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突击收税 温州官方发短信要求企业帮忙
易涛 易涛

地方突击收税 温州官方发短信要求企业帮忙

【经济形势不好 温州官方发短信要企业帮忙】当前沉重的经济周期压力下,温州某企业收到短信通知,要求提前预支增值税——政府上半年税收任务没有完成,要企业"帮个忙"。一面国家在大力推进结构性减税措施,为中小企业发展减负助力;另一面,地方政府也开始突击收税以稳收支。

本文来源:法治周末

现在的情况是,一方面国家在大力推进结构性减税措施,为中小企业发展减负助力;另一方面,某些地方政府部门也开始突击收税以稳收支

见习记者 蔡长春

“今年经济形势很不好。”在浙江温州的街头巷尾,随处找个做生意的店铺询问,都可以听到这样的声音。

当地瓯海经济开发区内,鲜见往日繁忙奔走的载货车辆。虽然有些企业仍在不断张贴招工广告,但据知情人透露,多数都在减产,有的甚至已经停工。

“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税费压力感觉明显加重。”数位当地企业受访者都对法治周末记者作出类似的表达。

如此沉重的经济周期压力下,日前却曝出,温州某企业收到短信通知,要求提前预支增值税——政府上半年税收任务没有完成,要企业“帮个忙”。

这对小企业的生存与发展来讲,无异于雪上加霜。

一直以来,浙江温州都被视为中国民营经济的前沿阵地,是中小企业发展的天堂。

然而,经历了民间借贷风波的洗礼,许多企业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尚存,并未彻底走出困境。此时,税费压力越发凸显,让企业叫苦不迭。

“企业光景好的时候,税费方面并没有感觉太大压力,可现在这种现状,就有点喘不过气来了。”一位当地企业的财务人员张璐(化名)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如何打破中小企业税费困局,从而更好地促进中小企业的发展,显然已经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今年压力很大

“今年温州的经济形势非常不好,很多企业还没从过去资金链断裂的影响中缓过劲儿来,日子挺困难的。”张璐说。

9月23日上午,法治周末记者抵达温州永强机场,刚登上通往温州市区的出租车,热心的司机师傅就和记者聊起了当地的情况。

据这位师傅讲,资金周转、招工用地、税费压力等问题都很突出,大企业还好,有的中小企业甚至已经倒闭,可温州本来就是中小企业多,所以整个局面并不乐观。

南方的夏末依然湿热如故,温州的中小企业却正值寒冬。

当天的府东路一带略显清冷,周边一些商铺和小厂房也透着一丝破败。一些制衣小作坊的生意也清淡,对来人根本都不过问。

一位保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种小作坊大多都已倒闭,能开工就很不错了。

第二天下午,法治周末记者来到温州市瓯海经济开发区。这个创建于1992年的省级经济开发区,迄今已历经了整整20年的风雨洗礼。

从其中一条小路走过时,一位老工作人员指着眼前的好几个垃圾回收站对法治周末记者说:“原来这里是一片工厂,现在都‘搬走’了。”而对于这些企业是去别的地方发展了,还是倒闭了,他并没有明确告知。

“今年的情况很差就是了,你看看,整个工业区多冷清!以前状况好的时候,整天车水马龙的,现在可差远了。”他讲道。

的确,记者去的当天本是工作日,可一路走来,却很少见有装载货物的车辆在工业区内穿行。

随后,法治周末记者走访了工业区内一家总资产5000万元的轻工制造企业。

据该企业负责人冯总介绍:“大多数企业今年一开始就很惨淡,我们单位有些不同,1至5月经营状况相当好,订单不断;不过自从6月以来,业绩突然出现了比较严重的滑坡。感觉现在整个温州企业的经营状况都不景气,各种原材料成本都在上涨,我们压力很大。”

当被问及原因时,冯总否认了资金链断裂的说法:“那是民间借贷的事情,我们这种规模相对较大的公司可以有很多种融资渠道。今年原材料成本上涨比较大,招工困难,税费压力也是重头戏。”

“财务的说法可能更专业些。”他又为法治周末记者拨通了该公司财务主管许琳(化名)的电话。

“经济形势虽然不好,该交的税费却还是要交。”许琳解释,“企业的压力相当大。要是在光景好的年头也的确不算什么,可就当前的经营状况来说,越发觉得喘不过气。”

“以我们企业为例,我们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用工人数相对较多。本来光发放工人工资就已经是很大一笔开支了,此外还要为每人承担800多元的社保金、房产税、教育附加费、残疾人保障金等,这样累积起来可不是个小数目。”此时电话里的声音显得异常激动。

此前有报道称,在温州有企业接到税务通知,提前预支增值税,说是上半年任务没有完成,让“帮帮忙”。

法治周末记者分别向冯总和许琳进行了求证,他们均表示,以前曾听说有过,但是现在没有,自己单位也并未收到此类通知。

冯总所在的这家企业主营对外出口贸易。告别了这家企业,法治周末记者又走访了一家以内销为主的服装制造企业。

该企业赵经理表示:“经济形势相当不好,压力也相当大。据说今年又有80多家企业倒闭或老板跑路,不过这我也只是听说,没有核实。这个工业区内刚有一家老板跑路了,这我倒是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

“税费压力自然是不小,我们这个企业就是纳税大户,一年交好几百万元。”他表示,“最近各种消费都在上涨,企业确实很难做。”

“现在磨一把剪子要6块,您看怎么处理?”谈话期间,该公司一位技术人员走进办公室,向他请示。

“以前磨一把剪子只要2块钱,现在一下子就蹿到了6块,你说我们现在难不难!”赵经理对法治周末记者讲。

利益博弈困局

坐上杨府山通往南村的温州108路公交车,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好多地方都在进行着火热的拆迁和施工。

十里亭站以后,这种拆迁和再建更是集中于道路两侧,一片片昔日的厂房和居民点都已经或正在被夷为平地。新的规划据说也早已敲定,好多地方正在兴建当中。

“温州现在变化很大,尤其是老城区,这么一弄比以前漂亮多了,这都是市容整改的功劳。”赵经理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赵经理说:“政府在城区规划建设方面很有魄力,很多地方都在整改。”他话锋一转:“不过这都是要花钱的,地方财政也会因此受到巨大压力。”

“地方建设的钱谁来出?当然是由当地政府的财政支出埋单,这样一来地方政府又会迫于压力采取措施增收,不然建设还怎么继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主对法治周末记者讲,“这么想的话,当地企业成为政府讨钱的目标也就不奇怪了。”

“像我们这种小商铺,光一个月的房产税就要交800多元。”温州市区某副食店一位业主对法治周末记者说。记者实地观察估算了下,他这间商铺的营业面积至多不到8平方米。

“现在的税太重,我们为了生存,也得想办法,譬如可以试着少报一点营业面积。”这位业主坦言,他为了能够减少些负担,就采取了上述的应对办法。

“这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露出一丝苦笑,“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税高不下,往往被很多企业视为生存与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谈税色变”苦不堪言。

针对这种情况,国家相继出台了多项相关减税措施。尤其是对中小企业,更是倾注了相当大的决心与力度。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此前曾表示,今年有6000亿元的减税空间。这对于中小企业而言,无疑如沐春风乐闻佳音;可企业减税了,地方财政怎么办?

于是,利益博弈在不断上演。

一方面,国家大力推进结构性减税措施,为中小企业发展减负助力;另一方面,某些地方政府部门也开始突击收税以稳收支。

有媒体曾报道,为完成年内任务抢收突击收税,今年6月,甘肃省永登县地税局号召大干20天,突击增税6448万元;湖南省常宁市国税局则“暂停所有假期,集中一切人力物力征税”。

在温州,这种矛盾也很明显。

土地财政基本已处于饱和状态,这条创收路已基本被堵死;另一方面,仅城区规划建设一项就是个地方财政支出的大手笔,亟待财政创收。可在企业,大的经济环境不景气,企业经营成本上升、利润下降,日子难熬。

这种情况下地方政府再提高税费,很多企业面临着双重压力,自然更加苦不堪言。

“税费征收的问题上,企业一直处于弱势。如果真要深究,当地每个企业恐怕都有过购买发票、不做账等‘避税’的‘案底’。只要查肯定出事,所以一般都是当地政府怎么定价,企业就怎么交钱。”赵经理深感无力。

他说:“中小企业一旦面临经营困境,很难得到有力支持,大多都直接停产倒闭。在企业经营状况欠佳的情况下,税费负担非但没有减免反倒多数情况会反弹,这恰恰凸显了中小企业发展的一个困局。”

“温州一直是中国中小企业发展的风向标。落叶知秋,它们当前所面临的税费困局,可以说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全国中小企业所面临的普遍境况。”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税改或有助力

在温州当地乃至全国的中小企业圈子里,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周德文是一个出了名的“空中飞人”,他每天忙得四处乘机访问考察,却从来没有放松过对中小企业发展的关注。

“为中小企业减税是政府增强中小企业竞争力的重要举措。”周德文在谈到中小企业税费问题时给法治周末记者翻出了一些相关数据。“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完成税收收入77390亿元,比2009年上涨22.6%,远高于GDP增幅。2011年财政部分发布的税收数据也表明,中国企业增值税、营业税、所得税都有20%甚至30%以上的高增长。”

上面这一串数字让周德文非常忧虑,他指出:“一定要减税,通过减税,才能够降低企业财务成本,缓解许多中小企业面临的资金链断裂困境,增强其收入预期,拉动民间资本投入,更有利于促进中小企业转型升级。”

当前,在全国红红火火推进的营业税改增值税(以下简称“营改增”)试点让周德文看到了希望。

“这是结构性减税的重要措施,对中小企业而言,无疑是一个非常利好的政策。”周德文说。

今年1月1日起,上海率先试点“营改增”;随后,试点范围在全国各省市广泛铺开,2012年年底前,营改增还将扩大至天津、江苏、浙江、安徽、福建等在内的多个省(直辖市、计划单列市)。

“这是大势所趋。从现有趋势来看,不仅是试点,接下来可能推广到全国,成为全国统一政策。”周德文表示。

上海作为首例试点,当前“营改增”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对此,法治周末记者联系到一位上海企业人士,她表示“营改增”后,其所在企业确实“减负”了不少。

“我们是甲方公司,用人家的服务、买东西什么的都能退税了。这样当然省成本了。”她很为此感到高兴。

周德文进一步指出:“税要改,比如说国税和地税的双轨制。那是特殊时期的产物,现在来说,这种收费方式已经不具有继续存在的合理性了。这种双轨制模式不仅容易导致重复征税,还增加了企业的管理难度。”

除此之外,从减税角度,周德文还提出:“当前的税种太多。营业税、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各种税负齐上阵,大大加重了中小企业的税务负担,导致企业无故失血过多。”因此他建议削减相关税种,为税“瘦身”。

“在这里有个问题。”一直关注“营改增”问题的上海律师刘福元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对中小企业而言,税负是降低了,但一旦成为一般纳税人,税负又增加了,税收政策抑制企业做大做强,这是一个问题。”

另一家试点范围内的上海企业员工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改革对于那些规模较大、需要购买固定资产的公司比较有利,这项政策明显是政府鼓励固定资产投资。像某家大型检测机构,政策一出来就买了2000万元的设备;但对于中小型企业,就不是很有利了,因为没有购买,就享受不到抵扣。”

一位税费系统的工作人员也表示:“税制改革由于各种历史、现实原因,影响面广,利益牵扯复杂,在当前看,要真正铺开还需要一定时间去探索与磨合。”

  减费势在必行

磨剪子价钱翻倍的事情让赵经理情绪又一次低落很多:“我们现在的经营成本很大,接单量也在下滑,总体经营状况虽然在同行业中一直较为领先,可今年也进行了大量的裁员。如今还得缴纳各种税费,真是挺头疼的。”

在经济状况较好的时候,地方政府财政较为宽松,往往会放松对企业的一些收费门槛;而越是出现经济下滑,地方财政也跟着吃紧,也就越会对企业施加压力。这基本已经是一种共识了,“过头税”更是这种情况恶性演变的一个直接结果。

相关资料显示,今年1至8月累计,全国财政收入74286.29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7533.97亿元,增长30.9%。财政收入中的税收收入64880.09亿元,同比增长28.3%;非税收入9406.2亿元,同比增长51.8%。

一些省份公开财政数据也显示,今年以来,在税收增速纷纷下滑的背景下,非税收入已成为地方财政收入增长的新支撑。安徽省一季度非税收入同比增长78.6%,累计增幅创历史新高,非税收入占全省财政总收入的比重达到16.8%。其余各省市也均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类似情况。

“我认为应清理、取缔各种行政性收费。”周德文再次发出了他自己强烈的呼声。

当然,他也补充道:“极个别的一些收费,比如残疾人保障金等,国家可以去考虑暂时予以保留。但长期来讲,各种各样的收费、税都应该统一于国家的形式。不应又收税,又收费。”

周德文在今年上半年提出了一个“三减理论”,即减费、减税、减息。

“减费是个很重要的手段。我们进行过调查,各种行政性收费牵扯了30多个部门,70多种收费,大量收费五花八门。”他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即使是某些国家认为很合理的收费,也不应该让某个部门自己去收缴,应由国家统一征收。否则每个部门都有权力,就特别容易产生乱收费现象。”

“行政性收费国家要作出判断,极个别的现阶段要收,要保留的也要改成税的形式,这至少比行政性收费要好。大部分行政性收费被取缔了,企业所面临的压力总体上自然就会减少。”他表示很期待这一举措的实施。

刘福元也认为:“除了税收之外,不同地区会有不同的地方行政性收费,我认为所有的收费都是不合理的。税费是影响企业的重要因素,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经济,引进企业,一定要在这方面给企业优惠。”

温州 税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