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卫东:给技术创业者的忠告
dengmengxi dengmengxi

尹卫东:给技术创业者的忠告

三年前,《创业家》封面专题报道了尹卫东这位草根技术创业者在疫苗领域打拼的故事。从甲肝疫苗到SARS疫苗、禽流感疫苗、甲流疫苗,以及正在研发的手足口病疫苗,他的创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让科兴公司成为中国疫苗的代名词之一。技术创业者们该怎样汲取他的经验?

整理/本刊记者 王冀

创业最大的风险是没钱

从1992年创办公司开始,尹卫东很长时间内都在和“缺钱”做斗争。注册公司时没钱,他借钱顶上;做甲肝灭活疫苗没钱,他甚至做过无土栽培的豆苗;做SARS疫苗时没钱,只能靠科技部的拨款解燃眉之急。这些经历让他明白,没钱的时候创什么都白搭。

我对创业的体会很简单,创就是从无到有,国内原来没有甲肝疫苗,但我做了;业就是从小到大,把企业做大做好。创业就是钱从少到多,门店从少到多,产业从少到多的过程。干别人干过的事其实不容易,你最好干别人没干过的事。

我的经验告诉我,创业最大的风险是资金风险,因为创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主要指的是钱,你不挣钱或者多花钱都不行。永远破不了的商业规矩,就是拿一块钱做的东西卖两块钱,然后你花的钱不能超过一块九毛九。你如果破坏了这个规则就很难很难,除非有更复杂的外循环。因此,创业最大的风险是没钱,没钱的时候创业只是做梦。

我做SARS疫苗时的机会成本是百分之百,是豁出去的,政府都觉得我是挺身而出,死了都不怕,其实不是,那时账号上真没多少钱了,来一笔钱就不能闲着,正好拿着做SARS研究。创业一定要赚钱,一定要用钱衡量你的风险。帮客户做一堆事,看似机会很大,但你内心要告诉自己能赚多少,今年不赚钱明年能赚到钱吗?只要你用利益平衡自己就行,千万不能只为感情做没用的东西。

依靠而不是利用政府

尹卫东19岁从卫校毕业后进入唐山防疫站工作。体制内的经历让他更理解政府的想法。研制甲肝灭活疫苗时,陈章良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人之一。尹卫东认为陈章良总是站在国家战略的高度想问题,他后来也懂得,如果自己的项目和国家利益是一致的,就能得到国家的支持。

有创业者问我怎么利用政府资源?但“利用”这个词就用错了,创业者不应该是利用政府的资源,而是依靠,如果是利用的心态不可能做好。如果依靠政府,除了听它的话,你还要怎么做?就是要让它依靠你,进而互相依靠。你要理解、分析政府在想什么,它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如果你能给它在体系里得不到的东西,你就能成功。

2005年年底,中国出现了第一例人感染禽流感的死亡病例。那时候人心惶惶,大家怕禽流感真像SARS一样爆发。科技部汇报说他们已经部署做了疫苗,国务院三位领导和七八位部长直接就驱车到了公司。国务院领导听我讲了半小时,就放心了,疫苗已经研究出来没问题,给了我们2000万元用于疫苗产能扩大,国家药监局也为此专门制定了加快审批等一系列政策。我们这个团队是研究SARS疫苗的,大家信心很强。我们就做了个横幅鼓励大家,上面写着“我们能战胜SARS,也一定能战胜禽流感”。国务院领导看到这句话认为说得很好,就变成了政府的口号。当我能给政府解决一件事的时候,它就能依赖你。在座的都是人才,大家跟政府打交道要真干点事,如果你做政府用不着的事意义就小多了。

2009年,甲流疫情从美国传到中国,公众和政府都很担心我国会引发流感大流行,北京科兴启动了甲流疫苗研发。国务院一位领导到我这来,我说我们是新兴的科技企业,我希望成为政府可以使用的一支力量。他马上拍着我的肩膀说,不仅仅是可以使用的力量,是可以依靠的力量。我们与国家终归是要互相依靠的。

不要被短期的成功迷惑

2008年4月,尹卫东的人用禽流感疫苗研制成功,使中国成为少数几个拥有此项技术的国家之一,但疫情没有大规模出现,他的疫苗不被允许上市。此时,尹卫东手里还有多个项目,“当疫情如洪水般来临,只有你拥有开启闸门的钥匙,你是不是最赚钱的人?”

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时候我上初中,地震之后没有教室了,第一堂课就是开拖拉机。谁将院里的小拖拉机开出去绕一圈并停下来,谁物理就是优秀。我的中学教育就是这样,这种教育让我在思考的过程中有明确目标,根据目的理性地想清楚前因后果,再去处理问题的时候。如果现阶段达到了目标,你要把这当成成功,就是自己忽悠自己,因为明天的目标不是今天这个;反过来,你自己不忽悠自己,就不知道明天怎么过?所以,在最困难的时候我告诉自己人定胜天;而当我登上中央电视台年度经济人物领奖台的时候,又觉得这些成绩无外乎如此。国家领导人来问我疫苗怎么做,我在这个问题上比部长讲得都好,我心理特别淡然。

创业20年来,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成功,这样就不会受制于自己的思路。如果你老是想怎么成功,就会分析别人怎么成功,然后对照自己,这是最大的心理障碍。

比尔·盖茨也曾经来过北京科兴。盖茨基金会有一个10年100亿美元的计划,要采购疫苗。他发来邮件谦虚地表示要来向我“学习”,并将这趟中国之行称为“学习之旅”。他在北京科兴待了半天,吃了一顿中午饭,三明治加可乐,花了四个小时参观工厂,讨论疫苗怎么做。他是真的来学吗?真学。他来之前还专门请了三四个顶级的教授,给他讲疫苗,当我谈到疫苗的某个阶段的时候,他可以把专有化学名词说出来。他是那么大的老板,为什么能说出这些专业名词?因为他在用心学习。假如他把自己看成成功人士,还用这么学吗?他不用几个小时看完我的资料,就不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这让我肃然起敬。

和盖茨的交流给我特别清醒的认识,你根本谈不上成功,盖茨创造了那么多财富,仍然有这样的平常心,学习一件事,思考一件事,做一件事。因此,你不要把自己短期的成功当成一个特别重要的课题来研究,如果这样的话就会分散你创业的精力。

你的内心必须强势

尹卫东的创业有两次险些夭折。一次是2002年,公司资金链断裂,连工资都开不出来。第二次是SARS疫苗研制出来后,疫情已经结束了,投资无法收回。“一手拿着美国进口的甲肝灭活疫苗,另一手拿着国产甲肝减毒活疫苗,问家长要给孩子打哪种,几乎所有家长都选择了美国进口的甲肝疫苗。”他说,“让中国儿童使用国际水平的疫苗,脑子里有这个理念的时候,会有更多的人支持你。”

我是技术人员出身,早期管理公司的时候很辛苦,但是后来感觉到这事根本不允许你想,你驾驭得了也得驾驭,驾驭不了也得驾驭。为什么?因为企业一定是人组成的,企业内部有员工,外部有各种资源,你无法回避他们。

我举个例子。

从1996年起,我们和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合作,开始甲肝灭活疫苗的研发。甲肝灭活疫苗是“九五”期间的重大项目,负责人是生物制品检定所的一个权威研究员,跟我是铁哥们儿。1998年8月1日,我们一起到海边游泳,没想到他溺水身亡,捞上来已经没有呼吸了。我就光着脚开车送他去医院抢救,但没抢救过来,此事震惊整个卫生系统。当时为了这件事,我们花光了公司所有的钱发送他。那时候打击是巨大的,我最指望的人没了,铁哥们也没了。但是我没有说我驾驭不了,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尹卫东砸锅卖铁送他,于是我失去一个好朋友,获得十个好朋友。

我举这例子是想说:你要想当创业者,内心必须强势。“让中国孩子打中国自己生产的疫苗”这个理念支撑着我,也会有更多的人支持你。我跟很多科学家是好朋友,后来发现他们很依赖我,依赖我什么呢?不是学术上依赖我,而是心理上依赖我。其实能有什么困难?SARS都过来了,我是唐山人,地震都经历过了。此外,做创业者要为自己多留几条路,不要故意把自己送到背水一战的处境,那是最笨的,等于你的优势资源就减少了。

现场问答:

黑马营学员:科兴保持竞争力的核心武器是什么? 尹卫东:我蛮喜欢迈克尔·波特的钻石理论模型。第一,最核心的竞争力是走向成功的策略。首先发现自己能为之献身或投入的目标,并不断放大目标保持竞争力;经过仔细的内外环境分析,找到你执行的策略;反复调整把握人力资源和财务资源,达到目标。第二,分析潜在的竞争者。他们可能是你的替代品,把他们搞清楚然后再出手。第三,相关产业是否有竞争力。第四,政府因素。让你做的事跟政府想做的事吻合。这四个因素一个都不能少。

黑马营学员:您平时看什么书,什么书对您影响是最大的? 尹卫东:管理类是我们必读的书,但特别推荐大家读原创的管理教材,然后再思考,编辑过的书会有太多的干扰。另外,我现在比较感兴趣的是美学类的书,因为怎么把事做好就跟艺术品一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美学是在科学跟哲学之间慢慢提炼的,容易读的,所以我觉得对我的思路很有帮助。

黑马营学员:您怎么看待员工忠诚的问题? 尹卫东:忠诚对员工来讲分几个层面,首先对自己忠诚是关键,然后是对老板忠诚;也可以是对企业的忠诚,最终更是对事业忠诚。你必须制定一个好的使命,能让所有人产生共鸣并愿意为此奋斗,才能让人家忠诚。这个逻辑我也经过了很漫长的体会,甚至有些苦涩:有的人好不容易请来,说走就走了,真的不跟你一心。你也不要为忠诚的时间长短痛苦,只能继续找对你企业忠诚的人,这是我们作为创业人的能力之一。

黑马营学员:您打算通过什么方式实现国际化战略? 尹卫东:我们公司是在美国上市的,这是国际化的重要步骤。公司的股东是国际化的,也会引导公司朝着国际化战略去发展,提高科兴品牌的社会影响力。这个社会影响力跟产品直接销售没关系,跟扩张有关系,现在所有国际组织一提中国疫苗肯定会想到我们Sinovac(公司英文名,Sino代表中国,vac是疫苗vaccine前三个字母)。团队怎么办?一定要开放,让一些能讲英文的、有国际教育背景的人进来。我们把市场开放,才有可能跟世界级品牌竞争,才有可能成为世界级品牌。这一点上,中国企业一定要跟国际企业合作,你的品牌要为大家带来幸福,这不是大道理。

创业 尹卫东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