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摆花的直接受益者
易涛 易涛

国庆摆花的直接受益者

那些被赋予祝福深意的花坛和花篮,绽放着中国崛起的图腾。透过广场幕后的花卉生意,可管窥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症候。

本文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 ?撰文:徐行 张田小

每年11月到12月间,德国布兰坎普育种公司(Brandkamp)就会接到一笔来自中国的重要订单。这笔数量高达十万株的订单,所涉及的盆栽小菊品种(Garden Mum),是Brandkamp公司培育出来的一流品类。次年5月,初夏来临之际,欧洲大陆培育好的菊苗被空运至中国,在重新移植到泥土里之前,整个过程需在摄氏3-5度的冷链底下进行。

这批横跨大半个地球而来的菊苗抵达北京国际机场后,将运往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四季青乡的北京天卉苑花卉研究所。五年来,花卉研究所都通过一家叫莫尔海姆的种子代理公司订购Brandkamp公司的菊苗。小菊是无性繁殖的花卉,只能以插穗(cutting)的形式,通过扦插栽培,待熬过北京7月中旬的干燥高温和8月下旬的暴雨天气,便迎来了从8月持续到11月的花期。

此时小菊已生发出饱满的球状株型,明黄色的花朵、密密层层的花蕾,多得几近遮蔽枝叶。至每年9月25日天安门国庆百花工程完成时,来自德国的小菊和其他红黄二色为主调的鲜花,便被赋予了更深沉的政治意味。

 “国庆摆花属于政治任务。”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城镇绿化处处长杨志华说,其所负责的城镇绿化处正式分管国庆摆花工程的部门。

历来,由于天安门广场的特殊性,这些包含寓意的鲜花由工程车于深夜时分运送至此,上百名工人在夜晚11点到凌晨3点的有限时间内进行紧张布置。

2012年国庆天安门的花坛,由于展示时间需一直延续到十八大闭幕后,故摆花时间将超过以往任何一次。“今年国庆花卉跟往年相比,对花的种类、品质和品种的要求会更高,施工要求也更高了。”北京天卉苑花卉研究所工程师孙凯说,“这体现在个各方面,包括外观、品质、抗性。”

于普通小菊相比,新型小菊花量更大,更适应今秋国庆天安门花坛对主体花卉的较高要求。国庆摆花工程的政治任务背后,是历时一年的鲜花供应链。

这些原产欧洲的盆栽小菊,实际上是一种新兴的菊花类型。它在草花市场上属于高端产品,一般一盆较好的盆栽小菊,在批发市场上能卖到100-200元,普通的菊花价格则仅为二三十元。

盆栽小菊虽价位较高,但具有花量大、花色丰富、花期长的特点,适用于室外景观布置。在中国城市化进程迅速发展的大背景中,市政工程和房地产对这些室外景观花卉有很大需求。

天卉苑花卉研究所是国内最大的系统性进行国外盆栽小菊引种和培育机构,生产规模能达到10万级别。自2007年引入德国品种后,盆栽小菊已不止一次用于天安门花坛布置等市政工程。

Brandkamp公司非常看好这一合作,事实上,他们是主动通过拥有其种子代理权的莫尔海姆公司找到天卉苑花卉研究所的。“我们很大一部分业务是市政工程,像天安门广场,它是很大的展示平台。国外就是看中了这个展示平台,就是因为它有这个影响力,它可以辐射全国。”孙凯说。

出于知识产权的考虑,国际上的育种公司在中国市场投放新品种非常谨慎,往往只提供二、三流品种。十年以前,也许很难想象这些公司会主动寻求合作并提供最新培育的一流品种。欧债危机中一些处境不好的欧洲育种公司,不得不瞄准中国市场。

同样看好中国的盆栽小菊市场的,还有比利时的Belgium和荷兰FIdes育种公司。与德国Brandkamp一样,天卉苑花卉研究所与这两家公司也建立了合作关系,从这些外国公司引进了100多个盆栽小菊品种。

这些在西方育种的盆栽小菊并非没有缺陷。由于原产地与北京气候差距甚大,在国内种植面临很多适应性问题。引进的上百品种中,仅有十几种能适应北京气候,投入大规模生产。较高的科研投入与技术需求,在这个领域造成了一定门槛。

包括孙凯在内,天卉苑花卉研究所负责盆栽小菊项目的共有八个人,其中七人都拥有国内一流农林业大学观赏园艺专业的硕士学位。孙凯从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硕士毕业后就开始研究菊花,迄今八年。

事实证明这些外国公司眼光不错,天卉苑花卉研究所今年盆栽小菊的销量近15万盆,Brandkamp公司从北京国庆摆花任务中获得不小收益。孙凯所在的技术团队,还同时负责“露地生产一品红”项目,这同样是今年国庆花坛使用的主要花卉。一品红一般在室内生产,成本较高。“露地生产”即指在室外露天生产,需要一定的技术支持。

……

天卉苑花卉研究所隶属于北京市花木公司。盆栽小菊已成为北京市花木公司最具代表性的花种。自天安门广场国庆摆花的传统1986年第一次确立以来,花木公司就一直承担着天安门广场、长安街沿线节日花坛摆放工程。花木公司及其下属机构参与的项目,占每年国庆北京市高端园林市政工程的60%以上。

花木公司不但负责国庆天安门摆花项目的施工,还包括前期设计和花卉生产和采购。设计团队从每年五六月份开始,根据每一年的社会发展、国家重大事件,及座谈会专家意见创意主题;到7月,具体意向已初步形成,并用电脑模型做出方案;刚开始方案可能有10多个,这些方案经过逐级审核把关,报请北京市委市政府,成为最终确定的结果。

花木公司成为北京国庆摆花的直接受益者,作为曾经的北京园林绿化局下属单位,2004年划拨给北京市城建集团后,每年的国庆摆花工程仍由政府委托其管理。

除了天安门及长安街沿线,花木公司的工程还包括如北京市11个市属公园在内的北京高端园林市政工程,占据60%-80%的北京立体花坛市场。

政府部门与花木公司的合作采取市场化的做法,通过项目合同形式将花卉布置任务委托给其实施。在合同资金额度范围内,花木公司自行进行花卉采购。“花木公司寻求价廉物美的东西去。要是寻求不下来,就是亏本的买卖。这里面是一个很完整的市场行为。”杨志华说。

以花木公司为主的市政绿化工程承包方,在接到政府订单后,部分自身生产不能满足的品种会去北京市周边的花卉批发市场进行采购,一定程度上带动花卉产业的发展。

国庆节摆花因为政治性要求高,用花量历来是一年所有节日中最大的。一般,国庆天安门广场需花量在40万盆左右。无论从花型布置、数量或体量上,都是其他节庆不能相比的。

天安门广场及长安街沿线的布置,只是每年北京国庆花卉布置的冰山一角。通常,北京市每年在重点立交桥区、环路和大街绿化带、主要公园、南北中轴线及城市重要景观节点进行重点花卉布置。根据《北京晨报》的报道,2011年北京市国庆花卉布置方案中摆花数量约2000万盆。

市政采购一直是北京国庆花卉市场需求大头,北京大汉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经历肖猛说,小区、酒店、公司等机构的国庆布置需求也是这一时期花卉的重要销路,但只占市场需求的20%到30%。

花卉需求量在国庆节达到高潮,这是众多草花生产商一年中最终要的销售档期。位于北京市南四环大兴区的花乡,是北京周边花卉批发地的典型代表。花乡四环花木中心内,聚集了个体花卉经营者,摆着北京秋季的时令花卉:翠菊、万寿菊、景天、孔雀草、红叶石楠……这些花以红、黄二色为多,正式中国国庆花卉使用最多的两种颜色。

运送花卉的货车在花乡不时出入,相较市政采购比较稳定的销路,后一部分的国庆草花销售市场多少会受到经济环境的影响。9月下旬,理应是花商们最繁忙的几天,一旦过了十一,剩下的草花中绝大部分就失去了价值。

前两年,由于草花市场需求旺盛,很多农民将自家田地改种一二年生草花,使市场供应量增加。今年因经济下行、房地产新开发项目减少,草花供大于求的现状加深,市场从年初便开始呈现下滑。

需求的减弱更易从花乡的零售商身上体现。30岁的郝男在四环花木市场售卖草花,他说今年花量走得很少,比往年差得很远:“我们4月中旬就开始卖花,卖得就不好,今年总的来说就不是很好。往年我一天能卖3000块钱,现在一天只能卖500到1000块钱。”

国庆花卉的强大需求,令下滑中的草花市场有了一些生机。北京龙都花卉种植基地经营草花的李蕾女士和勤狮达花卉种植基地售卖菊花和牵牛花的张女士均称,今年国庆销量比往年多一些。

……

花乡的草花商贩们随着国庆临近进行最后的忙碌,二天安门广场的主题花坛已于9月25日完工,簇拥着高13米、宽11米的主景“祝福祖国”巨型花篮的,正是由新型盆栽小菊和露地生产的一品红构成的直径50米的如意图案花坛。

今年的花篮使迄今天安门广场上最大的。巨型花篮中大量采用仿真花卉,使花篮的效果不易受到较长展示时间影响。2009年,国庆60周年曾采用过近似花篮,很可能是出于今年摆花时间将持续到十八大结束的考量,巨型花篮时隔三年再次被采用。而巨型花篮在天安门广场上的第一次出现,是1997年国庆于广场西北]东北角设立的相互对称的“万紫千红”花篮,与今年一样,那是中共五年一度党代会召开的年份。

从许多方面来看,这座迎接国庆63周年、中国十八大“祝福祖国”花坛都完美地恪守了中庸之道,没有标新立异之处;以花篮为主景的设计并非首次采用,中心花坛40米的直径、数十万盆的花量在历史上都并非首屈一指——天安门广场曾出现过的最大花坛是直径为72米的“万众一心”主花坛,2000到2004年间曾多次采用这种规格的花坛;用花量最高的纪录则在2008奥运年以100万盆登顶。作为龙年,内涵相对复杂的龙元素的缺席都像是一种经过妥善考虑的回避。

“天安门广场的花卉布置不是个简单的布置,有隆重的时代主题,政治主题。全国就一个北京,北京就一个天安门广场,全中国就一个天安门广场。”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杨志华处长说,“好多政治内涵在里面。”

今年三节合一,中秋、国庆、十八大,“往年是没有过的。大庆喜庆年份,祝福的因素更多。祝福祖国主题就出来了。”杨志华说,由于新一届北京市委市政府的领导班子要求和过去不一样,今年因为方案定得晚,长安街花坛的完成时间为9月27日。

国庆摆花传统自1986年第一次确立以来,从未变更——唯独1999年,天安门广场因举行阅兵仪式而未设立中心花坛。以国庆花卉为代表的市政绿化需求,推动了鲜花供应链的延伸,一度带动了花卉、园林产业的发展。2009年以来,有一股园林公司上市的小热潮,其背景是中国政府“四万亿”刺激政策下的地方投资驱动。

作为政府充当金主的朝阳产业,中国园林绿化工程的市政园林企业,拥有比地产园林更高的毛利率。市政园林第一股北京东方园林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的建设毛利率高达35.83%。

70%以上营业收入来自市政园林工程的东方园林,2011财年虽然实现了29.1亿元营业收入,业务同比增长100.21%,但经营性现金流却是-3.96亿元。

市政园林工程“5-3-2”的主流收款模式,即完工收到50%工程款,剩下的30%和20%分别在完工后一年、两年内付款,使市场园林公司始终面临业务单和应收帐款不确定的风险。

当刺激政策不再,经济放缓,这一风险开始放大。一些地方政府性债务比较多,土地收入下降,很多市政园林工程存在延期启动或拖欠工程款的情况,没有政府背景的花卉公司都不愿意做这样的赔钱买卖。

对那些受市场下滑影响,又不易参与政府订单的草花生产商,今年是比较困难的一年。即使获得市政工程项目也可能无利可图。“花卉这个行业,利润挺难做的,一年不如一年。销售价每年都在递减。”专做一品红批发的北京远方园艺有限公司经理方谦军表示。一品红使国庆花卉中为数不多的盆花品种,是盆花中受市场影响较小的一种。

鲜花生意 花卉生意 国庆摆花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