首先得解决最基本的问题,然后才能发明新的东西,”乔•穆切鲁说。

然而这一点最终或许会成为肯尼亚成功的关键。“我们的问题太多了,这些问题同时也是机遇,”恩德莫说。M-FARM是一项农民只需支付一条短信的费用就能知道市场价格并让他们聚到一起购买和销售产品的服务,这项服务已的到了好几个机构的支持,也获得了几个奖项。这正是肯尼亚可以出口到其他穷国的东西。“不论你身在何处,都可以开发手机应用,”GSMA的克里斯•洛克以“愤怒的小鸟”在芬兰大热的现象为例,如此说道。而“愤怒的‘马他突’司机”可能会是下一个大热。

Via i黑马 By 经济学人 翻译:contrary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