液晶屏里的大生意
dengmengxi dengmengxi

液晶屏里的大生意

昨天,它是分众的乙方;未来,它或许是分众的对手。

文/本刊记者 邓超

2010年夏,来惟笑参观上海世博会,惊奇地发现很多场馆的液晶屏都印着自己公司的LOGO,“之前有一些设计商跟我买了屏,没想到用在了这”。来惟笑的企业叫信颐电子,专门提供商用液晶显示设备和解决方案。

他来自杭州萧山,大学学的是生物技术,但喜欢做点生意,曾进些计算器、小礼品到学校售卖。1994年毕业后,来惟笑进入娃哈哈的营销部门。11年后,33岁的他自认为积累了足够的资源,决定离开外界报道的“百万年薪”的岗位,创办信颐电子。

促使他创业的,是分众在他家楼下装的一块屏。他觉得这种数字标牌很有市场,但没有走江南春的老路。分众的模式需要深厚的媒体资源,这是来惟笑所不具备的,不过分众只是在用屏,它的硬件和软件都由另一家公司提供。当时能做这种产品的不多,他恰好认识一个研发液晶驱动主板的团队,于是以此为基础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决定做分众们的乙方。

2005年分众的上市带动商业显示行业迅速发展,大大小小的玩家让蓝海迅速变为红海,“他们在淘金,我提供工具,他们越热闹我越能赚钱”。随后几年,信颐保持快速增长,销售额从2006年的3000万元增长到2008年的1亿元。来惟笑认为自己有三方面优势:主板研发、工业设计以及营销。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商业显示行业的泡沫破裂。广告减少、风投收紧,来惟笑的很多甲方都遇到问题,甚至倒闭。他意识到靠它们来支撑生意的风险太大,而多年的从业经验也让他发现了新的商机。

泛连锁(如4S店、连锁酒店)和金融、教育等行业是信颐在2008年后开拓的新领域。它们有一个共同特点:用数字标牌做自我展示而非广告载体。相比以前的易拉宝、灯箱,数字标牌可以让内容更丰富、更有吸引力。借助信颐的产品,客户的总部可以对连锁店或分支机构的宣传内容进行统一控制,甚至可以用来培训。

目前,这块需求较为隐性,需要培育市场,但已有通用、大众等知名企业成为他的客户。竞争对手方面,来惟笑称原有巨头不会很快进入这一领域,“分众不做硬件,人家也不会让它把别人的广告打到自己店里”;不过,电视厂商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但他认为这类大企业擅长的是把控用户的共性需求,对细分市场还不会挖得太深。

信颐曾为《人民日报》做过上海地区的电子阅报栏,来惟笑说一般人会以为这个项目的难点在于交互设计,但实际上确保信息安全才是最难的,非报纸上的内容,特别是非法内容绝对不能出现。“乔布斯创造需求,那是高境界,我们要做的是充分理解需求”,这被来惟笑视为该领域的门槛,他计划每年只深入一两个行业,“研究透”。

信颐目前有三种赢利方式:卖屏、开发软件、提供解决方案。卖屏附加值最低,但已经卖出了几十万块,来惟笑正准备进行“售后服务”。他发现很多企业在选择广告平台时是迷茫的,“楼宇好还是机场好?”他打算建立一个分析团队帮助客户评估,然后凭借多年来积累的甲方资源把广告时段、点位整合打包成为产品,远景规划是整合售出的几十万块屏幕,建立一个庞大的新媒体平台。

然而,户外、楼宇广告效果的评估历来就是难题,来惟笑的团队能够攻破这个难关吗?另外,甲方们能否接受信颐额外的“售后服务”,还要取决于其带来的“流量”大小。

入营收获:传统的商学院上课,大家穿着“外衣”包裹得比较重,彼此不能坦诚地沟通;而在黑马营里大家都是真性情,见面后很快就能撕下面具,回归本真。除了 上课,同学们每周都有聚会,一起聊聊创业遇到的问题,成长很快。大家不搞虚情假意,甚至真的已经有商业上的合作?? ——来惟笑

创业 液晶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