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VS香橼
dengmengxi dengmengxi

李开复VS香橼

我们投资的这些公司再过三五年也可能到国外上市。到时候如果中国公司都被打臭了,VIE结构不行了,我们最终也将受害。

口述/李开复(创新工场创始人) 整理/本刊记者 叶静

我一直在等待有一天能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去年,分众、展讯、新东方等多家公司遭遇做空,我不能说这些公司没有犯任何的小错,但绝对没有做空公司说的那么严重。早些年,确实有一批很明显的中国做假公司,做了假就该被打,打它们等于帮社会尽责。做空公司赚钱也无可厚非,但现在开始打这些没有犯错误的,或者犯了点小错误的,用夸大、造假、虚构的方式,这就过分了,从一个打假者,变成了作假者。

新东方这件事,做空者把做空报告与美国证监会的调查结合在一起,这肯定是一个组合拳,俞敏洪不能在调查期间出来辩解,这就无耻了。但我爱莫能助,因为我讲不清楚新东方的业务。后来看到Citron(香橼)出了针对搜狐和奇虎的报告,讲的是搜索,这个我懂。看完报告我觉得它完全是胡扯。

我没立马写文章,而是在思考。我发现,对于做空报告,一种人觉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另一种人认为做空公司说跌就跌,跟着赚钱就好,于是支持外国人来打中国的公司。这让我意识到如果只纠缠于质疑个别细节,而不是去公开辩论,就不会产生效果。尤其是如果想让美国股民注意到这件事,就要找到做空者犯得比较大的错误,用严重的词来引起注意。

我决定写这篇反驳文章。文章是用英文写的,逻辑也是美式的。美国人习惯用数据说话,错在哪里,怎么证明,对的应该是什么……写完之后,我把它发在了雪球财经上,Citron在那里有账号。之后我在twitter、微博上转发了这篇文章,同时发给了6位投行分析师,美国几个媒体也跟着转载,这足以让Citron看到。后来,网友自发成立citronfraud.com网站,多家游戏公司主动出来反驳Citron……

我并不想打口水战,所以把之前的各种质疑整理成“十问香橼”。从目前情况来看,至少在搜索及拼音业务这一点上,Citron承认了它对被调查公司的基本产品不了解。这就像一个人对百事公司说你们的百度产品做得很好,这代表了这个公司不专业。我想,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希望后面的9个问题,Citron也会逐渐承认。

做这件事情,我也遭到一些人的质疑。有人觉得我可能买了奇虎股票或是周鸿祎的朋友,Citron也质疑奇虎与创新工场有重大的利益关联。都不是。如果说这件事情里,我有什么利益的话,那就是这些所谓的打假公司,损害了中国公司的名誉。它们把VIE(可变利益实体)结构及中国公司的可信度,打得越来越低,使市场失去信心。这间接影响未来所有可能赴美上市的公司。我们投资的这些公司再过三五年也可能到国外上市。到时候如果中国公司都被打臭了,VIE结构不行了,我们最终也将受害。

国内60多位投资者、创业者和我一起签署了一封公开信,质疑Citron。9月12日,Citron发函说要起诉我们。这是件很可笑的事。起诉就起诉呗,我们又不是没见过别人做可笑的起诉。

说起诉讼,我希望中国的企业有一个认知,当你被错误的信息冤枉时,要站出来,不要打不还手。既然去美国上市,就要了解美国的情况,注重和投资者的交流,在遇到困难时学会危机公关,懂得运用社交媒体平台,以及在合适的时候用法律维权。这些都要学,都要交学费。如果认为公司、产品、客户都在中国,美国只是融资渠道,钱融完了就不管美国的事了,就不要去美国上市。

我和一些公司的创始人聊过,他们以前没有足够的认知和勇气去打硬仗。有些认为自己英文不好、不懂美国文化、很难打赢,有些则认为事情已经过去,不想再追究,相对持比较悲观的态度。打官司不一定每次都会赢,但打十次赢三次的话,就达到了效果,让做空公司知道以后不能胡说八道。打假机构是不能作假的,一次被法院认定作假,名声就毁了。那它们就会警惕,无论它们以后不再打假,或是守规矩地打假,这两个结果都是赢的,所以有败诉也没关系。

反过来看,早些年中国造假公司被浑水、Citron打,现在已经很少再有通过逆向收购造假上市的了。同样,做空公司报告乱写,我们也来打你,这样以后就少有乱写报告的公司。在一个乐观者眼中,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最近浑水公司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中国已不再是浑水优先考虑的对象。我不能假设浑水的举措跟我们做的事情有关,但至少做空公司已经认识到中国公司不是可以乱欺负的,报告不严谨是要付出代价的。只要大家都更守规矩地做事,这个事就告一段落了。

 

李开复VS香橼

1. 8月24日,香橼(Citron)发表做多搜狐的报告,并在报告中看空奇虎,质疑奇虎游戏ARPU值(每用户每月平均收入)等数据造假。

2. 8月27日,李开复发表《中国概念股做空者——打假还是造假?》,提出奇虎搜索2013年可获9800万美元营收,而非香橼预估的零收入等7个问题,质疑香橼报告不专业或故意造假。

3. 8月31日,香橼回应称奇虎ARPU值不可能有400元人民币,并以10万元人民币为赌注,但对李开复质疑的多数问题未予直接答复。

4. 9月1日,citronfraud.com网站建立。李开复在此网站上再发文章质疑香橼。

5. 9月4日,李开复与60多位投资者、创业者等商界人士签署公开信,指责香橼“将攻击目标对准那些没有任何问题或只有极少问题的合规公司”,称其在报告中捏造事实。

香橼在回应中指责李开复从投资者处获得1.8亿美元投资,牵头方是奇虎360。李开复再回复称,创新工场和中经合共同运营的基金里有70多个LP(有限合伙人),奇虎是最小的,也不参与任何委员会。在创新工场自己募资的基金里,没有奇虎的投资。

6. 9月12日,香橼发出律师函,要求李开复及联名的60多位中国商界人士道歉,并收回相关指控。

7. 9月13日,大成律师事务所受委托回复律师函,坚持60多位中国商界人士公开信立场。

同日,心动游戏CEO黄一孟等9家游戏公司CEO在知乎网站上发表联名信,认为奇虎ARPU值是合理的。知乎是创新工场参与投资的网络问答社区。据知乎创始人黄继新介绍,此前黄一孟主动在知乎上回答了问题,称其代理游戏《神仙道》在奇虎平台上的 ARPU 值恰好是 400 元。

 

专访香橼创始人莱福特:这不是我和李开复的对决

我是一个股民,不是反中国,不是反奇虎。我想要买入优质公司,做空坏公司。

文/本刊记者 史翔宇

此前质疑多家中概股的香橼(Citron Research),这一次成为了创新工场CEO李开复等中国商界人士质疑的目标。

8月27日,李开复发表文章指香橼一份涉及奇虎的研究报告造假。三天后,香橼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Andrew Left)公开回应时称,李开复选择性地忽视了香橼创立11年来在美国和中国揭露130多家公司不良信息的记录。

作为一家知名做空机构,香橼的主要“研究对象”是那些在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其网站上甚至开设“我们了解中国”的专题,并列出了20家它质疑过的中国公司名单。名单上,东南融通、中国高速传媒等7家公司已经摘牌。东南融通的案例更是令香橼名声大噪。

莱福特的历史并不是那么光彩。1998年,他曾因为“发布虚假和误导性的信息欺骗或诈骗客户”,被美国期货协会禁止从业3年。这之后,莱福特创办香橼,并从2006年起将矛头对准中概股。

香橼被媒体描述为莱福特一个人的公司。而莱福特在TECHINASIA网站的一篇访问中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不少人愿意为他工作,为他提供信息,他每天都会接到来自中国的50封邮件。

至于是否通过做空来赚钱,莱福特承认用个人的资金投入到了做空行为,但他称这并不会因此影响自己在研究报告中用事实说话。

不过,香橼近期对奇虎等公司的研究报告,被李开复等人指为大失水准,甚至存在诸多事实错误。

至少,在搜狗搜索和搜狗输入法其实是不同产品这个问题上,莱福特低头了:“我的确把二者混淆一起,你们可以认为这是一个错误—对于美国读者而言是过度简化了。但那并不代表整个事情是没有根据的。”

此外,香橼称奇虎游戏ARPU值(每用户每月平均收入)不可能有400元人民币之多,并悬赏10万元人民币寻找证明奇虎在这个问题上没有造假的人士。9月13日,心动游戏CEO黄一孟等中国九家页面游戏公司在知乎发表公开信,称掌握的数据证明奇虎游戏ARPU值靠谱。莱福特没有直接回应九家页面游戏公司的具体分析,而是在接受《创业家》采访时表示:“回应的内容滑稽。我可以证明,但决定不通过舆论来证明,因为媒体对我有很大的抵触情绪。相反,我会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任何一个有游戏领域工作经验的人读了他们的回应都会觉得很肤浅。”

对于目前的状况,莱福特声称要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他说已就李开复和周鸿祎指控他欺诈(fraud)的事情咨询律师,而那个专门针对香橼、刊登了李开复等人大量文章的英文网站CitronFraud .com是在美国注册的,“诉讼将会在美国展开”。

在做空奇虎公司的过程中,香橼多次发布报告却未能将股价打下来。对此,莱福特称,生活不是短跑,而是一场马拉松,股价持续坚挺并没有让他有挫败感,但“对于人们不能正确地接受信息我更有挫败感”。

莱福特还说:“我是一个股民,不是反中国,不是反奇虎。我想要买入优质公司,做空坏公司。这不是我和李开复之间的对决,我们都想挣钱而已。”

李开复 反猎杀攻略 香橼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