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失控》解构产品设计
侯丹 侯丹

从《失控》解构产品设计

【从《失控》解构产品设计】《失控》的粉丝、微信缔造者张小龙说“我对iPhone5的唯一期待是,不支持电话功能。”他为何这样说?他可能是想创造一个闭环。打造一个优秀产品,需要:1、闭环;2、简单规则;3、分布式的智能节点;4、反馈回路;5、破坏性因素;6、随机因素。

失控:从产品设计来解读

本文作者@侯丹? 独家授权创业家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导读:打造一个象黑客帝国中的Matrix网络,需要六个条件,1、闭环,就象细胞需要细胞壁;2、简单规则;3、分布式的智能节点;4、反馈回路;5、破坏性因素;6、随机因素。凯文凯利用这个理论准确预言了过去20年间的很多事情,它也对产品设计具有重要启示。全文:
微信的缔造者张小龙早些时候曾在腾讯微博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我对iPhone5的唯一期待是,像iPad(3G)一样,不支持电话功能。这样,我少了电话费,但你可以用kik跟我短信,用google voice跟我通话,用facetime跟我视频。”

有朋友曾跟我讨论过这句话,他很困惑为什么张小龙期望iphone不支持电话功能。我说张小龙的意思可能是想创造一个闭环。

“闭环”是一个活体存在所必须的条件,就象一个细胞需要细胞壁一样。App的生态已经成为了一个活体,但电话功能却象根刺一样扎在这个活体的肌肤上,让纯粹主义者难以接受。

在凯文凯利看来,活体这个概念的范围很广阔,它是由生物和非生物共同组成的一个系统,可以自我调节以适应环境,并可能拥有我们难以察觉的活体意志。

在《黑客帝国》中,Matrix网络也是一个活体。就象iphone拥有电话功能一样,Matrix也有一个刺透肌肤的豁口,黑客帝国的忠粉们应该能猜出来,那个豁口就是被觉醒者们利用到的电话──这是一个巧合么?!!──当然了,这个豁口最终会导致Matrix的毁灭。

从这个角度来看,张小龙的期待是有道理的,而且张小龙本身也是《失控》粉丝,他对iphone5的期望应该有受到《失控》里有关活体理论的影响。

  • 活体
在《失控》一书中,KK用了两个篇章共50页的篇幅(第八章《封闭系统》、第九章《冒出的生态圈》)详细介绍了几个人工制造的“活体”。其中SBV(太空生物圈项目)打造的“生物圈二号”给人留下深刻映像──那是一个有足球场那么大的诺亚方舟,用玻璃封闭了三英亩的土地,放入了项目组选定的各类生物,最后让八个人在这个绝对的密闭空间中生活了两年,他们想象着自己是在太空中!

活体这个概念是《失控》一书所阐述的两大概念之一,另一个概念是进化。把两者合起来就是这本书的核心主题了──活体的进化。不过本文将主要阐述我本人对“活体”的理解,至于进化,希望以后能有时间再详细讨论。

活体在《失控》一书里还有两个名字,一是“超生物休”,指包含生物体和非生物体在内的一个群落,这个群落本身的行为表现出生物体的特征,可适应环境、可自我成长、可自我修复、甚至有意识迹象、理论上可以永生。比如一片森林可以构成一个活体,一个SNS社区也可以构成一个活体,而整个互联网也构成了一个活体。

另外凯文凯利也用“塞亚”来称呼活体。塞亚原是希腊神话中的大地之母,万神之神。从这个称呼也可看到“活体”在KK理论系统中的重要地位。

书的前面超过二分之一的篇幅都是在以各种机器人技术、生物学和工程界的尖端前沿实验来阐述活体存在的构成因素。

概括地说,一个活体应该具有一个封闭的环境,即所谓“闭环”;这个闭环只需要最简单的规则;在这个闭环中是一些具有简单智能的节点;节点之间具有反馈回路,也即信息传递渠道;而在这个闭环中,随机因素和破坏性因素也是活体存在所必不可少的。这里面的每一条都对产品人有着很重要的启示,我们一条一条展开来看。

  • 闭环
闭环最大的特征在于,粒子可以在一个闭环中循环流转。比如前面提到的“生物圈二号”,一些相互依赖的生物,包括人类,可以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中存活两年,物质就在这些生物和非生物之间循环利用,不再需要外来的物质输入。

地球也是这样一个闭环──忽略陨石的撞击,地球上的物质基本是恒定不变的。

另外KK提示我们,工业时代以来所形成的工业生态也是一个闭环──一个机器靠“吃”另一个机器的产出物为生,构成一个“食物链”,更有趣的是从一个矿物粒子的角度来看,这个粒子在机器“食物链”中转了一圈,最后又回到原点。作为粒子,一直没有脱离这个闭环,就象一直呆在细胞壁里一样。(10.5节《闭环制造》)

我们来把KK的理论拓展到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产品。一个产品只可能有两种选择,你可以成为一个成熟活体的组成部分,或者你自己打造一个活体。

如果你是打造自己的活体,那么让用户脱离开你的环境则是不明智的,这也是张小龙说不想在iphone上看到电话功能的原因。而他打造的微信也秉承了这一理念──“摇一摇”是陌生人关系,通讯录是熟人关系,这样两个人从陌生人变成熟人,又从熟人处认识其它陌生人,全都在一个环境里完成。

我们看到新浪微博这两年在很努力地想用各种方式来沉积熟人关系,无非也是想要一个自己的闭环。

当然还有一个我们所熟知的闭环的例子,那就乔帮主打造的“个人数据中心”概念,iMac、iPod、iPhone、iPad,通过iTunes连接,在这个闭环中,人们似乎真的只需要苹果就够了。

  • 简单规则
简单规则已经被乔帮主发挥的淋漓尽至,我在这里似乎没有必要再哆嗦。

不过很多产品人对“极简主义”的理解已经走入歧途──用户要简单的东西,那么就给他们一个简单的东西。

错了。用户不是要简单的东西,用户是要一个化繁为简的东西。对于产品经理而言,你需要首先经历复杂,然后才是简单。

《乔布斯传》里提到苹果的设计方式与一般的电脑生产商正好相反:一般厂商是先做好电路板和其它部件,然后对设计部门说,“设计一个外壳,把这些装起来”;而苹果正好反过来,由乔尼设计好外观,然后对工程师说,“按这个去设计你们的电路板”。

因此苹果的产品看上去总是非常简单,但实际上他们是经历了极复杂的开发过程,而对于工程师而言,要把一大堆部件魔术般地塞进设计好的薄薄外壳里,则更是地狱般的复杂度。

但我所看到的一些产品人却正好反过来,把乔布斯所最鄙视的传统电脑生产商的设计方式看成了是“简单”,他们会简单地弄一些功能,然后把“不要搞的太复杂”挂在嘴边。说到底,他们要的是自己简单而已。

  • 简单智能节点
在KK看来,一个活体可能会具有我们意识不到的意志,它会根据环境来不断地调节自己的行为。但这样的调节不需要一个中枢决策系统,相反,分布式的,分散在各节点上的简单智能会更好地适应环境。

他举了蜂群为例,也就是现在已经很著名的“蜂群思维”。一个蜂群可看作一个活体,但这个蜂群并没有一个中枢决策系统,比如由蜂后来统一指挥蜂群的行为,实际上蜂后只管生育,而蜂群的大部分决策是由许许多多的蜜蜂靠一种“舞蹈投票”来完成的。(第二章《蜂群思维》)

很自然,这令我们不得不想到“大众点评网”。

KK还举了另一个机器人的例子,如果需要一个机器人到火星上去完成一些任务,应该派什么样的机器人去呢?如果派有中枢决策系统的机器人,成本会很高,而且一旦中枢决策系统出问题整个计划就废了。而卡耐基梅隆大学“野地机器人学中心”研制的“漫步者”显然是个更靠谱的选择。(第三章《有心智的机器》)

“漫步者”最大的特点在于它的智能分布在他的六条腿上,六条腿会根据环境调整自己的步子,即使是其中一两条腿损坏了,其它的腿也调整步伐完成任务。六条腿是六个简单智能节点。

这个设计其实是从蟑螂身上得来的灵感──你即使踩踤蟑螂的头,它也能到处跑,因为它的腿能自己做决策!

分布式智能系统比中枢式智能系统拥有更强的生命力和环境适应能力。

传统媒体是中枢式的,比如一本杂志的存活往往依赖于几个名编辑或名作家。一个在线论坛则是一个类中枢式系统,它的存活也常常依赖于版主或某些话题领袖。维基会比杂志有更长的生命力;而SNS也会比论坛更有活力。因为后两者是分布式的。

不过虽然一本杂志或一个论坛是中枢式的,但整个杂志界或整个论坛界却是分布式的,所以不要期望新形式产品的出现会完全消灭旧形式的产品。门户、论坛、加搜索引擎所形成的一个更大的活体在互联网的生态圈里仍然具有很大的活力。

  • 反馈回路
韦纳在一战时期曾负责弹道计算,而控制大炮进行瞄准的伺服机制给了他灵感,后来他发展了控制论。简单地说,控制论就是利用信息反馈进行精细控制的理论。

在《失控》中有几个反复被用到的暗喻,一个是照镜子的变色龙(5.1节《放在镜子上的变色龙是什么颜色的?》);一个是乌洛波洛斯衔尾蛇,(6.7节《第四个间断:生命之环》)。

这两个比喻其实说的是同一件事情:循环反馈。

也就是说利用信息反馈进行精细控制是一个循环:你发出一个信息,对系统进行控制,系统给出一个反馈以反应执行到了什么程度,你根据这个反馈再发出一个信息,然后系统又给出一个反馈……就象是站在镜子前的变色龙,或者一条咬住了自己尾巴的乌洛波洛斯蛇一样。活体就是用这种方式来适应环境。(第七章《控制的兴起》)在书的后半部分,我们还会看到,进化也是这样进行的,并形成了一个永恒的循环。

KK还举了轧钢厂如何制造高精度钢板为例。要轧制一定厚度的钢板,会涉及到速度、温度、牵引力等多达六七个因素,而且这些因素之间还会相互影响,当你控制了一个,另几个就会变化,所以想把厚度误差控制在某个精细范围内就变得不可能。直到控制论闪亮登场后,问题得到了解决──如果有一个即时的反馈系统,我们只需要全力控制一个因素就行了,其它因素会自行调整。(7.3节《抽水马桶:套套逻辑的原型》)

这让我再一次想到前面的六脚机器人“漫步者”,它的六条腿之所以知道应该怎么迈步,是因为六个分布式智能节点之间有着即时的信息反馈,一条腿在迈步前就知道另几条腿现在什么位置。

在互联网产品中我们需要把反馈进一步拓展成交互和反馈,促成节点之间的交互和反馈是活体类产品的一个重要任务。这是另一个复杂的话题了,在此不展开。

  • 破坏性因素
森林大火对森林的重要性已被生态学家所证实,这是破坏性因素对活体的必要性的例证。(4.2节《用火和软体种子恢复草原》)

另外之前听过一个运输活鱼的例子也可作为例证。说的是某种鱼的运输会导致这些鱼的大量死亡,后来有人想了个办法,在鱼群中混入一条以这些鱼为食物的黑鱼,结果除了被黑鱼吃掉的,其他的鱼都活了下来。(记的不是很清楚是什么鱼了,可能会与原故事有出入。)

我一位朋友自己运营一个在线社区,弄了一个积分系统,一开始对社区的活跃度起了不小的作用,但一些用户为了积累更多的积分来换取期待中的“大奖”(其实没这个奖),使得积压的积分越来越多。这造成两个问题,一是对新用户造成压力;二是老用户觉得积分足够多而且其实用处也不多逐渐也失去了活力。

朋友天才般地想出了解决办法,把积分具像化,一个积分就是一朵鲜花,而将这些鲜花设计成有一定的花期,如果你在一定时间里不用掉这些鲜花或者送给别人,鲜花将自然凋谢掉。

这样一来问题解决了,而且社区活跃度得到很大的提升。鲜花的凋谢──一个优雅的破坏性因素!

  • 随机因素
随机因素无论是在活体中,还是在进化中,都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第八章《封闭系统》第十四章《在形式的图书馆中》)

随机对进化的作用是众所周知的,随机变异为自然选择提供了素材。而在一个活体内,随机因素也是至关重要的。

生态学家发现,在制作小生态圈时,以随机次序加入生物种类相比以刻意次序加入生物种类更容易形成稳定系统。(4.3节《通往稳定生态系统的随机路线》)

随机因素往往会为互联网产品带来活跃性。比如QQ邮箱中的漂流瓶是一个典型的随机因素,已经有数据称漂流瓶给QQ邮箱带来了三分之一的PV。

张小龙一定是从漂流瓶的随机因素里尝到了甜头,所以在微信中他再一次打了这张随机牌,“摇一摇”,这是让微信火爆的一个功能。

在人际关系中的随机性其实就是被我们称之为“缘分”的东西,你确实可以期望缘分给任一款社交类产品带来活跃度。

其实我们可以把以下一系列的词看成是随机的同义词,以此来直观地看到随机因素的重要性:缘分、变异、创新、个性化……

在随机因素的设计方面,乔帮主是个天才。在iPod的火爆销售后,乔布斯发现,其实大多数用户在播放音乐时都使用了“随机播放”,于是他头脑中有了iPod Shuffle 的构想──一款没有触摸屏,没有选歌装置的iPod。iPod Shuffle的广告词就是:“拥抱不确定性”(Enjoy Uncertainty)。

好吧,必须承认这让我想起我老东家的口号,“拥抱变化”,这么说来,马云也是玩随机性的个中高手:D

后来乔布斯在设计他的皮克斯大楼时也运用了随机元素。他认为创意就是来自于随机,所以要求把皮克斯的办公场所建造成一个“便于大家偶遇”的场所,不同职能的人会“偶遇”并擦出灵感的火花,从后来皮克斯源源不断的创意来看,这个设计是很成功的。

  • 黑客帝国·Matrix·锡安城
沃卓斯基兄弟无疑是《失控》的忠实粉丝,他们在拍摄《黑客帝国》时要求主要演员都必须通读《失控》。这对于演员来说一定是个异常艰巨的任务,因为《失控》可不是那么容易通读的!

我在阿里“来往”项目组时,项目室占据了前CEO David的豪华办公室,一位同事在办公室中间位置的桌子上丢了一本《失控》,由于经常翻阅,那本书已经破旧不堪,所以后来我不得不自己掏钱又买了一本(很不情愿)。项目组规定《失控》为必读书、而《黑客帝国》和《社交网络》为必看电影,以确保大家在讨论举例时都能明白彼止。不过真正通读了《失控》的人其实不多,我本人也是在第三遍的时候才真正从头到尾看完了一遍。原因是,这本书,太TMD啰嗦了!!!

OK,只是小吐槽一下。虽然有些啰嗦,但真正看完的人,不可能不同意这确实是一部惊世骇俗的科技哲学巨作,并且KK犹如一位先知一样,准确地预言了后来二十年来发生的很多事情。

不过他最具争议的预言则是──地球这个活体的主宰并非必须是人类!活体进化的下个阶段,人类可能被机器人或别的什么取代。上一代活体主宰,恐龙,如果有思维的话,一定也会以为自己是永远的主宰,可惜上帝不是这么安排的,所以如果人类以为自己是永远的主宰,在真正的下一代主宰看来,一定也跟恐龙一样可笑。

《黑客帝国》故事的基调显然带有这个预言的味道,在这部电影中,机器人统治了世界,并且用一个活体网络禁锢了人类的灵魂。这个活体网络中的人们生活在一个闭环中,这个闭环如此完美,以至于在里面的人都认为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如果想要看清楚真相,除非你可以跳出这个闭环,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观察这个闭环。

这有没有让你想起什么?反正这让我第一时间想起了乔达摩悉达多,佛教的创始人,当人们惊讶于乔达摩的智慧并问他是谁的时候,乔达摩回答道,“我是一名觉者。”

觉者,Budda,佛陀,是指醒了的人,知道了的人。觉者也是脱离了轮回的人,而轮回,不就是闭环中的循环往复吗?

在《黑客帝国》中,这个人就是Neo,the One。Neo带领着其他“醒来”的人们驻扎在“锡安城”内。锡安城是圣经里的上帝之城,最后的审判之地。在佛教里对应的应该是弥勒净土。这是脱离了轮回之人的聚集之地。

张小龙说产品经理是上帝身边的人,暗含了优秀的产品经理应该是一名“觉者”的意思。产品经理应该是驻扎在锡安城里的一群人,站在上帝的身边,跳出轮回来观察人类。我不得不说,乔帮主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别忘了,他是个忠实的禅修者。

好了,现在放在你面前的是两粒药丸,一粒红色一粒蓝色,蓝色让你忘记一切,重回Matrix网络,享受安逸,红色让你跳出轮回,面对真实,你选择哪个?

如果你跟Neo一样选择了红色,那么恭喜你,你将感受到无边的痛苦,你将象耶稣一样去为人类赎罪。

因为佛说,一切都是苦。

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苦。

查看原文

产品哲学 凯文凯利 黑客帝国 《失控》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