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图时代2.0——图像社交网络
i黑马 i黑马

读图时代2.0——图像社交网络

 

手边这个iPhone 4已经伴随我两年了,一直惊叹于它摄像头的强大。我是一个门外汉级别的“摄影爱好者”,iPhone上同时存在的拍照类应用, 最多的时候曾有15个之多,到现在也还有9个。细细想来,这15个中, 不少都可以让我用超过上百种组合效果处理我拍的照片, 但绝大多数是打开一两次就被我遗忘,丢在角落。最常用的只有两个,一个是国内出品的图钉,一个是国外出品的Instagram。

这两个应用都有各种文艺范儿的滤镜,用它们,我都可以拍出出色的照片,不仅如此,我还可以把照片分享给应用各自社区内的朋友,同步到多个社交平台。因此,严格意义上,它们应该叫图片分享社交类应用。尤其是国内的图钉,目前已经有700万用户,在中文世界里,稳坐图片分享社交应用类头把交椅。

提供样式繁多的滤镜和图片处理效果重要吗?当然重要,这是一个产品的气质。不过,一张经过滤镜处理的、让我满意的图片,我可不想躲在角落里独自欣赏,而是希望能让朋友看到,能让更多人看到,我小小的虚荣心也可以得到一点点满足。

图:图钉拍出的颇具艺术感的照片

与朋友分享彼此的美食、美景、美人,不仅仅是我使用拍照应用的惟一动力,我还可以在图钉上看到薛凯琪老师(@薛凯琪)跟她家猫pony又去了哪里闲逛,也能从Instagram里面看到苍井空老师( @aoi_sola)不会在新浪微博上贴出的高清无码照片(别往歪了想……)更让我感兴趣的是:她们都关注了谁?

移动设备这么小的屏幕,比起费力去盯满满一屏密密麻麻的文字,我更喜欢用手指在一堆图片之间划来划去。我们,早已经是“读图时代”的一员。

读图时代告别1.0

“读图时代”一词流行有年。有力的图片会直接诉诸我们心灵最深处的情感,有天分的摄影师,能在一张6x6的照片上捕获最动人的瞬间,观众会驻足其前,听由自己的灵魂与其对话。

不过,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降临,带来三个趋势:

• 拍照越来越方便、快捷

• 设备性能越来越强大

• 设备数量越来越多

再加上社会化网络的强大传播力,这都推动着读图时代不断前进。与Web从1.0进化到2.0一样,我们不再甘于被动地作为图片的读者和消费者,我们更要做图片的创作者和分享者。

前不久,做了17年图像处理的Nik Software被Google收购,原因在于他们出品的iOS应用Snapseed能好地处理图片,目前用户900万。而Instagram应用自2010年10月发布后,仅仅一年,用户就超过1000万,前不久更是突破1个亿;在今年4月,Facebook出手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

在图像处理行业打拼了17年的Nik Software,发布不到2年的Instagram,对比一下,令人感慨。也让人慨叹Nik Software“多年日子终于熬出头”。说它熬出头,不仅仅是因为投资人早先投下的银子终于可以有回报,更因为它也搭上了社会化网络这艘大船。不久以后,我们就可以在Google+中看到Snapseed的身影了。截止9月15日的统计数据显示:Google+已经连续数月稳定在全球社会化媒体网站老五的位置,次于Facebook、Youtube、Twitter和Pinterest之后。

图像社交网络

发现美的眼睛,很多人都有,而能把这些美以独特、有趣的方式展现出来,这样的人没那么多。

在过去,人们经常去画廊,因为他们可以看到艺术家们用画来展现美的理想。在画廊里,画家与画家之间,观众与画家之间,观众与观众之间的交流、评论,让画廊成为一个重要的社交场合。

现在,一个人不必挂着艺术家的头衔,同样可以快速让其他人看到自己的成果。拍照分享类社区应用,就在于让你与这样的人建立联系,关注他们,看他们充满美感的作品,从他们的作品中吸收养分。如果他们也喜欢你的图片,反过来也会关注你。

图:薛凯琪在图钉中发布的照片赢得1322个赞

曾经有人专门做过调查,想了解人们为什么要用图钉这样的应用?结果显露出六种趋势:分享、记录、观看、感受社区、寻找创意和心理调节。轻触一下“赞”,你的朋友就能感知到你的存在;他们的一句评论,就能让你感到并不孤单。 仅仅是评论和“赞”这样简单的反馈机制,人们就可以从中得到无穷乐趣。 这一切情感和交流的核心,都只不过是一个图像、一张照片。

这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新型的人际网络——“图像社交网络”,也是读图时代的2.0版本。

摄影界元老柯达当年曾经有一句知名的广告语:“这一刻别悄悄溜走,好好珍惜。分享此刻 分享生活。”如果它能赶上这个图像社交网络的时代,恐怕就不会成为令人感慨、渺渺逝去的明日黄花了。

如果把图像社交网络看做读图时代的2.0版本,毫无疑问,照片分享应用及其社区将会是2.0时代的主旋律。

Simple & Naive, 单纯的照片分享社区

做单一门类的社会化应用和社区,你可以把功能和界面的简洁做得尽可能单纯、轻量级,让用户一眼就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使用自己想用的功能,而不是不停堆积,让其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臃肿,导致糟糕的用户体验,用户必将慢慢离你而去。

更重要的是,社区里面的用户不像Facebook或是微博上的用户那么芜杂,用户之间的互动率更高。

你知道薛凯琪老师在新浪微博上的粉丝有多少吗?185万;而她在图钉上的粉丝数是59万。薛老师同样一张照片,跟发在新浪上相比,发在图钉上得到的赞和评论数,是在新浪的3到5倍。

相同的爱好和志趣,吸引着大家到这个社区来,彼此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图钉的用户只需要公开很少的个人信息,就可以分享,这个空间中的社会化压力相对较低,也使得人与人之间更容易展开会话。

社区成员之间的强关系,完全建立在照片的分享和交流之上。很多时候,不需要社区主动推动用户去做什么。他们拍张照片,分享出去,这照片就会引出彼此之间交流的话题,这就是它的价值,这也是社区的价值。

由此延伸开去,也许不同志趣和爱好的社会化网络和社区,将会不断出现,而且细分化趋势越来越明显。也许我在科幻美剧的社区里更多地作为看客,但是会在好莱坞经典黑帮电影的平台上积极灌水。

当然,社区也会随着语言和文化有所区分,每个人都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空间。在中文世界的图片分享社区里,图钉有着独特的优势。同样支持分享到新浪微博,从图钉同步过去的图片,是从Instagram过去的图片的10倍以上。薛凯琪老师在Instagram上粉丝只有10万多一点。林俊杰老师的Instagram粉丝只有1万多,但他在图钉上的粉丝同样也有59万多呢。

好社区,构筑更辉煌的人类文明

有人忧虑:类似的滤镜、类似的主题,拍出来的照片,绝大部分不就是千篇一律吗?这种说法确实有道理,好社区、好平台需要好内容作为基础和支撑,同时好社区也能发现、催生、推荐好内容。二者相辅相成。日趋成熟的大数据海量分析技术和推荐算法,是推进社区、平台和内容建设进程的发动机。

《认知盈余》是最近很火爆的一本书,作者克莱·舍基的核心观点是:人们在摆脱体力劳动时代之后,拥有了大量自由时间,这些时间不应仅仅用于内容消费,还应更多用来创造内容、分享内容; 分享和创造的价值远大于消费。这不仅仅是因为汇聚微小的力量能办大事,更因为在某些情况下:市场和国家对资源的使用和管理,其效果还不如群体自发的结果。互联网作为高效而且多元化的沟通渠道,让在线协作工具成为创造认知盈余的主要手段,也让“众包(Crowdsource)模式”成为可能。

那么,我们相信:假以时日,图钉这样的图像社会化社区平台应用,必然成为人类璀璨文明海洋中的一股有益力量。

小结

读图时代进入2.0,可是人类还有许许多多信息的展现形式存在改变的可能;互联网,这个人类历史最大的发明,在我看来,远远没有到成熟的时候,它的空间不可限量,因为新技术、新设备还在不断涌现,限制我们未来的,只有我们的想象。

未来是我们的理想,在尽情畅想的时候,我们还得脚踏实体。社会的变革,与我们每个人自身的发展一样,跳跃式发展只是极少数,而所谓的跳跃式,其实也都是一点一滴变化,改进,提升,积累而成的。

Facebook、Twitter、QQ、微博不会消失,因为那是你的生活。像Instagram、图钉这样的志趣社会化分享和推荐社区平台必将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那是你的自我。

Via i黑马 By 关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