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尔威:告不赢,也要告
dengmengxi dengmengxi

希尔威:告不赢,也要告

“我们努力过了,提供了所能提供的所有证据,就像出征的战士一样,也许会失败,但并不会因此觉得不值。如果就此一声不吭,会更加让人相信做空者对我们的污蔑。”

文/本刊记者 ?叶静

过去一年, 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希尔威)一直在用诉讼的方式来对付做空者。不过看起来有点徒劳。根据纽约高等法院公开的信息,做空者辩称他们对希尔威的做空文章只是“陈述观点而不是陈述事实”,要求法院驳回希尔威的毁誉诉讼请求。2012年8月16日,纽约高等法院法官Carol Edmead认为做空者的攻击文章是“陈述观点”而不是“陈述事实”,受“言论自由法”保护,驳回了希尔威的毁誉诉讼请求。

“虽然比较遗憾,但是无论怎样,我们是希望通过司法途径来证明我们的清白。同时,我们也尊重美国法院目前的判决,这也是文明社会大家交往的方式。”希尔威中国区某高管说。在中概股做空潮中,希尔威是一家坚持诉讼维权的公司。

事情起源于2011年9月1日,一封长达87页的匿名报告寄到希尔威公司,声称希尔威“可能存在高达13亿美元的会计欺诈”。这份报告同时被寄给相关监管者及媒体,引发了希尔威股价的大跌。9月13日,另一份质疑希尔威矿山储量及矿石品位的报告出现在名为AL(Alfred Little )的网站上,再次引发希尔威股价大跌。9月22日,希尔威向纽约高等法院提起诉讼。希尔威官方网站上,至今还挂着名为“做空及歪曲”的专题,记录着希尔威这一年自证清白及追责做空者的努力。

“我们不是中概股的话,可能就不会这样了。”该高管说。总部位于加拿大温哥华的希尔威是一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和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双板上市的公司,主要业务是在中国开展矿山项目的收购、勘探、开发和生产,通过对中国河南省洛宁县月亮沟四个银铅锌矿的开发,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原生白银精粉生产商。

希尔威是多伦多证券交易所综合指数成分股,也是标准普尔全球黄金指数成分股。“我们因为做得好才能进到这种指数里。”该高管又说,“但现在中概股就像戴绿领巾的孩子一样,做得再好,也没人信。”

自证清白

希尔威首先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收到匿名报告后,希尔威主动公开了这份报告,并于 8小时后在官网发布了第一份回应。在这份长达90多页的回应报告里,希尔威提供了包括中国子公司的工商年检报告、银行对账单、纳税申报表等在内的多份文件。

面对大跌的股价,希尔威成立了独立委员会,随后聘请第三方审计机构毕马威就报告所指责者逐一核查,这使得希尔威的股价一路回升,回到报告发布前的水平。

“世界没有一个企业是完美无缺的,”该高管认为,“但是,我们决不认为我们有这些恶意做空者指责的原则性的问题,比如偷税漏税、假账、谎报现金流等。”

2011年10月24日,毕马威出具法务澄清报告:希尔威向中国工商总局报告的收入与其SEC备案的财报中的收入相差不到1000美元;2010年缴纳的企业所得税数据一致;纳税额与收入一致,截至到2010年12月31日,财务记录上显示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大体正确并与SEC的备案报表一致。

在这份报告出来之前,希尔威又遭遇了新一轮的做空,股价再次大跌。2011年9月13日,AL网站上的一份报告称,希尔威向多伦多交易所上报的资源储量数据,与其子公司向政府部门报告的河南洛宁县月亮沟银铅锌矿动态储量数据不一致;希尔威矿石品位远远低于提交给多伦多交易所报告中的品位。配合报告同时发布的是一段调查人员暗访矿山的视频。当天,希尔威市值蒸发2.3亿美金。

根据加拿大国家标准43-101的规定,在多伦多和纽约证交所上市的矿山企业需要请地质学家或工程师来写技术报告。“地质学家”可以是本公司的QP(有资质的人),也可以是独立的QP。“我们都是请独立的QP写的,AL说我们的QP不够知名,我们这次就请了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该高管说。到2012年7月30日,希尔威重新提交了涵盖其所有矿山项目的技术报告。在2012年度技术报告中,希尔威的旗舰矿产,位于中国河南省的Ying矿区,探明及潜在的银储量相比2010年度增长了36%。

请QP花费了希尔威几百万美元,此前请毕马威也花费了数百万美元。“的确这件事情牵扯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是,无论如何,都表达了一种明确的意愿—我们是清白的,而且我们愿意通过合法的途径跟你辩论。虽然花了钱,但是值得。”

希尔威忙于洗刷清白的时候,一些机构正忙于挣钱。报告发布期间,希尔威日股票交易量出现急剧波动,最高峰时日交易量达6000多万股,占总股票发行量的1/3。希尔威有理由相信这不是一次正常的做空,而是恶意做空、操纵股市。

“对操纵市场者一定要严惩不贷。”希尔威董事长冯锐此前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如果放过这些靠制造假信息操纵市场的人,市场必会出现更多类似的投资集团和投机者。”

为了对付做空者,希尔威曾先后向美国联邦调查局、加拿大皇家骑警、美国证监会、美国证券交易监管协会、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证监会以及中国有关执法机构报案。

艰难的诉讼

想让做空者付出代价,并不容易。

在提起诉讼的那一刻,希尔威甚至不知道对手是谁。在2011年9月22日的首份诉状里,希尔威将AL及AL背后的操盘人“AL”告上法院,之所以也叫“AL”,是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希尔威要感谢另一家同被AL做空的中概股公司德尔电器,此前,德尔电器对AL提出诉讼,但AL的幕后操盘手拒绝提供地址,传票无法送达,这使得诉讼无法进行。在此案中,纽约高等法院特批以电子邮件方式向被告AL递送传票,开了一个先例。“不然我们都不知道到哪去找被告。”该高管介绍说。

希尔威不仅要找到“AL”,还要找到其背后的基金。希尔威相信这些做空报告是与做空基金联系在一起的,在这些报告发布时,他们或许已经谈好了分钱方案。之后的故事,犹如一部充满悬疑的侦探剧,希尔威沿着各种线索找到了AL背后的依奥斯基金(EOS Holdings LLC)及其负责人约翰·卡尼斯Jon R. Carnes。

2012年1月9日,希尔威向纽约高等法院递交了一份修改后的起诉书,在原起诉书的基础上增加了被告方:依奥斯基金、约翰卡尼斯、Zane Heilig、黄宏发(Andrew Wong)以及国际金融研究和分析集团“IFRA”。

在希尔威反击的同时,“AL”也在其网站上发布了“AL宣言:我们将开始揭露和反击对我们撰稿人人身威胁的战役”,宣布将在2011年12月31日前把其他中国公司的研究报告删除,把精力集中于“一小撮中国公司”,即希尔威等企业。

之后,EOS的调查暂时中止,原因是EOS表示其在中国的调查人员被中国警方控制住了。

此前,希尔威已在中国境内报警,以期按照中国法律来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加拿大《环球邮报》2012年9月8日的一篇报道里,依奥斯基金亚洲区经理、加拿大公民黄昆称,2011年12月28日,其在北京机场被警方带走,警方扣押了他的电脑,并追要其电邮密码。

卡尼斯在给《创业家》的邮件里确认了这件事,声称对黄昆的逮捕是为了阻止其进行更深入的调查。卡尼斯在邮件里同时承认自己就是“AL”,也是多份做空报告的执笔者,但报告仅代表他个人观点。2012年8月24日,他又发布了一份报告,再次对希尔威矿山的品位和储量提出质疑。

希尔威董事长冯锐也主动向《创业家》杂志提供了《环球邮报》的文章。在这篇文章里,黄昆还声称中国警察在调查他的过程中,希尔威提供了资金支持。黄昆对该报出示了一张抬头为希尔威旗下公司的住宿发票复印件,并指原件是一路陪同他的中国警察所开具。冯锐则否认了这一说法,称复印件容易伪造。

2012年9月17日《环球邮报》一篇文章称,加拿大皇家骑警正考虑是否就黄昆关于希尔威的指责做进一步调查。这出原本为寻找神秘的做空者而开始的报警及调查,结果将希尔威推至了一个更大的旋涡。

“他说你企业不好的时候,如果你能反驳他,他就开始攻击你的社会制度和司法制度。”该高管说。

2012年8月16日,希尔威的诉讼被驳回。Edmead法官在裁决中认定这些“做空和歪曲”的文章是观点表述而不是事实陈述,被告享有言论自由。这意味着Edmead法官的裁决并没有给被告最初的指责增添任何可信度和有效性。该法官也意识到她的判决“会被那些用这种方式操纵市场的人士看成为他们开了绿灯”。

对于这个结果,希尔威并不满意,虽然诉讼已经使得最初神秘的匿名者大白于天下,也揭露了他们的部分做空手法。2012年8月17日,希尔威向纽约最高法院上诉法庭提起了上诉。对于上诉的结果,该高管表示:“我们期盼能有好的结果,但没有百分之百的有信心,毕竟这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我们努力过了,提供了所能提供的所有证据,就像出征的战士一样,也许我们会失败,但并不会因此觉得不值。如果我们就此一声不吭,会更加让人相信做空者对我们的污蔑。”

而根据《纽约时报》一篇报道的说法,希尔威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所以美国证监会(SEC)能对其进行调查,但任何形式的调查都将相当困难,SEC并无权从中国获得文件或在当地采访证人。该报称,“希尔威的处境容易使人同情......但也有些人可能会同情那些被希尔威控告的人......没有中国官方的配合,SEC既不能认定质疑的准确性,也无法平息质疑声。”

在中概股做空潮中,希尔威这位匿名高管不仅看到了希尔威被做空,而且看到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新东方、分众传媒等多家中国公司身上。“中国企业在海外上市还不到十年,如果说这是成长中的代价,我相信十年、二十年后会做得更好。今天的任何努力都不会白费。”

希尔威 诉讼 做空机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